小站会根据您的关注,为您发现更多,

看到喜欢的小站就马上关注吧!

下一站,你会遇见谁的梦想?

小站头像

几世沧澜

花开花落花似梦, 
梦眠梦醒梦由缘。 
缘来缘去缘如水, 
水流水止水未央。 

RSS 归档

站长

300人关注
2014 / . 07 / . 13

[古风欣赏]《赋别》[Tacke竹桑|桑止|洪尘]

(汉赋)

县前河鱼兮

桃生花始现

溪岸风抚春瓣落

娇鱼戏沉浮

鱼貌如桃簇簇

花鱼辉映人难分

亦闻花开溪鱼生

花尽鱼无踪

 

[古风欣赏]《赋别》[Tacke竹桑|桑止|洪尘]

 

5sing:http://yc.5sing.com/2561225.html

 

【赋别】

声韵悠扬广播剧《弄伊三叠》全一期ED

 

 

作词:桑止

作曲:洪尘

编曲:洪尘

混音:洪尘

海报:闲人半生

演唱:Tacke竹桑

汉赋童声:馒头妞

汉赋词曲:步狐【九澜斋工作室】



暮来兮 夜残更漏几分

花开兮 庭前歌声阵阵

惊鸿兮 轻许一世情深

恍惚兮 伴作一缕鹰魂

 

我念此生白头无分

不慎踏入那座宫门

曲调深深边塞风冷

何夕高楼望断黄昏

 

求得一世金兰红粉

叹尽一生节序浮沉

桃花深埋今生余恨

奈何却是天意弄人



暮来兮 夜残更漏几分

花开兮 庭前歌声阵阵

惊鸿兮 轻许一世情深

恍惚兮 伴作一缕鹰魂

 

我念此生白头无分

不慎踏入那座宫门

曲调深深边塞风冷

何夕高楼望断黄昏

 

求得一世金兰红粉

叹尽一生节序浮沉

桃花深埋今生余恨

奈何却是天意弄人

 

多少年风雨同舟

多少个日夜相守

从此后与谁欢说

那一曲赋别谁奏



我念此生白头无分

不慎踏入那座宫门

曲调深深边塞风冷

何夕高楼望断黄昏

 

求得一世金兰红粉

叹尽一生节序浮沉

桃花深埋今生余恨

奈何却是天意弄人

  来自 李昕彤 的投稿
  转自 小站精选
2013 / . 08 / . 29

初识:日式美学中的侘寂之美

侘寂(わび さび/wabi sabi)是日本美学意识的一个组成部分,一般指的是朴素又安静的事物。它源自小乘佛法中的三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盘寂静),尤其是无常。所以对于这个词,我们或可以用“禅寂”来理解。
侘寂(わび さび/wabi sabi)是日本美学意识的一个组成部分,一般指的是朴素又安静的事物。它源自小乘佛法中的三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盘寂静),尤其是无常。所以对于这个词,我们或可以用“禅寂”来理解。
初识:日式美学中的侘寂之美
“侘”在日本是常用于表现茶道之美,茶道当中“侘”所包含的意思不仅是粗糙,也包含虽然外表一般但追求质感,追求美感的意愿的这层意思。随着茶具作为美术作品获得越来越高的评价,“侘”作为表达这种造形美的词汇得以普及。作为代表日本的美学意识概念的地位得以确立。
“侘”在日本是常用于表现茶道之美,茶道当中“侘”所包含的意思不仅是粗糙,也包含虽然外表一般但追求质感,追求美感的意愿的这层意思。随着茶具作为美术作品获得越来越高的评价,“侘”作为表达这种造形美的词汇得以普及。作为代表日本的美学意识概念的地位得以确立。
初识:日式美学中的侘寂之美
初识:日式美学中的侘寂之美
“寂”是动词“さぶ”的名词形式,最初是指随着时间流逝逐渐劣化的意思,也好比汉字中的“寂”的意思,表示没有人声,非常安静的状态。
“寂”是动词“さぶ”的名词形式,最初是指随着时间流逝逐渐劣化的意思,也好比汉字中的“寂”的意思,表示没有人声,非常安静的状态。
日本俳句中的“寂”尤其指旧物,或者老人等所共同持有的特征,像是从旧物的内在渗出来一样,与外表没有什么关系的美感;
日本俳句中的“寂”尤其指旧物,或者老人等所共同持有的特征,像是从旧物的内在渗出来一样,与外表没有什么关系的美感;
初识:日式美学中的侘寂之美
侘寂描绘是的残缺之美,残缺包括不完善的、不圆满的、不恒久的,当然也可指朴素、寂静、谦逊、自然……它同佛教中的智慧一样,可意会不可言传,所以这个词用语言来表达时,有很广的包容性。
侘寂描绘是的残缺之美,残缺包括不完善的、不圆满的、不恒久的,当然也可指朴素、寂静、谦逊、自然……它同佛教中的智慧一样,可意会不可言传,所以这个词用语言来表达时,有很广的包容性。
初识:日式美学中的侘寂之美
初识:日式美学中的侘寂之美
初识:日式美学中的侘寂之美
对“侘寂”有兴趣的同学可以简单的参考这些段文字http://www.zhihu.com/question/19628349 后多多意会
对“侘寂”有兴趣的同学可以简单的参考这些段文字http://www.zhihu.com/question/19628349 后多多意会
初识:日式美学中的侘寂之美
  转自 霓裳小站
2013 / . 07 / . 27

超凡融合 意大利设计品牌Seletti与中国结缘

超凡融合 意大利设计品牌Seletti与中国结缘
超凡融合 意大利设计品牌Seletti与中国结缘
超凡融合 意大利设计品牌Seletti与中国结缘
超凡融合 意大利设计品牌Seletti与中国结缘
超凡融合 意大利设计品牌Seletti与中国结缘
来自意大利的 Seletti 品牌认为自然元素和日常用品应该超凡融合,创造出更加迷人的产品,继而表现更为愉快和富有个性化的生活方式,最新的Hybrid系列所表达的“混合”主题就完美地表达了品牌的个性主张。
来自意大利的 Seletti 品牌认为自然元素和日常用品应该超凡融合,创造出更加迷人的产品,继而表现更为愉快和富有个性化的生活方式,最新的Hybrid系列所表达的“混合”主题就完美地表达了品牌的个性主张。
超凡融合 意大利设计品牌Seletti与中国结缘
这个系列的盘、杯、碗、碟均属于装饰品,采用白色半透明的骨瓷制造,产自中国唐山,由纯手工精制而成。
这个系列的盘、杯、碗、碟均属于装饰品,采用白色半透明的骨瓷制造,产自中国唐山,由纯手工精制而成。
每一件器物表面的图案沿中线被分成两半,一半代表东方,一半代表西方,虽然画作的颜色与风格各不相同,却能完美地呈现出来,还让人联想到东西方不同的文化背景和美学思考。
每一件器物表面的图案沿中线被分成两半,一半代表东方,一半代表西方,虽然画作的颜色与风格各不相同,却能完美地呈现出来,还让人联想到东西方不同的文化背景和美学思考。
超凡融合 意大利设计品牌Seletti与中国结缘
  转自 CHINA 【东西】   转自 無印良品
2013 / . 01 / . 13

青冢

有些写在前面的话,我是小站的一个站长,很抱歉的是我生性懒散,理工科课业压力也大,暑假创的小站,打理得也比较少,非常感谢各位的支持,也很感谢另外两位站长一直的努力。

下面谈一谈这篇小说,这篇小说相信有我qq的人可能都看过,是我上高中的时候写的。可以说是短篇的练手作,也是我接触文学,接触小说的一个开始。所以把它发上来,许多人都跟我说看不太懂,我想知道在读者眼中这个故事里的世界是怎样的,对于情节和结局读者们又有着怎样的解读,不知道和我所想一不一样。希望大家能多留言,再次感谢大家支持!

 

【一】

天边,血红的残阳,不住地翻滚着。西风呼啸,时节至此,已有些料峭了。萧索的气息弥漫着。

扬州城内,行人往来。少有人会往天边的奇异瞧上一眼,路边的小摊小贩,已有些撤走了。街市上的寂寥有些明显了。

这是,一个雄厚而孤独的背影从城门口走来,一步一步,每一步之间竟然没有丝毫间隙。一袭青色长袍罩在他的身上,将他的轮廓体现得很足。破损的布边上,显出了几丝蔓延的血色。而他的脸若刀削斧刻般,本来俊朗飘逸的面孔又添了几分坚毅,连血色也不足,惨白惨白。他的双目宛若一汪深泉,一眼看不透,温柔在其中好像将要喷出似的。他左跨处挂有一剑,剑鞘黝黑,看不出什么材质,露出的剑柄只寥寥几道刻痕。

道边,一中年道人用温和的目光端详着他。脸上似笑非笑,却有几分亲近之意。若有情似无情。轻轻几步迎了上去。他也见到了道士,道士一袭古旧的道袍,左跨随意地挂着一把木剑,剑上随意地分布这几道符咒般的印记,仔细看,在血红的夕阳下竟有几分七彩的光晕。道士的身后是一方简朴的香案,案边,是一个竹筒。他看到道士走来,面色平淡,只是微微挑了挑眉毛。

道士面向他,温声道:“兄台初到扬州,可要测个字?”他稍稍起疑,轻笑一声,道:“不如道长看我寿元几何?”道士一脸平静,摇摇头道:“贫道不观世间注定之事。相逢便是有缘,何必非有缘由?仅此而已。”他稍一迟疑,便应道:“也罢,我便来卜个字吧。到有些事向道长请教。”道士莞尔一笑,深看了他一眼,侧身让开了香案。

他走到香案前停下。此时案上已铺上了一层白纸。他眉头稍展,随即展开。提笔,随意地写下了一个“剑”字。道士瞥了字一眼,道:“此字处处圆润,书法确实已登堂入室。初看并不奇异,如清风拂过心。而深看其中剑意纵横,笔笔诛心,却了无痕迹。想来,剑法也已至绝顶了吧。我想,你就是风无一吧。”

他脸色稍变,许久,才淡淡道:“道长果然法眼如炬,天色渐晚,不若找个座处,把酒细谈吧。”“甚好。”

酒楼,他与道士相向而坐,此刻他再看道士,只觉得道士全身一片温润,仿佛已悟透真空妙境,身与自然具成一体。不由心中又是一惊。而道士双目淡淡,温温地看着他,许久叹道:“贫道虽然不卜往事,但是却也看出,阁下一身武功确实废了,加之心脉移位,怕是出不了七日。”

他听言并不惊讶,反而洒脱一笑,道:“道长不说,风某也是晓得。早已不把生死放在心上,只是还有一事请教,不然此生不安。”道士愣了愣,道:“平常人一闻此言,总是求贫道施法续命。阁下果然非同一般,一方大侠,当之无愧。”他一笑道:“鄙人薄命,早已明白,何敢劳烦道长?只是……”他略一迟疑,道士已道:“是问华怡吧。”他一吓,道士继续道:“东风西雪,花容月貌。江湖上人人都知晓的。”他心口蓦地一疼,眼神空洞了起来。那些久远的回忆与誓言,一一浮现在眼前。

【二】

春华已逝,这是一片桃林,花儿已经谢了。每一缕清风总会拂起无数的花瓣。林边的小屋内,气氛有些压抑。青铜的香炉里烧着不知名的香料,丝丝绺绺青烟从中扩散出来。只是这青烟再浓十倍也盖不住满屋的药香。

床榻上,一位老人阖然而卧,眼神飘飘,胸口急剧地起伏着。仿佛每一次呼吸都成了他艰难一生的象征。脸上虽然红润,但是已是出气多进气少了。老人呼吸蓦地一停。接着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盖在他身上的真丝绣花棉被尽数被染红,红得耀眼,红得让人发凉。他的脸上血色又恢复了几分。吃力地看着跪在床下的一男一女,伸出瘦骨嶙峋满是皱纹的手,颤颤巍巍地伸进怀里,捏出了一本早已泛黄,干枯不已的书册,对男孩道:

“风儿,这本就是老夫一身的绝学《风回剑法》,二十年后你与西域老鬼的…的弟子…还有……咳咳,一番…决战。还……还有,花怡……就拜托……拜托…托…………“

老翁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终究话没有说完。依稀中,他也记不得自己是哭得多么伤心,只记得那弥久的誓言:“我一定会,一定会照顾好花妹妹的!一定会!!”

几度春秋,如水般流走。桃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已是第十个年头,昔日的男孩已长成了今天的少年。

依旧是桃林外,只是茅屋旁多了一袭青冢。就那么不起眼,甚至连墓碑都没有。谁又会知道,在里面的就是中原盟主,九州大侠?

剑光霍霍,喘气吁吁。少年在桃林外练着剑,万千道剑光分了又合,合了又散。如万千光芒闪耀。恰逢一阵风吹过,夹杂着一团花瓣。少年眼神一冷,长剑一声清吟,一串花瓣洒落在青冢前。少年收剑跪地,坚定地道:“师父,我已经练成了这一招风满天下,你就放心吧。”

桃林边,是个温婉的女子,她眼神如水,亭亭而立。痴痴地看着那个身影。在他纵横江湖的时候,在他夺得天下第一剑的时候,也在那个夜晚,那个她刺出一剑的夜晚……

【三】

月亮高悬于天际,却总缠着几绺乌云,散不干净。星星也失去了色彩,寒风四伏,八角的亭子下,他已年过而立,脸上依旧俊俏飘逸,只是多了几许沧桑。她依旧站在他身后,如当年一样痴痴地看着,眼神里有能溶下一切的温柔。在他的对面,是一脸邪笑的雪无痕。两人相互注视着,谁也没有动手。

雪无痕笑得很邪,似乎要挑起世间所有的厌恶。他目光如水,全然不在意。缓缓地拔出天吾剑,雪无痕只笑着,毫无所动。他的眼神掠过一切。终于,一闪之间,他长剑出动。一时间千万剑气齐放,剑吟如龙。剑光分分合合,封锁了他的每一寸躲避的空隙。正是那招风满天下。雪无痕身影飘飘,宛如鬼魅。刀光如电,缠绕全身。数千声叮当声响成一片。他眼神空无一切,剑随意走,最后的一剑剑势已成。突然,这时,叮的一声轻响。一道剑光直闪而来,笼罩他背后诸穴后心。是她,“怡儿!”

…………一片空白,他怎么逃脱的,他已经忘记了,或者是不想提及。也忘记了,她那招是他亲手教的风满天下;忘记了他是怎么在一刹那以剑御身躲过那如光的一剑;更忘记了怎么被雪无痕趁势一脚踢中丹田,震伤了心脉……

【四】

一切一切,都悠悠而过。那个晚上,他们二人究竟说了什么,早已成了往事。

过了许久许久,当关于天吾剑的谣言平息后,依旧是那个山谷。那一片鲜红的残阳下,桃林边,原有的茅屋旁,又多了一方青冢,依旧如故,没有碑文,没有刻字。一个绝美的女妇跪在冢前,小声地哭泣着,像是要换回逝去的岁月,改变一切的不可能。在他身前,是一个鲜红的包裹,上面还有血色蔓延着……

桃林边,一位道士平静地看着。依旧是那副面容,似笑非笑。他的全身隐藏在夕阳的虚空下,而他的眼中,分明只有那一方青冢和冢前摇晃着熟悉的长剑……

2013 / . 01 / . 12

一篇自己写的旧文,重申建站初衷

有人质疑小站的水准,有人好奇小站的路线,有人想知道站长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就不一一解答了,这是一篇很早之前的旧文,写在小站成立之初。希望诸君看过之后,别再跟我问类似的问题,谢谢!

以下为文章正文(非常抱歉的是,这篇文章连个名字都没有):

 

我正在写一篇文章,题目还没有想好。也许过会就能有个题目,只是现在没有。也许就一直没有,但这个并不重要。我不觉得,写东西之前,必须先想好标题。

 

就像前几天建了一个新的小站,还没做任何事,就有几十个人关注。有人问我打算拿这个小站做什么,我只能回答,我不知道。然后,在更新了一个状态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动过那小站。

 

有站友问我,站长,小站“嘘……”准备走什么路线,要达到什么目标。我有点 赧然 ,只好特装逼的告诉人家,我要做一个纯文学的,文艺范儿的小站。但我其实并没有想过把小站做成一特牛逼的东西,没想过她会以一个什么路线发展。假如我有一孩子,我也不会去规划她的成长。为什么总要被别人认可,才算是成功呢?人生就一次,青春只一瞬,我去他大爷的(我琢磨了半天这里应该说什么,权衡再三,竟然是一句脏话,请大家阅读时自觉自助打码)。

 

我澄清一下,我并不颓废,也没有叛逆的资本和才情。我正在按部就班的活着,虽然没有特争气,那也至少是在长辈们觉得可控的安全范围内。我以后也必然会穿得人模狗样,去上班,朝九晚五,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买奶粉,疼老婆,孝顺父母,建设祖国。做一个好父亲,好老公,好儿子,乃至为人民服务的好孙子。

 

周国平说,职业是安身立命的东西,事业是兴趣所致。而我等凡人,无非在三种界限里活着。第一,职业即事业,这是最幸运的。第二种是用职业来喂养自己,哺育事业。第三种最惨,既不喜欢自己正从事的,又不知道自己真正喜欢的是什么。他说,每个人生下来之前。造物主就给他定好了一个位置。这个位置不是什么处长,主任,厂长,哪怕帝王。而是赋禀所致,他不做,谁也替代不了。

 

我这几天一直在想,什么角色才是造物主给我早早设定的位置,我应该去的地方。我甚至有冲动,当我真正找到了那条专属的道路。我愿意放弃一切,就那么走下去。哪怕一辈子之内黄历上写的都是诸事不利,不宜出行。

 

但我确定不了,也不敢确定。

 

从小到大,梦想一个又一个。上清华还是北大,当科学家还是探险家,去参加新概念大赛成为“韩寒”还是“四娘”。后来发现,我完全误会了自己,全特么想多了。

 

唐僧在西游记里总被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问及哲学的三个终极问题:“你是何人?”“从何而来?”“欲往哪去?”。他是清楚的:“贫僧唐三藏,自东土大唐而来,欲往西天取经而去。”

 

我很羡慕他,我也想知道,我究竟是个什么货色,我的使命是什么。

 

我想跟小时候黄卡机游戏里的主角一样,一生下来就必须去拯救世界,人生单调却特有意义。至少也是在心爱的人被邪恶力量抢走的情况下,成为一个弹跳特好的忍着或者穿着背带裤的水管工。历经千难万险,打败恶势力,从此和喜欢的人过上没羞没臊的生活。

 

对不起,目前为止,我还没想好我生命的终极使命和这篇文章的名字。

 

我总是盲目的做事,像荒草一样野蛮生长。

  转自 焚文觅光
X 人人网小程序,你的青春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