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站会根据您的关注,为您发现更多,

看到喜欢的小站就马上关注吧!

下一站,你会遇见谁的梦想?

小站头像

发疯建筑²º¹¹

要么发疯,要么在发疯的路上。 
 
若浏览历史日志,请点击下侧“归档”链接,有更多惊喜。 
如果喜欢,请点击右上角的★推荐吧。  
 

RSS 归档

站长

287597人关注
2015 / . 09 / . 14

声学小棚 By Flanagan Lawrence

声学小棚 By Flanagan Lawrence

项目位于英国 Littlehampton 海边的,声学小棚是周边社区的舞台。项目希望复兴Littlehampton 20世纪早期的柔和感,小棚利用物质增强了公共空间,毗邻绿地,创造了周边无法提供的社会需要。

声学小棚 By Flanagan Lawrence

小棚的概念希望能够为传统的乐队提供演出场地。因为工业革命和周边城市区域糟糕的情况,乐队呼应了周边的政府需要而希望在绿地上进行演出,以让公众放松。延续了1861年第一次在英国皇家公园进行演出的乐队,乐队文化变的十分流行,在整个国家的公园中都有演出。在与20世纪的新媒体、电视和电影院竞争时,乐队演出丧失了吸引力,变得缺乏用处。

声学小棚 By Flanagan Lawrence

但是,新世界的社会更加提倡音乐的生产和传播。不再是精英音乐的形式,流行的音乐可以由任何人创造,在任何地方演出,可是是在线上,或是在公共场所。声学小棚呼应了其场地,重新演绎来旧有的经典,建筑表达了声音,人们可以创造的声音。

声学小棚 By Flanagan Lawrence

声学小棚 By Flanagan Lawrence

小棚的一面面向城镇,形成了演出舞台。室内的声学设计具有一个反射的表面,可以让下沉花园中的观众听到。另一个小棚面向大海,形成了更加温和的结构,可以更好地倾听大海的声音。

声学小棚 By Flanagan Lawrence

小棚的结构没有利用框架,混凝土直接浇筑在加固的场地上。混凝土小棚的主体有100mm厚,形成了双曲面的形态,伸展在整个舞台上。

声学小棚 By Flanagan Lawrence

声学小棚 By Flanagan Lawrence

声学小棚 By Flanagan Lawrence

声学小棚 By Flanagan Lawrence

声学小棚 By Flanagan Lawrence

两个小棚好像是从草坡土地上生长出来的形态。反映了历史的文脉并且混凝土可以向南侧反射声音,并且遮挡周边沙丘的侵袭。项目在2012年赢得了竞赛,之后在2014年的暑期完成建造。

声学小棚 By Flanagan Lawrence

From:Flanagan Lawrence

Trans:ArchDaily.(杨奡)

 

 

 

----------------  发疯建筑  ----------------

I

要么发疯,要么在发疯的路上。



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们

声学小棚 By Flanagan Lawrence

2015 / . 09 / . 11

日本的新大师:永山祐子 Yuko Nagayama (访谈)

日本现在对于世界其他地方的文化已经具有了很大的影响力。早在19世纪中叶,欧洲的时尚收集人士就开始交易日本的手工制品,而弗兰克·劳诶德·赖特在1905年游览日本之后,也深受其影响。最近几十年,日本已经成为了建筑界的超级力量,在30年间创造了多位普利兹克奖获得者。在这些桂冠获得者受到崇敬的同时,他们不仅仅只是荧幕上的少部分演员,新一代的建筑师也在不断的涌现,其中不乏受到国际推崇的名字,例如藤本壮介。

 

在一系列名为“日本的新晋大师”的采访中,Ebrahim Abdoh 希望建立日本建筑界新晋大师的动态图谱。而这些采访的第一位,就是永山祐子,永山祐子建筑事务所的创始人。

日本的新大师:永山祐子 Yuko Nagayama (访谈)

日本的新大师:永山祐子 Yuko Nagayama (访谈)

Ebrahim Abdoh: 你最早的想要成为一名建筑师的记忆是什么?

 

永山祐子:我一直想要成为一名生物学家。自然世界的魅力总是能吸引我。但在我高中的最后一年,我的朋友告诉我她要去大学学习建筑学。因为某种原因,在那一刻,作为一个建筑师的想法吸引了我更多,所以我跟在她后面成为了一名建筑师。

日本的新大师:永山祐子 Yuko Nagayama (访谈)

日本的新大师:永山祐子 Yuko Nagayama (访谈)

日本的新大师:永山祐子 Yuko Nagayama (访谈)

EA: 日本的许多建筑师都有非常著名的老师或是前任老板。你师从何处?

 

YN: 青木淳。我没有上研究生。获得学士学位后,我立刻去了青木淳那里工作。我在他的事务所中学到了其他人在他们的大师身上学到的东西。

 

EA: 你在青木淳的事务所待了多久?

 

YN: 四年。

 

EA: 当你离开后开始自己的公司时,他给你的建议是什么?

 

YN: 我当时26岁。青木淳告诉我我在这样的年纪独立还太年轻。青木先生的公司成立了四年。这意味着大多数员工在那里不超过四年。我这样告诉他,但他坚持说,我太年轻,并且警告我我可能会失败。我告诉他,我已经决定了,就要离开了。虽然没有得到他的祝福,让我对我的未来感到担忧,但不久后,他帮助我得到了我的第一个项目。

日本的新大师:永山祐子 Yuko Nagayama (访谈)

日本的新大师:永山祐子 Yuko Nagayama (访谈)

EA: 你认为青木淳对你说这样的话是因为你是个女人吗?

 

YN: 据我所知来看,我的性别不影响他对我的看法。无论你是男人还是女人,26岁对一个人来说都是很年轻的,并且我总是比我的实际年龄显得小得多。也许这是引起这种关注的原因。也许他不确定人们会不会把我当回事,不是因为我是个女人,而是因为我看起来那么年轻。

日本的新大师:永山祐子 Yuko Nagayama (访谈)

日本的新大师:永山祐子 Yuko Nagayama (访谈)

日本的新大师:永山祐子 Yuko Nagayama (访谈)

EA: 他这样想对吗?你的年轻有没有对你造成什么困难?

 

YN: 当我28岁,我离开两年之后,我赢得了京都路易·威登店的竞赛。负责人非常担心,因为我看起来那么年轻,并且认为我没法完成这项工作。因此,赞助商叫来了青木先生问他关于我的看法,青木先生告诉他不要担心。

日本的新大师:永山祐子 Yuko Nagayama (访谈)

EA: 作为一名女建筑师,对于女性在建筑中的角色你有什么要分享的吗?

 

YN: 很少有单独的女建筑师。最著名的是长谷川逸子、妹岛和世和乾久美子。更为常见的是与丈夫为伙伴关系的女性建筑师,管理一家公司,而不是自己进行设计。这种情况有很多的原因。小孩当然是一个重要因素。然后是工作时间。这两点就让一个女人很难成为女建筑师。我去想挑战这种现状;向女性表明,这是可能的,这种典型的建筑师的“生活方式”是过去的事情。技术的更新让我具有了可能性。我在Skype上进行场地调研,并且在Skype进行了我大多数的新加坡项目。这听起来好像没有什么,但这个软件已经帮我节约了不少时间,不用几个星期在那里进行单一的项目。另一件女人必须意识到的事是,你不必通过拥有工作来保持工作的状态。你甚至不需要工作。只是想着一个项目,构想它,就是非常重要的,你可以在和孩子们一起玩或做其他的事的时候这样做。

日本的新大师:永山祐子 Yuko Nagayama (访谈)

日本的新大师:永山祐子 Yuko Nagayama (访谈)

EA: 在失落的十年后的几年,崩溃泡沫经济的标志(2000),你开始了你的公司。那个时代是一个繁荣和发展的新时代的开端。但现在情况不是很好;欧洲更是如此。如果你现在开始了职业生涯,你会去做不同的事情,还是仍然会这样做,不管经济状况?

 

YN: 如今,人们更小心、谨慎,特别是涉及到“新”的东西时。当我第一次开始职业的时候,人们更加积极和开放。他们实际上很高兴成为“新”的一部分,而现在他们只是害怕。在今天的日本,重塑和改造成为了新的重点。这是非常“非日本化”的。现在的建筑更像是一种社会运动。社区方面的任何项目都经常是在最前沿的。这是好的,但在我看来,建筑师和建筑总是领先于大众,虽然这是进步的唯一可能。我们决不妥协,但我们必须始终能够诱导他们。然而在这样人们会感到恐惧的时刻,我们都会退缩;我们必须为了生存而生存。所以,坦率地说,如果你问我会不会像曾经的雄心勃勃的我,我可能不会独自做这些东西了;也许会有一个甚至几个合作伙伴。但我会说,在日本和世界范围内,东京都是一个特殊的存在。我们有2020年的奥运会,所以建筑界的士气仍然像以前一样。我们的设计费涨了一半,并且还有很多工作机会。

日本的新大师:永山祐子 Yuko Nagayama (访谈)

日本的新大师:永山祐子 Yuko Nagayama (访谈)

EA: 你眼前的和未来长远的目标分别是什么?

 

YN: 这个问题的答案与我所说的一致。我的短期目标很明确,做一些新的东西,来说服我的客户,让我做这件事,并且不断提升自己的佣金。我要补充的是,这让我很紧张,所以我希望我的目标能让我不要那么紧张。我的长期目标是继续进行这一事业。我也有2个孩子,不希望我的私人生活影响到我的职业生涯,同样我也不希望我的职业生涯影响到我的私人生活方式。

 

EA: 对于你的同行和日本的其他建筑师,你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期待?

 

YN: 我不想去提任何人的名字,但我强烈地感受到在我这一代人的才华。我不想向那些比自己大的多的人看齐,否则我度过的生活和职业生涯将成为他们年轻时候的翻版,我将以我自己的方式成为一个成功的建筑师。我希望你们这一代人能多看一看,不只是我和“大师”们。

日本的新大师:永山祐子 Yuko Nagayama (访谈)

日本的新大师:永山祐子 Yuko Nagayama (访谈)

EA: “ma”的概念,意思是“无”或“两个对象之间的空间”,这是日本空间概念的定义。你同意这种说法吗?“ma”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对你的设计理念是重要的吗?

 

YN: 我作为建筑师探索的一个主题是“现象”,而非物质的客体。'ma'不只是空间,也不是'纯'的空虚。对我来说,总有一种东西或一种现象,你无法触及,如反射或改变的光线。我在路易·威登京都店的设计是由交替的黑色和透明带厚度的变化所形成的立面。黑色和清晰的代表“ma”。当你走过它的时候,就像是光在向你闪烁,你可以看到这家商店的轮廓,也可以看到的是你的倒影。这是这些“现象”的舞蹈,这是真正的“ma”对我来说就是这样的。

日本的新大师:永山祐子 Yuko Nagayama (访谈)

日本的新大师:永山祐子 Yuko Nagayama (访谈)

EA: 千叶说,“设计房子就像设计一个城市”,同样山本理显说:“房子是一座微型城市”。是这样的吗?他们是什么意思?日本看待家的方式是这样的吗?

 

YN: 我倾向于同意这些陈述。特别是在东京,那里的房子聚集在一起,是小面积建筑的集群。而且,我也不常将一座住宅,或是一个项目看作是一个建筑,对我来说,住宅更像是个家具,大号的家具。但在日本的语境下,“城市”的概念更适合应用到日本的家庭,在家里这两者彼此具有很多的共同点。这种感觉并不只是在内部空间,而是延伸到外部和社会上。

 

EA: 你做过许多不同类型的项目:私人住宅,室内设计,博物馆,零售空间,办公建筑,以及一些时尚的设计和艺术设施。你在其中最欣赏的是什么?

 

YN: 我大部分的工作是设计零售空间,通常是非常重要的品牌和时尚的建筑。但我最喜欢的是博物馆和私人住宅。不仅因为它更亲密,也我真的能感觉到我在与人和社区一同进行设计。

日本的新大师:永山祐子 Yuko Nagayama (访谈)

日本的新大师:永山祐子 Yuko Nagayama (访谈)

EA: 在东京,有很多非常年轻且非常富有的人。你有没有为保障下一代的客户而做什么事?

 

YN: 我没怎么想过这个问题。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当你自己作为一个建筑师,你有你自己的公司,不过我认为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是因为我没有遇到这样的问题。我觉得我很年轻,与现在的年轻人有同样的感觉,作为今天的青年,我知道他们想要什么。例如,我做了一个甜品店和咖啡馆,在冈本叫L’Espoir Blanc。在设计建筑和室内设计时,我就品牌和产品本身进行了咨询。

日本的新大师:永山祐子 Yuko Nagayama (访谈)

日本的新大师:永山祐子 Yuko Nagayama (访谈)

日本的新大师:永山祐子 Yuko Nagayama (访谈)

EA: 在日本建筑企业中,专门制作物理模型是非常重要的。然而,在西方,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显著的趋势是将重点放在三维建模和可视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区别?

 

YN: 即使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工具和技术所提供的方法,也有一些地区仍然在使用物理模型。当探索光的,即使我们同时使用这两种方法,我仍然比较相信物理模型。光是一种材料,它是可以被感知的。

 

EA: 在你的作品中,似乎在物质性上具有很广的范围。一方面你有非常光滑,有光泽,明亮,甚至'可爱'的项目(主要是零售业),但你又有一些很戏剧性,忧郁而阳刚的项目。这说明你有黑暗的一面吗?

 

YN: 我可以调整自己的风格来适应客户。这就是为什么我能够做的“华丽”的东西。我不像是关心现象般关注自己的”风格”。如果你专注于非物质的东西,物质将下降到下一个层面。



From:Ebrahim Abdoh. "日本的新大师:永山祐子 Yuko Nagayama"

Trans:ArchDaily.(杨奡)

 

 

 

 

----------------  发疯建筑  ----------------

I

要么发疯,要么在发疯的路上。



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们

日本的新大师:永山祐子 Yuko Nagayama (访谈)

2015 / . 09 / . 08

汇流博物馆 BY 蓝天组建筑师事务所

奥地利蓝天组建筑师事务所最近发布了更多关于他们在一年之交完工的工程—汇流博物馆的照片。这些由Sergio Pirrone 拍摄的新照片展现了博物馆内部空间的更多细节和它独具特色的雕刻而成的外观。请继续看下面的图片,了解更多关于博物馆的信息。
奥地利蓝天组建筑师事务所最近发布了更多关于他们在一年之交完工的工程—汇流博物馆的照片。这些由Sergio Pirrone 拍摄的新照片展现了博物馆内部空间的更多细节和它独具特色的雕刻而成的外观。请继续看下面的图片,了解更多关于博物馆的信息。
汇流博物馆 BY 蓝天组建筑师事务所
汇流博物馆 BY 蓝天组建筑师事务所
作为重振里昂项目的主体工程,在博物馆的建筑风格上,具有形成对照和差异的结构特征,它把每一个单独存在的实体融合到一起,构成了一种新型活力的建筑。这个建筑有着涵括应用科学、生物学和伦理学这些领域在内的广阔的主题,既是作为一个博物馆,也同时扮演着一个城市的休闲空间的角色,展现给人们一个生动活跃的公众集会地。
作为重振里昂项目的主体工程,在博物馆的建筑风格上,具有形成对照和差异的结构特征,它把每一个单独存在的实体融合到一起,构成了一种新型活力的建筑。这个建筑有着涵括应用科学、生物学和伦理学这些领域在内的广阔的主题,既是作为一个博物馆,也同时扮演着一个城市的休闲空间的角色,展现给人们一个生动活跃的公众集会地。
汇流博物馆 BY 蓝天组建筑师事务所
汇流博物馆 BY 蓝天组建筑师事务所
博物馆由三个主要部分—「底座」,「水晶体」,与「云朵」元素组构而成。主入口之下的「底座」设置了听众席,会议室和设备区,其上,就是完全打磨光滑的「水晶体」,它刚好朝向城市,既是迎接访客的开口,也是充满魅力的公共空间,在此区域,巨大的玻璃窗安装在钢框架之上。白天,阳光倾泻进内部空间,与晶体精确的轮廓形成对比。而「云朵」,恰恰就像一座浮在建筑上的太空站,它被设计成横穿建筑三层。
博物馆由三个主要部分—「底座」,「水晶体」,与「云朵」元素组构而成。主入口之下的「底座」设置了听众席,会议室和设备区,其上,就是完全打磨光滑的「水晶体」,它刚好朝向城市,既是迎接访客的开口,也是充满魅力的公共空间,在此区域,巨大的玻璃窗安装在钢框架之上。白天,阳光倾泻进内部空间,与晶体精确的轮廓形成对比。而「云朵」,恰恰就像一座浮在建筑上的太空站,它被设计成横穿建筑三层。
汇流博物馆 BY 蓝天组建筑师事务所
三个永久性美术展览馆和另外七个临时性展览空间置身其中,通过一个不固定的循环通道连接起来,轮流交替的封闭式黑盒子与敞开的长廊区,这样的展览馆结构更进一步地阐明了它变化多样、错综复杂的主题。在建筑外部,那些斜坡和通道将博物馆与一个邻近的公园连接起来,形成了一个协调完整的公共广场。
三个永久性美术展览馆和另外七个临时性展览空间置身其中,通过一个不固定的循环通道连接起来,轮流交替的封闭式黑盒子与敞开的长廊区,这样的展览馆结构更进一步地阐明了它变化多样、错综复杂的主题。在建筑外部,那些斜坡和通道将博物馆与一个邻近的公园连接起来,形成了一个协调完整的公共广场。
汇流博物馆 BY 蓝天组建筑师事务所
汇流博物馆 BY 蓝天组建筑师事务所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