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站会根据您的关注,为您发现更多,

看到喜欢的小站就马上关注吧!

下一站,你会遇见谁的梦想?

小站头像

All for you

One day  
          If you know  
                         All for you ......

RSS 归档

站长

44人关注
2013 / . 10 / . 01

Throgh/Through time

很多时候我觉得生活就是一场恶作剧,很多以前没有明白的话,很多曾经没有听懂的歌,现在才觉得有些懂了,长大就是不断觉得从前的自己那么愚蠢却又想回去的无限循环。你好,那个叫想太多的幼稚鬼,再见,那个叫想太多的幼稚鬼。

于是启程去了陌生的城市,每天听着鸟语看着头痛的单词,墙上终于可以如愿地挂起海报,房间也可以按照自己想要布置的样子布置一番,终于可以算是长大了吧。可是一切好像都不是自己原来想像的样子。
经过了漫长的等候,梦想是梦想,我还是一个我。还是会脑子里一片空白失眠到半夜,这一点不管别人怎么劝也改不了。
有时自己是一个怪人,是一个疯子,疯狂地喜欢旅行,总是想一时冲动就拿起背包去一个陌生的城市。开始学会了很多道理,变成了不动声色的大人,但心中却还住着那个叫做想太多的幼稚鬼。写着自己的想法,想在被世界完美的驯养之前,证明出属于自己的什么真理。有的时候很努力了还是没有结果,可是想想家人和朋友,就会觉得没有什么过不去的。也许说,很多事情不是渺小的自己可以控制和掌握的,但是至少,我们可以决定怎样看待自己的今天。

给最亲爱的想太多先生,你好好的一个人,为什么要跑到别人的生活里当插曲。给回不去的旧时光,你好,旧时光。给平行空间另一边的自己,我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和我一样,我也许永远不会见到你,但是我知道你的心情。

世界没有尽头,脚下的路却有长短,路的另外一端会怎么样就自己去看看吧,不管怎么样,自己的选择不会错,自己选择的人生不会错。青春之后,后悔之前,我依旧用力地活在自己的生活.

2012 / . 11 / . 26

青春,我们该在路上。

有人说:要么读书,要么旅行,灵魂和身体必须有一个在路上。

也许,这些年我们真的不懂,人生要怎样才算精彩。从6岁开始,我们背上书包,到20岁离开学校。这十多年的时间,我们在书桌上长大。成长让我们一点一点的学会面对,学会坚强,学会勇敢。多年以后,当我们回过头来看这段走过的路,那些我们拥有的,失去的,遗忘的,期待的,被风吹得满地都是,怎么也拼凑不起心底最美的曾经。

这些年,我们遗憾留不住的时光,遗憾带不走的纯真,遗憾没能勇敢的做一回自己。只是年少,我们也把握不住现在。于是,我开始变得忧郁,变得惶恐。那些年,蓝色布满了整个世界。

后来,我渐渐地喜欢上了读书,喜欢上了文字,喜欢上了这种可以让内心融入其中的感觉。

读书,让我们躁动的心灵变得宁静,让我们的思维渐渐变得成熟。或许,在那里我们学到的东西并不多;或许,我们学的东西在生活中很多都没有用。但是,至少,读书让我们心胸更宽广。

这一年,走出校园,我想去旅行……

20岁的我们,其实都一样,一样的青春,一样的资本,一样的对世界好奇。只是,我们不敢太挥霍。害怕青春的尾巴一扫而过,害怕身边的牵挂受到伤害,害怕乱了自己的世界……所以,在路上,对于我们来说,其实很不容易。

旅行,在很大的意义上不是说我去了哪里玩,只是,在这段路上,我学到了什么,有什么改变。这种改变,不要求多大,哪怕是改变一种心情,改变一种心态。

如果可以,我想一个人踏上陌生的城市,融入到陌生的人群,看陌生的风景。撇开世俗的眼光,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或许会有一种别样的感觉。又或者,我想一个人坐车,就这样坐着,一直走一直走,直到眼前的风景让我有种想要停留的冲动,我便下车,开始我的个人徒步旅行。

或许这根本就不叫旅行,只是单纯的对世界好奇。可我依旧认为这就是我要的,没有疯狂的玩耍,没有过多的陪伴,只是一个人安静的走着,默默地看着……

2012 / . 07 / . 01

...

有时候,对事物起了珍惜之心,常常只是因为一个念头而已,这个念头就是:——这是我一生中仅有的一次,仅有的一件。 

然后,所有的爱恋与疼惜就都从此而生,一发而不可遏止了。而无论求得到或者求不到,总会有忧伤与怨恨,生活因此就开始变得艰难与复杂起来。而现在,坐在南下的火车上,看窗外风景一段一段的过去,我才忽然发现,我一生中仅有的一次又岂只是一些零碎的事与物而已呢? 

我自己的生命,我自己的一生,也是我只能拥有一次的,也是我仅有的一件啊! 那么,一切来的,都会过去,一切过去的,将永不会再回来,是我这仅有的一生中,仅有的一条定律了。 

那么,既然是这样,我又何必对某些事恋恋不舍,对某些人念念不忘呢? 

既然是这样,为什么在相见时仍会狂喜,在离别后仍会忧伤呢? 

既然没有一段永远停驻的时间,没有一个永远不变的空间,我就好像一个没有起点没有终点的流浪者,我又有什么能力去搜集那些我珍爱的事物呢?搜集来了以后,又能放在哪里呢? 

我一直觉得,世间的一切都早有安排,只是,时机没到时,你就不能领会,而到了能够让你领会的那一刹那,就是你的缘份了。 

有缘的人,总是在花好月圆的时候相遇,在刚好的时间里明白应该明白的事,不多也不少,不早也不迟,才能在刚好的时刻里说出刚好的话,结成刚好的姻缘。 

而无缘的人,就总是要彼此错过了。若真的能就此错过的话倒也罢了,因为那样的话,就如同两个一世也没能相逢的陌生人一样,既然不相知,也就没有得失,也就不会有伤痕,更不会有无缘的遗憾了。 

遗憾的是那种事后才能明白的“缘”。总是在“互相错过”的场合里发生。总是在擦身而过之后,才发现,你曾经对我说了一些我盼望已久的话语,可是,在你说话的时候,我为什么听不懂呢?而当我回过头来在人群中慌乱地重导你时,你为什么又消失不见了呢? 

人生竟然是一场有规律的阴错阳差。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一种成长的痕迹,抚之怅然,但却无处追寻。只能在一段一段过去的时光里,品味着一段又一段不同的沧桑。可笑的是,明知道演出的应该是一场悲剧,却偏偏还要认为,在盈眶的热泪之中仍然含有一种甜蜜的忧伤。 

这必然是上苍给予所有无缘的人的一种补偿吧。生活因此才能继续下去,才会有那么多同样的故事在几千年之中不断地上演,而在那些无缘的人的心里,才会常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模糊的愁思吧。 

而此刻,车窗象是一面暗色的镜子,照出了我流泪的容颜。 

在这面突然出现的镜子前,我才发现:原来不管我怎样热爱我的生活,不管我怎样惋惜与你的错过,不管我怎样努力地要重寻那些成长的痕迹;所有的时刻仍然都要过去。在一切痛苦与欢乐之下,生命仍然要静静地流逝,永不再重回。 

也许,在好多年以后,我唯一能记得的是.............................

2012 / . 06 / . 04

几米《星空》

有阴影的地方,必定有光

孤单时,仍要守护你心中的思念

那时候,未来遥远而没有形状,梦想还不知道该叫什么名字。 

我常常一个人,走很长的路,在起风的时候觉得自己像一片落叶。 

仰望星空,我想知道:有人正从世界的某个地方朝我走来吗? 

像光那样,从一颗星到达另外一颗星。

后来,你出现了。又离开了。我们等候著青春,却错过了彼此…… 

但我永远会记得,那年夏天,最灿烂、最寂寞的星空。

2012 / . 04 / . 22

相信不相信

二十岁之前相信的很多东西,后来一件一件变成不相信。 

曾经相信过文明的力量,后来知道,原来人的愚昧和野蛮不因文明的进展而消失,只是愚昧野蛮有很多不同的面貌:纯朴的农民工人、深沉的知识份子、自信的政治领袖、替天行道的王师,都可能有不同形式的巨大愚昧和巨大野蛮,而且野蛮和文明之间,竟然只有极其细微、随时可以被抹掉的一线之隔. 

曾经相信过正义,后来知道,原来同时完全可以存在两种正义,而且彼此抵触,冰火不容。选择其中之一,正义同时就意味着不正义。而且,你绝对看不出,某些人在某一个特定的时机热烈主张某一个特定的正义,其中隐藏着深不可测的不正义。 

曾经相信过理想主义者,后来知道,理想主义者往往经不起权力的测试:一掌有权力,他或者变成当初自己誓死反对的“邪恶”,或者,他在现实的场域里不堪一击,一下就被弄权者拉下马来,完全没有机会去实现他的理想。理想主义者要有品格,才能不被权力腐化;理想主义者要有能力,才能将理想转化为实践。 

曾经相信过爱情,后来知道,原来爱情必须转化为亲情才可能持久,但是转化为亲情的爱情,犹如化入杯水中的冰块—它还是冰块吗? 

曾经相信过海枯石烂作为永恒不灭的表征,后来知道,原来海其实很容易枯,石,原来很容易烂。雨水,很可能不再来,沧海,不会再成桑田。原来,自己脚下所踩的地球,很容易被毁灭。 

二十岁之前相信的很多东西,有些其实到今天也还相信。 

譬如国也许不可爱,但是土地和人可以爱。譬如史也许不能信,但是对于真相的追求可以无止尽。譬如文明也许脆弱不堪,但是除文明外我们其实别无依靠。譬如正义也许极为可疑,但是在乎正义比不在乎要安全。譬如理想主义者也许成就不了大事大业,但是没有他们社会一定不一样。譬如爱情总是幻灭的多,但是萤火虫在夜里发光从来就不是为了保持光。譬如海枯石烂的永恒也许不存在,但是如果一粒沙里有一个无穷的宇宙,一刹那里想必也有一个不变不移的时间。 

那么,有没有什么,是我二十岁前不相信的,现在却信了呢? 

有的,不过都是些最平凡的老生常谈。曾经不相信“性格决定命运”,现在相信了。曾经不相信“色即是空”,现在相信了。曾经不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现在有点信了。曾经不相信无法实证的事情,现在也还没准备相信,但是,有些无关实证的感觉,我明白了,譬如李叔同圆寂前最后的手书:“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尔忘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相信与不相信之间,仿佛还有令人沉吟的深度。 

我们总是在相信与不相信之间挣扎。

2012 / . 04 / . 02

.

“出生的意义是? 
努力的意义是? 
继续存在的意义是? 
我们是为了拼死拼活得到别人施舍般的称赞而出生,努力,继续存在的吗? 
所以,当一些被评价为比你有前途的人,摆出高姿态,给你他自认为很专业的提点时, 
请对他说: 
你的优秀和我的人生无关,请带着你的趾高气扬滚蛋吧。”

2012 / . 04 / . 01

精神的旅行

我们生来就信仰公正、和平、诚实。它也许没有名字,或者没有面孔。我们也许甚至没有触摸过它,但它确实存在。

它是我们仰望星空,或者凝视日落的最后一抹余辉时骤然产生的感觉。当我们在美好的一天醒来,嗅到空气中洋溢着我们熟知且喜爱,却记不起来自何处的馥郁芬芳时 ,它是我们清晨的颤抖。它是创世起源背后的谜团,超越了空间的界限。它是一种不同的意识,激活了我们内心深处的某种东西。

有些人会告诉你,上苍是不存在的。他们会宣称,无法面对现实的人把命当作支柱,在生活中需要虚构信念的人把上苍当作神话。他们会对宇宙的起源作出理性的解释,对大自然的完美运转作出科学的解释。他们会指出世界上的邪恶与不公,列举利用宗教来挑起战争或伤害不同信仰的民众的例子。
你无法与这些人争辩,也不该与他们争辩。古人说:井蛙不可以语于海。

只要你对周边的宇宙怀有神秘感,你就会听到大海波涛的低吟。你该做的就是离开那口井,走到阳光下,向大海进发。让那些想要讨论禁锢他们的围墙的高矮和形状的人去争论吧。

如果你听到远方大海的呼唤,不要由于周围的幼稚言论和矛盾而改变方向。路有许多条,从每条路到达的大海都会有所不同。你的任务不是评判别人的路,而是找到一条带你不断接近你在内心听到的低吟声的路。
首先要接受你所处的位置

X 人人网小程序,你的青春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