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站会根据您的关注,为您发现更多,

看到喜欢的小站就马上关注吧!

下一站,你会遇见谁的梦想?

小站头像

阿克汉姆疯人院

美漫、电影、美剧、八卦、美式脱口秀等~~~本人新浪微博 @魔贱

RSS 归档

站长

25635人关注

站长在关注

2016 / . 01 / . 09

《鼠族》何以伟大?

 

这是我在知乎上的一个回答,不知怎么,写着写着就写多了~~

-----------------------------------------------------------

要论《守望者》和《鼠族》有什么差距,我只能说,完全无法做比较。题材和类型不同,除了都是漫画,没有任何共同点。但要论历史地位,可能注定《鼠族》要更高些,毕竟“真实”二字的分量往往要超脱于作品本身。下面我来说下,为何《鼠族》称得上是伟大的漫画。


题材优势
《鼠族》是根据作者阿特·斯皮格曼的父亲在奥斯维辛集中营时的遭遇所改编。故事的真实性是它能跻身伟大漫画的主要原因之一。同样是描绘惨剧,《守望者》结尾处尸横遍野的场面显然要比《鼠族》更具视觉冲击力。但虚构的故事再震撼,它也只是虚构的,读者会有距离感,会觉得真实世界永远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而纳粹大屠杀刚好相反,它不但是真实的,而且近半个世纪内诞生无数关于它的小说、纪实文学、电影等(其中有经典,也有垃圾...)。使得这个事件的历史地位也与其他曾发生过的种族灭绝有很大不同,它无形中成为了一种流行文化符号。在这样的大环境下,《鼠族》光是在出版以前,就开始受到了外界的关注。而且最重要的是,它吸引了更多非漫画读者群体的注意....而且后人无论再怎么去在同类题材上下功夫,都会被视为《鼠族》的跟风作。

突破了漫画的局限性
《鼠族》的叙事方式非常特殊,是在现代与二战两条时间线上来回穿插,相辅相成。带有很强的传记漫画色彩。该书出版于80年代末,那个时代虽然诞生了许多经典作品,但在那些几乎不看漫画的公众眼中依旧对漫画抱有偏见(直到今天依然存在)。而称《鼠族》是一部伟大的作品,不仅在于作品本身的水准,最重要的是它获得了1992年的普利策奖,这是非虚构文学的至高奖项,他既肯定了《鼠族》对历史细节的描绘,也让漫画走入了主流文学的殿堂。(当然,阿兰·摩尔的《守望者》也得过雨果奖,但毕竟二者没可比性。而且斯皮格曼是属于地下漫画的代表人物)《鼠族》巨大成功,还有一个更深远的意义,它启发了后来的那些漫画家去创作同类型的文艺漫画。

提一个小插曲:阿特·斯皮格曼要求《鼠族》各译本封面要跟美国版一致。但发行德文译本时遇到困难,德国法律禁用卐符号,除非是严肃的历史研究。最终出版社搞到了使用许可(也算是对《鼠族》的认可~)....多年后,斯皮格曼在一个讲德国光头党(新纳粹)的纪录片里,看到有个成员在床头贴着《鼠族》海报。因为那是他唯一能搞到带卐字的东西

《鼠族》何以伟大?

 
 
 冷静客观的视角 
纳粹大屠杀题材的相关作品,尤其是电影,总是绕不开一个怪圈---为了追求戏剧性而牺牲客观性。犹太人是可怜的、纳粹是残暴的、结局是美好的...然而真实的情况却并非这么简单。许多的灰色地带总是被一带而过。那么到《鼠族》又是如何描绘的呢? 
阿特·斯皮克曼的妻子Françoise曾经这么评价阿特,说他有一颗“水晶般冷酷的心”。的确,他的客观程度令人发指。他甚至在书中从不掩饰对自己父亲又爱又恨的抵触情绪,哪怕是自己最阴暗的想法他也敢于在漫画中直言不讳的说出来。同样在描绘奥斯维辛的场景时,他也保持着一种绝对的理性和客观。仔细阅读全书后你会发现,除了陈述事实外,他没有用道德眼光去评判什么。这不是一本以揭露纳粹暴行为目的的书,这是一个关于一位幸存者如何求生的故事。弗拉德克(作者的而父亲)学手艺,是为了讨好卡波,讨好纳粹军官,为的只是获得额外的食物,而且有手艺的人不会被先杀掉。他要活下去,仅此而已...民族大义在这里是空谈,他不是圣人,但也从未想过要出卖同胞。读罢此书,你会久久不能平静,却又不知该说什么。作者敢于去直面集中营内存在的灰色地带,也不去回避卡波、犹太警察等争议性的人群。里面的太多人太多事,你无法去评判。道德观依旧存在,只是你会困惑于自己的道德层次不够高,没有资格去评判。因为你知道,若换作是你,也许会做的更加不堪。 
 
 创作的严谨 
很多人会把《鼠族》的创作过程非常简单。弗拉德克回忆自己的经历,儿子把录音整理下,画成漫画....而实际的创作过程要远比我们想象的要艰辛的多。首先,故事的来源是弗拉德克的口述。如果你看过《MetaMaus》这本书里收录的录音及整理文字稿,就会了解到,他的口述并非如漫画中那样条例清晰、时间顺序明确。而漫画中的对话框与画格内的场景需要互相搭配,并非拿来就能用。所以写漫画脚本时还要经过一些处理。再者,《鼠族》是要把弗拉德克的口述完全视觉化。画成什么样是个难题,因为题材的敏感性,稍有画错都会被人指责为他父亲在说谎。现代场景很容易,但描绘二战期间就很难了。毕竟,作者作为一个出生在美国的犹太后裔,不知道波兰的街道是什么样、不了解人们的穿着服饰风格,也不清楚奥斯维辛该画成什么样。所有这一切,光凭弗拉德克的描述是不够的,他必须要通过实地走访和扎实的研究才能搞明白...而且80年代还没有网络,资料查询并不容易。同时他还要阅读大量相关的史料、小说、电影扩充自己的背景知识。不过,研究大屠杀本身是一件很有风险的事,要接触到太多人性阴暗的东西,得忧郁症的也不在少数。所以阿特·斯皮格曼自开始创作《鼠族》起,就坚持看心理医生。而他的心理医生帕威尔也是集中营的幸存者,还在《鼠族II》中出现了。 
 

"普利莫•莱维是对的。幸存者唯一能做的只有自杀。一切都是奥斯维辛。奥斯维辛无处不在。就像人吃肉。用生命去喂养生命。经历了对解放的盲目乐观后,所有的乐观主义者都失败了。社会主义、犹太复国主义、爱、性都不会有制止你老下去。说出所发生的事,就能有所不同,这根本不可能。面对一位心怀感激之情的人,唯一能做的,就是说不。所有的这些愤怒,在过去了40多年后你哪还会有愤怒?你能做的只有抗议- -可你又去跟谁抗议呢?你所能做的,只是淡淡的说,我再也不喝你们给的臭汤了。"

----帕维尔

粗狂的画风

看到过不少国内读者诟病过《鼠族》的画风,甚至会产生一种阿特·斯皮格曼画工很差的错觉。但实际上,这是他的刻意为之。其实早在决定创作《鼠族》前,他曾在1972年就发表过一个“鼠族”的短篇漫画,我们先来看下:

《鼠族》何以伟大?

《鼠族》何以伟大?

 
 

我们再来看看,《鼠族》的内页

《鼠族》何以伟大?

显然,1972年的版本画的要更精美。那为何他不延续这种风格呢?阿特给出的解释是,他担心画的太精细,会分散读者的注意力,影响到叙事。而且我们还要注意的是,1978年版的鼠族虽然看起来更顺眼,但风格太过卡通化!甚至影响了脚本的语言风格。比如原本要表达的一句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在这里就被写成了 “当我还是个小老鼠的时候...”。显然,作者后来在画风上的转变,是担心太过卡通化的风格淡化了作品的严肃性,让读者忽略了它的真实性。最后事实证明,《鼠族》在这方面做得很成功,所有的人物都顶着动物脑袋,但却仍然让你觉得自己看到的是活生生的人。 

 

原文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1808355/answer/78172574?utm_campaign=webshare&utm_source=weibo&utm_medium=zhihu

 

X 如何美女和财富兼得?够胆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