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站会根据您的关注,为您发现更多,

看到喜欢的小站就马上关注吧!

下一站,你会遇见谁的梦想?

小站头像

西洋历史文化鱼缸

西方历史、文学、电影与音乐的鱼缸。微信公众号:西洋历史文化鱼缸。新浪微博http://weibo.com/asherhoa/

RSS 归档

站长

125474人关注
2016 / . 08 / . 12

《医院骑士团全史》2印已入库,增加部分内容

第二印和第一印相比,做了以下修改并增加了部分内容:
1,修改了十余处自己和读者发现的BUG。包括部分笔误,如将1564年打成了1654年。修改个别译名不统一的情况,如由于不同拼写方式将同一地名音译出两个版本,从英语和意大利语分别将同一人音译出两个中文名等。
2,增加了6张图片。尤其重要的是在第一章中骑士团得名的圣约翰教堂及圣约翰医院旧址图片。
3,增加附录2,本人翻译了今年6月英国《金融时报》对大团长马修·费斯廷的专访(约5页)
第二印和第一印相比,做了以下修改并增加了部分内容: 1,修改了十余处自己和读者发现的BUG。包括部分笔误,如将1564年打成了1654年。修改个别译名不统一的情况,如由于不同拼写方式将同一地名音译出两个版本,从英语和意大利语分别将同一人音译出两个中文名等。 2,增加了6张图片。尤其重要的是在第一章中骑士团得名的圣约翰教堂及圣约翰医院旧址图片。 3,增加附录2,本人翻译了今年6月英国《金融时报》对大团长马修·费斯廷的专访(约5页)
《医院骑士团全史》2印已入库,增加部分内容
《医院骑士团全史》2印已入库,增加部分内容
《医院骑士团全史》2印已入库,增加部分内容
2016 / . 08 / . 05

爱尔兰国宝中世纪抄本《凯尔经》

凯尔经(Book of Kells)是一部泥金装饰手抄本,约在公元800年左右由苏格兰西部爱奥那岛上的凯尔特修士绘制。该书由新约圣经四福音书组成,语言为拉丁语,它有着极其华丽的装,每篇短文的开头都有一幅插图,共达两千幅。凯尔经是中世纪早期泥金装饰手抄本的典范,亦是爱尔兰国宝,现收藏于爱尔兰都柏林三一学院。
凯尔经(Book of Kells)是一部泥金装饰手抄本,约在公元800年左右由苏格兰西部爱奥那岛上的凯尔特修士绘制。该书由新约圣经四福音书组成,语言为拉丁语,它有着极其华丽的装,每篇短文的开头都有一幅插图,共达两千幅。凯尔经是中世纪早期泥金装饰手抄本的典范,亦是爱尔兰国宝,现收藏于爱尔兰都柏林三一学院。
爱尔兰国宝中世纪抄本《凯尔经》
爱尔兰国宝中世纪抄本《凯尔经》
爱尔兰国宝中世纪抄本《凯尔经》
爱尔兰国宝中世纪抄本《凯尔经》
爱尔兰国宝中世纪抄本《凯尔经》
爱尔兰国宝中世纪抄本《凯尔经》
爱尔兰国宝中世纪抄本《凯尔经》
爱尔兰国宝中世纪抄本《凯尔经》
爱尔兰国宝中世纪抄本《凯尔经》
爱尔兰国宝中世纪抄本《凯尔经》
爱尔兰国宝中世纪抄本《凯尔经》
爱尔兰国宝中世纪抄本《凯尔经》
爱尔兰国宝中世纪抄本《凯尔经》
爱尔兰国宝中世纪抄本《凯尔经》
2016 / . 07 / . 04

《巴伐利亚公爵夫人安娜的宝石书》

《巴伐利亚公爵夫人安娜的宝石书》于1552年由巴伐利亚公爵阿尔布雷希特五世(Albert V, Duke of Bavaria,1528-1579)委托慕尼黑宫廷画家汉斯·米利希(Hans Mielich,1516-1573)所做,内容是公爵及其夫人安娜所拥有的珠宝清单。共包括110幅精美的珠宝插画,现其展现的珠宝已全部遗失,仅手稿尚保存于巴伐利亚州立图书馆。
《巴伐利亚公爵夫人安娜的宝石书》于1552年由巴伐利亚公爵阿尔布雷希特五世(Albert V, Duke of Bavaria,1528-1579)委托慕尼黑宫廷画家汉斯·米利希(Hans Mielich,1516-1573)所做,内容是公爵及其夫人安娜所拥有的珠宝清单。共包括110幅精美的珠宝插画,现其展现的珠宝已全部遗失,仅手稿尚保存于巴伐利亚州立图书馆。
《巴伐利亚公爵夫人安娜的宝石书》
《巴伐利亚公爵夫人安娜的宝石书》
《巴伐利亚公爵夫人安娜的宝石书》
《巴伐利亚公爵夫人安娜的宝石书》
《巴伐利亚公爵夫人安娜的宝石书》
《巴伐利亚公爵夫人安娜的宝石书》
《巴伐利亚公爵夫人安娜的宝石书》
《巴伐利亚公爵夫人安娜的宝石书》
《巴伐利亚公爵夫人安娜的宝石书》
《巴伐利亚公爵夫人安娜的宝石书》
《巴伐利亚公爵夫人安娜的宝石书》
《巴伐利亚公爵夫人安娜的宝石书》
《巴伐利亚公爵夫人安娜的宝石书》
《巴伐利亚公爵夫人安娜的宝石书》
《巴伐利亚公爵夫人安娜的宝石书》
《巴伐利亚公爵夫人安娜的宝石书》
《巴伐利亚公爵夫人安娜的宝石书》
《巴伐利亚公爵夫人安娜的宝石书》
《巴伐利亚公爵夫人安娜的宝石书》
2016 / . 06 / . 27

马克西米利安的胜利

慕尼黑手稿 Turnierbuch(《竞技书》,又称《马克西米利安的胜利》)中包含由老汉斯·博格克麦尔(Hans Burgkmair the Elder,1473-1531 年)绘制的草图。手稿中几乎有一半的胜利插图都是由他完成的。这些草图副本可能是他的儿子小汉斯·博格克麦尔(Hans Burgkmair the Younger,约 1500-1559 年)绘制和手工着色的,品质上乘。草图展示了来自马克西米利安宫廷的各类骑士和官员,代表不同的竞技战斗形式。
慕尼黑手稿 Turnierbuch(《竞技书》,又称《马克西米利安的胜利》)中包含由老汉斯·博格克麦尔(Hans Burgkmair the Elder,1473-1531 年)绘制的草图。手稿中几乎有一半的胜利插图都是由他完成的。这些草图副本可能是他的儿子小汉斯·博格克麦尔(Hans Burgkmair the Younger,约 1500-1559 年)绘制和手工着色的,品质上乘。草图展示了来自马克西米利安宫廷的各类骑士和官员,代表不同的竞技战斗形式。
马克西米利安的胜利
马克西米利安的胜利
马克西米利安的胜利
马克西米利安的胜利
马克西米利安的胜利
马克西米利安的胜利
马克西米利安的胜利
马克西米利安的胜利
马克西米利安的胜利
马克西米利安的胜利
马克西米利安的胜利
马克西米利安的胜利
马克西米利安的胜利
马克西米利安的胜利
马克西米利安的胜利
马克西米利安的胜利
2016 / . 06 / . 26

画本虫撰

Ehon mushi-erami(《画本虫撰》)是浮世绘画师喜多川歌麿(Kitagawa Utamaro,大约 1753−1806 年)的作品。该书由茑屋重三郎(Tsutaya Juzaburō,1750−1797 年)出版,现收藏于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
Ehon mushi-erami(《画本虫撰》)是浮世绘画师喜多川歌麿(Kitagawa Utamaro,大约 1753−1806 年)的作品。该书由茑屋重三郎(Tsutaya Juzaburō,1750−1797 年)出版,现收藏于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
画本虫撰
画本虫撰
画本虫撰
画本虫撰
画本虫撰
画本虫撰
画本虫撰
画本虫撰
画本虫撰
画本虫撰
画本虫撰
画本虫撰
画本虫撰
画本虫撰
画本虫撰
画本虫撰
画本虫撰
画本虫撰
2016 / . 05 / . 21

法国普瓦捷圣母大教堂

普瓦捷圣母大教堂始建于罗马帝国时代(今天尚有少量遗迹幸存),11世纪后半期进行了重建,1086年由未来的教皇乌尔班二世主持了落成典礼(他于1088年就任教皇一职)。其设计构造体现了典型的罗曼式建筑风格,西侧外墙上刻有极其精美的雕塑。
普瓦捷圣母大教堂始建于罗马帝国时代(今天尚有少量遗迹幸存),11世纪后半期进行了重建,1086年由未来的教皇乌尔班二世主持了落成典礼(他于1088年就任教皇一职)。其设计构造体现了典型的罗曼式建筑风格,西侧外墙上刻有极其精美的雕塑。
法国普瓦捷圣母大教堂
法国普瓦捷圣母大教堂
法国普瓦捷圣母大教堂
法国普瓦捷圣母大教堂
法国普瓦捷圣母大教堂
法国普瓦捷圣母大教堂
法国普瓦捷圣母大教堂
法国普瓦捷圣母大教堂
法国普瓦捷圣母大教堂
法国普瓦捷圣母大教堂
法国普瓦捷圣母大教堂
法国普瓦捷圣母大教堂
法国普瓦捷圣母大教堂
法国普瓦捷圣母大教堂
法国普瓦捷圣母大教堂
法国普瓦捷圣母大教堂
法国普瓦捷圣母大教堂
法国普瓦捷圣母大教堂
法国普瓦捷圣母大教堂
2016 / . 05 / . 15

德裔尼德兰画家汉斯·梅姆林画作赏

汉斯·梅姆林(Hans Memling约1430年 – 1494年8月11日)是一位德裔尼德兰画家,曾在罗希尔·范德魏登于布鲁塞尔的画室中作画,范德魏登死后梅姆林成为布鲁日市民,在15世纪后期颇受欢迎。他主要创作肖像画、双折画以及宗教画作。我个人十分喜欢他的《审判日》。
汉斯·梅姆林(Hans Memling约1430年 – 1494年8月11日)是一位德裔尼德兰画家,曾在罗希尔·范德魏登于布鲁塞尔的画室中作画,范德魏登死后梅姆林成为布鲁日市民,在15世纪后期颇受欢迎。他主要创作肖像画、双折画以及宗教画作。我个人十分喜欢他的《审判日》。
德裔尼德兰画家汉斯·梅姆林画作赏
德裔尼德兰画家汉斯·梅姆林画作赏
德裔尼德兰画家汉斯·梅姆林画作赏
德裔尼德兰画家汉斯·梅姆林画作赏
德裔尼德兰画家汉斯·梅姆林画作赏
德裔尼德兰画家汉斯·梅姆林画作赏
德裔尼德兰画家汉斯·梅姆林画作赏
德裔尼德兰画家汉斯·梅姆林画作赏
德裔尼德兰画家汉斯·梅姆林画作赏
德裔尼德兰画家汉斯·梅姆林画作赏
德裔尼德兰画家汉斯·梅姆林画作赏
德裔尼德兰画家汉斯·梅姆林画作赏
德裔尼德兰画家汉斯·梅姆林画作赏
2016 / . 04 / . 28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在完成对朗西曼爵士《1453——君士坦丁堡的陷落》后,历时一年半,今天得到消息,我的原创新作《医院骑士团全史》已经开始在淘宝预售了。

据悉,本书预定在5月31日正式上架,全彩印刷,近450页,将会有精装、平装两个版本,平装定价79.8元,精装定价119.8元。


豆瓣链接: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6782012/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平装版封面


目录: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简介:


医院骑士团(又名圣约翰骑士团、马耳他骑士团),原为以耶路撒冷圣约翰医院为核心、以保护救济朝圣者为目的组建的天主教修道会,随着十字军运动兴起而发展为军事组织,为西方三大骑士团之一,并存续至今。《医院骑士团全史》涵盖了它从11世纪至今900余年的漫长岁月。本书回顾了骑士团的缘起与壮大,介绍了它的组织结构和军事生活,重现了从耶路撒冷、阿卡至罗德岛、马耳他的历次经典战役,还原了杰拉尔德、瓦莱特、卡拉瓦乔等著名人物的音容笑貌。自1798年被迫离开马耳他后,医院骑士团的军事色彩已不断淡化,但它作为古老的国际公益、慈善、医疗组织在现代社会依旧发挥着独特作用,在全世界拥有广泛的影响力。


序言:


 

 

     今天前往罗马的中国游客想必不会错过当地名胜——西班牙广场与西班牙阶梯,奥黛丽·赫本的《罗马假期》曾在此取景拍摄。站在西班牙阶梯的顶端望去,一条狭窄但繁华的步行街映入眼帘——孔多蒂街(Via dei Condotti)是罗马时尚购物中心之一,自1905年以来便云集着宝格丽、爱马仕、阿玛尼、卡地亚、香奈儿等奢侈品牌的店铺,在西班牙阶梯流连之后,去这里体验一番购物的乐趣,也算顺理成章。不过,孔多蒂街并非只是购物的天堂。喜爱文艺的游客不会错过罗马历史最悠久的古希腊咖啡馆(Antico Caffè Greco),司汤达、歌德、拜伦、济慈等文豪都曾是它的顾客;孔多蒂街11号则是古列尔莫·马可尼[1](Guglielmo Marconi)的故居。但恐怕多数游客不会注意,孔多蒂街68号那座不起眼的黄色三层建筑,门外悬挂的红底白十字旗帜,或许会被部分国人误以为是丹麦国旗。但在罗马人的心中,它却有一个响亮的名字——“马耳他宫”(Palazzo Malta)。这里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天主教骑士团医院骑士团的总部及大团长官邸所在地。 

      医院骑士团[2](Order of Hospitallers),官方全称为耶路撒冷、罗德、马耳他圣约翰医院主权骑士团(Sovereign Military Hospitaller Order of Saint John of Jerusalem ofRhodes and of Malta),与圣殿骑士团、条顿骑士团并列为欧洲三大骑士团之一,并存续至今。它的前身为11世纪中期一批意大利阿马尔菲商人在耶路撒冷圣墓教堂旁创立的圣约翰医院及附属修士团体。其创始人“被保佑的”杰拉尔德把握住第一次十字军东征的机遇,令它得以发展壮大,并于1113年获得了教皇帕斯夏二世的官方册封。在风起云涌的十字军东征时期,医院骑士团在医疗慈善事务以外,也开始担负起军事职责。其成员不仅骁勇善战,而且善于运筹帷幄,合纵连横,很快成为十字军诸国君主信赖的左膀右臂。当十字军运动陷入低潮,耶路撒冷与阿卡相继沦陷后,医院骑士团迁播罗德岛,续写着自己的传奇。它将一座近乎荒芜、强盗出没的岛屿,打造为地中海东部繁华的贸易口岸和最坚固的要塞,在15世纪至16世纪初,独自抵御了马穆鲁克苏丹国与奥斯曼帝国的三次围攻。1523年被迫撤离罗德岛后,骑士团在地中海中部的马耳他岛安家落户。1565年荡气回肠的马耳他保卫战击碎了苏莱曼一世无敌的神话,令全欧洲为之侧目,也让骑士团获得了“欧洲之盾”的美誉。定居马耳他期间,骑士团以海为家,孤独而执着地继续着“圣战”事业。其精锐的海军对穆斯林商船长期的袭扰抑制了奥斯曼人对地中海的控制,它对穆斯林海盗的打击也为基督教世界贸易的安全提供了保障(虽然骑士团本身也从事着海盗的勾当)。单凭一己之力,医院骑士团或许未能阻止穆斯林势力的扩张,但的确延缓了它,马耳他岛长期扮演着意大利与西班牙的安全屏障。1798年被拿破仑一世逐出马耳他后,骑士团回归初心,渐渐淡化军事色彩,重新以医疗慈善事业为第一要务。19世纪后期以来,它终于脱胎换骨,并赢得了世人广泛的尊重。虽然从领土上看,医院骑士团似乎微不足道,但它仍与超过一百个国家建立了正式外交关系,并在五十余国设有分支机构。它的成员遍布五湖四海,依旧实践着“守卫信仰,拯救苦难”的古训。

       三大骑士团中,圣殿、条顿已先后式微,唯有医院骑士团经久不衰。在我看来,首先是定位、宗旨使然。自第一代大团长杰拉尔德以来,医院骑士团始终以救死扶伤、赈济穷苦为己任,即使在战争岁月中,亦不改初衷。而圣殿骑士团致力于金融银行业,甚至一度为英法等国君主打理国库;条顿骑士团则希望在波罗的海开疆拓土。对普通民众而言,医生显然比银行家或殖民者更令人亲近与尊重。其次,医院骑士团具有更加务实、包容的处事原则。耶路撒冷圣约翰医院对基督徒、穆斯林、犹太人一视同仁;当蒙古人入侵中东时,三大骑士团中唯有它力主与旭烈兀及其后人联盟,以收复圣城;而当圣殿骑士团遭遇“黑色星期五”时,医院骑士团展现出睿智、灵活的外交手腕,令人赞叹……在漫长的历史中,医院骑士团也深谙人才的重要性。它不仅曾涌现出利勒亚当、瓦莱特、罗姆加等一代名将,还将卡拉瓦乔、洛佩·德·维加、马蒂亚·普雷蒂等艺术大师揽至账下,甚至还拥有约瑟夫·巴尔特、德奥达·德·多洛米厄为代表的一流科学家。因此每每遭遇危机时,医院骑士团总能逢凶化吉。这也是骑士团留给我们的宝贵精神财富。

       我与骑士团结缘始于学生时代读到的一篇期刊文章——它简要地介绍了1565年 医院骑士团在马耳他抵抗苏莱曼大帝入侵之战,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然而,数十年来,这样一支声名显赫的世界性骑士团,在国内竟无一本相关专著问世,中文医院骑士团史几乎一片空白。如今呈现在读者面前的《医院骑士团全史》从11世纪圣约翰医院建立涵盖至2015年尼泊尔地震,共约37万字,我希望能从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梳理出骑士团900年历史的脉络,令国内读者能够了解医院骑士团的全貌。限于篇幅,本书主要以骑士团总部的发展变迁为线索,对于它星罗棋布的各地分团,只能点到即止,无法详述。另一遗憾是受客观条件限制,我无法赴耶鲁撒冷、叙利亚骑士堡、罗德岛、马耳他等地实地考察骑士团遗迹,亦无缘前往孔多蒂街68号拜会、采访马修·费斯廷大团长。若本书将来得以再版,希望以上缺失,能够得到弥补。

         本书涉及的外国人名、地名、术语,我尽量采用《世界人名翻译大辞典》、《世界地名翻译大辞典》、《大英百科全书中文版》、《大美百科全书中文版》、《基督教大辞典》等工具书的译法,个别冷僻的专有名词,则采用我个人认为常见、自然的形式。首次出现的重要国外专有名词,书中会列出原文拼写,以方便读者查询。医院骑士团虽为天主教修道团体,但《医院骑士团全史》并非宗教书籍。作为历史读物,在书中我大体沿用国内史学界的惯例:God一词我翻译为“上帝”,而非“天主”;教皇名称采用新教译名,而非天主教译名(例如Gregorius译为“格列高利”而非“额我略”),敬请读者留意。

       《医院骑士团全史》出版之际,我首先要感谢南开大学历史学院院长陈志强教授。自因翻译《1453——君士坦丁堡的陷落》相识以来,陈教授对我在写作中遇到的疑难一直耐心点拨,并予以热情鼓励,使我有信心完成此书。指文文化独具慧眼确定选题,为作者的工作提供种种便利,令医院骑士团历史著作第一次于国内出版,我在此敬表谢意。撰写过程中,承蒙彭琴华女士拨冗拨冗相助,不仅协助翻译资料,还提供了原创照片,使本书得以按时完稿。最后,作为一名普通高校教师,我还要感谢家人对我长期“不务正业”的理解与包容。

       笔者不自量力撰写《医院骑士团全史》,内容、注释、插图难免有谬误、欠妥之处,还望读者不吝指正。

                                 

 

                                                                                                                             马千

                                                   2016年4月1日


样章试读: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医院骑士团全史》即将上架

2016 / . 04 / . 24

耶路撒冷老城城门

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历史宗教名城耶路撒冷老城现存城墙是在奥斯曼帝国统治时期由苏莱曼大帝下旨在1535-1538年间重建。城墙平均高度约12米,厚2.5米,共有7座开放的主要城门,分别是:新门 、大马士革门、 希律门 、 狮子门、 粪厂门 、 锡安门 、 雅法门。这七座城门保存至今,成为耶路撒冷一道独特的风景。此外,圣城还拥有几座被封闭的城门,其中最著名的为金门。
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历史宗教名城耶路撒冷老城现存城墙是在奥斯曼帝国统治时期由苏莱曼大帝下旨在1535-1538年间重建。城墙平均高度约12米,厚2.5米,共有7座开放的主要城门,分别是:新门 、大马士革门、 希律门 、 狮子门、 粪厂门 、 锡安门 、 雅法门。这七座城门保存至今,成为耶路撒冷一道独特的风景。此外,圣城还拥有几座被封闭的城门,其中最著名的为金门。
大马士革门
大马士革门
耶路撒冷老城城门
雅法门
雅法门
耶路撒冷老城城门
耶路撒冷老城城门
希律门
希律门
耶路撒冷老城城门
狮子门
狮子门
耶路撒冷老城城门
锡安门
锡安门
耶路撒冷老城城门
耶路撒冷老城城门
粪厂门
粪厂门
扩建前的粪厂门
扩建前的粪厂门
新门
新门
金门,被封闭,不开放。
金门,被封闭,不开放。
耶路撒冷老城城门
户勒大门,被封闭。
户勒大门,被封闭。
 耶路撒冷城内的阿拉伯集市
耶路撒冷城内的阿拉伯集市
2016 / . 04 / . 17

我的新作《医院骑士团全史》已定稿

国内第一本中文医院骑士团(马耳他骑士团)全史已经定稿。全书共约37万字,时间从11世纪涵盖至2015年,分为10章,包含约200张插图。



我的新作《医院骑士团全史》已定稿

 

目录(暂定):

 

序言

一,耶路撒冷圣约翰医院骑士团的缘起

二,圣城守护者

三,圣城陷落

四,阿卡风云

五,罗德岛骑士

六,罗德岛大围攻

七,马耳他之鹰

,“海狗”岁月

,医院骑士团的组织结构与军事生活

十,凤凰涅槃



我的新作《医院骑士团全史》已定稿


简介:


 

     医院骑士团(又名圣约翰骑士团、马耳他骑士团),原为以耶路撒冷圣约翰医院为核心、以保护救济朝圣者为目的组建的天主教修道会,随着十字军运动兴起而发展为军事组织,为西方三大骑士团之一,并存续至今。《医院骑士团全史》涵盖了它从11世纪至今900余年的漫长岁月。本书回顾了骑士团的缘起与壮大,介绍了它的组织结构和军事生活,重现了从耶路撒冷、阿卡至罗德岛、马耳他的历次经典战役,还原了杰拉尔德、瓦莱特、卡拉瓦乔等著名人物的音容笑貌。自1798年被迫离开马耳他后,医院骑士团的军事色彩已不断淡化,但它作为古老的国际公益、慈善、医疗组织在现代社会依旧发挥着独特作用,在全世界拥有广泛的影响力。

 

   本书在撰写过程中参考了大量国外相关文献,就单卷本而言,称得上目前内容最详实、涵盖时间最广的医院骑士团史之一,也填补了国内的空白。


   目前此书撰写工作已经完成,已获得书号并进入了后期编辑排版阶段,相信不久后便能与国内读者见面。


我的新作《医院骑士团全史》已定稿

2016 / . 01 / . 27

文艺复兴女画家索福尼斯巴·安圭索拉作品赏

索福尼斯巴·安圭索拉(Sofonisba Anguissola,1532年-1625年),是文艺复兴时期欧洲首位具有国际声望的矫饰主义女画家,曾长期担任西班牙国王腓力二世的宫廷画师(1559-1579)。她出身于意大利克雷莫纳一个贵族家庭,她与5个妹妹中有四人曾学习绘画,安圭索拉早年师从贝尔纳迪诺·坎皮,还曾有幸得到年迈的米开朗基罗的培养和指点。从1559年起她获得了年轻的腓力二世的青睐,受邀前往西班牙为国王作画,长达二十年。
索福尼斯巴·安圭索拉(Sofonisba Anguissola,1532年-1625年),是文艺复兴时期欧洲首位具有国际声望的矫饰主义女画家,曾长期担任西班牙国王腓力二世的宫廷画师(1559-1579)。她出身于意大利克雷莫纳一个贵族家庭,她与5个妹妹中有四人曾学习绘画,安圭索拉早年师从贝尔纳迪诺·坎皮,还曾有幸得到年迈的米开朗基罗的培养和指点。从1559年起她获得了年轻的腓力二世的青睐,受邀前往西班牙为国王作画,长达二十年。
画家的三个妹妹
画家的三个妹妹
画家的父亲与妹妹、弟弟
画家的父亲与妹妹、弟弟
西班牙国王腓力二世
西班牙国王腓力二世
腓力二世之子唐·卡洛斯
腓力二世之子唐·卡洛斯
文艺复兴女画家索福尼斯巴·安圭索拉作品赏
文艺复兴女画家索福尼斯巴·安圭索拉作品赏
文艺复兴女画家索福尼斯巴·安圭索拉作品赏
文艺复兴女画家索福尼斯巴·安圭索拉作品赏
文艺复兴女画家索福尼斯巴·安圭索拉作品赏
文艺复兴女画家索福尼斯巴·安圭索拉作品赏
文艺复兴女画家索福尼斯巴·安圭索拉作品赏
文艺复兴女画家索福尼斯巴·安圭索拉作品赏
2016 / . 01 / . 21

故人

四月的雨夜
树的枝丫铺满天空
用一块蹒跚的花布
载着你的头发  和指甲
却曳不动 那些阵年往事
树洞里幽幽低语
你亲手做的人偶
带来葬在一起
曾经躺在腐坏的麦田
鼹鼠听我们情话
如今只剩老去的尸布
和我为你祭奠

 

 

故人

 


听程璧《春分的夜》,有感,致麻风病患者鲍德温。

2015 / . 12 / . 09

苏丹穆罕穆德二世之死

虽然1480年围攻罗德岛的挫折令苏丹龙颜大怒,但这年冬天穆罕穆德二世身体微恙,一直在伊斯坦布尔的皇宫中静养(也就是在这期间,真蒂莱·贝利尼创作了那幅著名的苏丹肖像画)。苏丹的刚强的个性不允许失败,来年春季,人们惊奇地发现,在首都对面的安纳托利亚海岸竟升起了穆罕穆德二世的马尾旗——按照传统,这意味着奥斯曼帝国即将对亚洲用兵。穆罕穆德二世很快再次下令动员整个帝国的军事力量,为了保守机密,关于出征的目标,他甚至对自己的宠臣也守口如瓶。1481年4月,奥斯曼大军已整装待发,苏丹亲自来到盖布泽(Gebze,位于小亚细亚西北,距离伊斯坦布尔约30公里)附近的军营,准备御驾亲征。然而,5月1日,一阵强烈的腹痛突然袭击了他。苏丹的波斯御医哈米德丁(Hamiduddin)被召唤至帐中为他诊治,但随后的两天中,穆罕穆德的病情不但未见好转,反而不断恶化。大臣们终于想起了意大利老御医马埃斯特罗·雅各布(Maestro Iacopo)。当他为主公做完检查后,却心情沉重地向朝臣们表示,由于先前哈米德丁的误诊(雅各布含蓄地称哈米德丁开出了“错误”的药方),他已经无力回天了。很快,穆罕穆德二世便感到了腹部极其强烈的绞痛(一般认为是哈米德丁的药物导致了苏丹的急性肠梗阻),他在痛苦中于5月3日病逝,享年49岁。一位意大利密使在向国内通报苏丹的死讯时留下了一句名言:“雄鹰已逝!”(La grande aquila è morta!)在基督教世界,人们无不奔走相告,城市鸣放着礼炮,教堂的钟声经久不息。罗马教皇西斯克特四世为此亲自主持了一场盛大的庆典,以感谢上帝的眷顾。医院骑士团原本正为传说中穆罕穆德二世的复仇惴惴不安,此时也终于如释重负。盖迪克·艾哈迈德帕夏返回首都,参与了两位王子争夺大位的斗争,几乎遭到遗弃的奥特朗托奥斯曼守军在同年5月被那不勒斯王国太子阿方索(Alfonso of Aragon,1448-1495)率领的十字军团团围住,不得不签署城下之盟,撤往阿尔巴尼亚。穆罕穆德二世生前征服罗马的夙愿,就此彻底沦为泡影。
 苏丹穆罕穆德二世之死

穆罕穆德二世

穆罕穆德的死至今仍是个未解之谜。从他的症状上看,似乎是遭到了毒害。御医哈米德丁显然最具嫌疑,四年后他在埃迪尔内暴毙,人们传言他是被新任苏丹巴耶济德二世赐死的。过去威尼斯人曾经多次尝试暗杀穆罕穆德二世,但均未得手。1481年苏丹的蹊跷离世应该并非威尼斯人的手笔,幕后的黑手更像来自于土耳其宫廷之中。穆罕穆德二世膝下有两位王子——巴耶济德与杰姆(他的长子多年前因犯罪已经被苏丹处死),生前他尚未公开立储,不过人们一般相信苏丹更偏爱幼子杰姆。因为杰姆勇武善战,俨然是青年时代穆罕穆德的翻版;而巴耶济德则显得过于老成持重。苏丹分别委任两位王子为阿马西亚、卡拉曼总督,以此对外昭示公平,但王子们对父亲的偏好其实了然于胸。虽然欧洲人更相信穆罕穆德未竟的远征是针对罗德岛医院骑士团,但土耳其国内的传言却说,苏丹此番讨伐的目标竟是王子巴耶济德治下的阿马西亚。早在4月上旬,巴耶济德就从伊斯坦布尔接到密报,大维齐卡拉曼尼·穆罕穆德(Karamani Mehmed)正在竭力游说苏丹册立杰姆为储君,因此,当父亲患病后,他买通御医孤注一掷,似乎也“合情合理”。但随着哈米德丁之死,穆罕穆德二世的驾崩也随即成为了一桩永远的历史悬案。

苏丹穆罕穆德二世之死

巴耶济德二世


卡拉曼尼·穆罕穆德利用自己的权力,对政府和军队隐瞒了苏丹的死讯,同时秘密派出使节通知杰姆火速返回首都即位。杰姆不仅早前得到了父亲的青睐,而且获得了大批土耳其贵族的拥护;但巴耶济德在德米舍梅新贵中不乏拥趸,最关键的是,卡皮库鲁禁军(尤其是土耳其新军)心系于他。双方可谓势均力敌。然而,穆罕穆德二世多年的穷兵黩武已经让臣民身心俱疲,人心向背才是两位王子决胜的关键砝码。民众素来听闻杰姆尚武好斗,唯恐他的登基会出现又一位“征服者”,相反,巴耶济德却具备谦和温良的品质,于是他渐渐赢得了民心。土耳其新军在首都发觉主人已经去世,便将满腔怒火发泄在欺骗他们的大维齐身上。混乱之下,卡拉曼尼·穆罕穆德最终身首异处,暴动的新军洗劫了伊斯坦布尔的犹太人和基督徒社区,同时派员迎接巴耶济德即位。而之前大维齐派出的信使均遭到了巴耶济德支持者的逮捕。1481年5月21日,巴耶济德顺利成为了新一任苏丹,即巴耶济德二世。

苏丹穆罕穆德二世之死

杰姆王子


由于禁军的干预,杰姆失去了眼看到手的皇位,不甘失败的他在一周后于布尔萨自行宣布为安纳托利亚的苏丹,与兄长分庭抗礼。原本他建议与巴耶济德平分帝国,但后者在盖迪克·艾哈迈德帕夏的鼓励之下,决心维护帝国的统一。6月20日,两位兄弟最终兵戎相见,巴耶济德掌握的禁卫军在士气和素质上压倒了对手,杰姆与其残部不得不流亡马穆鲁克王朝。虽然遭遇了惨败,但杰姆对帝位的要求并未停歇,流亡生涯中他一直图谋东山再起,从而成为令巴耶济德二世夜不能寐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来年6月,杰姆在马穆鲁克扶持下组建的远征军一度进逼安卡拉,但旋即再度被巴耶济德挫败。走投无路的杰姆竟向医院骑士团大团长皮埃尔·德·欧比松提出了避难的请求,欧比松很快派出海军将杰姆迎回罗德岛,他甚至为奥斯曼王子举行了隆重的宴会,二人在酒席上言笑甚欢(在博德鲁姆城堡,至今还收藏着展现大团长宴请杰姆王子的画作),稍后,杰姆向欧比松承诺,一旦夺回王位,将赋予医院骑士团一系列贸易特权,并提供150000金币作为谢礼。不过,大团长并非真心援助杰姆复辟。他仔细对比权衡了两位奥斯曼王子的个性与特长——如果将杰姆放虎归山他恐怕会成为骑士团的心腹之患;而巴耶济德厌恶暴力,他的爱好是兴建华美的清真寺而非东征西讨,因此骑士团反倒有可能与他谋求和谐共存之道。杰姆是皮埃尔·德·欧比松手上的一根筹码,随时可用于交换骑士团亟需的利益。很快,巴耶济德便听闻了弟弟投奔奥斯曼帝国宿敌的消息。鉴于两年前出兵罗德岛的前车之鉴,他并不愿兴师问罪,而是派出密使向大团长表示,只要将杰姆驱逐,苏丹便会为罗德岛骑士提供一笔丰厚的谢礼,同时也将与骑士团化干戈为玉帛。欧比松立即抓住了这一千载难逢的机会,1482年9月1日,杰姆被礼送出境,流亡法国(他去世于1495年,可能是巴耶济德派人投毒的结果)。当年年底,奥斯曼帝国与医院骑士团正式缔结和约,为了表示感谢与尊重,巴耶济德二世向医院骑士团支付了45000达克特,其中的10000用于修复罗德港受损的城墙,其余35000则作为骑士团保护下杰姆的年金(前提是保证杰姆不得从事反对兄长的阴谋)。两年后,苏丹甚至赠给了医院骑士团两件宗教圣物:施洗者约翰的右臂以及耶稣的荆棘冠(显然为昔日从拜占庭帝国获得的战利品)。对比昔日骑士团曾不得不对穆罕穆德二世“纳贡”,这不啻于伟大的外交胜利。在皮埃尔·德·欧比松的努力下,医院骑士团终于赢得了休养生息的时间。

来自我撰写中的《医院骑士团全史》


苏丹穆罕穆德二世之死

2015 / . 11 / . 21

医院骑士团时期罗德市的城防系统

当医院骑士团大团长富尔克·德·维拉雷的部队1306年初次登上罗德岛时,这还仅仅是一座略显凋敝、人口稀少的岛屿,罗德市的建筑也颇为寒酸,甚至有些破败。但经过几代大团长的励精图治,至14世纪末,罗德岛已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罗德市也焕然一新,医院骑士团的建筑,在华丽雄壮方面,远远超乎以往。过去的拜占庭帝国留下的总督府,被骑士团改建为了规模宏大的大团长宫。而拥有城墙的罗德市内城,几乎完全被医院骑士团占用,成为了他们的总部和修道院区(普通市民聚居于外城)。大团长宫位于罗德市内西北,旁边是骑士团的主教堂座——圣约翰教堂,以它为起点,贯通东西的是著名的“骑士大街”(现代名为Ipoton),街道两旁鳞次栉比的是骑士团的各种专属建筑,街道东部尽头则矗立着骑士团总医院(现为罗德岛考古博物馆)。东北角海港区还建有骑士团的兵工厂。由于医院骑士团自1301年以后,在行政上被正式划分为7大语言区,因此每个语言区在罗德市都设有自己的总部(通常被称作“客栈”,但实际上不仅用于招待本语言区骑士,也是他们聚会、社交、商议军政大事的场所。它们大部分位于骑士大街两旁,这也是后者得名的原因)。不过仍然有不少骑士购买了私宅,仅在聚会时才列席团部。为了方便不同国籍的骑士守城,罗德市的城墙也被大致均匀地分为了七段,每段对应不同的语言区。城墙、城楼均得到了翻新、重建和扩建,以应对海陆两个方向潜在的威胁。城外还横亘着宽50英尺,深30英尺的护城河。

医院骑士团时期罗德市的城防系统

医院骑士团时期罗德市的城防系统

 
 


                                           罗德市大团长宫

医院骑士团时期罗德市的城防系统 
 

医院骑士团时期罗德市的城防系统
                                  罗德市医院骑士团总医院

医院骑士团时期罗德市的城防系统
 

                                     罗德市外的护城河

 
 医院骑士团时期罗德市的城防系统


                                       罗德港海墙



由于安全形势日渐恶化,进入15世纪,医院骑士团更加注重修建、加固罗德岛的城防系统。其实早在拜占庭统治时期,罗德港的要塞工事便已初具规模。在此基础上,第一个大规模对罗德港进行改建的大团长为埃利翁·德·维尔纳夫,他将城市北部的拜占庭内城整饰一新,并重建了城墙(迄今这部分城墙上还镌刻着他的纹章)。而迪厄多内·德·冈佐则重修了罗德市码头以及防御它的海墙,稍后胡安·费尔南德斯·埃雷迪亚进一步加固了它。15世纪初,菲利贝尔·德·奈拉克斥重金在城市西北角修建了一座雄伟的塔楼(被称作奈拉克塔),以它为起点,骑士团架设了一条与君士坦丁堡金角湾类似的“海链”,当面临外敌入侵时,硕大的铁链从水面升起,从而阻断敌人舰队的通路。虽然这座塔楼在19世纪的地震中已经倒塌,但海链的遗迹至今尚存。从此,罗德港的海上防御便大大增强了。

 
 

 

医院骑士团时期罗德市的城防系统 
医院骑士团时期罗德市的城防系统 

  罗德港奈拉克塔遗址(仅剩基座),下图为将它与城墙连接的石桥


安东尼奥·弗拉维安·德·里维埃任内发生了塞浦路斯危机(马穆鲁克王朝入侵该岛),科洛西城堡的灾难令骑士团上下颇受触动。与菲利贝尔重视海防相比,安东尼奥更倾向于加强罗德市陆上的工事。三座对罗德市城防至关重要的塔楼——圣阿萨纳西奥斯塔、圣约翰塔及圣乔治塔均由他主持兴建,并且,罗德市的双层陆墙也大致在这一时期完工,其内墙高于外墙,并辅以高耸的城楼,显然,安东尼奥借鉴了君士坦丁堡伟大的狄奥多西城墙的构造。由于他的出身,这一时期的罗德岛城防建设也开始具有了某种阿拉贡-葡萄牙风格。而最有代表性的是在主城墙以外修筑的若干独立塔楼,中间以狭窄的石桥与城墙连接——即使它们不幸陷入敌手,守军也能很快切断其与城墙的联系,使防线没有全面崩溃之虞。此外,随着火炮的兴起,骑士团在要塞体系中也开始做出相应的改良,在安东尼奥主持下,他们逐渐以圆形塔楼取代了传统的方形塔楼,并在城墙上预留出火炮射击口(最早于1421-1437年间出现在圣乔治塔及周边工事)。让·德·拉斯蒂克(Jean de Lastic,1437-1454年在位)即位后则首先将注意力投向大团长宫区域。为了巩固这一要冲之地的防御,他在北部城墙修建了棱堡,安放大炮,并完成了圣安东尼门。随后,他又着手加强了罗德市德语区、英语区和奥弗涅语区的城防,1442年,在马穆鲁克人大举入侵的前夕,圣母玛利亚塔也宣告完工。

医院骑士团时期罗德市的城防系统 
 

                                  大团长宫附近城墙上的大炮

出身西班牙的大团长彼罗·雷蒙多·扎科斯塔即位3年后,奥斯曼苏丹穆罕穆德二世突然提出希望医院骑士团增加贡金,此举遭到了骑士团上下的一致拒绝。为此,他们与奥斯曼帝国的关系重新趋于紧张。扎科斯塔统治期间有两大功绩,其一是将骑士团的语言区正式划分为8个,并进行了明确分工:普罗旺斯语区产生大司令官,奥弗涅语区元帅,法语区医师长,意大利语区海军司令,卡斯蒂利亚-葡萄牙语区书记长,阿拉贡-纳瓦拉语区(习惯上仍称作西班牙语区)制衣官,英格兰区土科波利尔,德语区大行政官(the grand bailiff)。这一时期由于海上战事的频繁发生,海军司令的地位大大提高,最终得以与执掌陆军的元帅并驾齐驱。骑士团的军事工业也有所进步,罗德港内的兵工厂有能力维修甚至建造战舰,不过通常骑士团还是倾向于在热那亚或者马赛订购舰船。扎科斯塔的第二大功绩是于1464年主持修建了圣尼古拉斯堡。它位于罗德市北部港口区,以一条狭长石道与城区相连,设计上充分汲取了1444年抵御马穆鲁克入侵时的经验教训,它包含一座高耸的巨型环装塔楼,下部则是多边形棱堡,棱堡上部署了两列火炮射击口,火力强大,坚如磐石。这座堡垒造价不菲,为此,勃艮第公爵好人腓力特意赞助了12000金币。圣尼古拉斯堡在1467年落成,它的完工极大增强了港口区的防御纵深,在未来抵御奥斯曼人入侵的战役中将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大约同一时期,骑士团在奈拉克塔的对面兴建了“风车塔”(或称“法国塔”),两者遥相呼应,令港区入口处的防御也趋于完备。

医院骑士团时期罗德市的城防系统
 

                                                       圣尼古拉斯堡

当皮埃尔·德·欧比松(Pierre d'Aubusson,1476-1503年在位)于1476年接任医院骑士团大团长时,罗德岛已是一片山雨欲来的迹象。罗德港的要塞建设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按照传统,某任大团长在位时动工的建筑和工事,往往会镌刻其纹章以示纪念,而迄今罗德市老城古建筑中,皮埃尔·德·欧比松留下的纹章竟超过了50处。他大大加宽了罗德市主城墙,使其平均厚度达到了5米(个别地段甚至达12米),并且为架设火炮预留了空间。皮埃尔进一步改造了罗德市护城河,为它增建了一道外护墙(Counterscarp)。主城墙外的堡垒也进行了改进,升级为了多边形棱堡,对重型火炮具有更好的抵抗力。由于骑士团人力紧张,为了缩短战线,他还下令封堵了部分不常用的城门,并强化加固其余的城门(例如,在水兵门上,不仅刻有他的纹章,还有以下一段文字:“皮埃尔·德·欧比松,罗德大团长,1478年修建此门” )皮埃尔·德·欧比松的以上工作收到了成效,他也成为医院骑士团成功击退1480年奥斯曼帝入侵的最大功臣。

 
 

 医院骑士团时期罗德市的城防系统

医院骑士团时期罗德市的城防系统 
 

                                        水兵门上大团长的纹章


在罗德岛上的终老最后一任医院骑士团大团长法布里齐奥·德尔·卡雷托(Fabrizio del Carretto)出生于意大利,父亲是菲纳莱(Finale )侯爵,母亲是热那亚执政官(doge,或称“总督”)之女。在任期间,他于意大利城墙外修建了一座雄伟的半圆形堡垒,以增强对围城者侧翼的打击能力。同时,他还修改了胸墙的形状,以便于配置火炮射击。此外,陆墙的厚度也再次增加。不过,尽管为固守罗德港竭尽所能,1522年医院骑士团还是未能挫败苏莱曼大帝发起的新一轮围攻。在令奥斯曼人付出巨大伤亡后,无以为继的骑士团最终通过谈判,体面地撤出了罗德岛。罗德岛200余年的医院骑士团统治随之落幕。但他们留下的城墙、要塞和各类建筑,经历了数百年风吹雨打,保存至今,成为世界文化遗产罗德老城的重要组成部分,每年吸引了大量慕名而来的各国游客。

医院骑士团时期罗德市的城防系统

法布里齐奥·德尔·卡雷托修建的意大利堡


医院骑士团时期罗德市的城防系统

圣约翰门


医院骑士团时期罗德市的城防系统

医院骑士团兵工厂


医院骑士团时期罗德市的城防系统
兵工厂门


医院骑士团时期罗德市的城防系统
凯瑟琳门


医院骑士团时期罗德市的城防系统
圣保罗门


医院骑士团时期罗德市的城防系统

圣乔治棱堡一角


医院骑士团时期罗德市的城防系统
自由门


医院骑士团时期罗德市的城防系统
圣母门


医院骑士团时期罗德市的城防系统
阿卡迪亚门


医院骑士团时期罗德市的城防系统
阿纳尔多门


医院骑士团时期罗德市的城防系统
圣乔瓦尼门

医院骑士团时期罗德市的城防系统

医院骑士团时期罗德市的城防系统

安布瓦兹门,由大团长埃默里·德·安布瓦兹而得名
医院骑士团时期罗德市的城防系统

英语区城墙


医院骑士团时期罗德市的城防系统

西班牙语区城墙


医院骑士团时期罗德市的城防系统

1480年罗德港城防图


医院骑士团时期罗德市的城防系统

1522年罗德港城防图


医院骑士团时期罗德市的城防系统

1480年代的罗德港

2015 / . 11 / . 08

希腊克里特岛独立运动圣地——阿卡迪修道院

阿卡迪修道院(Arkadi Monastery)是一座位于希腊克里特岛罗希姆诺市附近的一座古老东正教修道院。现有建筑始建于16世纪威尼斯统治克里特岛时期,受意大利影响,具有巴洛克式风格。阿卡迪修道院很快成为了克里特岛科学、艺术、文化的中心之一,拥有自己的学校和图书馆;同时,修道院高墙环绕,防守严密,亦是一座坚固的堡垒。

希腊克里特岛独立运动圣地——阿卡迪修道院



1669年,经过20多年艰苦拉锯,奥斯曼帝国终于占领了克里特全岛,岛民变换了主人,不过由于奥斯曼人奉行的米勒特自治制度,希腊东正教徒的待遇与天主教威尼斯统治时期相比,并未恶化,甚至还有一定改善。但19世纪初希腊独立运动的成功给了克里特岛人巨大的鼓舞(当时岛上人口中,希腊东正教徒人数对比穆斯林,仍占绝对优势,出于人心向背,他们普遍希望与新成立的希腊王国统一),但战争结束后的条约却规定,克里特岛依旧由奥斯曼帝国统治。不过,矛盾已经开始逐步激化。

希腊克里特岛独立运动圣地——阿卡迪修道院

1861年克里特岛基督徒与穆斯林的分布,蓝色为基督徒占优



1856年巴黎和约规定,奥斯曼帝国境内的基督徒享有与穆斯林同等待遇。然而对这项政策,克里特岛执政当局却阳奉阴违,政府甚至继续对岛上基督徒开设新的赋税并实施宵禁,这就激起了广泛的民怨。雪上加霜的是,克里特岛总督海基姆帕夏又不合时宜地插手岛上的东正教事务,甚至下令逮捕了一批桀骜不驯的教士,这便触怒了东正教修士群体。
1866年春,大批民众开始秘密结社,商议对策与出路。他们向奥斯曼帝国及欧洲列强领事发出了陈情书,要求改善待遇;同时,也做了武装起义的准备。而罗希姆诺地区的义军领袖则由德高望重的阿卡迪修道院长加布里埃尔(Gabriel Marinakis)担任。

希腊克里特岛独立运动圣地——阿卡迪修道院



作为回应,海基姆帕夏决定以武力镇压这批叛乱者。同年7月,他正式派出了军队去抓捕叛乱领导人,不过他们幸运地提前得到消息,让土耳其士兵扑了空。9月,海基姆帕夏再次发出威胁,声称如果叛乱者不表示臣服,就要摧毁修道院。同月,一名希腊军官帕诺斯(Panos Koronaios)登陆克里特,并成为义军的军事领袖。勘察地形后,他认为修道院不足以坚守,建议主动放弃,但这遭到了修士团的强烈反对,最终,另一位希腊志愿军官约安尼斯(Ioannis Dimakopoulos)接替了他的职务。起义军开始加固阿卡迪修道院的防御工事。随着形势愈发紧张,大批难民也涌入了修道院。至当年11月,修道院内共有964人,其中325名男子(259人拥有武装),其余皆是妇孺。

希腊克里特岛独立运动圣地——阿卡迪修道院



11月7日夜,奉命平叛的穆斯塔法帕夏的部队(其中部分援军来自埃及)终于抵达了阿卡迪修道院。第二天拂晓,这支由15000人和30门火炮组成的劲旅正式发起了围攻。具体指挥战役的将领苏莱曼给予了修道院守军最后一次投降的机会,虽然敌我悬殊,但希腊人回应他的唯有一阵密集的枪声。随后,这场血腥的战斗便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第一天的战事土耳其人遭受了惨重的伤亡,因为修道院守军依托高墙向裸露在旷野的土军频频射击,几乎弹无虚发。为了扭转不利局面,当夜暂停进攻后,土耳其人调来了两门重炮,并架设了炮兵阵地。而与此同时,希腊守军也决心向岛内的其他友军求援,两名志愿者化妆为穆斯林趁着夜色逃出修道院,但他们带回了让人绝望的消息,因为周围的道路完全被土军封锁了。
第二天,在重炮的轰击下,土耳其人终于突破了大门和城墙。战事转入了巷战,但熟悉地形的守军甚至给土耳其人带来了更大的伤亡。双方进入了白刃战。不过,由于兵力上的巨大劣势,胜利的天平已经开始向奥斯曼帝国倾斜。经过一天鏖战,希腊人伤亡过大,残部不得不退向妇孺藏身的弹药库。土耳其人已经将这里包围得水泄不通。约安尼斯和加布里埃尔(一说在第一天战斗中便阵亡了)最终决定玉石俱焚,他们引燃了火药桶,在巨大的爆炸中,大部分难民和相当数量的土耳其士兵,同归于尽。

希腊克里特岛独立运动圣地——阿卡迪修道院



阿卡迪修道院之战,964名希腊人中,阵亡了800多人,幸存者大部被俘,仅有数人突围而出。而土耳其方面的伤亡,据说达到了1500人之多。而在这场战斗中,一部分来自埃及的科普特基督教士兵因拒绝与希腊基督徒作战,最终,全数遭到了处决。至于希腊俘虏,其中的妇女儿童在被关押一周后,得到了释放,男人则被关押了一年,最终在俄国领事的调停下,得到了赦免。

虽然土耳其官方认为阿卡迪修道院是一场值得载入史册的大胜,并进行了各种庆祝,但战场的惨况,尤其是守军自爆弹药库的悲剧,通过美国领事威廉·斯蒂尔曼(William James Stillman,也是一名新闻记者和摄影师)的报道传遍了世界。国际舆论普遍同情克里特人的遭遇,并谴责奥斯曼帝国的暴行。大批来自欧洲的志愿者也来到克里特岛支援当地人的武装斗争。不过土耳其政府无法承受丢失克里特这一恶果,大维齐阿里帕夏亲自坐镇平叛,在他的指挥下,土耳其军队采用步步紧逼,各个击破的策略,经过约两年战斗,终于大体镇压了克里特岛的起义。不过,大维齐对克里特人的抵抗决心也不敢怠慢,在大棒之外,他也通过立法,进一步保证了当地基督徒的平等权利,废除了一些民愤极大的苛政,从而使土耳其的统治又维持了三十余年。

尽管阿卡迪修道院的起事并未成功,但它荡气回肠的过程与悲壮的结局足以载入史册,今天的阿卡迪修道院已成为克里特岛的历史名胜,并被作为纪念克里特人独立的圣地而吸引了大批游客。

希腊克里特岛独立运动圣地——阿卡迪修道院

镇压克里特岛起义的阿里帕夏


希腊克里特岛独立运动圣地——阿卡迪修道院

希腊克里特岛独立运动圣地——阿卡迪修道院

希腊克里特岛独立运动圣地——阿卡迪修道院

希腊克里特岛独立运动圣地——阿卡迪修道院

希腊克里特岛独立运动圣地——阿卡迪修道院

希腊克里特岛独立运动圣地——阿卡迪修道院

弹药库遗址

希腊克里特岛独立运动圣地——阿卡迪修道院

部分起义殉难者的骸骨

2015 / . 11 / . 04

尼德兰画家韦登作品赏

韦登(Rogier van der Weyden,1399-1464),尼德兰画家,流传至今的画作以宗教三联画和双折画居多,尤其擅长人物肖像画。他在15世纪颇有名气,作品不仅在尼德兰、勃艮第、法国很受推崇,还被传播至西班牙、意大利。很多王公贵族都是他的拥趸,包括著名的勃艮第公爵好人腓力(腓力三世)。图为画家画像
韦登(Rogier van der Weyden,1399-1464),尼德兰画家,流传至今的画作以宗教三联画和双折画居多,尤其擅长人物肖像画。他在15世纪颇有名气,作品不仅在尼德兰、勃艮第、法国很受推崇,还被传播至西班牙、意大利。很多王公贵族都是他的拥趸,包括著名的勃艮第公爵好人腓力(腓力三世)。图为画家画像
尼德兰画家韦登作品赏
尼德兰画家韦登作品赏
尼德兰画家韦登作品赏
尼德兰画家韦登作品赏
尼德兰画家韦登作品赏
尼德兰画家韦登作品赏
尼德兰画家韦登作品赏
尼德兰画家韦登作品赏
尼德兰画家韦登作品赏
腓力三世
腓力三世
尼德兰画家韦登作品赏
尼德兰画家韦登作品赏
尼德兰画家韦登作品赏
2015 / . 10 / . 30

利比亚世界文化遗产古达米斯

古达米斯(英语:Ghadames 阿拉伯语:)是利比亚西部的一座绿洲城镇,坐落于的黎波里西南方549公里处,属纳卢特省管辖。它属于典型的沙漠气候,夏季漫长,最高平均日气温可达41度,冬季最低平均气温也达到了16度,年平均降雨量仅有33毫米。目前常住人口约1万,大部分为柏柏尔人。
古达米斯(英语:Ghadames 阿拉伯语:)是利比亚西部的一座绿洲城镇,坐落于的黎波里西南方549公里处,属纳卢特省管辖。它属于典型的沙漠气候,夏季漫长,最高平均日气温可达41度,冬季最低平均气温也达到了16度,年平均降雨量仅有33毫米。目前常住人口约1万,大部分为柏柏尔人。
虽然气候炎热干燥,但古达米斯附近有一处撒哈拉沙漠的重要水源,是历史悠久的绿洲,据考古发掘,在公元前4世纪便有人定居。公元前一世纪罗马皇帝奥古斯都统治时期,罗马总督卢修斯·科尔内留斯·巴尔布(Lucius Cornelius Balbus)入侵该城,使古达米斯第一次见诸史籍。塞维鲁统治时期,由于古达米斯重要的战略价值,罗马帝国在此永久驻军,据说皇帝甚至亲自造访该地。但在帝国的3世纪危机中,它又被迫遭到放弃。
虽然气候炎热干燥,但古达米斯附近有一处撒哈拉沙漠的重要水源,是历史悠久的绿洲,据考古发掘,在公元前4世纪便有人定居。公元前一世纪罗马皇帝奥古斯都统治时期,罗马总督卢修斯·科尔内留斯·巴尔布(Lucius Cornelius Balbus)入侵该城,使古达米斯第一次见诸史籍。塞维鲁统治时期,由于古达米斯重要的战略价值,罗马帝国在此永久驻军,据说皇帝甚至亲自造访该地。但在帝国的3世纪危机中,它又被迫遭到放弃。
6世纪,在拜占庭帝国统治下,古达米斯拥有自己的主教,并且是撒哈拉沙漠中基督教的中心城镇之一。7世纪随着穆斯林的到来,当地居民很快又皈依了伊斯兰教,并延续至今。古达米斯在持续上千年的跨撒哈拉贸易中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一度十分繁荣,并留下了大量古迹。但随着19世纪这条商路的衰落,古达米斯也随之萧条。
6世纪,在拜占庭帝国统治下,古达米斯拥有自己的主教,并且是撒哈拉沙漠中基督教的中心城镇之一。7世纪随着穆斯林的到来,当地居民很快又皈依了伊斯兰教,并延续至今。古达米斯在持续上千年的跨撒哈拉贸易中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一度十分繁荣,并留下了大量古迹。但随着19世纪这条商路的衰落,古达米斯也随之萧条。
老城的公共游泳池
老城的公共游泳池
1970年代利比亚政府在古城以外修筑了新城,居民大多搬入了现代化的新居。但每当炎炎夏日到来,居民们往往又会迁回老城居住,因为老城的建筑由于构造巧妙,在夏天更加凉爽。1986年,它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世界文化遗产。
利比亚内战时期,该城也被迫卷入冲突中,所幸对古迹破坏并不严重。今天它是利比亚的旅游胜地之一。
1970年代利比亚政府在古城以外修筑了新城,居民大多搬入了现代化的新居。但每当炎炎夏日到来,居民们往往又会迁回老城居住,因为老城的建筑由于构造巧妙,在夏天更加凉爽。1986年,它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世界文化遗产。 利比亚内战时期,该城也被迫卷入冲突中,所幸对古迹破坏并不严重。今天它是利比亚的旅游胜地之一。
利比亚世界文化遗产古达米斯
利比亚世界文化遗产古达米斯
利比亚世界文化遗产古达米斯
利比亚世界文化遗产古达米斯
利比亚世界文化遗产古达米斯
2015 / . 10 / . 24

法国沙特尔圣母主教座堂

沙特尔圣母主教座堂(法语:Cathédrale Notre-Dame de Chartres)位于法国巴黎西南约70公里处的沙特尔市。据传圣母马利亚曾在此显灵,并保存了马利亚曾穿着的圣衣,沙特尔因此成为西欧重要的天主教圣母朝圣地之一。1979年10月26日世界遗产委员会第3届会议起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沙特尔圣母主教座堂(法语:Cathédrale Notre-Dame de Chartres)位于法国巴黎西南约70公里处的沙特尔市。据传圣母马利亚曾在此显灵,并保存了马利亚曾穿着的圣衣,沙特尔因此成为西欧重要的天主教圣母朝圣地之一。1979年10月26日世界遗产委员会第3届会议起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法国沙特尔圣母主教座堂
法国沙特尔圣母主教座堂
法国沙特尔圣母主教座堂
法国沙特尔圣母主教座堂
法国沙特尔圣母主教座堂
法国沙特尔圣母主教座堂
法国沙特尔圣母主教座堂
法国沙特尔圣母主教座堂
法国沙特尔圣母主教座堂
法国沙特尔圣母主教座堂
法国沙特尔圣母主教座堂
法国沙特尔圣母主教座堂
法国沙特尔圣母主教座堂
法国沙特尔圣母主教座堂
法国沙特尔圣母主教座堂
法国沙特尔圣母主教座堂
法国沙特尔圣母主教座堂
法国沙特尔圣母主教座堂
法国沙特尔圣母主教座堂
2015 / . 10 / . 14

荷兰军官贝尔纳德笔下的19世纪罗德岛古迹与风光

贝尔纳德·罗捷(Bernard Rottiers,1771-1857),佛兰德-荷兰上校,古物收藏家。1824年国家古迹博物馆请求贝尔纳德·罗捷再度前往希腊为自己寻觅古董,但因为希腊独立战争的爆发,他无法安心从事考古挖掘,不得已转而前往相对平静的罗德岛。贝尔纳德在岛上生活了整整6个月,醉心于当地绮丽的风光,颇有些乐不思蜀。他并没有将主要精力放在寻宝上,反而留下了关于岛上古迹、建筑和风光的大量画作。这批画作于1828年被整理成书出版,是为Monumens de Rhodes
贝尔纳德·罗捷(Bernard Rottiers,1771-1857),佛兰德-荷兰上校,古物收藏家。1824年国家古迹博物馆请求贝尔纳德·罗捷再度前往希腊为自己寻觅古董,但因为希腊独立战争的爆发,他无法安心从事考古挖掘,不得已转而前往相对平静的罗德岛。贝尔纳德在岛上生活了整整6个月,醉心于当地绮丽的风光,颇有些乐不思蜀。他并没有将主要精力放在寻宝上,反而留下了关于岛上古迹、建筑和风光的大量画作。这批画作于1828年被整理成书出版,是为Monumens de Rhodes
荷兰军官贝尔纳德笔下的19世纪罗德岛古迹与风光
罗德岛巨像想象图
罗德岛巨像想象图
荷兰军官贝尔纳德笔下的19世纪罗德岛古迹与风光
荷兰军官贝尔纳德笔下的19世纪罗德岛古迹与风光
荷兰军官贝尔纳德笔下的19世纪罗德岛古迹与风光
医院骑士团医院廊柱
医院骑士团医院廊柱
苏莱曼公共浴室更衣室
苏莱曼公共浴室更衣室
荷兰军官贝尔纳德笔下的19世纪罗德岛古迹与风光
圣尼古拉斯城堡
圣尼古拉斯城堡
荷兰军官贝尔纳德笔下的19世纪罗德岛古迹与风光
荷兰军官贝尔纳德笔下的19世纪罗德岛古迹与风光
圣约翰门
圣约翰门
圣约翰教堂内部
圣约翰教堂内部
荷兰军官贝尔纳德笔下的19世纪罗德岛古迹与风光
大团长Robert de Julliac之墓
大团长Robert de Julliac之墓
骑士大街
骑士大街
罗德市城墙
罗德市城墙
圣司提反教堂遗址
圣司提反教堂遗址
荷兰军官贝尔纳德笔下的19世纪罗德岛古迹与风光
2015 / . 10 / . 09

医院骑士团历史上首位被部下围攻的大团长富尔克·德·维拉雷

富尔克·德·维拉雷(Foulques de Villaret,在位时间1305-1319年)出生于法国朗格多克-鲁西永地区,其叔父尧姆·德·维拉雷(Guillaume de Villaret,在位时间1296-1305年)为医院骑士团24任大团长。在叔父的提拔下,富尔克在医院骑士团内晋升迅速,1299年被任命为海军司令,1303年成为副团长,1305年尧姆死后,他正式接任大团长。

医院骑士团历史上首位被部下围攻的大团长富尔克·德·维拉雷

富尔克·德·维拉雷在医院骑士团200年的历史中算是个另类。此前的大团长虽然位高权重,但通常还是依靠其幕僚共同统治,权力亦受到骑士团议会的制衡;但富尔克追求一言九鼎,喜欢独断专行,更像一位东方式的君主。在14世纪初的乱世,骑士团的确需要一位强力的领导人,但这也为他招来了不少非议与嫉恨。

在富尔克的领导之下,经过漫长围攻(1306-1310),医院骑士团成功夺取了罗德岛,并以此为自己的新总部所在地(因此也被称作罗德岛骑士团),从而避免了圣殿骑士团的厄运。不仅如此,富尔克·德·维拉雷继续带领部下开疆拓土,短短数年中,医院骑士团的领土北至莱罗斯岛(Leros),南至卡斯特洛里佐岛(Castellorizo),事实上控制了十二群岛中的大部,甚至在小亚细亚西南海岸也建立了据点(在那里他们的主要对手是突厥人的门特瑟酋长国)。虽然罗德岛最为引人瞩目,但其余小岛也不乏价值。例如,尼西罗斯岛(Nisyros)的特产是斑岩(一种坚固的建筑材料),莱罗斯岛盛产大理石;锡米岛(Symi)则以美酒和海绵驰名,同时它还拥有整个十二群岛中最熟练的造船工人……

医院骑士团历史上首位被部下围攻的大团长富尔克·德·维拉雷

可惜好景不长,最初的危机渡过之后,富尔克的刚愎自用开始越来越令团友们难以忍受。终于,长期的不满酿成了医院骑士团历史上空前的内乱——1317年,竟有一批骑士尝试暗杀他们的大团长。阴谋败露后,富尔克·德·维拉雷仓皇出逃至罗德岛东部的林都斯(Lindos)城堡避难。但骑士们不愿善罢甘休,他们很快赶来将城堡包围得水泄不通。对峙期间,叛乱者甚至选举出自己的团长莫里斯(Maurice de Pagnac),于是医院骑士团在两个世纪中首次同时出现了两位大团长。


医院骑士团历史上首位被部下围攻的大团长富尔克·德·维拉雷

最终,骑士团的内部分裂导致了教皇亲自出面干预。他将两位大团长一齐招至阿维尼翁。教皇不能认可通过叛乱上台的,勒令他放弃权力并强调了富尔克的合法性。但他也认识到富尔克已经完全失去了民心,旋即劝说他体面地退位。最终医院骑士团选举出此前普罗旺斯的分团长Helion接替富尔克之位。

 

原本教皇安排富尔克担任某地的骑士团分团长,然而后者很快发现他在地方也完全无法立足,不得不流亡至罗马。教廷赠给了富尔克一笔退休金,这位曾经一度叱咤风云的英雄,就在默默无闻中度过了自己的余生。

2015 / . 09 / . 27

医院骑士团科洛西城堡

位于塞浦路斯利马索尔西部约14公里的医院骑士团科洛西城堡,曾经是骑士团在该岛最重要的产业之一。1291年阿卡沦陷后,医院骑士团大团长让·德·维莱率领幸存者撤退至塞浦路斯,据说骑士仅余7人。塞浦路斯国王亨利二世同情骑士团的遭遇,特意赐予科洛西城堡及周边的甘蔗种植园和糖厂。在中世纪,白糖几乎与香料等价,因此这是一份不折不扣的大礼。依托这份宝贵的资产,医院骑士团也得以在塞浦路斯恢复元气。
位于塞浦路斯利马索尔西部约14公里的医院骑士团科洛西城堡,曾经是骑士团在该岛最重要的产业之一。1291年阿卡沦陷后,医院骑士团大团长让·德·维莱率领幸存者撤退至塞浦路斯,据说骑士仅余7人。塞浦路斯国王亨利二世同情骑士团的遭遇,特意赐予科洛西城堡及周边的甘蔗种植园和糖厂。在中世纪,白糖几乎与香料等价,因此这是一份不折不扣的大礼。依托这份宝贵的资产,医院骑士团也得以在塞浦路斯恢复元气。
1303年圣殿骑士团在圣地的最后一处领地鲁阿德岛被马穆鲁克攻占后,其形势越发不容乐观,他们在1306年夺取了科洛西城堡,直到1313年圣殿骑士团被解散后,城堡及糖厂才重归医院骑士所有。
今天我们能看到的遗迹是1454年由医院骑士团司令官Louis de Magnac所下令重建的,保存尚算完好。今天已成为利马索尔附近一处著名景点。
1303年圣殿骑士团在圣地的最后一处领地鲁阿德岛被马穆鲁克攻占后,其形势越发不容乐观,他们在1306年夺取了科洛西城堡,直到1313年圣殿骑士团被解散后,城堡及糖厂才重归医院骑士所有。 今天我们能看到的遗迹是1454年由医院骑士团司令官Louis de Magnac所下令重建的,保存尚算完好。今天已成为利马索尔附近一处著名景点。
医院骑士团科洛西城堡
医院骑士团科洛西城堡
医院骑士团科洛西城堡
PS:科洛西城堡一代历史上不仅产糖,而且盛产葡萄酒Commandaria,据说狮心王理查在塞浦路斯举行婚礼时就是饮用的此种葡萄酒,并对它赞不绝口。
PS:科洛西城堡一代历史上不仅产糖,而且盛产葡萄酒Commandaria,据说狮心王理查在塞浦路斯举行婚礼时就是饮用的此种葡萄酒,并对它赞不绝口。
2015 / . 09 / . 24

分享美国女歌手Lera Lynn2014年专辑The Avenues

 

分享美国女歌手Lera Lynn2014年专辑The Avenues

 

美国创作型女歌手Lera Lynn出生于德克萨斯,成长于佐治亚州,目前居住在纳什维尔。她具有佐治亚大学人类学学士学位,但爱好音乐,其风格在美国当代乐坛颇为另类。2014年,她的专辑The Avenues顺利推出,好评如潮,位列当年美国最佳专辑第14名。同年,Lera Lynn被著名美剧《真探》第二季第二季选中为它制作OST,从而名声大噪。Lera Lynn本人也在剧中出境,饰演酒吧歌手(演唱自己的歌曲)。

Lera Lynn气质风格独特,有一种阴郁颓废慵懒又略带几分妩媚的风格,随着真探的热播,她也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众歌手开始逐步为人们熟知,希望她未来的音乐路能坚持自己的个性。

 

真探第二季中的出场:

分享美国女歌手Lera Lynn2014年专辑The Avenues

 

分享美国女歌手Lera Lynn2014年专辑The Avenues

 

分享美国女歌手Lera Lynn2014年专辑The Avenues

 

分享美国女歌手Lera Lynn2014年专辑The Avenues

 

分享美国女歌手Lera Lynn2014年专辑The Avenues

 

 

分享美国女歌手Lera Lynn2014年专辑The Avenues

 

分享美国女歌手Lera Lynn2014年专辑The Avenues

 

下载:

http://yu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350972406&uk=807135950

 

试听:

http://yu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474710982&uk=807135950

2015 / . 09 / . 22

指文图书《透过镜头看历史001》月底即将上市

内有我和李谢菲合写的《1683维也纳之战》,介绍奥斯曼帝国与哈布斯堡王朝在中欧的争锋。应该是目前国内同题材最详细的一篇。该战役群星璀璨,荡气回肠,也奠定了奥斯曼帝国的国运走势。
内有我和李谢菲合写的《1683维也纳之战》,介绍奥斯曼帝国与哈布斯堡王朝在中欧的争锋。应该是目前国内同题材最详细的一篇。该战役群星璀璨,荡气回肠,也奠定了奥斯曼帝国的国运走势。
指文图书《透过镜头看历史001》月底即将上市
指文图书《透过镜头看历史001》月底即将上市
指文图书《透过镜头看历史001》月底即将上市
指文图书《透过镜头看历史001》月底即将上市
指文图书《透过镜头看历史001》月底即将上市
指文图书《透过镜头看历史001》月底即将上市
指文图书《透过镜头看历史001》月底即将上市
指文图书《透过镜头看历史001》月底即将上市
指文图书《透过镜头看历史001》月底即将上市
指文图书《透过镜头看历史001》月底即将上市
指文图书《透过镜头看历史001》月底即将上市
指文图书《透过镜头看历史001》月底即将上市
指文图书《透过镜头看历史001》月底即将上市
2015 / . 09 / . 14

美国乡村传奇歌手康韦·特威蒂

康韦·特威蒂( Conway Twitty,1933-1993),本名Harold Lloyd Jenkins,20世纪50-80年代美国知名歌手,曲风涉及乡村、摇滚、R&B、流行等,在美国公告牌乡村音乐榜上,曾经拥有40支冠军单曲,这一记录直到2006年才被George Strait打破。

美国乡村传奇歌手康韦·特威蒂

 

康韦·特威蒂出生于美国密西西比州,50年代以摇滚乐手的身份踏入乐坛,他的艺名 Conway Twitty据说取自阿肯色和德州的两处地名。以艺名亮相的特威蒂1958年凭借一首It’s Only Make Believe而声名大噪,这首歌占据公告牌音乐榜榜首将近一年之久,奠定了他在音乐界的地位。

进入60年代,康韦·特威蒂开始转向乡村音乐。当他退出最初的几张乡村音乐专辑时,很多电台DJ一度因为他是个摇滚歌手而拒绝播放其新曲目。但经过艰苦转型的努力,60年代末他的乡村音乐逐步被人们接受。1970年的Hello Darlin进入乡村音乐榜,一举夺魁,标志着特威蒂在乡村音乐方面的造诣得到了公认。从1971年开始,他多次与乡村音乐女歌手Loretta Lynn合作对唱。十年的时间里,他们一直保持合作并于每年发行一张专辑,且同时创造了14首前十名歌曲的成绩;他们获得了四次乡村音乐联合会的年度对唱歌曲、三次乡村音乐协会的年度团体及一次格莱美最佳乡村音乐团体奖。


美国乡村传奇歌手康韦·特威蒂


进入80年代,虽然随着新乡村音乐的兴起,有些“古典”的康韦·特威蒂略显落寞,但他还是不断有新作推出。1986年的Desperado Love 是他最后一首冠军歌曲,直到他在1993年因动脉瘤离世前,他还推出了自己的最后一张专辑Final Touches。



康韦·特威蒂的嗓音极富魅力,音乐温暖自然略带伤感。我在《真探》第二季中听到了他翻唱的the Rose,深深折服。这里与诸位分享自己购入的他的精选专辑Gold。


美国乡村传奇歌手康韦·特威蒂


下载地址:

http://pan.baidu.com/s/1eQfNb4Q


http://pan.baidu.com/s/1qWL0gMg

2015 / . 08 / . 30

迪里克·鲍茨画作赏

Dieric Bouts(1415-1475)荷兰画家,出生于哈勒姆,是欧洲最早一批运用透视法中“消失点”这一技巧的画家之一。有人批评说鲍茨的画作构图较为僵硬,人物比例也颇为怪异(比较细长),但这恰恰也是他的特色,鲍茨的画在色彩、背景方面都有极高水准,而且有一种打动人心的魅力。
Dieric Bouts(1415-1475)荷兰画家,出生于哈勒姆,是欧洲最早一批运用透视法中“消失点”这一技巧的画家之一。有人批评说鲍茨的画作构图较为僵硬,人物比例也颇为怪异(比较细长),但这恰恰也是他的特色,鲍茨的画在色彩、背景方面都有极高水准,而且有一种打动人心的魅力。
迪里克·鲍茨画作赏
迪里克·鲍茨画作赏
迪里克·鲍茨画作赏
迪里克·鲍茨画作赏
迪里克·鲍茨画作赏
迪里克·鲍茨画作赏
迪里克·鲍茨画作赏
2015 / . 08 / . 17

世界文化遗产巴林堡

巴林堡(阿拉伯语: ‎),葡萄牙殖民地时期称为葡萄牙堡(葡萄牙语:Qal'at al Portugal),是位于海湾国家巴林的古代遗址,考古学发掘工作从1954年开始 。城堡高12米(39英尺),包括7层。其建造自公元前2300年至18世纪,建造者包括加喜特人、葡萄牙人和波斯人。这里曾经是迪尔蒙文明的首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2005年将遗址及附近的港口、城区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巴林堡(阿拉伯语: ‎),葡萄牙殖民地时期称为葡萄牙堡(葡萄牙语:Qal'at al Portugal),是位于海湾国家巴林的古代遗址,考古学发掘工作从1954年开始 。城堡高12米(39英尺),包括7层。其建造自公元前2300年至18世纪,建造者包括加喜特人、葡萄牙人和波斯人。这里曾经是迪尔蒙文明的首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2005年将遗址及附近的港口、城区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世界文化遗产巴林堡
世界文化遗产巴林堡
世界文化遗产巴林堡
世界文化遗产巴林堡
世界文化遗产巴林堡
世界文化遗产巴林堡
世界文化遗产巴林堡
世界文化遗产巴林堡
世界文化遗产巴林堡
世界文化遗产巴林堡
世界文化遗产巴林堡
世界文化遗产巴林堡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