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站会根据您的关注,为您发现更多,

看到喜欢的小站就马上关注吧!

下一站,你会遇见谁的梦想?

小站头像

蜜蜂书店

北京独立书店蜜蜂书店的专属小站 
本站欢迎广大读书、赏书、爱书的朋友一起分享学习,书店一隅,或是书中只字,都可能成为我们心灵交流的一片天地!  
电话:010-60573326 
网址:www.beepub.com 
邮箱:beepub@hotmail.com  

RSS 归档

站长

48206人关注
2012 / . 04 / . 20

两只小蜜蜂,飞在宋庄小堡村

蜜蜂书店(新店)宋庄美术馆店
蜜蜂书店(新店)宋庄美术馆店
蜜蜂书店(新店)宋庄美术馆店
蜜蜂书店(新店)宋庄美术馆店
蜜蜂书店(新店)宋庄美术馆店
蜜蜂书店(新店)宋庄美术馆店
蜜蜂书店(新店)宋庄美术馆店
蜜蜂书店(新店)宋庄美术馆店
蜜蜂书店(新店)宋庄美术馆店
蜜蜂书店(新店)宋庄美术馆店
蜜蜂书店尚堡店
蜜蜂书店尚堡店
蜜蜂书店尚堡店
蜜蜂书店尚堡店
蜜蜂书店尚堡店
蜜蜂书店尚堡店
2012 / . 12 / . 17

《中国独立书店漫游指南》1月出版,敬请期待~

 

《中国独立书店漫游指南》金城出版社 20131月出版

 书籍简介:

开书店,是一种梦想的坚持,尤其在电子商务蓬勃发发展的年代,即使是行业中的成功范例,也会转眼间消失。所幸,这些有创意的经营者继续坚守在自己辛苦建立的桃源之中,维护独特的品位,迎向潮流的冲击,让书店成为城市的地标。

书女雅倩由爱书进而爱上书店,收集整理了中国最有特色的、长久坚持在城市文化阵地上的书店,对中国23个省份的86家书店进行了全景式扫描。

本书集资料性、欣赏性、实用性于一体,是书虫出行必备的指南。

编者简介:

雅倩(新浪微博:@雅倩爱书)

 

酷爱读书写字,

标准书痴,

《文艺生活周刊》专栏作者,

立志走遍全世界的独立书店。

邮箱:guoany54@sina.com

各地书店信息不断收集中,欢迎提供资料。

 

2012 / . 12 / . 17

蜜蜂新书推荐——《文学史上的失踪者》

书名:文学史上的失踪者

若论及文学,他们虽然曾“失踪”,却不无法绕开的,即使我们不曾了解他们。

出版社:金城出版社

作者:眉睫

ISBN:978-7-5155-0622-7

印张:18.5    开本:16    印刷:单黑    页数:296  装帧:平装

建议上架:文化阅读

出版时间:201212

定价:38.00

 

内容简介:

今天大众所认知和熟悉的文学领域并不是文学圈子的全部,历史上由于各种原因,总会有一些不为众人所知甚至闻所未闻的大家,许多在当时有较大影响力的作家很快被湮没,甚至一度在全国很有影响的而最终还是未写进官方文学史,直到今天他们几乎都没有“抛头露面”的机会,作者把这些有较大影响力的现当代作家称为“文学史上的失踪者”。本书就是揭示那些“失踪者”的真实面貌的一本书,作者经过多年的研究,从生平、生活、创作各个方面,挖掘出废名,梅光迪,许君远,喻血轮等当年的文学大家的真面目。

编辑推荐:

这是一本记录很多人闻所未闻的文学大家的故事,讲一些与主流文学价值观不合拍的文学,但这些“失踪者”却是文学领域里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展示他们就是补充现当代文学缺失多年的部分,使之更加全面和真实,同时也能更多地启示当代文学。这本对文学家研究的小集子,之于中国文学史有非常重要的价值。

 

作者简介:

眉睫,作家,原名梅杰,湖北黄梅人。著有《朗山笔记》《关于废名》《现代文学史料探微》等,编有《许君远文存》等。2004年开始在《中国图书评论》《书屋》《新文学史料》《博览群书》《鲁迅研究月刊》》《书脉》《学位》《闲话》《译林书评》《青春潮》《中国联合商报》等发表数百篇学术书评、文史随笔。

 

2012 / . 12 / . 17

蜜蜂新书推荐——《碧山01:东亚的书院》

书名:《碧山01:东亚的书院》

“碧山”系列,试图寻找重返我们传统家园之路。

出版社:金城出版社

主编:左靖

ISBNISBN 978-7-5155-0616-6

印张:16   开本:16  印刷:彩色    页数:256   装帧:平装

建议上架:传统 文化

出版时间:201212

定价:49.00

 

内容简介:

“碧山”,在我们看来,不仅是一个地理的名称,更是传统家园的象征。《碧山》在继续原来品质的基础上,更加集中于探讨传统文化在当下的处境、今后的努力方向,以及对不尽如人意的现实的批评。本辑的专题“东亚的书院”尝试描述在中国书院传统的绝对影响下,东亚的书院,尤其是日本私塾(书院)的办学特点、学术旨趣和社会影响。其他传统栏目,如“行动民艺”、“传承与表现”、“深读”、“读影”、“品书”等,仍是试图以现代人的视角重新梳理传统文化在中国人的生产和生活中的位置,并以此为源头探讨展开传承与创新行动的可能。

 

编辑推荐:

1.这是一本重新建构我们对大地、河流、森林的理解的书,它是关于心与木器、石头、流水秘密的心灵读本。

2"碧山"系列图书尊崇艺术的学术高度,不避讳艺术的商业价值。让有学术高度的艺术贴近商业和生活,让商业和生活可以更艺术。"碧山"并无确切地名指向,她是一个象征,象征着哺育我们的自然和中华文化的原乡,那青碧的山峦和村庄,将永远是我们来自于斯、并心归于斯的所在。

2011 / . 11 / . 30

连清川:谁来拯救民营书店?

      电子杂志《一五一十》来邮件,要走了我的专栏《18英里的便宜书》。他们编辑了一个专题,名为《书店之输》,历数了民营书店渐次倒闭的风潮。不过,我后来看见有人在微博上说,这期周刊的下载量是历期最低的。看起来关注的人并不多。毕竟,这不是什么涉及国计民生的事情。读书,那还是读书人的事。更何况,普通人读书基本上去上海书城,广州书城之类的地方都可以满足了,像光合作用、风入松或者季风书园这样的书店,恐怕并非庸庸大众内心所系的书店吧。

      至于民营书店的困境问题,似乎危机也不是第一次了。早在2009年,季风书园旗舰店陕西南路地铁站由于租约问题就曾经面临关店的危险,以至媒体掀起了一场保卫季风的舆论,得以存续。然而到了今天,季风书园除了这家旗舰,已然全面撤出了市中心。加之今年北京最大的学术书店风入松的关闭,与光合作用的惨败,不免给人以独立书店末日将至的悲情。

      就我个人而言,独立书店之颓势,的确令人情伤。每每走入一个城市的书城,都有令人目眩神迷、几欲晕厥的迷失。这些国营的大型书店,基本上都是由一些不爱书、不懂书的人在打理。对他们来说,卖书和卖大白菜恐怕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图书的分类不合理,丛书套书往往四处散落,令人无可适从。书店里的服务员自然是一副事不关己的面孔,不给你脸色,已然属于好人,更妄谈帮你疏筋理脉,寻找你所需要的书籍了。

      然而那些民营和独立书店则不同。我之前在风入松也好,在广州的学而优也好,店里的分类极其清晰,畅销书与学术书各归其类,对于那些爱书之人可谓一目了然。而店员往往训练有素,且常常是大学里的学生,态度良好不说,对专业也颇有研究。有几次我都是只记住书的一些要素,连书名也没有,却最终能够满载而归。

      反差既如此之大,何以一以生,一以死?

      我觉得概其要有三:一在制度,二在时势,三在运维。

      民营书店也罢,独立书店也罢,其实说白了,都是民间运营。书店是一个完全竞争性行业,最终不过是在销售与成本之上决胜负。但这个竞争行业却有着不公平的制度背景。国营书店拥有天然的竞争优势。实体书店的客流量,取决于地理位置。市场现实就是在同等地段上,国营书店的租金比民营书店要便宜得多,税负方面也低。民营书店尽管在经营手段和能力上优于国营,奈何在成本上却高于国营,在规模上低于国营,这种消耗战,如何能打得下去?

      当然,民营书店若能够保持价格优势,尚有生存空间。毕竟,书籍还是一个必需品,市场准入之后,国营书店除了特殊产品如教辅之外,没有垄断特权。祸不单行,近10年来网络书店的崛起,对于民营书店又是一个重磅打击。就我个人的经历而言,我往往会去实体书店翻看书籍,然后在卓越亚马逊订书。亚马逊iPhone版有个功能,你拍下照片,它立即就能帮你搜寻。数十元甚至上百元的优惠,只在一次点击之间,你如何选择?除非亚马逊、当当上都没有,我才会选择实体书店购买。于是,我在实体书店上的消费已然大幅减少。

     我相信这绝非我个人的经历吧。

     就独立书店的运维层面,或者我们只看到了几家较大的而已。中小独立书店之倒闭,恐怕是更加大量的吧。因为厌烦国营大书店,我常常会转进一些随缘的小书店,不过常常空手败兴而返。多数中小书店,不过是大型书店的畅销书柜台而已,疏无可观之处。

     然而,独立书店是否应该拯救?拯救,应当就意味着政府或组织的资金或政策投入。人们常常以城市文化地标为理由,吁请出台特殊政策,以保卫独立书店。然而我亦因此而疑惑了:京剧院和昆曲院如今也是观者寥寥,是否应该拯救?美术馆也常常门可罗雀,是否也需拯救?博物馆更是观众寥若晨星,是否也该拯救?工艺品商店除了古董火爆,民间艺术家常常朝不保夕,是否也该拯救?

     我在美国生活时,曾经详细研究过一家企业的成功之道:卖咖啡的星巴克。星巴克在美国不仅仅是一家咖啡厅,它常常是社区活动场所,或者邻近人们憩息的地方,甚或是生意场。在中国,星巴克的社区功能大幅降低,但是基本功能依然存在。后来我非常惊异地发现,星巴克的另外一个生意,是房地产。

     我对美国亚马逊也甚感兴趣。除了由于网络省却了实体店的许多成本之外,亚马逊的许多书籍,是定制的。例如,我曾经购买过诺曼•梅勒的书,其送达速度略逊于一般书籍。原来,这本书市场并无新书存货,而是现印的。

     我在纽约也逛过几家独立书店。不过,和中国的独立书店不一样,他们的特色的确非常明显。比如,在哥伦比亚大学的周边散落着一些独立书店,出售的书籍,多与学生老师的需求相关;而在主干道百老汇上的书店,多是特型书店,例如旧版书。他们的生存并不特别富裕,但维持却有余。在纽约,主要的实体书店市场,基本上还是巴恩斯与诺伯、博德斯和维京几家瓜分。

     提出这几个例子,无非想要说明,书店乃是一门生意。它与剧院、工艺品店并无太大差别,不必神话其特殊作用。所谓文化地标,也不过就是文人的自我想象而已,委实与市民无涉。

     在网络化的浪潮中,实体书店的退潮乃是一个天经地义的故事,伤情可以,哀痛却也不必。实体书店的业主们自可以去网络上打拼,在那里国营书店的优势地位恐怕基本丧失殆尽。

     星巴克的故事告诉我们,一个看似微小的生意背后,原本乃是大产业之支撑;亚马逊的故事告诉我们,生存还要依靠创意与技术。最后,百老汇小书店告诉我们,只要特别,仍可生存。至于说用纳税人的钱去拯救,或者出台特殊政策来对待,我以为无非矫枉过正,或者也是对其它业者的不公平。

     在独立书店退潮的故事中,我们惟一仍可以质疑的,就是国营书店对于民营书店的制度式挤压,这不仅仅是个别独立书店的生存空间的问题,还涉及到大众的选择空间的问题。

     而我自己更多感到遗憾的,反而是看不到太多纽约街头式的特型书店。毕竟,中国人在书籍上,有着太多或古老、或老旧、或童趣的记忆,这样的记忆,其实真的反而是文化薪尽火传的一种必需,这也才是我们真正需要的独立书店的样式。如果,有一天我们有了一些这样的书店并且我们的制度、市场和社会却无法生息如此高尚的文化,我愿意倾尽全力来保卫它们。

         

文章转自: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41811

 

  转自  保卫书店
2011 / . 11 / . 26

#保卫书店#一家书店一座城,一榻安眠一塌书。城市拥有越来越相同的面孔,独立书店,是城市的专有注脚。那些发生在书店的故事,那个在书店遇到过的人,那些面目逐渐模糊的小书店,怎能让我们不得不保卫书店?

2011 / . 11 / . 23

一间书店 一道风景

一间书店   一道风景

去陌生的城市旅行,逛书店必不可少。尤其是当地以特色著名的独立书店,书店的多寡、兴盛与否,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明一个城市的审美趣味。如果你正在途中,不妨找找这个城里的老书店,让它来告诉你,这是一个怎样的城市。

毫不夸张地说,一生能遇上一家合衬的独立书店,已经是幸运。完美书店,不如完美情人易找。书要对胃口,装修、摆设甚至地理位置也是,再来上三五书友和一个有趣的老板,若这间书店能出现在求知欲最旺盛的年纪,并陪伴我们成长,夫复何求。

一提到独立书店,人们脑海中浮现起的多半是这样一幅景象:书店老板多为一派文士,爱书懂书,而开书店的目的多半是为了理想而非盈利;店员对于店内藏书了然于胸,多有修养,且可以和客人侃侃而谈;店面尽管不大,多隐藏在巷弄之间或地下室等店租便宜之处,却藏有各种奇怪、冷门之书;书店没有豪华气派的装修,但是往往能给人一种感动和温暖;往来客人,或许并非前来买书,只是缘于爱书情深。

我尤喜欢台湾的独立书店,很小,很逼仄,时还不好找。古旧的二层小房子里,所有能用的空间都摆上了书,几乎每家楼上书店的过道都非常狭小,几乎要侧身才能通过。虽然如此,小本经营的楼上书店看起来更有台湾特色,书店里经常能淘到一些传世佳作抑或孤本典藏,如果你怀揣希望,每一次的书海悠游定会让你大呼不虚此行的奇遇,常常有各色文艺青年和“书虫”从外地赶来“朝圣”。 坐在你旁边扶手椅上的中年男人,可能是你欣赏的作家,站在落地窗前的女孩可能是和你一样痴迷电影的“发烧友”。这里是他们的领地,能满足他们的精神诉求。

上世纪80年代,大学生对左翼文学的热情燃烧一度达到巅峰,在学运思潮浴火中催生的“唐山书店”以因此在当地颇具盛名,据说很多台大的研究生都是吸着这里的奶水长大,至今仍有许多大学生、教授、研究者与社会人士,都会定期来这里赶集;在唐山书店对面的,就是秋水堂,一家以学术书籍为主的简体书店。台湾的网络书店从2004年就开始有简体专区,以此宣告简体书市场的成形。秋水堂紧抓高校读者群,也在台湾简体书市场占有一席之地;淡水河边的“有河book,带着自己的格调与趣味独立河岸一隅,像与湛蓝的河水对话,玻璃门上的“淡水有猫”,随处可见的猫咪点明了有河Book是猫咪出没之处,店内呈设着许多猫咪的小卡、明信片或地图,除了有着寻宝般的惊奇,更让人感受猫迷的热度。独立的有河Book不同于一般的连锁书店,不是最新的书才能攻占台面,而是有趣的书、具有深刻意义的书,不分新旧都有可能出现在此。

有人说,独立书店是靠出售情怀得以生存,言下之意,在网络书店傲然当头的冲击下,独立书店创造的物质价值微乎其微,生存状态日益堪忧。网络书店海量的图书信息,超低的价格诱惑连一些作家也坦言独立书店在当今的时风日下,除了嗜书如命的“书痴”。大抵最终消费者很零星,新阅读习惯吞噬着独立书店,面对恶性竞争,独立书店一招制胜,正是因为她的自成一格,与其它形态各异的图书零售卖场可以秋色平分,换句话说,因其独立所以成活!

前不久,多年关注独立书店的读书人薛原,西海固以自己的感受体会记述当下独立书店种种《独立书店,你好》出版,再次引起爱书业界人士对独立书店生存现状的思考,他们的笔触里怀里对独立书店的爱和敬重,随着书中文字漫步于各个城市的文化橱窗,这里展示的不只是书,更是城市之间的形态各异的人文品格,也许未来独立书店会向城市的一天谢幕,《独立书店,你好》成了挽歌,但至少我们用文字图像记录下他们存在的状态,记住他们的最原始的样子!

 

在经历了诸多悲喜同时,独立书店也得到了不少鼓舞与启示,未来也许会形成三分天下的书店形态,独立书店如果能保持自己的特点,找到合适的运营模式一定能够活下去,特点和模式是独立书店立足之本。

 

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地标,其中独立书店占了相当的比例,它们扮演着城市历史记录者的角色,见证城市的变迁,不管爱不爱读书,从喧嚣光彩的凡间落到这里,浮躁的心大多都能得以片刻安宁。

 #独立书店#蜜蜂书店#蜜蜂出版#宋庄

2011 / . 11 / . 22

蜜蜂书店小黑板

 

    城市中的独立书店就像沙漠中的点点绿洲,滋养着渴望知识的心灵。世界上最安宁的地方,莫过于书店;世界上最能令人沉浸其中的地方,莫过于书店。每个人心中都存有属于自己的难忘的书店风景。每家书店都将成为每一个阅读者心中的栖息地。  
    1994年,三百多名追求梦想的艺术家在这里租住农宅,生活、创作,宋庄原始景观形成。现在,宋庄已经发展为中国最大的原创艺术家聚居群落,各类常住画家有七千余名,从事国画、油画、书法创作及艺术培训等工作。蜜蜂书店现为此区域内唯一一家书店,主营艺术类图书并提供各类艺术服务。
   本小站欢迎广大读书、赏书、爱书的朋友一起分享学习,书店一隅,或是书中只字,都可能成为我们心灵交流的一片广阔天地!
地址:北京市通州区宋庄镇小堡村尚堡艺术区B-106 
电话:010-60573326
网址:www.beepub.com
邮箱:beepub@hotmail.com
 
X 人人网小程序,你的青春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