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站会根据您的关注,为您发现更多,

看到喜欢的小站就马上关注吧!

下一站,你会遇见谁的梦想?

小站头像

黑烨诗社丶

当你年老岁月将近白发苍苍 , 
困倦的坐在炉边取下这本书,    
沉思漫想,陷入往事的回忆,  
你一度当年的柔情与美彩缤纷,    
多少人爱你昙花一现的身影,    
爱你的容貌于虚情假意之中, 
只有一人爱你如朝拜的神圣,    
爱你不因岁月无情至始所终。    
在炉罩边你低眉弯腰,    
忧戚沉思,喃喃而语,    
爱是如何飞上高山之顶,    
隐藏于众星罗布之间,面庞难寻!

RSS 归档

站长

39479人关注
2012 / . 09 / . 27

贝托尔特·布莱希特————《花园》

 

《花园》

 

 

湖畔,

在冷杉和银白杨林中

被墙和灌木丛护卫着

有一个花园

巧妙地种植着

不同季节的花卉

每年从三月到十月

这里都有鲜花盛开。

 

清晨,

有时候坐在这里,

期望我也会这样

无论什么时候

不管天气好坏

都能拿出某些个

让人喜欢的东西。

 

 

诗人简介:

贝托尔特·布莱希特(1898-1956),德国作家、诗人,主要以戏剧闻名于世。他创造的“陌生化方法”曾在世界戏剧领域产生巨大影响。他的诗歌形式简约,有些近似格言,常常富有哲理。主要诗集有《治家格言》、《歌与神》等。

 

黑烨灵感:

我用书伪造的花园,不及你的十分之一,草木的香味,皮革的泥土。当夜晚来临,谷川君会把天空种满火星的鸣草,拉金只是拿起水杯,等待一个与她的旧梦。此时的你在做什么,我只是望着玻璃,穿透夜色寻找,你行走的路,你吃饭的碗,你除草的丁园。

2012 / . 09 / . 22

马拉美————《夏愁》

 

《夏愁》



太阳,在沙滩上,哦,睡着的女斗士,

 

烧热了疲倦的浴水,你的金发

 

晒去了你敌意的脸上的香气,

 

还把爱泉和眼泪互相混杂。

 

这白色的光芒又暂为减弱

 

使你忧伤地说,哦,我胆怯的吻,

 

“我们决不会只是古老的沙漠

 

和幸福的棕榈下躺着的死人!”

 

可你的头发是条温暖的小河,在那里

 

缠得我们不宁的灵魂漠然消逝

 

你不熟悉的死也浮在水上!

 

你泪水冲涮的脂粉我将品尝,

 

看它是不是能够让你的心

 

变得象蓝天和石头一样无情。

 

 

 

诗人简介:

斯特芳·马拉美(Stephane Mallarme)(1842-1898)法国象征主义诗人和散文家。 著有《诗与散文》、诗集《徜徉集》等。 其中长诗《希罗狄亚德)(1875)、《牧神的午后》 (1876)是他著名的代表作。马拉美生于巴黎一个官员家庭。在他很小的时候,母亲、父亲和姐姐相继离开人世,只是在外祖母的怀中得到一些关怀。中学时代,马拉美迷上了诗歌。1862年,马拉美开始发表诗歌,同年去英国进修英语。次年回到法国。1866年,马拉美的诗歌开始受到诗坛的关注。1876年,《牧神的午后》在法国诗坛引起轰动。此后,马拉美在家中举办的诗歌沙龙成为当时法国文化界最著名的沙龙,一些著名的诗人、音乐家、画家都是他家的常客,如魏尔伦、兰波、德彪西、罗丹夫妇等等。因为沙龙在星期二举行,被称为“马拉美的星期二”。1896年,马拉美被选为“诗人之王”,成为法国诗坛现代主义和象征主义诗歌的领袖人物。


黑烨灵感:

我用一首夏愁,道谢已故的秋,道别马路上的麦客。老雇主辞去拉车的马,将我拴在磨盘拴在门口,用割麦的绳索编织子弹。这一切都是秋日的梦幻,沉睡的沙发会与你告知。

 

2012 / . 09 / . 15

谷川俊太郎————《活着》

 

《活着》

  


所谓现在活着,那就是口渴  
是枝丫间射下来耀眼的阳光   
是忽然响起的一支旋律  
是打喷嚏   
是与你手牵手   
活着   
所谓现在活着   
那就是超短裙   
是天文馆   
是约瀚·施特劳斯   
是毕加索   
是阿尔卑斯山   
是遇到一切美好的事物   
而且,还要   
小心翼翼第提防潜藏的恶   
活着   
所谓现在活着   
是敢哭   
是敢怒   
是自由   
活着   
所谓现在活着   
是此刻狗在远处的狂吠   
是现在地球的旋转   
是现在某处生命诞生的啼哭   
是现在士兵在某地负伤   
是现在秋千的摇荡   
是现在时光的流逝   
活着   
所谓现在活着   
是鸟儿展翅   
是海涛汹涌   
是蜗牛爬行   
是人在相爱   
是你的手温   
是生命




诗人简介:

谷川俊太郎(Shuntarou Tanikawa,1931-)是日本当代著名诗人、剧作家、翻译家。毕业于东京都立丰多摩高校。父亲谷川彻三是日本当代著名哲学家和文艺理论家。十七岁(1952年6年)出版了处女诗集《二十亿光年的孤独》,并以此诗集被称为昭和时期的宇宙诗人。之后相继出版了《62首十四行诗》、《关于爱》等七十余部诗集。“生命”、“生活”和“人性”是谷川俊太郎抒写的主题。他的诗作,语言简练、干净、纯粹,尤其是近年的禅意与空灵,透出一种感性的东方智慧。在战后崛起的日本当代诗人当中独树一帜,被誉为日本现代诗歌旗手。


黑烨灵感:

我在中日紧张的时刻,去贴上日本人的诗歌,我想热爱诗歌的人,都是理性的人。多想这个世界是诗人的世界,他们幻想,他们孤独,他们爱,他们和平,他们从不伤害自己的同胞。人类最伟大的活着,是争抢食物,是表演,是阴谋;人类最懦弱的活着,是叫喊,是战争,是我们固有的蹩脚的情感。

2012 / . 09 / . 14

《谷川俊太郎:爱是世界存在的原理》

生活第一位,诗歌第二位

时代周报:诗集在当代一般都是小众读物,但你的诗集很畅销。

谷川:读者购买我的诗集,说明我诗集里的某一首诗一定与他们发生了共鸣,也许这种语言诞生了一种生存的力量。经常收到很多读者的信,说他们从报纸上看到了诗,通过阅读我的诗歌作品受到了鼓励,受到了鼓舞,这让我非常感动。有时候在我签名售书的时候,有些读者会握着我的手,表示非常感激、非常感谢,从这种现象来看,我的诗还是带有一些力量的。

时代周报:你的作品拥有广泛的读者,甚至可以靠诗集出版的版税来过比较优越的生活,这一点对于绝大多数当代诗人都是难以想象的。可是对于畅销,有的诗人也是持某种警醒的态度,比如艾略特就曾说过,他只希望每个时代有一小群自己的读者,请问你是怎样看待自己的畅销?

谷川:我觉得艾略特说的是正确的。我的诗歌写作的动机可能和别的诗人不一样,我写诗就是为了养家糊口,就是我必须得考虑怎么养活妻子、孩子,我必须得写一些能卖得动的诗集。

时代周报:我们知道诗人写作的动机,和他的诗的优劣其实不存在必然的因果联系。有的诗人野心很大,但他的诗写得未必好;那么反过来是不是也可以这样说,这种比较轻松的写作态度也带给你的诗一种比较好的品质?

谷川:首先,我和别的诗人不一样的是,从开始诗歌写作,我从来没相信过诗歌。

时代周报:那你相信的是什么呢?

谷川:是生活。这很重要,因为生活是第一位的,诗歌是第二位的,是次要的。

时代周报:你亲历过二战末期美军对东京的大轰炸,亲历过战争的残酷,可是和战后许多日本诗人执著于痛苦的战争经验相比,你的诗作对这些战争经验少有正面触及。这是基于什么样的考虑?

谷川:我诗歌创作的时候,一般是要避开现实。比如“9·11事件”对我冲击非常大,有了写作的欲望,但我还是避开了直接表述与“9·11”有关的东西,这种冲击会因为回避直接表述而积淀在内心深处,有时候会产生一种与它有关的,但较为隐讳的诗作。当然这种事件对于一个写作者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对我来说我不会直接去叙述,但对我的影响一定在我的语言和诗歌深处存在着—一种潜移默化的影响。

时代周报:也就是说诗歌不应该成为一种简单的政治表态?

谷川:诗歌没有这种功能,而且不具备这种功能。因为政治和诗歌语言的差别太大。

我的诗歌应该像女人那样

时代周报:我们知道中国唐宋时期的文化对日本影响很大,这种影响持续了大概有三千年。日本不少近代作家—如夏目漱石、森鸥外等—都能写一手漂亮的汉诗,你在接受田原来的采访时讲到中国古诗成为你血肉的一部分。请问你喜欢哪些中国古代诗人?

谷川:我最喜欢的中国古代诗人是李贺。唐诗到了日本之后,尽管是唐诗,但是它在日语中形成了另外一个唐诗传统。我们接受唐诗并不是以汉语发音来接受的,是以日语的训读(记者注:汉文训读法是中国古代诗歌日译的主要形式。在日本几乎所有的汉诗集,包括日本的初中、高中的《国语》课本中所选用的汉诗都是以汉文训读法的翻译形式出现)的方法来阅读的,所以这是另外一个传统。

时代周报:那可不可以这样说,古典诗歌对谷川先生影响的是中国古诗的一种精神?

谷川:当然也有。重要的还是中国古典诗歌以训读法在日语里的呈现,这对于我,对于日本其他诗人都有很大影响;不单单是诗人,对小说家也有很大的影响,这个影响是不可估量的。

我想像中的汉诗发音,像是一个女性的声音,很优美的女性的那种样子。但是变成日语的训读之后非常男性化,可以说变得抽象了。比如说日本明治时期的一个重要作家森鸥外,他的散文完全是受汉文、唐诗的影响。训读的日语和日本古典文学,比如《源氏物语》的日语是完全不同的。

时代周报:你提到,想像中唐诗汉语发音的柔美和训读日语的男性化的对比,让我想起美国社会学家本尼迪克特著名的《菊与刀》。是不是在塑造日本文化的这一有强烈对比的素质过程中,中国古代诗歌也发生了作用?

谷川:当然两者都有的。但是我觉得,对日本更多的诗人来说,汉诗的阳刚之美还是更重要更强烈一些。因为日本的表记文字有三种:平假名、片假名和汉字。平假名一般是女性化的,汉字怎么都觉得男性化。

时代周报:我看你被翻译成中文的这些诗歌,我感觉还是比较柔美的。

谷川:那可能是和田原的翻译有关吧。这么一说还真是,我的语言还真是接近于女性的语言,太阳刚的不多。你这么说,我知道我的语言在汉语里是柔美的,我非常高兴。我不希望我的诗歌像男人,我的诗歌应该像女人那样。

越过喜怒哀乐的那种感动

时代周报:你的诗作《小鸟在天空消失的日子》对人对大自然的破坏持一种激烈的批评态度,请问大自然对于你意味着什么?

谷川:用一句话概括就是,那是我的生命之源。我是从大自然中来的,那是我的生命之根。

时代周报:讲到大自然,我们很自然想起西方的现代派诗歌,他们更强调的是一种城市题材。以前那些大自然的东西已经被阐述得比较充分了,那么要用一种文学创新的精神来写城市。对于这个问题,你有没有考虑过?

谷川:因为生在东京长在东京,我在东京生活将近八十年了,其实我完全是城市诗人。但是从我来看,我特别羡慕跟土地保持密切关联的诗人。有时我对自然的渴望,就像我肚子饥肠辘辘想吃食物一样—特别想回到自然的怀抱中。

时代周报:你有很多诗充满对女性的赞美和讴歌,有个诗人讲过,好的艺术家其实是中性化的人,男性艺术家身上有女性的东西,女性艺术家身上有男性的东西。女性对于你写作的意义是什么?

谷川:女性对我来说,尽管她是人,她也是自然的一部分。就像刚才说的,既然是自然的一部分,自然就是我生命之根是我生命之源,对我来说,精神性肯定都是来自女性的。对我来说写作重要的一环就是,通过女性,我表达对自然和宇宙的渴望,渴望和它们发生关联,接近它们的本质。这是我的写作与别人不同的一个地方。

时代周报:跟女性比,男性是不是层次要低一点。

谷川:因为我不是同性恋,对于同性恋来说,男性也是很重要的。

时代周报:刚才提到的男性、女性对比涉及到一种二元对立思维,我想谷川先生对此肯定是持反对态度的。你有一首诗叫《关于灰之我见》,写得很微妙。那正是对二元对立思维的一种反思。诗歌的微妙通常对应着世界的复杂性,可以使诗人免于成为暴力的工具,从而顺利地和爱结盟。请谈一谈对于“爱”的理解?

谷川:这是世界成立的原理,基本的原理。正因为爱,世界才能成立、存在。如果人类社会缺乏爱,这个社会就不存在了—我想。

 

   时代周报:你去过中国内地几次,到过北京上海郑等地,你对于当代中国,对于当代中国文学的印象如何?

谷川:跟日本的现代文学比,中国现代文学给人的感觉是非常博大的,但是是不是精深,因为我没有完全读过,不好说。

时代周报:就是视野更开阔?

谷川:也不是视野,就是中国幅员更辽阔嘛。因为日本文学,你知道,受中国几千年的影响,终于在明治维新之后脱离了这种影响,但是尽管脱离了,还是无法摆脱中国文学、文化的影响。

2012 / . 09 / . 12

《诗人肖像———Edward Estlin Cummings 》

    Edward Estlin Cummings 于1894年出生在美国马塞诸塞州的剑桥镇。1915年他获得哈佛大学的文学学士学位,第二年获得该校的文学硕士学位。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他在法国开救护车。这期间因公开发表反战言论受到法国当局的指控而被监禁。这段经历后来反映在他的自传体小说《大房子》(The Enormous House)中。战后,他到法国巴黎学习艺术。他的第一本诗集《郁金香和烟囱》(Tulips and Chimneys)于1923年出版。20年代到30年代,他主要生活在法国巴黎和美国的康斯威星州的乡村,最后定居于纽约,直至1962年去世。他是当时仅次于Robert Frost的 拥有最多读者的美国诗人。

    Cummings 不仅是诗人,也是一位画家。他所留下的文稿中,有一万多页的铅笔画,他的房中收藏有1600幅油画和水彩。1931年出版的CIOPW是他的绘画作品集,书名是英语charcoal, ink, oil, pencil 和watercolor的首位字母构成的。他的出版过的诗一共有1000多首,主要有1925年出版的《41首诗》 (XLI Poems)、1938年出版的《诗选集》(Collected Poems)、1954年出版的《1923-1954年诗选》(Poems,1923-1954) 、1958年出版的《95首诗》(95 Poems)和1991年出版《1904-1962年诗全集》(Complete Poems, 1904-1962)。卡明斯称自己是“诗人兼画家”,称自己的诗是“诗画”。他还说过”希望生活在中国,因为在中国诗人都是画家。“卡明斯这种诗人兼画家的个性,对我们理解他的诗的“诗形”不无帮助。




2012 / . 09 / . 12

爱德华·艾斯特林·卡明斯———《小诗画》

 

 

《A Leaf Falls Loneliness 》



                  l(a

                  le

                  af

                  fa

                  ll

                  s)

                  one

                  l 

                  iness



   

 

诗人简介:

爱德华·艾斯特林·卡明斯(Edward Estlin Cummings,1894-1962; 又译:肯明斯,堪明斯)是美国著名诗人、画家、评论家、作家和剧作家。1894年出生于美国马萨诸塞州剑桥的一个书香人家,受教于剑桥拉丁语学校和哈佛大学。他的作品包括大约2900首诗歌、两本自传体小说、四个剧本、一些杂文以及很多绘画。他被认为是20世纪诗歌的一个著名代言人,并且本身又是一位最受欢迎的诗人。 


黑烨灵感:

这是绝美的一首诗,任何一种翻译都将破坏最初的幻象。我遇到卡明斯是在一堂英语课上,老师在用总统的强调,讲述她在英国留学的经历,耗掉一个下午的时间。当她提到叶子是如此飘落,孤独是如此的凄美,我才觉得,我活着,活在国王的椅子上面。

2012 / . 09 / . 10

施特凡·安东·格奥尔格——《七月之忧》

 

《七月之忧》



夏花还散发着馥郁的芳馨 
田旋草释放刺鼻的种子味 
你拉着我干枯的扶手,在骄傲的 
花园里,芝麻显得陌生 
   
从遗忘中你诱出些梦幻:孩子 
在贞节的土地上奔跑,成熟的庄稼 
在收获的红的霞里,赤裸的割草人身边 
有闪亮的镰刀和干涸的水罐 
   
午间的歌谣里,马蜂昏昏欲睡 
有什么滴沥在他的额头 
穿过罂粟叶影构成的 
绵薄防护--大滴大滴的血。 
   
我曾有过的,没有夺走过去。 
饥渴如那时,我躺在饥渴的原野 
疲惫的嘴发出呢喃:我何以 
厌倦鲜花,厌倦美丽的鲜花





诗人简介:

施特凡·安东·格奥尔格(Stefan Anton George, 1868.07.12-1933.12.04)德国诗人。生于宾根附近的比德斯海姆,父亲是酒商。他曾在柏林大学攻读哲学、文学和艺术史,并多次到欧洲旅行。结识了马拉美、魏尔兰、纪德和罗丹等。1892年创办文艺刊物《艺术之页》。1900年起在柏林、慕尼黑、海得尔堡等地过着脱离现实的生活。他不愿与法西斯合流,1933年去瑞士,同年在洛迦诺附近的米努西奥逝世。格奥尔格是德国19世纪末20世纪初、文学潮流的主要代表。他反对1890年前后在德国兴起的自然主义,把法国的象征主义奉为创作的榜样。他的作品主要是诗歌,诗集有《颂歌》(1890)、《朝圣》(1891)、《阿尔加巴尔》(1892)、《心灵之年》(1897)、《第七枚戒指》(1907)、《新的帝国》(1928)等。他的诗追求形式美,他认为这是艺术真正价值之所在。他的诗有反理性反人道的倾向。



黑烨灵感:

我把七月的忧虑,拉扯到九月,断裂的玻璃镜面,晃开蜻蜓的肚皮,只有那些不停煽动的羽翼,盘旋在脑海里。

2012 / . 09 / . 07

卡瓦菲斯———《城市》

 

《城市》

 

 

你说:“我要去另一块土地,我将去另一片大海。 
另一座城市,比这更好的城市,将被发现。 
我的每一项努力都是对命运的谴责; 
而我的心被埋葬了,像一具尸体。 
在这座荒原上,我的神思还要坚持多久? 
无论我的脸朝向哪里,无论我的视线投向何方, 
我在此看到的尽是我生命的黑色废墟。 
多年以来,我在此毁灭自己,虚掷自己。” 

 

你会发现没有新的土地,你会发现没有别的大海。 
这城市将尾随着你,你游荡的街道 
将一仍其旧,你老去,周围将是同样的邻居; 
这些房屋也将一仍其旧,你将在其中白发丛生。 
你将到达的永远是同一座城市,别指望还有他乡。 
没有渡载你的船,没有供你行走的道路, 
你既已毁掉你的生活,在这小小的角落, 
你便已经毁掉了它,在整个世界。 

 

 

 

《The City》

 


You said, "I will go to another land, I will go to another sea. 
Another city will be found, better than this. 
Every effort of mine is condemned by fate; 
and my heart is -- like a corpse -- buried. 
How long in this wasteland will my mind remain. 
Wherever I turn my eyes, wherever I may look 
I see the black ruins of my life here, 
where I spent so many years, and ruined and wasted." 


New lands you will not find, you will not find other seas. 
The city will follow you. You will roam the same 
streets. And you will age in the same neighborhoods; 
in these same houses you will grow gray. 
Always you will arrive in this city. To another land -- do not hope -- 
there is no ship for you, there is no road. 
As you have ruined your life here 
in this little corner, you have destroyed it in the whole world. 




诗人简介:

卡瓦菲斯(Constantine P. Cavafy ,1863-1933),希腊现代诗人,生于埃及亚历山大,少年时代曾在英国待过七年,后来除若干次出国旅行和治病外,他都生活在亚历山大。 卡瓦菲斯是希腊最重要的现代诗人,也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诗人之一,其诗风简约,集客观性、戏剧性和教谕性于一身。奥登、蒙塔莱、塞弗里斯、埃利蒂斯、米沃什和布罗茨基等众多现代诗人,都对他推崇备至。


黑烨灵感:

我们祈祷的是你祈祷过的哀怨,我们寻找的是你发现光明的光明:城市颠沛成原始油田,少女成了直立行走的少年,暴乱从裂缝中挣脱,绝食为了理想与剥削。

2012 / . 09 / . 05

皮埃尔·勒韦迪———《秘密》


《秘密》


 

空钟

死鸟

在沉寂的屋内

九点

大地浑然不动

仿佛有人叹息

树木像在微笑

叶端水滴颤抖

一朵云穿过黑夜

门前一人高歌

窗打开了无声无息



诗人简介:

        皮埃尔·勒韦迪(1889-1960),二十世纪初期法国著名诗人、超现实主义诗歌的先驱之一,生于纳博讷,1910年定居巴黎,与毕加索、阿波里奈、雅各布等人一起参加立体派活动,1917年至1919年创办并主编杂志《北方--南方》,该刊聚集了后来发起超现实主义运动的几位重要人物,并大量发表实验性新诗。

        勒韦迪与阿波里奈等人一样,是二十世纪法国现代主义诗歌的几个源头之一,对后来的法国诗歌产生过重大的影响。他的诗歌作品包括大量的散文诗,都具有具体性、反理性和神秘性的的特色;既富于现代主义的抒情特征,又颇具行云流水似的大师风范,飞逝的鸟儿、夜晚的声音、流浪者的足迹在他的笔下都变成了瞬间的感觉和闪忽不定的诗意,被超现实主义诗人奉若神明。

 

黑烨灵感:

你是人造的,是一个寓言或一道舷梯,或是流逝的光阴仅扑打一只羽翼。

 

2012 / . 09 / . 03

罗伯特·勃莱———《苏醒》

 

《苏醒》



我的血管中有舰队出发, 
水道中响起细微的爆炸声, 
海鸥穿梭于咸血的风中。 

这是早晨。整个冬天国土都蛰伏着。 
窗台铺盖着毛皮,庭院挤满 
伏着的狗,和捧着厚厚的书本的手。 

现在我们醒来了,起床,吃早饭! 
从血液的港口中升起呼喊, 
雾,还有桅杆,阳光下木滑车的碰击声。 

现在我们歌唱,在厨房地板上轻轻跳舞。 
我们的整个躯体犹如黎明的港口; 
我们知道主人离开我们去了白日。




诗人简介:

      罗伯特·勃莱(Robert Bly, 1926~),当代美国著名诗人、“新超现实主义诗派”(又称“深度意象诗派”)领袖人物之一。他早年在哈佛大学学习,1958年与詹姆斯·赖特等人创办了旨在反对学院派诗歌的诗刊《五十年代》(后依次改为《六十年代》、《七十年代》、《八十年代》……),成为聚集反学院派诗人的阵地,后来逐渐形成松散型的“新超现实主义诗派”。他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开始发表诗作,迄今已出版了《雪地里的宁静》(1962)、《身体周围的光》(1967)、《跳出床外》(1972)、《睡者手握着手》(1973)、《牵牛花》(1975)、《这个躯体由樟木和香槐制成》((1977)、《穿黑衣的人转身》(1981)、《从两个世界爱一个女人》(1985)、《在耕耘中找到的苹果》(1989)等多卷,其中《身体周围的光》于1968年获得美国全国图书奖;另外,他著有诗论《谈了一早晨》等多部,译有特拉克尔、里尔克、西门尼斯、聂鲁达以及几位中国古代诗人的作品。目前,他主要靠写作、翻译和朗诵为生。 


黑烨灵感:

    我之前找过翁加雷蒂,他不在热血沸腾的大陆上,我知道他是鞋尖上的人民,你是不可一视的美利坚。不过也好,早晚都要与你见面,看看你这个诗魂的生存。庞德的艰涩是最后精神病变的先知,你的新超现实主义拯救了你以及周围的虚幻。

2012 / . 09 / . 02

伊丽莎白·毕肖普———《洗发》

 

《洗发》

 

岩石上无声的扩张,
苔藓生长,蔓延
像灰色同源的震波。
它们期待着相会
在围绕月亮的圆环上,
依然留存在我们的记忆里。

既然天堂将会
倾心照料我们,
亲爱的,你何必
讲究实效,忙碌不停;
不妨静观眼前。时光
虚度倘若不被感动。

星光穿过你的黑发
以一支明亮的编队
紧密地聚集在一起,
如此笔直,如此神速
来吧,让我用那只大锡盆为你洗发
它打碎了,像月光地样闪烁无定。

 

 

诗人简介:

 

    伊丽莎白·毕肖普(Elizabeth Bish,1911-1979),毕肖普是美国20世纪最重要的、最有影响力的女诗人之一。1911年生于美国马塞诸瑟州的伍斯特。1934年毕业于瓦萨学院后,在纽约文学圈里的生活为其事业奠定了基础。后与大学同学路易斯·克兰在南方佛罗里达的基维斯特岛,同居了5年。

 

    她的一生很多时候都在旅行,游离了美国的文化生活之外。1950年定居巴西。最后返回马萨诸塞州,住在波士顿,任教于哈佛大学。1979年突然去世,享年68岁。 诗集《北方·南方》(1946)使伊丽莎白·毕肖普一举成名,1949-1950年成为美国国会图书馆诗歌顾问。并和另一部新诗集《一个寒冷的春天》合编为《诗集》(1955),获得普利策奖。诗集《旅行的问题》(1965)与《诗歌全集》(1969)牢固地奠定了她作为杰出诗人的地位。

 

    她曾获古根海姆奖,及1970年全美图书奖。另一部诗集《地理学Ⅲ》(1976)在英国出版。 毕肖普立足于美国诗歌的传统,继狄金森、斯蒂文斯、玛丽·摩尔之后,用同样可靠的技艺,较之同辈诗人包括洛威尔、贝里曼等人更清晰地表达了一种个人化的修辞立场。她的诗富有想像力和音乐节奏,并借助语言的精确表达和形式的完美,把道德寓意和新思想结合起来,表达了坚持正义的信心和诗人的责任感。

 

黑烨灵感:

 

你如此伟大,我无法用文字表达。

2012 / . 08 / . 30

勃洛克———《透明的不可名状的影子》

 

 

《透明的不可名状的影子》

 

 

透明的、不可名状的影子

向你飘去,你也和它们一起飘,

你将自己投入———我们不解的、

蔚蓝色的梦的怀抱。

 

在你面前不尽的展现

大海、田野、山峦、森林、

鸟儿在自由的高空彼此呼唤,

云雾升腾,天穹泛起红晕。

 

而在这地面上,尘埃里,卑贱中,

他瞬间看到了你不朽的面容,

默默无闻的奴仆充满着灵感,

歌颂你,你对他却置若罔闻。

 

在人群中你不会将他识辨,

不会赏赐他一丝笑影,

当时,这不自由的人在后面追望,

刹那间品味到你的永恒。

 

 

 

诗人简介:

勃洛克(1880-1921),俄国19世纪末20世纪初著名诗人。他出生于圣彼得堡的一个贵族家庭,18岁时开始诗歌创作。1904年出版的《美妇人诗集》是他的成名作和早期代表作,充满神秘主义和唯美主义色彩。勃洛克因此一跃成为当时俄国象征主义诗歌流派的代表人物。


黑烨灵感:

你的爱情速写,如此梦幻,如痴如醉。像你抚摸那银色的褶皱,让冷淡的心能够领悟,你苦难的路该多么甜美,死又是多么容易和明白。

2012 / . 08 / . 27

维尔哈伦———《修道院的速写》

 

 

《修道院的速写》

 

 

沉闷的下午,骄阳当空

教堂里排列着褪色的古老橡木座椅;

太阳穿过火烧般的窗户

在祭坛上撒下片片的光点。

 

身穿长袍的修士们个个同样的面孔

——同样的头巾,一样纹饰的衣袖,

同样古板,像一尊尊岩石——

排成灰白的两行,无声地伫立。

 

也许这些一动不动的木人

会突然散开,念起经文

用闷雷似的声音打开着窒息般的宁静?

 

但阴暗的院墙内,没有一丝动静

时光在修道院里无声地消逝了,

修士们永远,永远,不出一声。

 

 

 

诗人简介:

   比利时诗人 ,剧作家 ,文艺评论家 。用法文写作。1855年5月21日生于离安特卫普不远的圣阿芒镇,卒于1916年11月27日。1868年在根特上中学,1874年进入卢万大学读书,与后来发起“青年比利时”文艺运动的一些作家和画家结识。1881年去布鲁塞尔当见习律师,开始写诗。1883年发表第一部诗集《佛兰芒女人》。1887~1890年间所写诗集《黄昏》、《瓦解》和《黑色的火炬》有悲观倾向。1891年他接近工人运动,开始注意社会题材,转而歌颂劳动人民的力量,成为“现代生活的诗人”。诗作有《妄想的农村》、 《触手般扩展的城市》等。画家评传有《伦勃朗》、《鲁本斯》。另外,还著有剧作4部:具有史诗气魄的《黎明》、揭露宗教界内幕的《修道院》、历史剧《菲力浦二世》和神话题材的《斯巴达的海伦》。维尔哈伦与斯蒂芬茨威格友谊深厚,成为“忘年之交”。也是在他的介绍下,茨威格有幸结识了伟大的雕塑家罗丹


黑烨灵感:

对不起,亲爱的读着,亲爱的维尔哈伦;我差点把你和茨威格弄混,把胡子安在你的鼻梁下面。这一个下午我都在描写,叙述我生活的原野,人类的城市,讨论文明是怎么样的崛起,愤怒与科技,我却找不到你更多的消息。对不起,对不起,我还要和你讲述哈尔滨的大桥崩塌了,破碎的路,却是我们这代人继续走下去的表面。

 

2012 / . 08 / . 22

塞萨尔·巴列霍———《雨》

 

《雨》

 

利马……利马正在下雨

污浊的雨水来自撕肝裂胆的

痛苦!利马下雨了

雨水是你爱心的渗露。

 

请别假装睡去,别忘记你的诗人;

我已经理解……理解了

你的爱人在人间的方程。

 

在竖笛的神秘音韵里

暴风雨般的、黑亮的美玉轰鸣,

那是你巫语般的应声。

 

然而,下起了滂沱大雨

大雨扑向我的小鹿,我的棺柩,

棺柩之中,我为你形销骨立。




诗人简介:

塞萨尔·巴列霍,秘鲁现代作家。有印第安血统。尽管一生只出版了三部诗集(《黑色骑手》、《特里尔塞》、《骨头的名单》),他仍被认为是20世纪最伟大的诗歌改革者之一。1920年代前往法国,两次访苏。巴列霍是拉丁美洲有影响的诗人,诗作具有鲜明的拉美特色,把现代主义与民族传统结合起来,激情奔放,风格清新明快。《特里尔塞》对诗歌形式作了新的探索,突破了传统的语言结构和思维逻辑,初版并未引起注意,1931年再版时引起文坛重视和赞赏。《西班牙,我饮不下这杯苦酒》描写西班牙反法西斯战争,表达了对西班牙人民的热爱和对法西斯的憎恨。


黑烨灵感:

激情洋溢的巴列霍,我知道你,谁知道你。现在的年轻人看到南美,可能会想起聂鲁达,是啊,博尔赫斯也是响当当的名字。谁知道你,我不知道,痛苦的巴列霍,我和你一样痛苦。

2012 / . 08 / . 17

哈里·马丁松——《内陆之夜》


《内陆之夜》


 

神秘的事物静静地反射着,它纺着黄昏

在静止的灯芯草中。
一根无人注意的蛛丝

在草地的网里。

 

牲畜的绿眼静静地凝视,

被黄昏平静下来,它们走向水边,

湖泊则拿起它巨大的汤匙

灌进所有的嘴中。





诗人简介:

哈里·马丁松(瑞典语:Harry Edmund Martinson,1904年5月6日-1978年2月11日),瑞典作家、诗人,1949年获选成为瑞典学院成员,1974年与艾温德·约翰松共同获得诺贝尔文学奖。马丁松的创作风格以浪漫主义为主,间或有神秘、悲观色彩。主要诗作有《现代抒情诗选》(1931)、 《游牧民族》(1931)、《自然》(1934)、《海风之路》(1945)、《蝉》(1958)、《德由勒之草》(1958)、《车》(196O)、《光与暗之诗》(1971)、《草之山》(1973)等诗集。被公认的代表作是发表于1956年的科幻大空长诗《阿尼亚拉》。


黑烨灵感:

我在读你在大陆出版的长诗《阿尼阿拉号》,这是唯一生动有趣的生命。你的同胞斯特罗姆今年获得诺奖,你是否应该高兴,我一直在怀疑。满满的夏夜并未把海水预热,疼痛的水温开始刀割岸边的人。我与你说对不起,哈尔滨没有大海。我只是靠体温感受,用舌头搅动的力量生长,来逃脱向上的绝望。

2012 / . 06 / . 25

生日信礼———休斯与普拉斯

普拉斯与休斯在生了两个孩子之后,于1961年搬到了戴文(Devon);而休斯与阿茜娅·魏韦尔(Assia Wevill)发生了关系。1962年,他与普拉斯的婚姻宣告破裂。他离开了普拉斯,而普拉斯则于1963年在伦敦的公寓中自杀身亡。1969年,魏韦尔也自杀了,还同时害死了她与休斯的孩子。1970年,休斯与卡洛尔·奥查德(Carol Orchard)结婚。在接下来的岁月里,他对孩子照顾得很周到,竭尽全力使孩子们避免媒体的侵扰。普拉斯死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休斯只出版给孩子们看的诗文
普拉斯与休斯在生了两个孩子之后,于1961年搬到了戴文(Devon);而休斯与阿茜娅·魏韦尔(Assia Wevill)发生了关系。1962年,他与普拉斯的婚姻宣告破裂。他离开了普拉斯,而普拉斯则于1963年在伦敦的公寓中自杀身亡。1969年,魏韦尔也自杀了,还同时害死了她与休斯的孩子。1970年,休斯与卡洛尔·奥查德(Carol Orchard)结婚。在接下来的岁月里,他对孩子照顾得很周到,竭尽全力使孩子们避免媒体的侵扰。普拉斯死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休斯只出版给孩子们看的诗文
普拉斯为泰德休斯作画
普拉斯为泰德休斯作画
2012 / . 06 / . 25

《风》———泰德·休斯

 

《风》

 

 

整整一夜,这所房子远远地漂浮海上,

树木在黑暗中崩裂,群上在轰轰作响,

风大步踏过窗子下面的田野,

推开黑暗和炫目的夜露踉跄向前,

 

直到白昼降临;这时橘色天空下

群山面目一新,风舞弄着

刀片似的光,黑亮萤绿的光,

像一只疯眼的晶体屈曲着。

 

晌午我从宅边擦着身走过去

一直到煤房门口。有一次我抬头张望——

穿过那股使我眼球凹进去的烈风,

山上的帐篷呼隆隆叫着,它的拉绳绷得紧紧的,

 

田野在颤栗。天边做着怪脸,

帐篷随时都会嘭一声一下消失:

风把一只鹊扔得远远的,一只黑背鸥

像一枝铁杆慢慢弯曲下来。屋子

哗啦啦响着像精致的绿色高脚杯,

风随时都会把它们粉碎。这时

人在椅子里坐稳,面对着旺火,

心头紧紧的,看不下书,不能思考,

 

也不能说笑。我们望着熊熊的柴火,

觉得房基在摇动,但依然坐着,

看着窗户摇晃着往里倾倒,

听见地平线下面的石头在叫。

 

 

 

诗人简介:

泰德·休斯Ted Hughes(1930-1998),英国现代派诗人。他的诗作常常表现暴力主题。他认为暴力在统治着自然界和人类社会。哪怕是风,一旦爆发,也会有巨大的威力。我们很难忘记他写的那些动物诗,那些诗像寓言,展现出了他非凡的才华和深邃的思想。现代主义那种晦涩难懂的词句,在休斯的诗中是看不到的。但他却吸收了现代主义的内涵。在他的诗中,大量使用意象作为象征,以说明其本人对于某些社会现象的看法,从这一点来看,他又是属于现代派的。休斯与美国诗人普拉斯悲剧性的婚姻曾深刻地影响两人的创作。主要诗集有《雨中鹰》、《牧神节》等。

 

黑烨灵感:

我们坐到很晚,看着黑暗慢慢展开:没有钟表计算时间,在持续的拥抱和热吻。 这是你九月的诗句,我用它在在着被阉割的六月,在哈尔,等着她。

 

 

 

2012 / . 01 / . 08

苏利·普吕多姆——《破碎的花瓶》

 

《破碎的花瓶》

 

 

扇子一击把花瓶击出条缝,

瓶里的花草如今已枯死发黄;

那一击实在不能说重,

它没有发出一丁点儿声响。

可那条浅浅的裂痕,

日复一日地蚕食花瓶,

它慢慢地绕了花瓶一圈,

看不见的步伐顽强而坚定。

花瓶中的清水一滴滴流尽,

花液干了,花儿憔悴;

但谁都没有产生疑心。

别碰它,瓶已破碎。

爱人的手也往往如此,

擦伤了心,带来了痛苦,

不久,心自行破裂,

爱之花就这样渐渐萎枯。

在世人看来总是完好无事,

他却感到小而深的伤口在慢慢扩大,

他低声地为此悲哀哭泣,

心已破碎,别去碰它。

 

 

诗人简介:

苏利·普吕多姆(Sully Prudhomme,1839年—1907年),法国第一个以诗歌著称的天才作家。原名勒内·弗朗索瓦·普吕多姆。苏利·普吕多姆是第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人。普吕多姆从抒情诗转而创作哲理诗又最终转向散文,他认为自己是在转向更伟大更有意义的工作。他的众多读者一致称他为那一时代至高无上的、最重要的哲理诗人,因为诗人的世界观基于该世纪的科学新发现之上。

 

黑烨灵感:

每颗心发光,离姐妹很远,尽管看起来近在身边。而她永桓孤独的她在夜的寂静中默默自燃。

X 人人网小程序,你的青春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