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营15年的“学而优”东风东路店8月11日结业

经营15年的“学而优”东风东路店8月11日结业

 

广州知名书店“学而优”东风东店昨日关闭,至此,“学而优”从最多时的30多家门店萎缩至仅存4间

  “因合同到期,学而优东风东路店将于2013年8月10日结业,衷心感谢各位顾客15年来对本店的支持。”――“学而优”广州东风东路店的玻璃门上,大黑体字的告示格外夺目。

  15年来,这家书店已成为附近居民的老朋友,不少人看到告示后驻足感叹,还有人特意赶来留影。10日上午,虽然是最后一天营业,书店店员还是早早开了门,仍不时有顾客上门。

  4个月前,“学而优”广州北京路店上演过同样的场景。实体书店的危机迅速蔓延,让经营者和读者都感到措手不及。“学而优”一名内部人士透露,今年2月还改造了店里的灯光,产品结构也进行了调整。历经挣扎,还是没能坚持下去。

  新华书店日子也不好过

  “学而优”书店由陈定方女士创办于1994年,以销售社科、文化、经管、学术类图书为主,享有很高的知名度。

  陈定方从中山大学中文系研究生毕业后,到广东花城出版社任编辑,随后在广州东园路批发市场成立了图书批发公司,第一年就盈利了。两年后,陈定方辞掉出版社的工作,在中大西门外租下铺面开了第一家“学而优”书店。在实体书店的鼎盛期,“学而优”一度发展到30多家分店,如今随着东风东路店的退场,“学而优”在广州只剩下4间门店。

  “生意一直都不是太好。”店员陈云怡告诉羊城晚报记者,“好舍不得啊,可是没办法。据说房租涨了两成,生意更难做。”陈云怡说,偶尔会有顾客来店里挑选书籍,但出手购买的很少:“有些是来店里抄书名,回去上网买。”

  “学而优”的经历并非孤例,去年8月,另一家广州知名书店“唐宁”书店在搬离华乐路时曾高调宣布“不是结业”,且新址是更繁华的正佳广场,但不久就发出“致歉信”宣布中止与正佳的合作。而后,新店开张似乎杳无音讯。如今,曾有数家分店的“唐宁”只剩一间门店。

  陈定方介绍,广州不少民营书店处境堪虞,“缺书店”已经关闭,“必得书店”换了老板,“红枫叶书店”也是苦苦支撑。不仅如此,曾经的“龙头老大”新华书店境况同样凄凉。广州购书中心一名老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十年八年前,‘赖’在店里看书太久我们都要‘赶出去’的,现在都没人可‘赶’了。”

  房东与电商双面夹击

  “‘学而优’的命运不免有点悲哀。虽然不舍得,但我还是会选择电商,毕竟更实惠。”一位网友的这条微博是不少爱书人的心声。刘先生年近60岁,他告诉羊城晚报记者:“自从女儿教会我在网上买书之后,去书店基本都不带钱,就是逛逛、看看。网上买书不但便宜,还有人送货上门。”

  在陈定方的微博上,她曾转发黑马大叔新书《黑马杂文》的宣传文字,转发时,她评论道:“以后不准只说网上书店有卖哈,网上书店赔本赚吆喝的模式已经把地面小书店整得店不聊生了。”看似不经意的玩笑话,却揭示了实体书店困境求生的真实原因、也是主要原因――图书电商平台的冲击。打开一些购书网站,各种打折信息扑面而来――“万种图书,三折封顶”。同样一本最新出版的精装格林童话,在实体书店可能最低不过七折。

  此外,商业地产价格飞涨进一步加速了实体书店的消亡。“学而优”东风东路店和北京路店关张,都涉及店面租金上涨的问题。一名业内人士说,对于实体书店来说,一面是营业额的下降,一面是房租水电和人工成本的增加。这样的情况下,只有将书店搬到偏远地方才能省租金,但那样必然缺少客源。

  多元化转型艰难求生存

  “任何一间书店的存在要讲天时地利与人和,若无条件,便无力支撑。书店在转型,我们在努力。”这是陈定方对“学而优”东风东路店关闭的回应。

  实体书店正在艰难转型。通过对比不难发现,经历过书店倒闭潮,如今“活得好”的书店几乎都不再是单纯靠卖书,绝大部分已转型成“生活书店”。“唐宁”书店2012年销售文具的月收入,占总收益的40%,此前这部分不超过10%。

  事实上,“学而优”北京路店关门前,也曾尝试过多元化经营,试图将咖啡店和书店结合起来,然而,“我们没有资金,请不起专业人才,而且广州人喜欢茶文化,咖啡可能水土不服,而且地方太小了,我们申请不到明火餐饮。”陈定方介绍,来“学而优”喝咖啡的人很少,买书的人更少。但与此同时,“学而优”的讲座和读书会等活动非常受欢迎。羊城晚报记者看到,在即将到来的南国书香节中,“学而优”人文馆将举办一系列的文化沙龙活动。举办文化活动方面的优势或将成为实体书店新的增长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