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带湖的边上遥念稼轩:闲写辛弃疾五

作者:史遇春

郁积,总是要导之使出,然后可以使心灵得以平复。对此,有人借之于酒,有人求诸他方。

“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这是稼轩派遣郁积的方式。

英雄气短,多为儿女情长。此种情景,多为正襟危坐的道学先生所不齿。在我看来,此正乃英雄刚毅之外的柔美。稼轩可谓之英雄,他没有“气短”,但作为活生生的人,他也有“儿女情长”。

既然事功无望,得一时之乐,似无大防。在“红巾翠袖”之间,得片刻温情,也算是对忧郁与不平的销蚀吧!

“红巾翠袖”上的“英雄泪”,是至情至性的见证。一些人读此,或作非非之想,然此间的忧愁哀伤又有几人会得?

“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诗强说愁”

“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

“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

稼轩的无奈,谁人会得?

坐在带湖的边上,遥念稼轩,心中升起的,又何止这些……

2007年4月8日初稿

(全文结束)

在带湖的边上遥念稼轩:闲写辛弃疾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