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站会根据您的关注,为您发现更多,

看到喜欢的小站就马上关注吧!

下一站,你会遇见谁的梦想?

小站头像

中国研究

中国研究包括旨在加深理解中国的研究,也包括利用中国信息、数据检验一般性理论的研究。  
 
本小站创建的初衷是及时介绍英文世界最新的相关研究。

RSS 归档

站长

2657人关注

站长在关注

2012 / . 07 / . 12

中国的高效之谜(我目前最牛逼的发表,置顶到更牛逼的出来为止)

以下内容来自“政见网”对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陈硕(人人个人主页)博士去年发表在《美国政治科学评论》上一篇研究的介绍。感谢“政见网”的陈仲伟编辑,以下内容也经过陈硕的审阅和修改。


——————————————————————————————————————————————————


“Tragedy of the Nomenklatura: Career Incentives and Political Radicalism during China’s Great Leap Famine.”


James Kai-sing KUNG and Shuo Chen.


The 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 105 (1): 27-45. 

 

论文下载

 

在比较中国和民主制的印度时,很多人对中国经济建设的高效率赞叹有加。那么这种高效率来自哪里?如何评价?以该问题作为切入点,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部James Kung教授和Shuo Chen博士进行了研究,成果发表在2011年的《美国政治科学评论》上。

 

作者利用1959-61年的大跃进饥荒为例,探索这种激进(高效)行为的制度成因。大跃进运动为该问题提供了难得机会,因为期间的大炼钢铁、农业卫星、“敞开肚皮吃饭”的公共食堂以及1958年冬季的农田水利建设以其激进闻名于世。


传统观点一般将这种激进行为归咎于领导人性格因素。在本文中,作者并没有否定这种观点。然而这种观点只能就事论事,却无法揭示出背后的系统性成因。
 

本研究发现:激进行为的根源在于制度设计——在权力自上而下的国家中,为了谋求晋升,官员必然实行上级偏爱的政策而忽略民众需求。具体到大跃进运动,上层的偏好就是粮食征收,以完成国家工业化目标。

 

在证明上述观点的过程中,第一个遇到的问题就是:如何测量不同领导人面临的不同晋升激励?作者发现,不同省级领导人在党内级别是不同的:有些省份的领导人是中央委员,有些是候补委员,有些甚至不是中央委员会成员。因此,不同的级别蕴含着不同的激励程度,从而导致不同的行为。级别可以用来测量激进行为,而在所有级别中,作者认为那些是候补委员的省级领导人最为激进。

 

候补委员在粮食征收上明显激进

 

晋升的激励来自于权力的差别:就中共八大所产生的中央委员会而言,全国党政军最重要的513个职位中,每位正式委员平均兼任4.3个职位,但候补委员仅兼任2.97个职位。正式委员兼任的职位不光重要,而且多数为党政军中央的关键部门,而候补委员多任职于地方政府和群众组织。此外,在中央委员会会议上,候补委员只有发言权而无关键的表决权。

 

这些权力的差距使得候补委员有明显的激励通过发挥激进行为去谋求晋升,而大跃进运动给他们提供了难得的机会。

 

通过对比运动期间不同政策的实施情况,作者发现那些由候补委员主政的省份在粮食超额征收率、放农业卫星数量、公社大食堂的普及度、集体化进度四个指标中均超过其他由正式委员和非委员主政的省份。

 

用更加严谨的多元计量回归分析,作者进一步证实了先前的假设——那些由候补委员担任第一书记的省,比其他级别委员主政的省平均每人多征收17.62公斤的粮食。换句话说,官员为了谋求晋升而推进激进行为可解释大饥荒期间16.83%的非正常死亡。

 

为什么是候补委员?

 

虽然已经回答了本文开始提出的研究问题,但作为严谨的学术研究,作者依然需要排除所有可能威胁他们结论的其他可能性。最明显的需要处理的问题是,正式委员为了进入政治局不是一样需要表现激进吗?非委员不也需要谋求进入中央委员会吗?为什么他们的表现没有和候补委员一样激进?

 

作者通过研究中共八大中央委员会所有300多名成员的简历发现,这些成员的资质深浅和他们的级别是成正比的。这些资历包括:是否经历长征、解放战争期间是否有军事服役经历、建国时的党龄以及前七次党代会上入选中央委员会的次数。具体说,级别越高需要的资质越深。

 

基于此假设进行的计量分析发现,有两个经历对于两个阶层的晋升是必不可少的:相对于正式成员,绝大多数政治局委员均需要拥有长征经历;而相对那些非委员,绝大多数正式委员均拥有解放战争期间的军事服役经历。因此,对于那些没有长征过的正式委员和没有军事服役经验的非委员,他们现在级别已经事实上成为其职业的最高点,获得进一步晋升的概率很小。而统计证据却发现这两个重要的指标却无法区别出正式委员和候补委员。因为,候补委员谋求成为正式委员并不存在这些既定的障碍。对于他们,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征收粮食!

 

作者认为,该文虽是历史研究,但其发现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这些证据可以解释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官员行为。在作者看来,当下官员推动GDP的积极性和大跃进期间为了工业化征收粮食之间并没有实质区别。由于没有自下而上的制约及制度设计缺乏纠错机制,官员为了谋求晋升所推进GDP的行为带来了一系列负面问题:环境污染、不平等加剧、征地导致的社会矛盾突出等等。由于GDP依然在晋升考察中占据第一重要的权重,地方官员并没有解决这些问题的激励。因此,在下一步的改革中,制度再设计并合理引进官员问责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2013 / . 07 / . 01

研究速递:城市中的暴力

 

研究速递:城市中的暴力

 Group Segregation and Urban Violence

 

美国中西部政治学协会会刊《AJPS》最新论文研究了疏离和城市中的暴力。作者们利用耶路撒冷的数据证明,除却地理距离之外,社会意义上的疏离比如研制流动及移民、隔离及分化政治权利等等均显著的增加城市里的暴力。

 

抢看链接:点我! (需要校园网链接)

 

评论:555 我一直以为疏离是多么催人泪下的小清新气质,透过雨水滑落的车窗看着外面的世界~~没想到却带来了这么个二逼结果。但本文对中国具有难得歧视意义。

2013 / . 06 / . 08

影片速递:The Last Days of Disco

影片速递:The Last Days of Disco

The Last Days of Disco

 

Disco will never be over. It will always live in our minds and hearts. Something like this, that was this big, and this important, and this great, will never die. Oh, for a few years - maybe many years - it'll be considered passé and ridiculous. It will be misrepresented and caricatured and sneered at, or - worse - completely ignored. People will laugh about John Travolta, Olivia Newton-John, white polyester suits and platform shoes and people going like *this* but we had nothing to do with those things and still loved disco. Those who didn't understand will never understand: disco was much more, and much better, than all that. Disco was too great, and too much fun, to be gone forever! It's got to come back someday. I just hope it will be in our own lifetimes.

 

评价:我喜欢这部电影。唯一的批评就是某些场景的服装看起来过于九十年代,而不是电影试图展现的八十年代早期。

2013 / . 04 / . 09

研究速递:内部分化和内战

研究速递:内部分化和内战

反对派内部分化会滋生出更多内战(Cunningham, 2013

 

美国中西部政治科学学会会刊《American Journal of Political Science》的最新论文研究了反对派内部分化对于内战概率的影响。传统观点认为反对派是铁板一块的,但这和事实并不符合,比如塔利班、比如叙利亚等等等等。作者通过理论模型说明如果反对派内部出现分化会滋生出很多承诺和信息问题,而这些问题均会增加发生内战的概率。此外,作者用年度数据证实了上述假设。本文的发现推进了我们对内战发生机制的理解。

 

评价:非常有参考价值的研究,感兴趣的可以用本文的研究架构思考下我国的西藏和新疆问题,应该有很强的政策性含义。

 

链接:点我!

2013 / . 04 / . 07

研究速递:封建革命与欧洲的兴起

研究速递:封建革命与欧洲的兴起

基督教文明和穆斯林文明间的大分流早于光荣革命(Blaydes and Chaney, 2013)

 

来自哈佛大学经济系的帅哥Eric Chaney伙同他的小伙伴在本期《美国政治科学评论》上发表雄文探讨基督教文明和穆斯林文明间的消长。穆斯林文明长期以来领先于世界,他们创造了璀璨的文明高度:大学、历法、天文、算数(阿拉伯数字就是他们的专利哪啊啊啊啊)等等。但是后来基督教文明赶超上去,他们发明了更多的东西(蒸汽机、电灯、网络、facebook, google, apple。。。)。对于这种大分流有认为最早始于光荣革命。但作者认为应该追溯到更早的中世纪。作者发现基督教国家的国王寿命显著长于穆斯林苏丹。这种约束条件使得基督教国家能够实现政治上的稳定,同时封建制也使得国王和地方精英存在良好的互动:招募士兵和征税。反观穆斯林的苏丹却以来与军事奴隶制度,因此和地方精英没有实现这种互动。作者认为这些差异是光荣革命最终发生在英国而非埃及的重要原因。

 

评价:牛逼!洗脑!Chaney帅哥的所有研究我一向喜欢,更别提他那个用古埃及尼罗河发大水作为shock来检验世俗政权和宗教势力消长关系的文章啦啊啊啊啊 

 

链接:点我!

2013 / . 04 / . 05

研究速递:《美国政治学评论》最期内容

 

研究速递:《美国政治学评论》最期内容

本图和内容无关

 

本星球政治科学最牛逼期刊《美国政治学评论》2013年3月号更新最新内容。通过这些内容你应该知道最前沿的那伙人都在搞些什么。照这么玩下去,政治学和经济学以后就不分了。

 

1. 技术和集体行动:手机和非洲的政治暴力

2. 代表与权利:同性恋权利法案的作用

3.候选人基因与选举结果

4.美国首都和州首府的选址变化

 

评论:全部牛逼华丽闪眼

 

链接:点我!

2013 / . 03 / . 24

研究速递:《本地制度与外商效率》

研究速递:《本地制度与外商效率》

 

经济史领域最高期刊《Journal of Economic History》的最新论文讨论了中国1920-30年代当地制度对英国、日本及本地纺织公司的生产率。在当时,尽管英国的工业领先世界,但效率最高的是日本纺织公司:高出英国和中国近70%。这主要是由于采用不同的管理策略,日本公司更好得适应了中国实际情况。但英国却没有做到。

 

点评:怎么比英国和中国都高70%,应该之比英国高啊?难道中国公司在中国也水土不服?

 

链接:点我!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