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站会根据您的关注,为您发现更多,

看到喜欢的小站就马上关注吧!

下一站,你会遇见谁的梦想?

小站头像

行走建筑

用脚步丈量建筑,感受世界! 
欢迎以文字,图片等形式,记录旅途中的建筑,风景,小吃etc 
投稿方式:weloveourlifearchitecture@gmail.com 
欢迎来稿哦 
我们都是爱建筑,爱生活的好孩子!~~~~ 

RSS 归档 31921人关注
2013 / . 06 / . 03

六一特輯:同濟建造節片段 by J.Lake

中央美院作品細部
中央美院作品細部
重慶大學作品內部
重慶大學作品內部
重慶大學作品外表
重慶大學作品外表
清華大學作品
清華大學作品
同濟大學
同濟大學
同濟大學
同濟大學
同濟大學
同濟大學
2013 / . 05 / . 24

最美的其實是過程--建築手工模型製作 by J.Lake

法國蓬皮杜藝術中心桁架
法國蓬皮杜藝術中心桁架
日本TOD`S表參道大樓6層
日本TOD`S表參道大樓6層
深圳音樂廳圖書館
深圳音樂廳圖書館
巴塞羅那當代藝術館螺旋樓梯
巴塞羅那當代藝術館螺旋樓梯
日本淺草文化觀光中心階梯室
日本淺草文化觀光中心階梯室
美國丹佛博物館中央樓梯
美國丹佛博物館中央樓梯
加拿大蒙特利爾67#住宅
加拿大蒙特利爾67#住宅
深圳大芬美術館屋頂
深圳大芬美術館屋頂
2012 / . 09 / . 26

青岛旧城那些风情 by.Kimi.Zhang

喜欢这些旗子。
喜欢这些旗子。
八大关,可以看到新城种种。
八大关,可以看到新城种种。
公主楼,八大关的最美。
公主楼,八大关的最美。
冬天的八大关光秃秃。
冬天的八大关光秃秃。
依旧八大关。
依旧八大关。
这里留下了六年小学的记忆,庆祝建校111周年。
这里留下了六年小学的记忆,庆祝建校111周年。
江苏路上的基督教堂,画过无数次美美的屋顶。
江苏路上的基督教堂,画过无数次美美的屋顶。
迎宾馆,青岛最美的老建筑。
迎宾馆,青岛最美的老建筑。
依旧迎宾馆
依旧迎宾馆
总督府
总督府
圣弥厄尔大教堂,初中在此听了两年悠悠的钟声,可惜现在翻新已经看不到这斑驳的尖顶。
圣弥厄尔大教堂,初中在此听了两年悠悠的钟声,可惜现在翻新已经看不到这斑驳的尖顶。
2012 / . 09 / . 17

跟着扎哈走——广州歌剧院 byJ.Lake

圆润双砾
  既像两块被水冲击的砾石,又像孩子们玩累了、置于一角的两块灰色橡皮泥。但它的封闭造型,却提供了绝佳的音响效果。它以看似圆润的造型,表达了内心的纯真。
  广州歌剧院敲定国际顶尖建筑设计师扎哈·哈迪德的设计作品“圆润双砾”为优胜方案。这位毕业于著名的英国建筑学院的伊拉克籍女设计师曾被称为“解构主义大师”,“建筑界的时尚女魔头”,香港的山顶俱乐部就是她的杰作之一。
圆润双砾   既像两块被水冲击的砾石,又像孩子们玩累了、置于一角的两块灰色橡皮泥。但它的封闭造型,却提供了绝佳的音响效果。它以看似圆润的造型,表达了内心的纯真。   广州歌剧院敲定国际顶尖建筑设计师扎哈·哈迪德的设计作品“圆润双砾”为优胜方案。这位毕业于著名的英国建筑学院的伊拉克籍女设计师曾被称为“解构主义大师”,“建筑界的时尚女魔头”,香港的山顶俱乐部就是她的杰作之一。
在广州大剧院的设计上,扎哈很大程度上没坚持自己的风格,尤其是看不到拖着长长尾巴的线形。
在广州大剧院的设计上,扎哈很大程度上没坚持自己的风格,尤其是看不到拖着长长尾巴的线形。
它是一个不高的、但有标志性特征的建筑。向大家演示了一座英俊的文化建筑是怎样成为城市的风景线和新名片的。
它是一个不高的、但有标志性特征的建筑。向大家演示了一座英俊的文化建筑是怎样成为城市的风景线和新名片的。
“南石北蛋”不是一个固有的词组,而是为了语句的简洁和形象,我刻意造了这个词组,意思是南方的广州大剧院的灵感来自“圆润双砾”,而北京的国家大剧院则被大众取名为“水煮蛋”,中国的百姓喜欢给那些标志性的建筑取一个幽默和调侃的绰号,是很正常的事。
而广州大剧院则完全相反。它使得这个区域拥有一种凝聚力,夜晚的照明设计非常有序和有节奏,甚至夜晚的景色比白天更有磁性。主体建筑的白光与人工丘陵上的黄色暖光带形成了美妙的流线。
“南石北蛋”不是一个固有的词组,而是为了语句的简洁和形象,我刻意造了这个词组,意思是南方的广州大剧院的灵感来自“圆润双砾”,而北京的国家大剧院则被大众取名为“水煮蛋”,中国的百姓喜欢给那些标志性的建筑取一个幽默和调侃的绰号,是很正常的事。 而广州大剧院则完全相反。它使得这个区域拥有一种凝聚力,夜晚的照明设计非常有序和有节奏,甚至夜晚的景色比白天更有磁性。主体建筑的白光与人工丘陵上的黄色暖光带形成了美妙的流线。
它正像扎哈自己所说的那样,“建筑重要的是动感”,广州大剧院的建筑造型和功能空间是有节制和充满动感的。
它正像扎哈自己所说的那样,“建筑重要的是动感”,广州大剧院的建筑造型和功能空间是有节制和充满动感的。
人们可以从四面八方和不同的层面接近和进入大剧院,它的便利和公共特性,增加了大剧院的透明性和民主感。环绕在建筑周围的大面积景观,衬托着主体建筑的升起。位于中心位置的三角形螺旋坡道和空间,好像一颗石头的空穴。
人们可以从四面八方和不同的层面接近和进入大剧院,它的便利和公共特性,增加了大剧院的透明性和民主感。环绕在建筑周围的大面积景观,衬托着主体建筑的升起。位于中心位置的三角形螺旋坡道和空间,好像一颗石头的空穴。
她对那么多人喜欢她设计的大剧院而欣喜,尽管很多人都不敢恭维建筑的施工水平,但是,对扎哈来说,它就是自己的孩子,况且她自己也未婚。
她对那么多人喜欢她设计的大剧院而欣喜,尽管很多人都不敢恭维建筑的施工水平,但是,对扎哈来说,它就是自己的孩子,况且她自己也未婚。
就像我们在写中国书法时,强调“势”一样,扎哈的建筑具有强烈的走势,这种“势”统合了很多细节,让每一个局部都服从于整体的动态线,也就是向一个总的方向倾斜。从墙到柱子,从台阶到扶手,从门窗到坡道,从入口到拐角,如此种种的设计,都可以看到扎哈是把她所独创的手法,运用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就像我们在写中国书法时,强调“势”一样,扎哈的建筑具有强烈的走势,这种“势”统合了很多细节,让每一个局部都服从于整体的动态线,也就是向一个总的方向倾斜。从墙到柱子,从台阶到扶手,从门窗到坡道,从入口到拐角,如此种种的设计,都可以看到扎哈是把她所独创的手法,运用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扎哈的建筑具有强烈的走势,她让每一个局部都服从于整体的动态线,向一个总的方向倾斜
扎哈的建筑具有强烈的走势,她让每一个局部都服从于整体的动态线,向一个总的方向倾斜
广州大剧院的设计,必须在其文化气息与周边环境的协调中扮演独特的角色。我们当时知道,大剧院将会是一个结合人文与商业的CBD的一部分。因此我们设计了抬升的建筑物以吸引游客。同时我们使用相互呼应的“圆润双砾”设计,使它与珠江相映成趣。如今的广州大剧院,就像两块被河水冲刷得光滑的鹅卵石,它独特的双砾设计为这片区域添加了江河元素。——扎哈哈迪德
广州大剧院的设计,必须在其文化气息与周边环境的协调中扮演独特的角色。我们当时知道,大剧院将会是一个结合人文与商业的CBD的一部分。因此我们设计了抬升的建筑物以吸引游客。同时我们使用相互呼应的“圆润双砾”设计,使它与珠江相映成趣。如今的广州大剧院,就像两块被河水冲刷得光滑的鹅卵石,它独特的双砾设计为这片区域添加了江河元素。——扎哈哈迪德
2012 / . 09 / . 05

上海-夏雨幼儿园(叁)via Fan

事实上夏雨幼儿园在建设之前, 这里几乎就是一块荒地.
 在早先的规划中, 是作为绿地定义的, 而且是在以夏阳湖为中心的新城区的边缘, 离一条高架的高速公路仅7Om 之遥。
虽然离附近的居住区也还有段距离. 但政府还是希望能通过一些建筑上的表现力来提升新城区的环境吸引力。
事实上夏雨幼儿园在建设之前, 这里几乎就是一块荒地. 在早先的规划中, 是作为绿地定义的, 而且是在以夏阳湖为中心的新城区的边缘, 离一条高架的高速公路仅7Om 之遥。 虽然离附近的居住区也还有段距离. 但政府还是希望能通过一些建筑上的表现力来提升新城区的环境吸引力。
大舍建筑的建筑师们一度想要塑造一个和江南园林有关的空间及形式. 这也一直是他们想在这个地域从事设计活动的一个理想. 这个幼儿园的设计也确实在很大程度上与此相关.
大舍建筑的建筑师们一度想要塑造一个和江南园林有关的空间及形式. 这也一直是他们想在这个地域从事设计活动的一个理想. 这个幼儿园的设计也确实在很大程度上与此相关.
一幅马蒂斯的《静物与橙》的油画维系了想象与现实的对照. 
那是一幅在方案设计阶段用来表达建筑作为容器概念的参考图。画中陶制的果盆里盛满了还带粉绿叶的红和黄的橙子. 
它一方面被用来暗示幼儿园作为一个被保护的容器的性质, 另一方面也带来了画作本身愉悦的色彩和鲜活物体所能揭示的性格.
一幅马蒂斯的《静物与橙》的油画维系了想象与现实的对照. 那是一幅在方案设计阶段用来表达建筑作为容器概念的参考图。画中陶制的果盆里盛满了还带粉绿叶的红和黄的橙子. 它一方面被用来暗示幼儿园作为一个被保护的容器的性质, 另一方面也带来了画作本身愉悦的色彩和鲜活物体所能揭示的性格.
江南园林往往比较内向.
相对城市而言它的边界清晰. 然而身在其中. 却不容易感觉边界的存在. 事实上园林的空间作用很多时候正是试图消除某种边界感. 有趣的是这种作用经常也正是借助边界得以完成园林的边界多是围墙. 围墙闭合便形成一个容器.容器内的物体是受保护的. 这是它的内向性所决定的
江南园林往往比较内向. 相对城市而言它的边界清晰. 然而身在其中. 却不容易感觉边界的存在. 事实上园林的空间作用很多时候正是试图消除某种边界感. 有趣的是这种作用经常也正是借助边界得以完成园林的边界多是围墙. 围墙闭合便形成一个容器.容器内的物体是受保护的. 这是它的内向性所决定的
应该说, 建筑的外部形态在整个设计及建造过程
中还是很好地得以控制的. 无论是彩色穿孔铝板幕墙还是呈树皮肌理的外墙涂料. 都较好地达到了预想的效果.
应该说, 建筑的外部形态在整个设计及建造过程 中还是很好地得以控制的. 无论是彩色穿孔铝板幕墙还是呈树皮肌理的外墙涂料. 都较好地达到了预想的效果.
15 个班级的教室群和教师办公及专用教室部分分为两大曲线.围墙办公和专用教室部分是有意抬高并周边出挑的U 型玻璃围墙. 两个形体相依存容易化解一个形体可能出现的和环境的对峙状态, 而且也不会显得孤单。围墙内的交通组织结构是空间状态的关键。开始设想的交通结构接近园林的路径状态. 基本是环形的. 它沿着曲线的围墙行进, 也可能部分远离围墙这样各个班级的室外活动院落就可以相互连接并在两个功能两个功能共享同一个狭长的竹院. 却因分别使用不同的走廊区段而相对独立.
15 个班级的教室群和教师办公及专用教室部分分为两大曲线.围墙办公和专用教室部分是有意抬高并周边出挑的U 型玻璃围墙. 两个形体相依存容易化解一个形体可能出现的和环境的对峙状态, 而且也不会显得孤单。围墙内的交通组织结构是空间状态的关键。开始设想的交通结构接近园林的路径状态. 基本是环形的. 它沿着曲线的围墙行进, 也可能部分远离围墙这样各个班级的室外活动院落就可以相互连接并在两个功能两个功能共享同一个狭长的竹院. 却因分别使用不同的走廊区段而相对独立.
在班级单元的设计上. 活动室因为需要和户外活动院落相连而全部设于首层, 卧室则被班以鲜亮的色彩.于二层. 红、黄、绿三种配色正如马蒂斯画中果盆里的果与叶. 只是选色更为亮丽。不同班级的卧室相互独立.并在结构上令其楼面和首层的屋面相脱离, 强调其漂浮感和不定性, 这种不定性以及恰当尺度的相互分离导致一种看似随意的集聚状态. 空间产生张力。一个偶然的改动更令这个层面的空间感受趣味横生
在班级单元的设计上. 活动室因为需要和户外活动院落相连而全部设于首层, 卧室则被班以鲜亮的色彩.于二层. 红、黄、绿三种配色正如马蒂斯画中果盆里的果与叶. 只是选色更为亮丽。不同班级的卧室相互独立.并在结构上令其楼面和首层的屋面相脱离, 强调其漂浮感和不定性, 这种不定性以及恰当尺度的相互分离导致一种看似随意的集聚状态. 空间产生张力。一个偶然的改动更令这个层面的空间感受趣味横生
因为在设计阶段一直将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首层
, 所以后来二层的外部空间感普实意外地令人惊喜. 小朋友们或许也由此多了一个相互串门的习惯游戏.应该说, 建筑的外部形态在整个设计及建造过程中还是很好地得以控制的. 无论是彩色穿孔铝板幕墙还是呈树皮肌理的外墙涂料. 都较好地达到了预想的效果.
因为在设计阶段一直将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首层 , 所以后来二层的外部空间感普实意外地令人惊喜. 小朋友们或许也由此多了一个相互串门的习惯游戏.应该说, 建筑的外部形态在整个设计及建造过程中还是很好地得以控制的. 无论是彩色穿孔铝板幕墙还是呈树皮肌理的外墙涂料. 都较好地达到了预想的效果.
而室内介质则不断地处于失控状态.
一方面出于项目管理方面的原因. 建筑师的室内空间设计意图难以得到充分贯彻. 
另一方面国内类似性质的项目总是由土建施工单位接着完成不算复杂的装修任务, 事实上他们可能连简单的木地板都做不好. 更别提栏杆,扶手等讲究细节的施工了.
究竟怎样的空间可以和幼儿们良好地对话. 这在我们心中仍是一个难以把握的问题.
而室内介质则不断地处于失控状态. 一方面出于项目管理方面的原因. 建筑师的室内空间设计意图难以得到充分贯彻. 另一方面国内类似性质的项目总是由土建施工单位接着完成不算复杂的装修任务, 事实上他们可能连简单的木地板都做不好. 更别提栏杆,扶手等讲究细节的施工了. 究竟怎样的空间可以和幼儿们良好地对话. 这在我们心中仍是一个难以把握的问题.
2012 / . 09 / . 04

Bedshaped

Bedshaped

思考地太累,行走地太急,放空一下

2012 / . 09 / . 04

上海-夏雨幼儿园(壹) via Fan

取与舍——对夏雨幼儿园建筑构思的评论

祝晓峰 

建筑学上迈出的每一步,都是基于对一种思想的热忱和支持,这种思想就是能够产生不断探究各种空间品质的思想——赫尔曼.赫茨伯格 [1]

 

在水乡的小河边设计一座幼儿园——这一定是许多建筑师梦昧以求的项目。从命题的表述里我们已经可以清晰地读到设计和评价这座建筑的两个基本点:一是幼儿园本身,二是幼儿园所在的水乡环境相信对大舍的建筑师而言,这两者的关联就是设计的关键:既是乐趣之源,也是挑战所在。


翻看一下幼儿园的设计规范和江南园林的平面,我们不难理解大舍构思的初衷。虽然由班级单元、音体活动室,餐厅和教师办公构成的现代幼儿园完全是西方的产物,但其中每个单元里必需的室外活动场地却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园林中的院落布局。而园林中游园的自由兴味又似乎与儿童的行为状态暗合——对建筑师来说,一开始就能够拥有这样直接相关的思考出发点,实在令人兴奋,甚至可以想见接下去可能激发出来的有益碰撞和结果。然而,过于宽博的园林概念并不容易准确地同幼儿园这个特定的建筑类型挂钩。在一篇介绍夏雨幼儿园的文章里,大舍这样描述设计初始概念的形成:

我们一度想要塑造一个和江南园林有关的空间及形式,这也一直是我们想在这个地域从事设计活动的一个理想,这个幼儿园的设计也确实在很大程度上与此相关,不过最终的completed结果和我们的理想还是颇有些距离。相反,一幅马蒂斯的《静物与橙》的油画倒是维系了想象与现实的对照,那是一幅在unbuilt设计阶段用来表达建筑作为容器概念的参考图。画中陶制的果盆里盛满了还带着绿叶的红和黄的橙子,它一方面被用来暗示幼儿园作为一个被保护的容器的性质,另一方面也带来了画作本身愉悦的色彩和鲜活物体所能揭示的性格。


从这段话里,我们读到寻找概念的思考方式,也可以读到过程中的犹疑和取舍。可以认识到,建筑师在提炼概念的过程中遵循了宏观优先的原则。也就是说挑选概念来源的标准是看它能否从大尺度的、整体的角度反映项目总的精神实质。这种遵循未必是有意识的,但对最后的结果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使内在使用行为和外在形式意象这两者构成的天枰向后者倾斜——这件作品的批判性价值也正在这里。


由于在江南地区设计建筑,对江南园林有所借鉴是很自然的想法,其中可资借用和引申的概念很多。大舍提取的两个概念,一是内向性,二是游园式的路径组织,都偏重于总体布局和宏观架构。相比之下,尺度较小的元素,比如小院空间里的行为尺度,似乎并未在构思阶段走进建筑师的视野。这也许是基于大舍对传统所持的态度:有所关联,但保持距离。不过争议也因此浮现:小尺度空间里的行为恰恰和幼儿园的生活息息相关。如果说在评价一个幼儿园设计的成功与否时,必须关注幼儿在空间内学习生活的品质和乐趣,那么对小尺度空间和构筑物的研究,无疑也应该是构思的重要出发点之一,由此再联系与之相关的园林空间也就会更有意义。从这个角度反观马蒂斯的《静物与橙》,我们就不难看出,它对夏雨幼儿园建筑概念的诠释是宏观式的,画面所持的鸟瞰视角也可以佐证这一点:盛水果的容器几乎完美地呈现了这座建筑外在的布局、形式意象乃至色彩,它确实能够从总体上清晰地表达建筑的整体概念和精神实质。但它对概念提炼的贡献只能到此为止,对于另外一个重要方面,即幼儿园内在的、相对微观的具体生活和功用,则缺乏一个同样有创见的概念支撑,这个支撑似乎原本有望从园林的小尺度研究中获取,现在却大部分被固有的幼儿园设计规范所替代。


通过对completed作品的解读,我们可以继续讨论以上概念的设计实施结果。内向性是幼儿园、园林和水果盆三者共通的特质,它in progress筑语言上的表达是一道围墙。同园林建筑一样,夏雨幼儿园的围墙成为建筑和空间的边界,它隔绝了东侧高速公路的噪音,并很好地体现了幼儿被保护的需要,这道蜿蜒成圈的围墙在概念上和在基地里一样妥帖,大舍对它的贯彻也最坚决、最清晰。围墙上的门窗开洞、与内部空间的关系、对东西两侧不同环境的反应、结构缝、避雷带等等元素和难点都被一一克服,并巧妙地整合在一起。当看见围墙上的变形缝与适合孩子安全地向外张望的风景缝同取一个100毫米的宽度时,我们理应会心地向大舍致意,因为这体现了优秀建筑师用细部构造去实现一个完整概念的成熟水准。

游园式的路径组织来自园林,这一概念的尺度开始介入到园林内部的行为和事件。当建筑师试图将其与幼儿园的容量和内部交通结合在一起时,矛盾也很自然地产生了。这次碰撞的结果是,与园林式空间组织相关的环形游廊只能出现在供教师办公的辅楼里,而无法在幼儿园的主体中实现。在主体内部,班级单元之间的组合需要方便的交通主干,从空间组成看更像是带有城市特征的院落群体,而不是以景为心的园林空间。这样的结果对于探索游园式空间的初衷而言意犹未尽,似乎词不达意,但换个角度来看,如果设计的初衷是从幼儿园的使用和行为出发,再寻找与之调和的园林空间趣味,就无须在意这样的遗憾了。事实上,建筑师们在幼儿园completed使用后发现,这个曲折却又宽敞的主干通道变成了一条布景街,除交通功能外,更是深受孩子和老师们喜爱的合班活动场所。而这些由主廊串联起来的院落,也成就了班际行走当中的空间邂逅和惊喜——这种在空间心理上与园林游走兴味的暗合已经从另一个角度说出了建筑师想说的话。


宏观概念支配性的影响力也渗透到了每个班级单元的设计中,与水果盆相符的形式逻辑是15个漂浮在围墙上的彩色小盒子,这种自由式的集聚感需要班级单元二楼的卧室在体量上与下部明显脱离;但对于通向卧室的楼梯而言,靠边才对使用最为有利。在这二者的矛盾取舍中,形式需要仍然占了上风,类似的设计判断也可以在置于围墙外的合班活动场地和围墙内活动院落的均质化分布中找到。

尽管整体概念并非主动从使用方面切入,建筑内在的事件和行为仍然会在设计过程中给建筑师出题。在此试举三例。一是单元班级活动场地,这些60平米左右的外部空间游离在围墙内的建筑和通廊之间,它们的场地由绿化和硬地组成,这样的布置比较偏向于总图式:硬地依托活动室,绿化则沿墙环绕。在真实的使用状态下,这样的绿化在本就有限的场所里把围绕墙根的空间隔离开去,成为不易进入的消极空间。如果全部布置为硬地或嵌入式的绿化铺地会更好一些,既能用足外部活动场地,也可以更完整地维系院子的单纯品质;二是围墙顶部的屋面,建筑师原本并没有设计屋顶平台的意向,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设置平台会导致不得不增加的防护栏杆——这当然会在一定程度上削弱围墙做为容器概念的完整度。后来在审图阶段,为了满足消防疏散的要求,各单元在二层的室外屋顶必须相互联通:这是一次促使建筑师从使用出发对设计进行再思考的机会。按照规范要求,大舍在屋顶上把每三间卧室用木栈道联系起来,不过鉴于保护整体概念的初衷,栈道的设置基本上是功能性的。在completed使用后,这些栈道反而成为孩子们在卧室之间串门的热门场所。可以设想,如果栈道能够局部扩大成若干个小的活动平台,这一外部空间将会拥有更大的活力,也能让屋顶多彩的美景更主动地融入孩子们的户外活动中;三是幼儿园主体和办公辅楼之间的空间利用,这也是一项在设计后期进行的修改。由于教师和接送孩子的家长们多以摩托车代步,幼儿园要求设置更多的摩托车停放点。在这个夹缝里,大舍利用了辅楼体量原本需要营造的悬浮感,用斜坡将室外地坪降低,切入悬挑抬高的楼板之下,从而提供了停车空间——这是设计调整中巧妙流畅的一笔。


从以上的讨论中可以看到,大舍在整座建筑的设计过程中始终面临对两个问题的解答,一是对建筑类型的把握,二是对形式语言的探索。把夏雨幼儿园放在当代中国建筑实践的环境中看,它所呈现出来的批判性价值就在于这两种解答之间的权衡关系。形式至上的观念已经成为当今建筑学的全球化特征,由大及小、先总体后局部的思路则可以追溯到20世纪中期的建筑教育。由是观之,把总体概念和形式意象做为设计切入点的偏重,显现了整个时代的烙印,但这座建筑却由于其特定的建筑类型和建筑师的努力而拥有了一种启迪式的能量:如果我们积极主动地从事件和行为出发去构想建筑,我们是否能更有机会摆脱当下形式化的桎捁和诱惑?如果我们真正把形式视为结果而非起点,我们是否就有可能从更完整的意义上探求建筑学进步的核心?


在傍晚的阳光里,站在小河西岸观看夏雨幼儿园,围墙外的榉树在墙上投下的参差光影、墙面上的彩色竖缝、以及树皮状的质感涂料,共同演奏着一支应景的微妙旋律,让围墙上斑斓的小盒子们跳出鲜活的舞蹈……这一卷江南河畔的景象之美,已与传统的水乡意境不遑多让,更令人对围墙之内的空间充满了想像和期待。


[1] 译自Herman HertzbergerLessons in Architecture 2Space and the Architect ©2000 by Jen Sean and Wellcharm Enterprise CO., Ltd, Chapter 4:Space & Idea
[
2] 大舍:上海Xiayu Kindergarten,时代建筑2005年第3期,P101

原载于《世界建筑》2007年第二期
作者:山水秀建筑设计事务所设计总监

 (资料来自于大舍建筑)

X 人人网小程序,你的青春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