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站会根据您的关注,为您发现更多,

看到喜欢的小站就马上关注吧!

下一站,你会遇见谁的梦想?

小站头像

良城の美景♥

旅行原是一种回忆,或者回忆正在旅行。

RSS 归档

站长

132916人关注
2013 / . 08 / . 14

走出去,才能与更好的自己邂逅

       文/五月微蓝@douban


       某一个时刻,会突然很想出走,抛开所有,走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去,没有人认识,做一个全新的自己。

 
    上午,跟一同事聊天,他刚刚从伊朗和土耳其旅行了19天回来,大家都充满好奇的听他说着各种趣事。说起土耳其可能是很多人向往的地方,但是一说伊朗很多人会觉得那地方很危险,不安全。可是我一直不知道这些人的不安全感是那里来的呢?太多的人容易受到新闻舆论的影响,明明自己没有去过没有见过的地方,却会做一些或正面或负面的评论。比如中东和东南亚的一些国家,中东大抵是因为宗教和政治原因,而东南亚的一些小国是因为太穷,于是在很多人的概念里,这些地方是可怕的,不安全的。于是我想起另一个同事说起的一件事儿,他在荷兰培训的时候遇到一个东欧的哥们,人家问他:“奥运会的时候你们北京的市民是不是没水喝的?听说水都给运动员喝了。” 你听来一定觉得很可笑吧,可是这就是普通欧美人眼里的中国,相似的,这也是很多中国人眼里的某些国家。
                 
         那个去了伊朗的同事说,那里除了节日多点,动不动就休息外,其他都挺好。物价便宜,人民也很淳朴。他说在街上遇到个路人甲,聊了一阵之后请他们到家里吃饭,走的时候还送了很多吃的给他们。另外遇到一个伊朗愤青,抱怨了一阵中国对利比亚事件的态度问题后,还是很友善地给他们推荐了一些很值得去看的地方。所以后来,其他的同事都在感慨,人还是要多出去走走,不然你永远也不知道那个地方究竟是什么样的。我们在电视上能看到的只是真真假假的各种新闻,其实根本看不到生活。比如你或许听说伊朗的石油出了什么问题,可是你却不知道他们国家景点的门票有多便宜;比如你听说伊斯兰的戒律很严格,却不知道在生活里他们也是很宽容的……而作为普通人,我们更关心的是普通人的生活,只有自己亲自去过那个地方,才能真正体会到什么才是生活。
                 
         下午,去看了一会同事去拉萨拍的照片,然后又聊了一会。现在正是朝圣的时节,据说拉萨人满为患,这些人除了教徒还有武警和特警。据说在任何一条街上,都满是装备齐全带着武器的警察。(是为了防止朝圣滋生事端么?)冬天的拉萨很是寒冷,空气更加稀薄,更容易高原反应。可是你不一定知道酥油茶对此大有作用吧?我也喝不惯酥油茶,但是今天才知道酥油茶还有这作用,据说喝了之后会从里面热到外面,马上就不冷了,身体舒服了高反也好了很多。难怪当地人都爱喝酥油茶,每个地方的饮食其实也是为了更适合在这个地方生活吧。所以下次如果去西藏,如果遇到高原反应或者特别寒冷的气候,记得喝上一杯酥油茶。
                 
         下班前又跟刚从柬埔寨回来的朋友聊了一会,她过年时去了越南和柬埔寨,说柬埔寨很好,越南比较一般。遇到过的去过吴哥的朋友,每一个人都说那里特别好,非常值得一去。这次这个跟我一起去了尼泊尔的女孩先我一步去了那里,回来依然得到一个A级的评价,吴哥果然是个经得起众人考验的地方啊!我还是那句话:“世界末日之前,要去看一眼吴哥。”
                 
         所谓旅行的意义,真的很难去定义。不管我们是带着什么目的出发的,最后常常能收获一份意外的惊喜。只要带着你的真诚的心出发,一定能遇到同样真诚的人。
          
         在路上,或许是孤独的,不管是开心还是害怕,都要自己承受,不管多困难辛苦,都必须去克服,也因为这样,我们面对的才是最真实的自己。 
                 
         走过这些路,你才会发现,其实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难,只要走出去,真的一切都变得容易了。 
          
         我相信,走出去,才能与更好的自己邂逅。
                     
         深谈之余,亦自省。
                     
         晚安。
2013 / . 08 / . 13

并不是真正的生活

文/佚名

 

土豆的市价是一块九毛八一斤。卷心菜的市价是两块五毛,压压价能还到两块三毛,这样能比超市里用保鲜膜包好的同样品种省下每斤五毛钱来。七八颗青菜两块三毛四,清炒一下自己吃的话可以做两顿。 ——有些数字在心里记得越来越清楚。

 

我居住的地方附近有一条不算长的路,道路的一半,骄傲地竖立着几座上海内环内均价4万一平米的、门口写着“私家住宅,非请莫入”牌子的高档小区;而道路的另一半,排列着鳞次栉比的老式屋子,窄窄的弄堂里拖着鞋抹鼻涕的小孩到处跑,有头发蓬松的妇人端着痰盂去公共厕所倒。

 

而在我住的地方步行大概五分钟的地方有两家大型超市,绕过其中一家再走三分钟,有一个隐秘的菜市场。住在高档小区里的人把车停在大卖场的停车场里,而住在老弄堂里的人拎着由于多次使用而磨出白印的塑料袋挤进菜市场。

 

多么的match。

 

我从小就很惧怕菜场,作为一个对于卫生条件极其挑剔的人,菜场污水横流的场面和鸡鸭鱼肉的咸腥气味是绝对难以忍受的。陪妈妈买菜的时候我也只肯执拗地在门口等她,偶尔鼓起勇气进去,也是过不了一分钟就捂着鼻子跑出来。

 

长大一点之后,大型卖场开始在中国疯狂地流行起来,我如获大赦,千万次撺掇老妈以后不要去菜场了。在我看来,贵一点是没有关系的,干净清爽的购物环境比什么都重要。至于还价什么的更是“既不会也没有太多必要的”。

 

转变发生在去年去香港的时候。我开始发现惠康里八块多一把的蔬菜,在石塘咀街市里六块多就可以买到,惠康20港币的云吞皮在湾仔拐角的店铺里14块5港币就能买到。我开始明白一些不同。或许不是“明白”,而是真正“意识到”其中的不同。两块钱省下来可以多买一个鸡蛋,五块钱能多坐一次小巴,甚至只是两毛钱,也能让你在7-11买东西的时候不至于为了一笔零钱而破开新的100港币。

 

原来当钱从自己的手里花出去的时候,哪怕只是一个cent,也显得无比可贵。

 

上海不少东西的物价比香港更甚,培训的地方在徐家汇商圈附近,一份再普通不过的便当也要16块,天天上课,一个礼拜的地铁费差不多要花掉50块,租房子一个月1800,每个月水电煤气100多,一年的宽带540,每日必要的生活用品吃穿用度又是支出。每天一睁眼的时候,就有无数的账单在眼前飞过,提醒我每日扪心自问活在这世上我要如何担负自己的生活。它绝不是学生时代想象中美好的伊甸园。坐在四号线上,每天看着无数白领背着公文包喝着全家的豆浆,眼神里是一片难言的疲惫和对生活的屈服。

 

至于曾在这城市打一个公共市话被老板要价3块钱,或者急着打印一份文件于是被打印店老板看准时机收了5块钱一张的高价打印费,这些都是“大概可以不提”但终归扎在心里留下痕迹的部分了。他们无时不刻地提醒我,这世界是多么现实。

 

在南京当学生的时候,不想吃食堂了就去熊猫买杯奶茶,去校门口随便找地方吃,同学提出聚餐吃海底捞也不会犹豫,从来不晓得控制生活费,生活滋润而富足。反倒是现在在上海,地铁站的Coco一次都没碰过,天天带着水杯谨防各类饮料的引诱,鸡排之类的零食也不再去看,就连曼可敦的面包也舍不得买,转去买超市自己做的简装面包——因为便宜一块五。

 

甚至终于有一天,鼓起勇气冲进菜场,和小贩们开始据理力争地还起价来,最终得意洋洋地拎着便宜了三毛钱的菜扬长而去。

甚至在照着网上的菜谱做出照烧鸡排之后,仰天长啸“吉野家的日式照烧鸡排饭弱爆了!”……

 

独立的生活最终会教会一个曾经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姑娘,如何忍着脂肪柔腻的触感,切齐生姜葱铺上料酒腌着腥;会教会一个从不去菜场的姑娘在那污燥的地方呆上二十分钟就为了买到最划算的茄子;会教会一个回到家就喜欢躺在沙发上看书的姑娘自己熟稔地变着花样用简单的食材做出可以下咽的饭菜,能喂饱一屋子人;会教会一个最喜欢满城找好喝奶茶的姑娘自己煮红茶倒牛奶调制一杯性价比最高的饮料;会教会一个从不记账的姑娘每一天对自己所有的资产负债收入费用进行盘存结算,每一天进行帐实核对,她把各种各样的超市发票、公交充值票甚至买一杯粥的发票都按照日期全部夹好备查。

 

时光最终教会这个姑娘,那些无需付出的岁月并不是真正的生活。

2013 / . 08 / . 10

海角天涯,招之即来

文/张佳玮        

       我外婆说,我舅舅小时候性子很揪。跟我外公吵完架,就把眼镜布塞眼镜盒里,拿几本书塞进书包,气哼哼的出门,在门口还会吼一声:我这就去美国!再也不回来了!
外婆说,每到这时,她就叹一口气,走进厨房。打两个鸡蛋,坠在碗里的面粉上,加水,拌,加点盐,加点糖。直到面、鸡蛋、盐、糖勾兑好了感情,像鸡蛋那样能流、能坠、能在碗里滑了,就洒一把葱。倒油在锅里,转一圈,起火。看着葱都沉没到面里头了,把面粉碗绕着圈倒进锅里,铺满锅底。一会儿,有一面煎微黄、有滋滋声、有面香了,她就把面翻个儿。两面都煎黄略黑、泛甜焦香时,她把饼起锅,再洒一点儿白糖。糖落在热饼上,会变成甜味的云。这时候,我舅舅准靠着门边儿站着,右手食指挠嘴角。我外婆说:吃吧。我舅舅就溜进来,捧着一碗面饼,拿双筷子,吃去了。



我爸说,我以前在房间里看书时,就像进了螺蛳壳,总是听不见叫喊我吃饭的声音。每当这时,他就叹一口气,走进厨房。往锅里倒油,叉着腰等油热起来,打下一个鸡蛋,叉着腰等,看着蛋白边儿被油煎得黑黄卷了,翻个面儿,往锅里点酱油、一小点糖和水,听着荷包蛋在酱油里咕嘟咕嘟声。等酱油和糖的香味把我抓到厨房门口时,他关火,把荷包蛋连酱汁一起装碗,扣在我的热白米饭上。指指:吃。


我妈说,我爸以前痴迷于麻将。中午出门,说好下午回来做饭,可是到天黑了都不见人。我妈说,每到这时,她就叹一口气,走进厨房。烧一铫子水,等沸了,一半倒进大广口瓶里,再往广口瓶里插一瓶黄酒,另一半浇上她刚抓的花生,摇一摇,把水倒了。倒油进凉锅,洒花生,起火。花生们像进了温泉,嘴里发出丝丝拉拉的声音。不管,拿铲子翻着炒,花生们怕烫了,开始劈里啪啦的叫疼,我妈很有同情心,就把火关了,就着油继续炒它们。等花生发出一片唏嘘声,我妈就把它们请出来,倒进一个洒了盐的碗里。顺手把黄酒瓶从广口瓶里拿出来,开盖儿。黄酒和花生的香魂半空搅着。这时候,我爸准就开始敲门了。



我爸说,我妈怀着我时,脾气大,常嫌他懒散,一生气就摔门而出,去厂里值夜班。每当这时,他就叹一口气,去菜场买三个鲢鱼头——那时鲢鱼头、鸡爪子这些还很便宜。我爸走进厨房,把每个鱼头剖两半,洗干净,尽去其腥。炒锅里下油,一点黄酒,煎。鱼头怕疼,发出呲呲求饶声,脸色发黄,我爸就关火,换个大瓷锅,把炒锅里的油、酒、鱼头一起倒进去,加水,起慢火,开始等。鱼头没警惕,在温热的汤水里睡着了。我爸像个巫师一样,看着星辰,算着时间,掀锅盖看见汤变得白浓,一勺下去都挂浆连丝了,就口念咒语,念句马里马里哄,洒葱叶。我妈就飕的一声,出现在门口了。


我爸说,以前周末,我时常赖床到中午。拎不醒,叫不听。每当这时,他就叹一口气,走进厨房。把冷米饭加点水,加一块年糕,一起煮着;拿一块睡得和我一样沉的豆腐,点几滴香麻油,点几滴酱油,加一点盐,切点葱花,拿筷子一划拉,豆腐就醒了,变成一堆冷艳香浓的拌豆腐;拿两片五香豆腐干,切成薄片,扔进滚水里烫一下,没等豆腐干喊疼就捞起来,趁热倒上三合油,顺手把煮泡饭的火关掉,看泡饭米粒快和年糕融一起了。他说这时候,我准已经衣冠整齐,坐在桌前了。


我以前,有那么两年,每当心情不好,好像要在太阳穴那儿凝结成块诱发头疼时,就去买香肠、鸡蛋、青豆、青椒、毛豆和胡萝卜。在锅里下一遍油,把青椒下去,炒出一点味道,捞走;把五个鸡蛋打进青椒油里,看着它们起泡;再下一遍油,把冷饭下去,拿铲子切了米饭,让鸡蛋卷裹着;再下一遍油,把切好的香肠和胡萝卜,外加青豆和青椒倒下去。我妈这时就在远方开个窗提示我:别下那么多油!鸡蛋要分块儿!我不理她,继续炒。等蛋炒得浓黄香,眼看要焦黑时,停火起锅。把炒饭盛一大盆,花一小时吃完,一边抹嘴边的油,一边烧水煮茶。喝一口热普洱,打一个饱满的油香十足的嗝后,不好的心情就飘走了。


我妈说,每当她想我回无锡了,就去菜场买一只体格壮硕油头肥厚的鸡,洗干净了,放水里煮。鸡很生气,吐了许多浮泡儿,刮了。为了让鸡服气,她下了点姜和酒,放下锅盖慢火闷,把鸡只吃不锻炼的油都熬出来,浓黄的浮成一片一片。又拿一个锅,加点儿水,把一块块的五花肉搁进去,煮得五花肉见灰白了,去了水,下酱油、糖和黄酒,放下锅盖慢火闷,让肉慢慢闷红。她自己一旁继续扫地、逗狗、收拾沙发垫去。
——她说,这时候,我在上海,或者其他天涯海角的街上,不管走着还是坐着还是站着,准会忽然一皱眉,一耸鼻子,抬头仰望许久,然后对身旁的某人说:“我觉得,我妈好像在炖鸡汤和红烧肉。”

 

转自 淡味周刊。

 

晚安。

2013 / . 06 / . 25

最初的那些梦想去了哪里

文/曾良君



梦想,是一个让我觉得非常珍贵的词,但是现如今,我又觉得这人人人可以拥有的东西很奢侈。

最近九个月我陷入了一种非常奇怪的状态,变得什么都不想干,不想念书,不想上课,不想做作业,甚至都不想复习就去考试,拖延症越来越严重,慢慢的我连小说和漫画都不想看了,拒绝一切要动脑子的事情,假装自己根本不存在脑子这种东西,开始成天看电视剧和电影。
因为不想动脑子懒得思考,所以电视剧和电影什么的都会有些看不懂,看不懂就索性摁下暂停键不看了,打开豆瓣和微博开始刷网页,浏览很多垃圾信息后找到一两个比较有趣的东西,很认真的笑两下,一天就过去了。

慢慢的,我就超过了拖延症的范畴开始变得越来越懒,拖延症只是不想做最需要做的事情,而懒就是什么事情都不想做。
我确实什么都不想做,甚至连饭都不想吃,醒了也不愿意起来,我会一直躺着,躺到再次睡着,在接近黄昏的时候起来,然后我穿半个小时的衣服,洗半个小时的脸。
起来的时候会顺手开电脑,其实我也不知道开电脑干嘛,但是不开电脑就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干嘛。

我懒得打游戏也懒得看任何看起来很长的文章,点开一个又一个的链接,图片的话就看两眼,文章的话就看前两段,视频的话就直接关了。
喝很多很多的奶茶,就感觉不到饿,就不需要吃饭,奶茶盒子清空的速度让我自己都觉得恶心。

爸妈原来还管我,妄想着我能背下单词之类的,后来实在管不过来对我的要求就仅剩下半夜两点之前睡,可我起来之后又懒得睡觉,通常开着QQ和各位基友聊天,聊天内容通常能在不涉及任何有用信息的情况下持续很久,聊天的间隙再点开那些未看完的电影,可还是觉得没趣,又暂停。
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想干什么能干什么。

拖到天微微亮,撑不住了躺下就睡。
大前天的杯子也懒得洗,各种奶茶的味道混杂在一起,泡红茶的杯子结了褐红色的垢,这些通通都无所谓。

我也懒得出去。
非要别人来叫,才勉强出去吃顿晚饭,吃什么都无所谓只要甜品够正就好,吃了甜食就很困,吃完就期待有人宣布,那么聚会结束吧,其实回去了我也不知道干什么,可我懒得寒暄,懒得说话。
买了超多的指甲油都懒得涂,看着它们慢慢的过期,也懒得化妆,懒得梳头发,因为出去的不多所以都懒得换衣服,我也不想和别人说,我一件黑色的大衣穿了整整一个寒假什么的……
还有洗面奶用光之后虽然新的就在抽屉里可我就是懒得拿出来,所以现在只用清水洗洗脸什么的也很难开口,大致是超脱了女生这个范围了。

这真是个无比可怕的状态,开学之后我看他们列出来的计划都很雄心勃勃,每个人都超认真超努力的样子也让我无比违和,果然我就是那种自己不努力也不喜欢看见别人努力的心胸狭窄份子。
考研资料,厚厚的单词书,公务员的申论,大开本的专业书,竞赛海报让我觉得无比的压抑。

习惯性的在课上看小说,突然就想到一个严峻的问题,大学四年我到底有没有听过课这件事情。
仔细想来,我确实什么都不会,我只是参加了很多次考试并且通过了它们,但这并不代表这几年我都在学习,脱离了学习的状态真是件可怕的事情,很难再回到那个认真做事的状态了。

现在无论做什么,我都是一个想法:好麻烦,随便做一下好了。
我已经收拾收拾准备毕业了这种心情怎么能随便乱讲,和同学排了一下日程表,发现其实离毕业还很遥远。

过去那个为了做好一样东西可以通宵46个小时的自己,和那个作为组长因为不满意团队成员的成果而独自通宵一天一夜重做一份的自己已经不知道消失到了哪里。
我听他们讲自己的计划和安排,反过来问到我的时候却只能回答:不知道,没想过。

一步步走到现在是为了什么呢,当时支撑着自己的动力现如今去了哪里呢?
我问我妈,你当初的梦想是什么?我以为她会说做中学老师或是医生,但是答案出乎了我全部的意料,当一个小提琴家,真是个华丽的梦想啊。

有一瞬间,我觉得眼前这个中年妇女真是新奇而陌生。

出于好奇,我继续问她在那个年代怎么会想当一个小提琴家。
她说,当年她的邻居是个拉小提琴的男人,优雅又礼貌,她第一次觉得,人生不仅仅是上学工作结婚原来还可以拉小提琴,她实在是太羡慕这种生活了,于是央求那个男人教她小提琴。
可以想见我妈当年是个漂亮的小姑娘,于是那个优雅的青年同意了,可是学了才半年,那人就去了奥地利,我妈的小提琴梦因此碎的一干二净。

幻想和做梦什么的,真是人类的特权呢,不管是怎样的人,都会有一个埋藏在内心深处的梦想,通常都不是什么特别伟大的理由,而是出于一份非常赤诚的向往。
那种羡慕和向往的感情支撑着那个梦想在心里牢牢扎根,并为之去奋斗。

然而有种叫现实的东西却会让梦想褪色。
我问我妈,你后来干嘛不继续学小提琴呢,换个老师嘛,我妈说那时候哪有什么小提琴老师,再说她根本买不起小提琴这种昂贵的东西。
我又问她,那你当年考大学的时候为什么不考小提琴专业?
她的回答很奇怪,风险太大了,谁能保证我学的好呢?谁能保证我学成著名小提琴家呢?那岂不是一辈子都毁了。
我说,谁说学小提琴一定要学成世界名家的?
她说,你不懂,学份别的实用的专业毕业了马上就能赚钱了。

没了梦想的人生很安稳却也很无趣。
虽然人生看起来有无数种可能性,其实大部分时候都像钟摆,从这端到那端,过程貌似充满无限可能,其实只有一个结局。
后来我妈就和小提琴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了,上班做实验,下班看电视。
我很想问她,自从上班之后,你是过了一万天呢,还是过了一天,然后重复了一万遍呢?但是仔细想了想,这话太找抽了,于是没问。

梦想很廉价,人人都可以有,梦想很珍贵,让你为之不停的奋斗。
梦想很神奇,赋予了拥有者一种奇异的色彩,让他们因此而变得与众不同,让他们的生活发生改变。

现在,我出现了过一天,重复一万天的先兆。
我也会想,最初的梦想去了哪里,为什么现在的自己停滞不前。
思考了很久,我想其实没有人真正忘却过自己的梦想,梦想一直在那里,我们总是为了安慰自己,假装不记得,假装不在意,可那种向往的感情始终没有变过,无论过去多少年,谈论起自己最初的梦想的时候那种闪闪发光的眼神依旧很动人,就连嘴角的笑容都和平时变得不同。

这就是梦想的魅力。
没有梦想的人生还有什么意思呢,只是活着罢了,甚至可以把别人的人生换给你也没什么不同。

在我看来,只有一种人生道路是正确的,那就是沿着自己的梦想一路前行。
在我看来,只有一种方式可以让自己成为人生赢家,那就是有一天达成了自己的梦想。

九个月就当给自己放了一个长假,《悠长假期》里不是说,上帝会给每个人一个假期,让你停下来思考人生的意义,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我突然觉得,梦想就在前方,只要朝前走就能触碰的到。

2013 / . 06 / . 17

你要找到黑夜里代替阳光的东西,那个叫做信念

文/卢思浩

0.
我经常被问到的问题不外乎,怎么样可以更快地摆脱寂寞,或者是我怕不怕一个人之类的。常常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们,因为我从来没能摆脱过寂寞,而我也并不是完全不害怕一个人,但是这样回答总觉得没什么用,所以我在文章里写:“我们已经走得太远,以至于我们会忘记出发的原因。有的时候我觉得生活糟糕地难以继续,却又不得不佩服人们的忍耐力,无论今天多么痛苦难熬,明天都会如约而至。所谓的信念就是,无论今天我多么彷徨迷茫,最终,我都要过上我想要的生活。”

没错,你要找到在黑夜里代替阳光的东西,那个叫做信念。

1.
其实漂泊异地的人都挺不容易的,因为这样的生活大多不易而又无法诉说,这是一种冷暖自知的生活状态。不管你描述的好不好,都很难让没有相同经历的人感同身受。

所以有过那么一段时间,我格外地厌恶电话,网络和邮件这样的东西,因为那只能不断地提醒我们之间的距离有多远,我渴望的,无非是有人能够跟我面对面地聊天,哪怕只有十分钟也好。偏偏经历了最久的一次恋爱也是异地恋无疾而终,倒也完全没有哭,不知道是哭不出来还是我其实打心里知道结局就会是这样。即便是她,在那阵子我也觉得自己像是住在南极,全世界跟我有时差。

然后眨眼就现在了,这个世界上最神奇的事情,就是有一天你发现你身边的支点都倒下的时候,你也没有倒下。生活倒是变得越来越规律起来,上课,下课,做饭,跟几个固定的朋友聊天,看一小时半书或者看部电影,有灵感了就赶稿子,然后睡觉,怪癖也越来越多,比如做饭前一定要放首歌,比如整理强迫症越来越明显。

2.
当然,生活不会这么容易放过每一个人,苦逼的日子总在继续。比如买了演唱会门票却苦逼地把票和钱包一起丢了,看不了演唱会回不了家;比如有次做法不小心切到自己手整整痛了一个月也强忍着没有去看医生;比如熬夜赶完的书稿又被编辑责令修改成违背自己意愿的样子;比如某天下大雪车子打滑一头撞在栏杆上;比如经过了漫长的等候,梦想是梦想,我还是一个我。

后来我觉得,其实每个人都一样,有开心就有难过,有幸运就有倒霉的时候。谁的青春不苦逼,谁的未来是确定?我们要撑过去,我们会觉得难过,无非是因为我们跟想象中的自己,很有距离。焦虑感越发强烈,无力感就越发强烈。所以我告诉自己,现实容不得你拖延,你要去做不要再等待不要再眼高手低,去做就是了,没有那么难,没有一颗心会因为追寻梦想而受伤害。

记得最难过的那阵子,想要写日记,尽管当初说要写完的那本现在连一半都没有写到,我却始终记得我在第一页上写的那句:“你要做陈信宏那样的人。所有你走过的路,都是必经之路,生活不会因为你放弃理想而简单一点点。一个人的支点是什么?是你自己。你自己站直,不要让别人来扶你。”

不容易实现的梦想,才有去实现它的价值。

3.
有的时候你需要真正的颠沛流离,那会让你觉得生活的不易和艰辛,那不是一种自暴自弃,而是一种逐渐成长而得到的心平气和。你需要被伤害被拒绝,才能变得更坚强更珍惜现在所得到的一切。

渐渐发觉,人的生命力是没有极限的。一个人发呆,看一本书,一部电影,听一首歌,会觉得时间被无限拉长。所以我想,大概我不是一个人生活的时候我顾虑地太多了,那是一种焦虑,因为我追求的不是“幸福”,而是“比别人幸福”,从而忘记了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曾经觉得五月天的歌词太矫情,可是经历了之后才会发现那是一种直入人心。如果你不敢面对你的内心,你怎么知道你要什么,你在害怕什么,又在等什么。孤独不可怕,可怕的是惧怕孤独,你要去面对它,让自己变得更坚强,去找到属于自己的生活节奏。

或许至少需要那么一段时间,几年或几个月,一个人生活,不然怎么能找到自己的节奏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这是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是你的一部分,你听音乐时,坐地铁时,一个人走在马路上时,它就会流淌出来,让我觉得这个世界似乎在以另外一种形式存在着,我能够清晰地听到自己。

4.
我想我记起我为什么会站在这里的原因了,我之所以会站在这个离家那么远的地方,接受所有的孤单和打击,是因为我愿意;是因为我想要去远方,去看千变万化的世界;是因为我想要剧烈想要变成一个万花筒有着不安分的青春;是因为我不甘心。

人生也一样,有白天和黑夜,只是不会像真正的太阳那样,有定时的日出和日落。有些人一辈子都活在太阳的照耀下,也有些人不得不一直活在漆黑的深夜里。人害怕的,就是本來一直存在的太阳落下不再升起,也就是非常害怕原本照在身上的光芒消失。我的天空里沒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沒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來说已经足夠。凭借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

这就是信念,即使看不到未来,即使看不到希望,也依然相信,自己错不了,自己选的人错不了,自己选的人生错不了,自己选的梦想错不了。我用执着换机遇,用时间换天分。

当所有人都把梦想当矫情,把倔强当幼稚,把真诚当做矫情,把努力当无病呻吟,把懦弱当真理那只能说那些人的内心已经死了,在这个速食的社会里变成了一个速食的人。所以当有人不由分说地对其他的人梦想嗤之以鼻的时候,你要做的就是伸出你的中指默念fuck u,滚你的,我有我的梦想,我就要捍卫它。

生活中的打击和挫折远比想象的更多,有时灾难又会让你的一切努力白费,也许明天我们就会死去,但如果我们还活着,在面对着种种不公和无奈过后,“明天的明天的明天,你是否会依然爱着这个世界。”

我想我会。

2013 / . 06 / . 13

记忆与你相映成趣

文/佚名

有很多人,你原以为可以忘记。其实没有。他们一直在你心底的一个角落。因为他们组成你的记忆与感情。但是你已经不能拥抱他们。只能在最后明白,路途只是一个念念不忘的失去的过程。
每一个微不足道的时刻,细节,你都要相信,它们都能在你的眼中和手里具备快乐的可能性,或者被赋予意义。

【人这一生,总有那么一个人喜欢跟你过不去,但是你却很想跟他过下去】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过这样一个人呢 
可以在美轮美奂的旅游景点,他替你摘一朵小小的花,再把花举得高高的,你伸手去抢,画面却逗乐了他。
可以在校园里,你穿过球场,穿过小道,只为远远的看他一眼,甚至他并不知道有那么一个你存在于附近。
那些感动、喜悦乃至不知所措,都在一个细小的动作里得到最好的诠释,不管你心有多硬,思想有多窄,都将融化成为记忆内的一丝甜醇。
青春尚在,听过几首歌,爱过几个人,时光便悠悠过去了。
最终让你难以忘怀的,并不是某个谁,而是当初为之倾心,不顾一切的自己。
回忆仿佛欧洲电影的片尾字幕,慢慢地飘过去,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时间就在我们念念不忘地说着别人改变了的时候,悄悄地将我们自己先改变了】
其实是自己接受了种种离别、伤感以后,变成了一个固执得不愿承认改变的人。
每天看似周而复始,其实都是新的开始,再雷同的今天,亦不会是昨天的叠影。
重复意味着麻木或死亡,所以你首先要相信,变化的美好。
而你每天要读着不同的新书,学习新的语言,打造新的精神空间,体验新的人生感悟,唯有如此,你才能在对昨天的铭记或遗忘中,让今天跋涉的步履慢慢靠近明天的梦想。在承认改变的事实上让自己变得更好,今天虽短,但成就永远。

【年轻吗?不要紧,听过几首歌,爱过几个人,就老了】
亦舒曾经说过,我们喜欢的是一些人,而结婚生子的却又是另外一些人。
在这巨大的时间轮盘里,总会有一个人惊艳了你的时光,一个人温暖了你的岁月,再有另外的一个人陪你垂垂老去。
时间把我们从稚嫩变得青涩,青涩转为成熟,而倘若到了生命的尽头,你也许才能发现,在一些微妙的感情里,自己早已经老了。
再也无法回到挥臂呐喊的年纪,彼时你笑靥如花,张扬得漫山遍野又旁若无人。
年轻吗?
别担心。
心尚未老,你只是回不去了。

【谁说带你去周游全世界,却又在最后偷走你的鞋】
即使有人闯进你生命,给你一场惊喜,在你尽心尽力全情投入的时候,离你而去。
别难过。
你失去的只是一个不爱你的人。
而你将会得到更多可能。人世再刻薄,也请一定相信爱情。
虽然不是每个少女都有灰姑娘的命运,也不是每个少年都能遇到善良的灰姑娘。但只要相信了,总会有比童话还美好绚丽的结局。


晚安。

X 人人网小程序,你的青春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