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站会根据您的关注,为您发现更多,

看到喜欢的小站就马上关注吧!

下一站,你会遇见谁的梦想?

小站头像

梦回婺源

如果你也爱婺源,如果你也曾对这个地方魂牵梦绕,抑或你对这个地方不曾熟悉,那么从现在开始,了解她,走进她,我相信,你会跟我一样,对她念念不忘,迷恋至极。离开久了,剩下的只有无法抑制地想念,像爬山虎一样蔓延,看不到尽头...... 
婺源,我承认我想你了

RSS 归档 1747人关注

站长在关注

2015 / . 05 / . 23

今天猛然打开人人网,看到自己创建的小站,两年前就再也没更新过了,很感谢各位副站长在我失职的这段时间依然坚持宣传婺源的美好,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人坚守在人人网,不知道还有几个人在关注梦回婺源这个小站,但是依然相对大家说:对不起

2013 / . 06 / . 25

大年初二爬山时拍的,挑了几张(连续上传两个地儿今个网速通畅虽然服务器繁忙又重新编辑一遍表示也给足我面子一 一+ )

看得出几棵树的位置麽?
看得出几棵树的位置麽?
大年初二爬山时拍的,挑了几张(连续上传两个地儿今个网速通畅虽然服务器繁忙又重新编辑一遍表示也给足我面子一 一+ )
这是一片树林的入口,也即通称的水口林。夏天特喜欢走这段路,非常凉快。
这是一片树林的入口,也即通称的水口林。夏天特喜欢走这段路,非常凉快。
大年初二爬山时拍的,挑了几张(连续上传两个地儿今个网速通畅虽然服务器繁忙又重新编辑一遍表示也给足我面子一 一+ )
大年初二爬山时拍的,挑了几张(连续上传两个地儿今个网速通畅虽然服务器繁忙又重新编辑一遍表示也给足我面子一 一+ )
大年初二爬山时拍的,挑了几张(连续上传两个地儿今个网速通畅虽然服务器繁忙又重新编辑一遍表示也给足我面子一 一+ )
大年初二爬山时拍的,挑了几张(连续上传两个地儿今个网速通畅虽然服务器繁忙又重新编辑一遍表示也给足我面子一 一+ )
真不记得这座井上的屋子了
真不记得这座井上的屋子了
那口井旁
那口井旁
近景,估计很多人叫不出它的学名。
近景,估计很多人叫不出它的学名。
休息够了
休息够了
空门
空门
几担柴
几担柴
其实是牛棚
其实是牛棚
路边的田地,冬天种萝卜的,随便拔个白萝卜吃吧
路边的田地,冬天种萝卜的,随便拔个白萝卜吃吧
很喜欢这“绿”的色调
很喜欢这“绿”的色调
油菜地和竹林
油菜地和竹林
这棵树很高很直
这棵树很高很直
两棵树长着长着抱一起了
两棵树长着长着抱一起了
2013 / . 05 / . 22

古街来言

最早走在青石板上或称为古街巷道,应该要追溯到我小学五年级。那个时候,江湾小学可能还不叫江湾中心小学。我对#江湾#最初的印象,是很清新的湿和曚昽,但说江南烟雨,它又达不到那样的大牌和正解。是乡镇小学的什么竞赛,也忘了和哪些学生与老师一起去的。记得从江湾镇口,穿街过巷,入迷宫一般,正值下雨,那个气氛烘托地我时常怀疑是自己篡改了自己的记忆。青石板的路,雨水细涓地流入石板缝渗入大地,但凡有家门,青色的一整个长石为门槛门阶,混沌的天空,屋檐屋角滴下的水。那是后来常说的徽派建筑,习惯加水墨来匹配。在江湾小学的食堂吃饭,因为下雨的缘故,室内总觉暗,总觉屋顶在漏雨,总觉得比我上的小学还破旧。但你可以清晰听到雨点落地的声音,自然和生命欲动的声音。那是个很黑很湿的天,也忘了是怎么回去的。一年之后的夏天,晴天,经过江湾,依稀记得大街两边摆满了摊贩,很热闹的一个乡镇。没有去镇里。

千禧之后的第一个十年的后半段。人已长大,十足庆幸地,经历好多年的空白胸腔里仍留着那一颗心器,未见有重。

 

上晓起去下晓起必经的一段路,在水域与屋,稻田与地间。几百年前或者更早时,也有人踩过那一段路,不长不短地,可以是日与月交替的一个时间,也可以是生到死的长时。古树也肯定曾有人怀抱过,曾有人借过它来休息,曾有人会为它画而诗。比起现代人为它的卖点而行动或显得实在愚蠢的拍照留念,倒是古人可爱,有无?

 

城市景点的古街,我非常喜爱子夜时分的。在这样的子夜时分,一个人走在街巷里,仍有白日游人足音袅袅,也许一个扬手就擦过一个鬼魄,就打扰了谁的雅兴。夜黑还有灯光,古街的真正味道便在这里。这个时候,它无可以藏匿的人海角落,寂然地,无措地,被冒犯的惊,统统都尽得。

古街从不深沉,它的深沉只在它被塞满无喘气的时候。无人的古街只在深夜,它十足地调皮,整个城市安静,这里才真正如庙会热闹。

 

#南宋御街#上的奔跑,偶尔碰到三两个人,闻有足音又不只是足音从地底下漫漫冒出来。怕会被吞没,脚底迅速离地,仿佛在某个时空里与一个叫街的孩子赛跑。跑到大街道,停着一辆出租车,但见司机正倚着车抽一支烟。恍然发觉,回到了现实,总怀疑是不是被那个孩子推出来的呢?

入夜的#锦里巷#依然人流拥挤,声浪粗鄙的,它真的不浪漫。唯子夜,降下的黑幕,护着它,还有灯光一股子的沧桑,清晰地听到水声倾泻和流动的声音,流光时而红时而白在暗色的地面上变幻,微风很不易地吹动树枝,光与影和声,托着我,如同在一个抱拥里。

我不讨厌城市的,去其他的城市,会喜欢带上高跟鞋,穿着它走在日里夜里的古街。我是现代人,以我现代人的姿态,以我自为的尊重,当然,能够对得上话,那是最好的。又无所谓好或不舒服,因在历史长河中,这一趟,多么地微不足道啊。

 

(之前拍摄的照片还有一些记录一直未有时间来整理,暂时先奉上个人主页里的文字,记忆里那次江湾之行,雨和巷子尤其美,怎说也说不明。)

2013 / . 01 / . 29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先导预告片

改编自辛夷坞同名小说,赵薇执导电影《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预告片,电影于4月26日上映。
2013 / . 01 / . 01

婺源农家生活记【小吃】【转】

 

【转自豆瓣http://site.douban.com/widget/notes/8053582/note/244784946/

农家米酒

婺源农家生活记【小吃】【转】
 


婺源农家生活记【小吃】【转】
 


婺源农家生活记【小吃】【转】
 
老妈知道我爱喝米酒,每次回家都会提前酿好等待我的到来。

婺源子糕

婺源农家生活记【小吃】【转】
 


婺源农家生活记【小吃】【转】
 


婺源农家生活记【小吃】【转】
 


婺源农家生活记【小吃】【转】
 


婺源农家生活记【小吃】【转】
 



婺源子糕为婺源最具有历史最富盛名的传统食品,人人爱吃,逢春节或有喜事时必备的食品,也是待客的佳品。婺源子糕色泽金黄、营养丰富,味道是咸香的,比粽子略有些油感但不腻也不沾牙,爽滑细致。


野艾果

婺源农家生活记【小吃】【转】
 


婺源农家生活记【小吃】【转】
 


婺源农家生活记【小吃】【转】
 


婺源农家生活记【小吃】【转】
 


婺源农家生活记【小吃】【转】
 


婺源农家生活记【小吃】【转】
 



将籼米、糯米加野艾用水浸泡半天,用石磨磨成浆,再放在锅内熬成干糊,然后在里边包上豆腐、萝卜、酸菜、肥肠馅等,做成各种形状,最后放在蒸笼上蒸熟,笼盖打开后,别先急着夹来吃,用蒲扇在面上扇几扇,野艾果顿时油光发亮,且不易粘连。

婺源农家生活记【小吃】【转】
 


烤清明果吃喽!清明果本是清时节吃的,婺源人现在都喜欢在春节的时候做给外出务工的孩子吃,弥补清明时节没有吃到的孩子们。

蒸汽糕

婺源农家生活记【小吃】【转】
 


以米粉加发粉在类似锅盖的圆面板上抹成薄薄的一层,再撒上香菇沫、虾米、豆芽沫、干笋、干豆角、辣椒、葱、豆腐干沫,蒸熟起锅,约1厘米厚,在上面撒上葱花,浇上熟油,再用刀划成棱形,蘸上辣酱。

木心果

婺源农家生活记【小吃】【转】
 


用籼米、糯米混合,无馅,掺红、白糖,用木板刻的果印模印成。有的染上一点红色,称“寿桃果”、“花果”等,作为庆贺生日寿辰的礼物分送亲朋,也作点心。
灰汁果在新谷登场或农历七月半盛行,用籼米磨浆加上碱汁熟揉成圆筒,再用线拉成片或用板模印成。也有将米浆放在蒸笼里一层一层蒸熟的,俗称“千层馃”,吃时用线拉成小块,再一层层撕下来吃。

酒糟鱼

婺源农家生活记【小吃】【转】
 


是婺源民间流传已久的传统食品,选用鸳鸯湖中的淡水活鱼为主要原料,并配以糯米酒、植物油、辣椒、精盐、香料、中药材腌制而成。

茄子干

婺源农家生活记【小吃】【转】
 


主要成份为茄子,选用优质茄子、糯米,并加适量大蒜,经一泡二蒸三烘精制而成,糯米补中益气,大蒜消菌抑病,茄子富含蛋白质、维生素P等,对防治血管病有一定的效用。成品食之软糯适中,并伴有淡淡清香溢口。

豆腐渣

婺源农家生活记【小吃】【转】
 


婺源农家平常吃的豆腐都是自己做的噢,而已一次会做够吃一个月。做完豆腐剩下的豆腐渣都喜欢放置一段时间,让其发霉,蒸熟加入生姜、大蒜、芝麻、辣椒,拌匀烤干或晒干。婺源本地人一般把用来下早点,就着稀饭吃,但是也有好辣的人喜欢拿来当零食吃,风味独特。

南瓜枣

婺源农家生活记【小吃】【转】
 


婺源农家生活记【小吃】【转】
 


婺源的特色吃食:南瓜枣。现在很少见婺源人做这种传统美食啦!制做方法:老南瓜去平,切条打霜几天拿去蒸熟,再接着去打霜,想要味道更甜可以多打霜一段时间。吃法:切成小块,加糯米粉、芝麻、盐、些许辣椒搅拌一起蒸熟即可食用

米切

婺源农家生活记【小吃】【转】
 



农家与大家分享一下婺源正在消失的传统美食:米切,婺源有两种做法,早米和糯米做的。口感与现在的薯片差不多

油煎灯

婺源农家生活记【小吃】【转】
 


油煎灯也称油炸果,因炸制出来的果子与灯座形似而名曰“油煎灯”。造型玲珑,呈圆台状,外壳金黄松脆,内馅则鲜美绵软,吃起来香酥绵软。

油条

婺源农家生活记【小吃】【转】
 


农家需要吃油条,都是坐早上7:00的班车上12公里外的清华镇上买的。
甜圈

婺源农家生活记【小吃】【转】
 


清汤(汤饺)

婺源农家生活记【小吃】【转】
 


婺源农家生活记【小吃】【转】
 


农家想吃时可以自己做或是去镇上吃,清华镇的清汤(混沌)和饺子,才4元,可是一大碗噢!来婺源旅游的亲们建议可以尝尝,就在往菜市场的那条路上靠左边。
烫杂烩

婺源农家生活记【小吃】【转】
 


菜包

婺源农家生活记【小吃】【转】
 


婺源人喜欢的早餐,里面包常用的料是萝卜丝。
烤红薯

婺源农家生活记【小吃】【转】
 

2012 / . 09 / . 06

一些老屋照片

三十年的老屋,两层楼,砖坯盖的房子。以前屋前是两个很大很大的鱼塘,后来鱼塘填土盖了房子。屋后是个山林,回家时总会经过山林的入口,夜行时要注意。
拆之前去拍了些照。
三十年的老屋,两层楼,砖坯盖的房子。以前屋前是两个很大很大的鱼塘,后来鱼塘填土盖了房子。屋后是个山林,回家时总会经过山林的入口,夜行时要注意。 拆之前去拍了些照。
门槛。
门槛。
正门上的画和门檐。
正门上的画和门檐。
窗,窗檐。
窗,窗檐。
燕子窝的痕迹。
燕子窝的痕迹。
屋顶。
屋顶。
(。。)
(。。)
(。。)
(。。)
二楼
二楼
二楼。上面的钉子,挂衣服,挂粽子串,挂腊肉。。
二楼。上面的钉子,挂衣服,挂粽子串,挂腊肉。。
楼梯,普遍的木楼梯都很陡。
楼梯,普遍的木楼梯都很陡。
白天进去,不开灯都是很暗的。刚开始一个人在拍,还挺怕的。
白天进去,不开灯都是很暗的。刚开始一个人在拍,还挺怕的。
仓库门上。
仓库门上。
一些老屋照片
楼梯下面的空间,以前放很多缸罐,不开灯的话,白日里都很黑。有蛇出没,好像那时候说是因为毒蛇,所以不能吃。
楼梯下面的空间,以前放很多缸罐,不开灯的话,白日里都很黑。有蛇出没,好像那时候说是因为毒蛇,所以不能吃。
烟囱。
烟囱。
墙角。墙角下是个水沟,以前有水时,种芋头。
墙角。墙角下是个水沟,以前有水时,种芋头。
两个门。
两个门。
这个我也不知道该叫什么,这个是二楼高的,它的后面是地面。
这个我也不知道该叫什么,这个是二楼高的,它的后面是地面。
一些老屋照片
2012 / . 08 / . 01

水之镜(辑二)

——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

 

古人豁达,明如镜,诸多心态是此间人难习得的。

 

婺源境内山多,村多,地图上蓝色细线密布,流水极多。但婺源纵横交错的水流,是没有一个文雅考究的名字的。乐安河,与德兴市交界处的河,流经婺源县城的河段,貌似为星江河。一些流经大镇的主流,以镇名作为河流的名,后称河或水。赋春水,横槎水(流经中云镇,例外的没有以中云为名),段莘水,高砂水,清华水,江湾河。(当然,我很怀疑这些名字是因为需要而后期加诸的。)其他大大小小的水流,都是没有名字的。或者因为每个村只有一条河,没有冲突,而古人亦少之远行,一个地方眨眼就一辈子,才觉得不必有名字来辨它。与蓄水关联的,是很大的水域,称水库。水库的名字是以水库所在的自然村名为名,有林塘水库,例外的是鄣公山水库。

 

四五岁时,去屯溪,流经镇头村的河上还没有搭桥。沿河横向搁着大石墩,舅扛着自行车,妈抱着我,踩着石墩过河。我的记忆开始很晚,但会对一些画面记忆深刻。这条有大石墩的河,两旁黄土坡的马路,还有八十年代的姐弟轮廓。那一处水,急,却不会是深的,后来搭的石桥,不是排列大石墩的正上方,选了其他的址。

 

初上小学时有一年,我对那场大水没有印象。但记得上游的一个村落,一对姐妹被水冲走,一个得救另一个溺水,小小身子躺在水上的桥头,度过了一个冰冷彻骨的夜。

是从一些大孩子那里听来的,也见到长大后得救的那个女孩。

水浊,无情。

 

去大山里,见到河的源头是什么样子的,说不出来,但水是石缝里来的应该不会错。聚集的大石头,有技巧地交叉坐落,爬上去也是很难的。

平地的水流,便可躺在大石头,惬意看蓝天,一双脚是伸到水里的。夏天里,水流过脚肤,鱼儿不小心撞到,痒痒的。

 

小时溺过水,从未征服过它。

做过最多的事,挽起裤腿或裙角,弯腰,将整个脸浮在水面上,适可而止的程度,轻薄如敷面膜般。睁眼看着水底石子与穿梭其间的鱼虾,奥妙超过你的想象力。

 

竹排是应水而生的,大抵也有古人气韵,很精致的方式,只我还没领会过。

 

PS:没有考据,只属个人交流。

2012 / . 07 / . 09

水之镜(辑一)

——凡大泽蓄水,南方名曰湖。

 

十岁左右的样子,五月份,说不好是不是婺源的雨季。那时候学校还有农忙假,在农忙假之前先要忙学校的产地。

而,在回忆的时候,许多事情会因为你的想象,多坏都想要描得多好。

 

学校的农忙时期,那一年忙完小学校的,换了个山头去忙中学校的。

山路如同任何普通的山路,不难走,一路排队,由老师领队。山路是山腰的,这个山体的山环,马上换另一个山环,山环很多,你总也不知尽头。

尽头很隐秘,绿茶意外地长得很盛,枝繁叶茂,即使没有打理过,长得一点都不劣,茶树是一排一排嵌在山面上。

大雨滂沱,很快,所有人衣服都打湿。本来遮阳的竹斗笠很快漏水,躲在茂密树丛里,没有丝毫躲雨的效果。反而因为从天而降的倾盆大雨,将这个隐秘的地方渲染得,如神迹。

 

往往一个山头,有很多条下山的路。来时这一条,去时换另一径。

湿热,晕乏,却因为走过一条不同的山径,看到一片湖。

湖在山的怀抱里,很纯的碧绿,静静地,就在那里。雨点零碎地打在湖面上,浅浅的波纹,那绝对是你此生见过的唯一。

 

那些年,我爬过的山,曾见到过四个湖,三个,我便站在它脚边。最后一个是在山顶眺望群山时看到的,其实不算湖,是条蜿蜒长河,也许是江,但也是碧绿的。我一个人从山顶,沿着山脊,一路跑,穿越树林,听风的声音,跑到另一个山顶。跑得最欢的一次,是扛着一袋圣子,从山上一直跑到山下,山路很绕,但我收不住自己的脚,憋着一口气到终点。后来,它成为我的记录,当然再没打破过。

 

在众多的传说中,湖,是住着大水怪的,它会带走掉入湖的任何生物。

你看满目的绿,看不到湖底,看不到鱼的影子。

 

我见过湖面上游过的鹅。

 

(300万像素的手机拍摄的,时间是2010年的春节。这个湖,不是文中所说的如神迹的湖,也较为小,而且因为拍摄的角度,一眼就望到了头。

那个湖,再也没有见到过,也没有想过去找它。也许,因为时间与记忆的逝去,它已神隐。)

2012 / . 06 / . 01

那些年我们一起上的天中

        多少年间一直在改变,唯一不变还是个学生。
      时光中的过客我已记不清你们的姓名,历经风雨而不倒的确是那天中的钢筋混凝土。
      悲剧的高一第一次分到两位数的班级,整班的陌生人让我十分压抑,加之老教室过于破旧,人数依旧那样众多,天天背都是贴着墙上课。对高中不是很期待,但是感觉最大就是可以不用天天背洋文了。高一的英语老师是个师范刚毕业的,我已经像忘记单词一样忘掉了她的名字,唯一有印象的是某次晚读她纠结于学校的安全命令而不放我上厕所,迄今唯一一个我见过不放学生WC的老师。班主任是个瘦瘦的物理老师,夏天总爱穿着他那粉红色的小cun衫,以至于凭我当年双眼五点三的探云眼能够在他进入教学楼之前看到他发出警报。这个人在陪伴我的一年里没有做出什么让我值得尊敬的事,但是他某天晚读的时候竟然用板凳打误入教室的野狗,当时小狗叫得很凄惨。自始至终我都不能原谅他这种猪狗不如的行为。语文老师的普通话极其标准,虽然我是读了大学才知道我的普通话非常不标准。也是个刚毕业的师范生。有一次我抽风写了篇十几张400字一张的周记,其实是我当时感觉好胡扯的。没想到她也回了我一张纸的评语,唉。语文这种东西要是当年我有现在的扯功也不会如此悲惨了。数学老师也是非常牛的一个人,是我们年级的数学组长,上文提到的虐狗班主任抽风让我当什么数学课代表,从此我跟着伟大的数学组长做事,成功创造了我次次数学全班倒数第一的记录。这种情况到了高二才有所好转。化学老师也是刚毕业的师范生,我也不知道那年师范生为什么会这么多,只记得她有一句名言:差不多就是差很多。这句话如今依然受用。忘了说下那个虐狗班主任的口头禅了,他讲题目的时候总是说:为什么这么说呢,言下之意就在于......化学老师整治我们也是非常变态,考试不及格要星期天下午留学校补课,虽然是免费的,但是我以我家要去扫墓婉言拒绝了她。。化学依旧全班倒数。地理老师也是新来的师范生,就是他让我第一次认识了集美大学,他和我们讲他大学里的专业和地理根本占不上边,阴差阳错就教了地理。当时很多人觉得他很厉害,没学也能教。其实在我看来地理的技术含量不是很高,随随便便就能掌握,第一第二都是正常的,大陆板块漂移,火山板块地震带最喜欢了,当年没有电子地图,抱着本地图册没事看看觉得很爽,我就纳闷了怎么还有很多人不知道阿富汗是与我国接壤的,伊朗过去就是伊拉克了,再过去个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就到地中海了。这里要说名下巴勒斯坦和巴基斯坦了,外国名字音译过来是有标准参照的,由于对应的中文不多,所以及其类似。巴勒斯坦是和以色列有领土争端的国家,本来连土地都被以色列战去了,联合国上世纪中叶搞了个什么决议帮他建国了,但是依然和以色列争耶路撒冷当首都。巴基斯坦是和印度有领土争端的国家,前身也是的印度的,后来和孟加拉国一起独立出去了,不过日子就没孟加拉太平了,和印度争个克什米尔,到现在还在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提示下,克什米尔上面与中国接壤。扯远了。。总之我地理很强悍的。历史本来我也喜欢,但是碰到个年级主任教历史,由于官大,所有学生都怕他,他教书很有一套,喜欢叫我们像背法律条文一样背那些条约和它们的历史意义,背不出来就要站着上课,你身后的人继续接着答。由于我是最后一排贴墙的,到了高一后期基本上就波及不到我了。说到教室的配置,一般最后一排都会贴墙,不出意外一定是第八排,总是一些人高马大,坐前面直接挡掉半个黑板的人坐,我很高兴能成为他们的一员,因为坐最后一排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最大的好处就是你有一个天然的,永远靠不倒的靠背,这在当时是至关重要的,高中生一天大部分时间都得坐着,有个坚强的靠背是每个人的梦想,前排的由于只能靠后面人的桌子,总会爆发一些矛盾。最后面对于一些人不想听课的人来说也是福地,只要碉堡累高点,做什么都很安全,而且可以对班主任的绝招——后门缝看人直接免疫。后排由于边上就有垃圾桶,能随手扔垃圾,也很是方便,大家都不介意那种味道。不过和垃圾桶为伴三年,直接导致我高考挂掉。。政治老师是个又高又瘦的人,他的特别之处在于他的名字,X九斤,据说他出生的时候就是九斤,还不止于此,他还有个弟弟,名曰X八斤,是我的初中历史老师。。政治这个东西也是要靠死记硬背,但是和历史不同,背起来没味道,所以我也是倒数,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直接促使我放弃文科。高一是很压抑的一年,没什么朋友,坐到教室后面光线又很暗,很不舒服的一年。但是有件值得庆幸的事情,高一开学的时候班主任让全班第一的人当班长,后来这个人成绩急剧下滑,就不想干了,所以就举行全班公投,我顺利高票当选。虐狗班主任也没阻碍我什么。

     高二阴差阳错分到了另外一个班,一个标准的理科班,从此,我所在班的女生人数就大大小于男生。初来这个班,感觉生活不会有太大变化,不过第一次见面我就认出来好多初中同学当时的感觉就像在大学见到老乡一样,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高二的班主任是个壮汉,第一天上课就把我叫出去问我想不想当班长?我当时就纳闷了,我苦心计划了一个暑假的各种夺权计划都没起到作用。当时的心情真是和捡到钱一样。不是,捡到钱我不会兴奋,而是默默的还给别人。高二的班会全员转入高三,所以我对这个班的感情非常深。高二刚上课没几天,我们学校就要整体搬迁到荒山中挖出来的新校区去了,这次搬家也颇有意思,学校要求大家要把自己的书桌凳子课本全部自行搬到新校区去,我勒了他个去了。

2012 / . 05 / . 19

分享两篇【长溪】文

村后的山中有一处丛林,树干长而直,深秋初冬,远观它,是红叶的美。至此之前,我不知道它应该叫枫香树。

红枫之美,展以极致,属长溪。

 

我没有去过长溪,再多的说辞都是苍白的。这两年,也许长溪火过一把,但世外桃源,还是不要惊扰为好。

 

我喜欢个人的旅行,他们都是强大的,他们的经历中汇集自己的敏感、坚强、努力、脆弱……

分享两篇文,这两个人去的时间,刚好是我喜欢的季候,立冬和清明。

——————————————————————————————————

第一篇文,一开头是这一句——一辈子是场修行,短的是旅行,长的是人生。

博文作者,女,2012年4月,在长溪。

博文插图,我喜欢这个临水而立的背影。

文章链接: [婺源]  BY 夏他她

——————————————————————————————————

第二篇文

——“再次踏上无尽之路,对我来说似乎是一条找不到尽头的路。这条路朝向生疏未知的远方,我并不知道路的尽头到底是什么,或许这条路根本就没有尽头。”

摄影作者,男,2011年11月,在长溪。

摄影的图片好,但我未从文字中看出图片的内涵,却饱含可贵的摄影精神。

这一组图片,它的内涵无需码字来言意。

文章插图,这是一张再普通不过的婺源日常。

文章链接:一个人的长溪,无尽的旅途

 

PS:(上图可见最普遍的婺源民户外形,摊晒在地的是婺源特有的圣子,霜降节后从圣子树上摘下,婺源人民以圣子榨出的圣子油,有非常高的价值。)

2012 / . 04 / . 29

曾经的我,迷恋这个男人,迷恋这个一直走在路上,清秀明亮的男人,高考状元.曾经有一度还有那种恨生不逢时的感觉,君生我未生.后来有一天姐姐打电话给我说:小宝,奇奇于今年4月回婺源结婚了已经.然后我就一阵叹息.现在他来介绍婺源,别是一番滋味

2012 / . 04 / . 16

仙境传说--偶尔存在2个小时那不真实的婺源

婺源自助游图片

 

      早晨出发前,也许还沉醉在几天前那天堂般的月亮湾,到了,醒了,还有比这更美的时候,更美的地方吗?真的在眼前了,仙境!!!

       5点多赶去月亮湾,中途两辆自行车撞到了一起,脚被划了好几道口子,但是,值了,真值了...

      2个小时,5点40-8点,云雾散去,月亮湾,回归原貌。

婺源旅游攻略图片

婺源景点图片

婺源景点图片

婺源自助游图片

婺源图片

婺源景点图片

婺源景点图片

婺源自助游图片

婺源图片

婺源景点图片

婺源旅游攻略图片

婺源自助游图片


婺源图片

婺源景点图片

婺源旅游攻略图片

婺源旅游攻略图片

婺源图片

婺源自助游图片

婺源旅游攻略图片

婺源自助游图片

婺源图片

婺源景点图片

婺源旅游攻略图片

婺源自助游图片

婺源图片

婺源景点图片

婺源旅游攻略图片

2012 / . 04 / . 15

逐渐消失的婺源方言

 继广州沸沸扬扬的“保卫粤语运动”后,作为江西三大徽语之一的婺源话,也广受社会各界关注。有网友发帖称,年轻的婺源人,方言能力明显趋弱,有的甚至根本不会说婺源方言。他们的下一代,也习惯了说普通话。因此,网友担心婺源的方言会逐渐消失。那么,婺源方言真的会消失吗?到底有没有必要采取措施保护这种方言?记者就此采访了省内研究方言的权威专家。

  婺源方言正渐行渐远

  婺源话,即指婺源方言。近年来,由于普通话的推广与年轻人对普通话的依赖,婺源方言的使用频率逐渐衰退。近日,网友“尔是星江人”发帖称:不少婺源的年轻人,已经不知道怎么说婺源话了。特别是久居县城的年轻人,更是让自己的孩子从小就说普通话。现在农村的许多年轻人出外打工,当他们有孩子之后,也都是教他们说普通话。

  “君不见广东人以说粤语而自豪,上海人以说上海话而具有优越感。”该网友还表示,不能让流传了几千年、富有独特魅力的婺源方言从南至北,从东到西,在一代人身上出现断层,并最终导致失传。一方的语言文化是一方水土滋养的结果,是对人类多元文化的贡献。比如,四川文化与四川方言,苏州文化与苏州方言,都是互为表里,共存共荣的。如果有一天方言消失了,该地文化中的部分内容就可能随之流逝。因此,绝不能让“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的乡音情愫渐行渐远。婺源方言,亟待保护和传承!

  还有网友表示,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婺源人走出祖祖辈辈生活的世外桃源,去到外地,求学经商或工作,使得婺源方言的使用人口大幅降低。此外,随着婺源旅游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外地人涌入“中国最美乡村”。这些外地人在惊叹婺源美丽的同时,也有一部分人在婺源定居下来了。由于婺源话特别难学,这一部分人和婺源人的交流也只能是用普通话。随着历史的车轮在不断向前,老一辈的婺源人口在不断减少,新生代和外地来婺人员又不太会说婺源方言,这就导致婺源方言在渐渐地消失。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古老而多彩的婺源方言

  据《赣东北方言调查研究》一书记载,婺源是江西重要的徽语区之一(另有两处是德兴和浮梁)。婺源县为唐开元二十八年分休宁县(今隶安徽省)和乐平县之地而置,长期属歙州(后相继改为徽州、徽州路、徽州府),民国时属安徽省,1935年后改属江西。但是,1947年-1949年又一度划归安徽。因此,自公元720年至今,婺源方言已流传了1200多年,是江西地区流传较为久远的方言之一。

  悠久的历史,让婺源方言保持了古朴儒雅的特点。如人们熟知东司、出恭、承让、大小乔、没者也、有亦无、不对榫等极富历史文化内涵的词语,在婺源方言中运用极为广泛。此外,婺源方言对“之”字的理解与用法特别接近古汉语。“之”用在句末,作语气助词,表示已成,相当于现代汉语的“了”。如“吃之,去(ké)之、没(mé)之”。这种用法,在婺源东部方言中,同样适用于“兮”,如“吃兮、去兮、没兮”。此外,古汉语中不常见的“相”代第一人称的情况,在婺源方言中也可以找到,如“相帮”(帮我一把)。

  除了古老之外,婺源方言还有富有节奏、感染力强等特点。如表示程度加强的“甜津津”(音zěn)、“苦醨醨”(音lí)、“稠搅搅”、“稀淌淌”、“细珍珍”、“粗蒿蒿”、“慢偷偷”、“急熊熊”、“松哈哈”、“紧扎扎”、“香喷喷”、“臭哄哄”(音hèng)、“乌兮兮”(音xì)、“绿翡翡”(音fì)、“穷岌岌”、“死没没”……念起来,很亲切,这种方言的特色是普通话所不及的。

  无通行方言是消失重因

  事实上,除了民间担心婺源方言消失之外,语言专家对此也持担忧态度。“一个物种的消失,只是让我们失去一种动人的风景。而一种语言的消失,却让我们永久失去一种美丽的文化。”4月10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南昌大学客赣方言与语言应用研究中心主任、江西省语言学会秘书长胡松柏教授发出如此感慨,着实让人动容。在他看来,婺源方言逐渐消失的原因,除了使用人群和使用频率衰退之外,还有其他深层次的原因。

  据介绍,婺源方言大致可分为三种腔调。即“东北乡腔”、“西南乡腔”和“县城腔”。虽然同属徽语,但这些强调中的语音差异非常大,不是土生土长的婺源人很难区分这些差异。一个在婺源流传极广的故事,或可作为佐证:有个过路人忽遇大雨,在亭中躲避,这时在田里劳动的农人纷纷进亭躲雨,每人都说自己被忽然而至的大雨淋湿了,但一二十人的话没有一句是完全相同的。

  “婺源方言的多腔多调有其地理原因。”胡松柏教授解释说,婺源靠近赣语区(贵溪、铅山等县)和吴语区(上饶、广丰等县)。大方言相接,相互间影响在所难免。因此,婺源方言缺乏一个属于早期历史性标准的共同特点,又兼有吴语、赣语、江淮官话等多种方言的特性。

  然而,在汉语方言分布大势基本定型之后,要在大方言相接区域实现全局性的方言统一,在20世纪中期以前的社会历史条件下是难以做到的。这也导致现在婺源县,缺乏全县范围的通行方言。即使是乡镇之间甚至村落之间,方言也多有不能相通的。这种情形,促成了对推广普通话的刚性需求。因此,无通行方言也是婺源方言消失的重要原因。

  无法阻止的“时间问题”

  “保护那些濒临消失的文字、艺术,以及种种非物质文化遗产,无非是要保存一份记忆。那么,方言也是我们的记忆一种,也经过了漫长岁月的打磨,储存着先人们的丰富情感,同样不应该让它有朝一日永远湮没。”胡松柏教授坦言,作为地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应该对方言进行保护。

  事实上,方言的危局早已是学界的共识。早年前就有人发出过建立语言博物馆,保护濒危方言的倡议,保留那些也曾代代相传的声音与气息。但是,胡松柏教授也承认,方言的出生、发展和消亡,是语言和语言之间的较量,全球化的年代,必须要有一种公共语言交流。此外,语言有自身的发展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因此,婺源方言的消失,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也是语言发展的必然趋势。

  事实上,婺源方言正在慢慢消失的现象,早已引起胡松柏教授等语言专家的关注。作为研究汉语方言的专家,胡松柏教授曾致力于婺源方言的研究与保护,并出版了多部大作。如《婺源乡音字汇》、《婺源话与乐平话的人称代词比较》等等。

  目前,保护濒危语言的方式很有限,只能是通过纸笔和音频,留下文字和录音资料,但这些并不能用于日常交流使用。因此,对于婺源方言的保护,胡松柏教授并不乐观:“在语言的发展、消亡面前,人类是无能为力的。只能够通过一些简单的干预,在一定程度上延缓它的消亡。如教育孩子在家庭生活中说婺源话、不要歧视婺源方言等。”

  乡音的亲切还能延续多久?

  胡松柏教授的隐忧,也让记者陷入了冷思考中。正所谓五里不同音,十里不同俗。漫长的历史中,先人们创造了数不清的方言种类。虽然方言的逐渐消失是一种历史必然。但是,任何方言都是人们赖以区别于他人的文化符号,都是一种珍贵的语言文化标本。古老而多彩的婺源方言更是如此。

  在我国,大力推广普通话是一项既定国策,当然很必要。但是,如何保持语言的丰富多彩,也是值得社会各界深思的现实问题。据了解,1999年11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就曾宣布,从2000年起,每年2月21日为国际母语日,旨在促进语言和文化的多样性,以及多语种化。在国内也有不少保护方言的呼声。杭州市有政协委员曾在该市政协会上递交提案,呼吁保护杭州方言。无独有偶,广州市也有人大代表提出,要保护和传承粤语。但是,无论是文字的传说者还是研究者,无论是无形的预警还是有形的抢救措施,对于方言的保护而言,都显得有些力不从心。这是汉语方言的尴尬现状。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这是唐朝诗人贺知章留下的一首绝句,读后让人倍感乡音的亲切。可是,对于出门在外的婺源游子们而言,这种亲切究竟还能延续多久?

2012 / . 04 / . 10

冬日婺源

查看大图

坐了一整天的车,到达李坑的时候已是入夜。婺源的冬夜并不通透,所以尽管沿途风景些许流露了些斑驳的痕迹,但白炽灯下的墙瓦,并没有让我们感觉与别的农村有什么不一样。

查看大图

天拂晓,我们便已做好出发的准备,我告诉自己,如果出门看见的是丽江那种酒吧特产一条街的模样,千万别沮丧,大可休闲娱乐一番然后撤退。不过走出傍溪居后,我觉得这便是我所求的美丽。原创一个上联:吾如鹜求雾里婺。

查看大图

这种雾里婺源的美景,一直伴随着我们走完它的所有旅程,在思溪,还敲开了熟睡中民居的门,从高处感受了一下那种雾里看婺的奇特。我想,开春的时候,这里一定是挤满了马甲与大炮的景色吧~

查看大图

这种雾里婺源的美景,一直伴随着我们走完它的所有旅程,在思溪,还敲开了熟睡中民居的门,从高处感受了一下那种雾里看婺的奇特。我想,开春的时候,这里一定是挤满了马甲与大炮的景色吧~

查看大图

这种雾里婺源的美景,一直伴随着我们走完它的所有旅程,在思溪,还敲开了熟睡中民居的门,从高处感受了一下那种雾里看婺的奇特。我想,开春的时候,这里一定是挤满了马甲与大炮的景色吧~

查看大图

只是每天的的雾霾并不长久,不多时便能从高处向阳的旧墙上看见阳光的影子。画面逐渐开始变得鲜艳了起来。

查看大图

当画面逐渐开始鲜艳起来的时候,白色斑驳的房屋才真正完整的呈现在我面前,那是想象已久的完美,如今出现在我目所能及的没一个角落。

查看大图

当画面逐渐开始鲜艳起来的时候,白色斑驳的房屋才真正完整的呈现在我面前,那是想象已久的完美,如今出现在我目所能及的没一个角落。

查看大图

当画面逐渐开始鲜艳起来的时候,白色斑驳的房屋才真正完整的呈现在我面前,那是想象已久的完美,如今出现在我目所能及的没一个角落。

查看大图

李坑的桥上,有老人悠闲的享受着迟来的阳光,看得人眼馋,也想入这般眯着眼睛,直接躺倒在行人稀少的路边。

查看大图

不慎闯进民居,虽尚在腊月,但墙上、门上已早早地贴上了喜庆的春联,汪星人效仿老者,躺在他最不该躺的地方,把慵懒二字演绎得淋漓尽致。

查看大图

门里的鸡警惕地向外观察,这个季节本不该出现的生人似乎打搅了它安详的好时光,眼里满是敌意。

查看大图

而这里有的,不仅是冬日里满满的美丽,还有让人陶醉的历史与故事。

查看大图

沿着彩虹桥边的石墩往前,我有种深陷梦境的恍惚,水边除了妇女拍打衣物的声音,再无它扰,这样的安详,也只有在冬日里才能够享受到吧!

查看大图

其实婺源也有普通农村的美景,尽管这种路边景色拍得发腻,但如此含蓄的温暖,不多。

查看大图

匆匆路过延村,隔着枯黄的庄稼地远远眺望了一下,若非这个季节,我们也就难以欣赏这种……这种并不常见的美了

查看大图

不经意间,阳光刺眼,发现已是日落时分,素淡的山村也应景地染上了一层薄薄的金黄。

查看大图

有劳作而归的居民,从远处的桥上快步走回,桥墩上镶嵌着“中流砥柱”四字,是写它,也是写人。

查看大图

又见炊烟升起,暮色照大地~走在窄窄的巷子里,我都可以闻见肉包子的香味了。

查看大图

世界名模茶叶蛋女士

X 人人网小程序,你的青春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