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站会根据您的关注,为您发现更多,

看到喜欢的小站就马上关注吧!

下一站,你会遇见谁的梦想?

小站头像

棉花糖爱设计

我们专注轻博客,专注设计。希望为您推荐一些高品位的设计作品!

RSS 归档

站长

48389人关注

站长在关注

2012 / . 04 / . 07

[日本风]-惊蛰之友禅-转自VOICERme

乍暖还寒,渐有春雷,动物入冬藏伏土中,不饮不食,称为“蛰”。惊蛰时节,蛰虫惊而出走矣。
乍暖还寒,渐有春雷,动物入冬藏伏土中,不饮不食,称为“蛰”。惊蛰时节,蛰虫惊而出走矣。
促春遘时雨,始雷发东隅,大地回春,进入仲春时节的惊蛰,桃红梨白莺鸣燕来,姹紫嫣红三春晖,收于绫罗一卷。
促春遘时雨,始雷发东隅,大地回春,进入仲春时节的惊蛰,桃红梨白莺鸣燕来,姹紫嫣红三春晖,收于绫罗一卷。
友禅是在布料上进行染色的传统技法,原本是使用淀粉或米制成的防染剂,进行手工描绘,染色成形后呈现出缤纷色彩的染色技术,而今使用型染或者数码印刷的类似技法样式,亦都被统称作友禅,是日本最具代表性的染色技法之一。在白色绢布上进行绘画后染色,常用于表现传统和服的多彩图案。尤其擅长用简洁的...
友禅是在布料上进行染色的传统技法,原本是使用淀粉或米制成的防染剂,进行手工描绘,染色成形后呈现出缤纷色彩的染色技术,而今使用型染或者数码印刷的类似技法样式,亦都被统称作友禅,是日本最具代表性的染色技法之一。在白色绢布上进行绘画后染色,常用于表现传统和服的多彩图案。尤其擅长用简洁的...
[日本风]-惊蛰之友禅-转自VOICERme
[日本风]-惊蛰之友禅-转自VOICERme
[日本风]-惊蛰之友禅-转自VOICERme
2011 / . 12 / . 17

[日本风]-石上純也×KAIT工房

當許多建築師努力追求形體的極限及表現時,日本有位建築師試著在單純的玻璃盒當中找尋空間更多的可能性。神柰川工科大學2008年春天落成啟用的KAIT工房,是由現年三十四歲的日本建築師石上純也所設計的校園建築。--摘自室内中国
當許多建築師努力追求形體的極限及表現時,日本有位建築師試著在單純的玻璃盒當中找尋空間更多的可能性。神柰川工科大學2008年春天落成啟用的KAIT工房,是由現年三十四歲的日本建築師石上純也所設計的校園建築。--摘自室内中国
石上純也曾經在妹島和世(Kazuyo Sejima)與西澤立衛共同主持的 SANNA 事務所工作過四年,之後於 2004年創設了自己的事務所,他也參與了一些與空間和傢具設計有關的藝術展覽,不過本案是他所完成的第一件建築設計,這樣一位年輕的建築師已經逐漸建立了他的名聲,2008年威...
石上純也曾經在妹島和世(Kazuyo Sejima)與西澤立衛共同主持的 SANNA 事務所工作過四年,之後於 2004年創設了自己的事務所,他也參與了一些與空間和傢具設計有關的藝術展覽,不過本案是他所完成的第一件建築設計,這樣一位年輕的建築師已經逐漸建立了他的名聲,2008年威...
神柰川工科大學校園面積32英畝,已經創校四十年,之前的老舊建築都逐一被拆除改建新的建築,而 KAIT 工房位於校園中央,是最新的建築體之一,該工房主要提供學生一個創意的手工創作空間,走進裡面看不到區隔房間的牆面,整個通透的空間主要區分為十四個開放的區塊,空間配置包括木工間、機具間...
神柰川工科大學校園面積32英畝,已經創校四十年,之前的老舊建築都逐一被拆除改建新的建築,而 KAIT 工房位於校園中央,是最新的建築體之一,該工房主要提供學生一個創意的手工創作空間,走進裡面看不到區隔房間的牆面,整個通透的空間主要區分為十四個開放的區塊,空間配置包括木工間、機具間...
KAIT工房建築總面積約為 1990 平方米,四面以10mm厚的玻璃包覆,結構由三百零五根細長的五米鋼柱支撐,這些鋼柱的位置捨棄傳統使用的矩陣排列方式,而是採取不規則分佈。
KAIT工房建築總面積約為 1990 平方米,四面以10mm厚的玻璃包覆,結構由三百零五根細長的五米鋼柱支撐,這些鋼柱的位置捨棄傳統使用的矩陣排列方式,而是採取不規則分佈。
對於一般人而言,KAIT工房可能只是個大大的玻璃盒加上散亂的柱位,然後塞了不同的空間配置罷了,但其實石上純也(Junya Ishigami)花了三年的時間在研究前述每個空間的用途、大小,仔細地排列每個柱子的位置,以手畫、CAD方式探討各種可能性,製作了超過一千個模型,所以在不知情...
對於一般人而言,KAIT工房可能只是個大大的玻璃盒加上散亂的柱位,然後塞了不同的空間配置罷了,但其實石上純也(Junya Ishigami)花了三年的時間在研究前述每個空間的用途、大小,仔細地排列每個柱子的位置,以手畫、CAD方式探討各種可能性,製作了超過一千個模型,所以在不知情...
曾經在結構大師 SASAKI 門下為 SANAA事務所做結構設計的結構工程師小西康隆(Yasutaka Konishi)解釋「由於柱子的複雜度極高,所以簡化結構系統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因此,KAIT工房屋頂僅是常見的框架結構,但三百零五根柱子當中有四十二根作為壓力構件承受垂直...
曾經在結構大師 SASAKI 門下為 SANAA事務所做結構設計的結構工程師小西康隆(Yasutaka Konishi)解釋「由於柱子的複雜度極高,所以簡化結構系統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因此,KAIT工房屋頂僅是常見的框架結構,但三百零五根柱子當中有四十二根作為壓力構件承受垂直...
每根柱子都是細扁的長方體,最薄的拉力構件剖面尺寸是16x145mm,最厚的壓力構件則是63x90mm,由於每根柱子的朝向都不一樣,依照人們所站立的位置,會看到不同粗細的柱寬。
每根柱子都是細扁的長方體,最薄的拉力構件剖面尺寸是16x145mm,最厚的壓力構件則是63x90mm,由於每根柱子的朝向都不一樣,依照人們所站立的位置,會看到不同粗細的柱寬。
施工時,必須先將壓力構件就定位去承接屋頂的重量,然後將屋頂加壓去模擬下雪可能承受的重量,等到屋頂降到某個高度時,才將拉力構件從樑架往下與地面連結,最後讓整棟建築的每個結構順應著結構工程師的設計,微量變形達到其所預定的尺寸,甚至屋頂的洩水坡度都已經考量在內。
施工時,必須先將壓力構件就定位去承接屋頂的重量,然後將屋頂加壓去模擬下雪可能承受的重量,等到屋頂降到某個高度時,才將拉力構件從樑架往下與地面連結,最後讓整棟建築的每個結構順應著結構工程師的設計,微量變形達到其所預定的尺寸,甚至屋頂的洩水坡度都已經考量在內。
為了模糊室內與戶外的空間界線,石上純也盡可能地移除了在玻璃牆面上的開口,僅保留了大門以及一些小小的通風口,雖然想毫無保留地將室外的風光「借入」室內,但因為結構的考量,四周的玻璃牆還是加裝了肋板幫助其穩定性,而或多或少地影響了視覺上的純粹性。
為了模糊室內與戶外的空間界線,石上純也盡可能地移除了在玻璃牆面上的開口,僅保留了大門以及一些小小的通風口,雖然想毫無保留地將室外的風光「借入」室內,但因為結構的考量,四周的玻璃牆還是加裝了肋板幫助其穩定性,而或多或少地影響了視覺上的純粹性。
石上純也所設計的KAIT工房可說是一座建築,但也可以將其視為景觀的延伸,結構的美在此轉化成為宛如樹林般的景致,我們可說,這是一件將「結構」最大化、「建築」最小化的優秀作品!
石上純也所設計的KAIT工房可說是一座建築,但也可以將其視為景觀的延伸,結構的美在此轉化成為宛如樹林般的景致,我們可說,這是一件將「結構」最大化、「建築」最小化的優秀作品!
[日本风]-石上純也×KAIT工房
[日本风]-石上純也×KAIT工房
[日本风]-石上純也×KAIT工房
[日本风]-石上純也×KAIT工房
2011 / . 12 / . 17

[日本风]-石上純也×山本耀司旗舰店

山本耀司(Yohji Yamamoto)位於紐約曼哈頓的旗艦精品店在2008年2月份開幕,與繁華的市中心相比,該店地點座落在稍微偏僻,但逐漸成為時尚品牌進駐的肉品市場區(Meatpacking District),店面由日本年輕建築師石上純也(Junya Ishigami)操刀。
山本耀司(Yohji Yamamoto)位於紐約曼哈頓的旗艦精品店在2008年2月份開幕,與繁華的市中心相比,該店地點座落在稍微偏僻,但逐漸成為時尚品牌進駐的肉品市場區(Meatpacking District),店面由日本年輕建築師石上純也(Junya Ishigami)操刀。
山本耀司紐約店結合基地位置的特殊性,在原有建築的基礎進行了巧妙的設計與微調,該店原先是1950年代興建的磚造建築物,之前做為 Boss Models 辦公室使用的單層屋舍,位於兩條街交叉所形成的三角形基地。
山本耀司紐約店結合基地位置的特殊性,在原有建築的基礎進行了巧妙的設計與微調,該店原先是1950年代興建的磚造建築物,之前做為 Boss Models 辦公室使用的單層屋舍,位於兩條街交叉所形成的三角形基地。
石上純也(Junya Ishigami)將原先的磚造建築一分為二,如同切蛋糕一樣從中間割出一條安靜的小巷,一頭寬一頭窄,貫通兩條街道,自然割出商店的兩個功能區,並且在地面上保留了原有建築的痕跡,在兩條街道的交匯處也作了流暢弧形的修正。
石上純也(Junya Ishigami)將原先的磚造建築一分為二,如同切蛋糕一樣從中間割出一條安靜的小巷,一頭寬一頭窄,貫通兩條街道,自然割出商店的兩個功能區,並且在地面上保留了原有建築的痕跡,在兩條街道的交匯處也作了流暢弧形的修正。
原先建築的磚塊經過清理,清除原先塗上的顏色,安裝了大片玻璃,使得自然光輕易地透入室內,路過的行人駐足觀看陳列的服裝。
原先建築的磚塊經過清理,清除原先塗上的顏色,安裝了大片玻璃,使得自然光輕易地透入室內,路過的行人駐足觀看陳列的服裝。
在此石上純也讓我們重新思考「少即是多」的道理,當建築物的室內空間少了新巷道的那一塊面積時,反而讓內部環境與外部空間的接觸面變大而且更為親切。
在此石上純也讓我們重新思考「少即是多」的道理,當建築物的室內空間少了新巷道的那一塊面積時,反而讓內部環境與外部空間的接觸面變大而且更為親切。
[日本风]-石上純也×山本耀司旗舰店
[日本风]-石上純也×山本耀司旗舰店
[日本风]-石上純也×山本耀司旗舰店
[日本风]-石上純也×山本耀司旗舰店
[日本风]-石上純也×山本耀司旗舰店
X 人人网小程序,你的青春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