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站会根据您的关注,为您发现更多,

看到喜欢的小站就马上关注吧!

下一站,你会遇见谁的梦想?

小站头像

你我皆行者

走着,走着,走着................ 
  
我们是一群没有钱 却依旧在路上的行者 
 
 
 
 
谢谢你一直以来的关注              
大学生结伴旅行群 162600964 
新浪微博@尐青年1992 
http://weibo.com/i/Mrfishontheroad 
 

RSS 归档

站长

2888人关注
2012 / . 04 / . 07

正因年轻,所以经历

 

          

 return young,I hope   I  earnestly to start on   我还年轻,我渴望上路——杰克.凯鲁亚克《在路上》

 

     趁我们还年轻,多去看看身边的风景,那些他与她的美;

     趁我们还年轻,多说一些温情的话语,不是矫情,不是多情;

     趁我们还年轻, 去见想见的人,去看想看的风景;

     世界静静地在那里,但它需要你用脚步去丈量........

2013 / . 05 / . 08

第四届 "校园行知客"挑战赛 2013年,《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启动第四届"校园行知客"挑战赛,寻找有梦想、有胆量、有行动、有坚持的大学生,以旅行基金的方式去帮他们实现旅行梦想,获得人生的历练和成长。 本届比赛分为个人组和团队组。在校大学生均可报名参加。发表旅行计划,赢取旅行基金。

2013 / . 04 / . 16
达摩流浪者-万晓利MP3-背着背包不停跳跃  不去想下一步会在哪里落脚  眼前巍峨高山脚下蓝色湖泊  让你安宁喜乐

沿着这条路一直朝前走  在不远的地方就有一个路口  你可以向左转也可以朝前走  但是你不能停留  不要抬头四处张望  这里没有你要的好风光  不要等待幻想更不要奢望  这里没人歌唱  没有谁能将你阻挡  竖起的拇指像山峰庄严坚强

2013 / . 03 / . 14

巴塞罗那的红色裙子

巴塞罗那的红色裙子 

 

巴塞罗那的红色裙子

巴塞罗那的红色裙子

安德鲁斯的那辆破旧汽车最终还是发动了起来,这样的情景对安德鲁斯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次却都如同奇迹般的发动起来,他总是狂拍一阵这辆破车的前盖,然后拧了不知多少遍车钥匙,车就这样轰隆一声往前跑了,然后我们又接着赶路了,沿着地中海一直往巴塞罗那开。

 

安德鲁斯总以他那辆破车为荣,他说是很久前得到的生日礼物,我却怎么也想不出这辆车崭新时候的样子,他也始终不肯说是谁送的这辆破车。

 

西班牙的冬天像夏天,像是逃过了一个季节,满是棕榈树的街道,伴着下午微凉的地中海风,以及在某个街道拐角处遇见的流浪艺人,被海风吹起的摩托轰隆声在各条街道围绕,各色鲜花堆满排列不整齐的美丽房屋的阳台,安德鲁斯的妻子就站在那个阳台上,红色的裙子,向楼下大喊。

 

安德鲁斯和自己的第一任妻子离婚不久便和第二任妻子结了婚,第二任妻子小他十岁,他说是在西班牙酒馆和她认识,他很愿意讲第一任妻子的事情给我,却总忽略了离婚的原因,在他的话语中第一任妻子是完美的,可却总提起现任的妻子,他的爱似乎全是现任妻子的。这便是西班牙男人吧,爱在这里是自由和美好的。

 

我和安德鲁斯的妻子是认识的,年龄并没有差很多,在西班牙时却总和安德鲁斯到处去乱逛,开着那辆破旧的车,直到很晚的时间听到安德鲁斯的妻子在阳台大喊我们的名字,很多人都会抬头向阳台望去,她也总打扮的精致,让人看不出是闲在家里的太太。

 

没错,她叫索菲亚,索菲亚会讲德文,安德鲁斯也会一些德文,我总用德文和索菲亚讲话,安德鲁斯也会用西文大声的问索菲亚我们两个的谈话内容,安德鲁斯的德文只能用来打招呼,要和他继续聊下去就只能用英文了。安德鲁斯和索菲亚是我认识的为数不多会讲英文的西班牙人。

 

我总记得在巴塞罗那地铁站里询问地铁方向是否正确时,所有被我问道的西班牙人都不会英文的场面,也记得搭乘公车时用熟练英文主动问我是否需要帮助的索菲亚,没错就因为问路才认识了索菲亚。

 

第一次在公车上看到索菲亚时,她也是红色的长裙,这便是西班牙的颜色,红色总能吞没所有。我说我在寻找去沙滩的路线,索菲亚大笑,说她也正准备去沙滩,我问她是否也来巴塞罗那旅行,她又大笑,说自己是地道的加泰罗尼亚居民,还问我是否要听西文。我说我从慕尼黑来,她便开始讲德文,我立刻欣喜的大喊怎么会,她怎么会说这么地道的德文。

 

后来才知道索菲亚在柏林读了五年书,会讲地道的德文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索菲亚说自己的丈夫在普拉加那里的海滩,因为也要去海滩的缘故,我便一同过去,从公车站到海滩的距离只需几步便到,下了公车就能看见蓝色地中海,到达海滩,一眼就看到海里冲浪的男孩对着我们这里招手,索菲亚也向其回应,红色的长裙被海风吹的飘扬,她大声喊着安德鲁斯,那个被叫做安德鲁斯额人向这里跑了过来。

 

安德鲁斯才发现索菲亚身旁这个奇怪的亚洲面孔,索菲亚兴奋的给安德鲁斯介绍我,安德鲁斯先用英文向我问好,索菲亚咯咯的笑起,说我是懂德文的,安德鲁斯又用德文把刚刚用英文说过的话重复了一遍,我继续用德文和安德鲁斯说话,安德鲁斯却问索菲亚我说了什么,全场便笑成一团。

 

安德鲁斯的好友们全都在这里,这些好友也是属于索菲亚的,他们互相亲吻问好,我便被索菲亚介绍,然后我又得记住突然出现的一堆西班牙名字。他们拿着吉他坐在沙滩弹一首不知名的西班牙歌谣。我说我能否试试,得到允许便拿起吉他弹了曲子出来,然后又是一阵的欢呼声,索菲亚跳起来了,他们一定要让我弹一首中文的曲子,我却总不知弹哪首好。

 

一起穿过无数巷子无数精心装扮的阳台,到了安德鲁斯和索菲亚常去的那家酒馆,喝起西班牙苦味十足的啤酒,我说我一个人,喝太多便会忘记旅馆的方向,但这样的话语在西班牙是一点都没有用的,我们不停的要酒来喝,变换着语言来交谈,也是没有话题的,等到最后我是真的忘了回旅馆的方向。

 

安德鲁斯开着一辆破烂不堪的吉普车停到这间酒馆的门口,我被推了上去,安德鲁斯问我要了旅馆的地址,便在西班牙的夜色中迅速把我并没有多少的行李打包搬上了车,一路开到安德鲁斯和索菲亚的家里。

 

我和我的行李被搬到了安德鲁斯的家里,直到第二天清晨,阳光从窗户撒进来,睁开双眼吓了一跳,听见房间外索菲亚说话的声音才想起昨晚的事情,推开窗户竟然看到了海,地中海就在清晨摆在自己的眼前,楼下各种摩托车的声音伴着海浪的声音,还有各种西班牙女人大声的讲话。冬天,我在巴塞罗那一个陌生人的家里,四周一切整齐温馨,墙上挂满了老照片,我看到有安德鲁斯,也有索菲亚,以及另外一个美丽的女人。

 

打开门,依然是红色的索菲亚,以及穿着蓝色睡袍的安德鲁斯。互相问过早安,吃索菲亚准备的西班牙早餐,索菲亚便说让我住在这里,不要回旅馆去了,安德鲁斯早已经跟旅馆的老板沟通过,退了钱,说着便把几张钱摆在我面前。

 

我还一时不知如何回应,这时有人敲门,索菲亚便去开门,瞥了一眼过去,又是一个装扮很精致的女人,两个女人用西语对话,然后那女人便被邀请进来,安德鲁斯见到那女人先是一惊,接着那张被地中海阳光晒得棕色的脸上堆满笑容,我再转身去看那女人,分明是早晨我在房间墙上看到的那张照片里的女人。

 

起身,问过早安,安德鲁斯向我介绍,这个女人是他的前妻,狄安娜,他们都用西语说着话,我也不便过问到底在讨论什么,只是不一会儿索菲亚一人进了房间,门没关,我进去问索菲亚一切是否都好,索菲亚依旧满脸笑容的说着一切都很好。

 

索菲亚继续重提话题,希望我住在她家,不需再去旅馆,我告诉索菲亚自己的旅行计划,想再去西班牙的沿海小城看看,安德鲁斯也进来了,安德鲁斯插话说自己在离南法不远的海边有座房子,反正是假期希望我能和他们一起去那里,我问为什么我会被邀请,索菲亚说因为我会德文也会讲英文,从昨天到今天的时间,我们却像是认识了好久的老友。

 

我依旧是没有答应的,收拾好了自己不算做行李的行李向之前所住的那家旅馆跑去,索菲亚没有再挽留。等到了住处才想起我是没有留索菲亚以及安德鲁斯的电话的,其实也并无需要,可总觉得像发生了一件很可惜的事情。

 

一个人继续在巴塞罗那奔走,并没有任何的目的地和计划,车停到哪里我便从哪里下车,总觉得巴塞罗那没有让人可以挑剔的地方,随处都是我想到达的地方,满是仙人掌的山,满是黄色花朵的沿海公路,满是鸥鸟的忙碌港口,下一个拐角处就是高迪的著名建筑。

 

夜里在兰布拉大街上遇见的那个请我喝酒的荷兰男人,也是因为都会讲德文的原因便聊的投缘,我说我到过马斯特里赫特,他听我用中文说出这个城市名时哈哈大笑起来,但却觉得中文很有意思,他能立刻辨别出我在说什么。我忘记了餐馆的名字,却记得餐馆的味道,满满的地中海味道,各种贝类和虾类堆在海鲜饭里,要了一份却不知道会有这么多,深吸一口气吃完了所有的东西,这里便是热爱美食者的天堂,我最爱的还是那座知名菜市场里的果汁,我想我还会为了那个果汁再去一次巴塞罗那。

 

和荷兰男人说了再见,一个人走去海边,却不想再遇到索菲亚和安德鲁斯。他们是刚刚和好友分别,也选择去海边散步,就这样再次遇见,互相问候,再次道别,却又忘了留下联系方式。

 

第二天在加泰罗尼亚广场却又一次遇见索菲亚,这次索菲亚说:“还要拒绝我之前的邀请吗?巴塞罗那算是小城市吗?”一时觉得问题很难回答,便选择和索菲亚去用午餐,依旧是普拉加那里成排蓝色的餐馆,随便找到位置坐下来。

“索菲亚”

“嗯”

“巴塞罗那的确很小,我们总遇见。”

“那么,你接下来的计划呢?”

“小镇,沿海小镇。”

“那么,走吧。”

“好的,索菲亚,你等我去拿我的包。”

 

 

就这样没有再拒绝。就答应和安德鲁斯以及索菲亚一起去那个海边的西班牙小城,安德鲁斯说自己曾经就出生在那里,那里的海滩是最美的海滩。

 

开车行进了几个小时才到了那个小镇,叫做圣·菲流·德·古路易斯的小镇,中间安德鲁斯的车还坏过一次,也是拍了拍前车盖,拧了很多次车钥匙车又启动了,车里音乐的音量足以让整个汽车爆炸掉,安德鲁斯大声跟着音乐唱着,我和索菲亚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安德鲁斯虽然大索菲亚十岁,却像个可爱的孩子,我总不觉得自己和安德鲁斯有任何隔膜,这样纯真的性格便是最美的事情。

 

圣·菲流的海滩的确像安德鲁斯话语里描述的那样,海水平静却灵动,就像安德鲁斯和索菲亚那样。被安德鲁斯拉到海里去冲浪,尽管冬天却依然可以跑进海里,我却待不了太久,硬是逃了出来,躺在沙滩等阳光把自己晒干,索菲亚已经捡了很多贝壳,索菲亚自己佩戴的很多饰品就是她自己捡来的贝壳所制作的,这些饰品也的确很适合她。

 

回到家没多久,安德鲁斯接了电话就出发了,索菲亚说狄安娜出了事情,安德鲁斯赶回了巴塞罗那,我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索菲亚却不肯再说。我再问索菲亚为什么还会接受安德鲁斯和狄安娜的事情,索菲亚却问我为什么不能。

 

后来通过安德鲁斯知道索菲亚和狄安娜曾是朋友,其实现在也还是朋友。狄安娜大索菲亚五岁,曾经一起在一家舞团跳弗拉明戈,安德鲁斯也曾在这家舞团,只是后来舞团散掉了,安德鲁斯却和狄安娜结了婚,再后来狄安娜和安德鲁斯离了婚,安德鲁斯便找到了索菲亚。

 

始终没有得知他们离婚的原因,也始终没有得知索菲亚嫁给安德鲁斯的原因。还是买了公车票离开,从圣·菲流·德·古路易斯到巴塞罗那汽车北站,这一次又忘记了留下联系方式,之后却再也没有遇到他们,再之后我便回到了慕尼黑。

 

 

 

X 人人网小程序,你的青春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