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站会根据您的关注,为您发现更多,

看到喜欢的小站就马上关注吧!

下一站,你会遇见谁的梦想?

小站头像

Naturalist

绿色生命协会会刊 
关于自然的笔记和沉思

RSS 归档 82885人关注

站长在关注

2014 / . 04 / . 26

《绿脉》第43期【卷首语】

【卷首语】

      春光正好,岂可辜负。终于熬过了万恶的期中考试。

      不知哪位名家说北京春脖子短。诚然如此。迎春才开,早开堇菜接着,山桃,二月兰,碧桃,连翘,哇,数不过来了。后来,最慢的银杏发芽了,二教的牡丹开的那叫一个雍容华贵、国色天香,如今,槐开花了,晚上无人时经过,甜香沁鼻,紫藤萝也开了,记得当时有个女生自言自语那紫色仿佛沉淀了下来,沉淀在最嫩最小的花苞里,哇,宗璞的《紫藤萝瀑布》。榆钱竟然已经败了,还好某次去未名湖摘了一点吃了。上周去百望山我还摘了几个杏,酸酸的。总然就是,春天差不多完了。

      记得木头说有三只红隼大概要繁殖,我跑去看了,没见。一次从三教出来骑车,一抬眼看见一只小红转着圈圈飘啊飘,飘过二教,跑到理教去了。后来再没见,上周又在三教见了一只急匆匆地平飞走了。后来来了东方喵,那天照陈炜师兄的指示,找啊找,半天不见,都要放弃了。开锁骑车,哇,脑残就在我头顶弱弱的叫了几声,天啊。我拿着望远镜,就看啊看。这是第一次看到,好激动。后来带同学去未名湖畔听东方叫啊叫,清脆有节奏,真棒,同学说真好听。后来去燕南,竟然见了两只蹲在一起。不过鹰鸮还没见,听也没听见。有次在陈守仁那边小湖,三只小翠尖叫着飞啊飞,还抓了鱼,甩了半天才吃。骑车经过一棵树,突然草丛跳出一只黄绿色的大鸟,真大,反应过来时灰头绿。那娃吓傻了,跳到树根背后不动了,我左侧头,它朝右挪一下,反之亦然,我刚有跑去抓他的念头,忽然想起张棽被大斑狠啄的场景,觉得自己战斗力太弱,还是算了吧。记得荷花池刚放水,好多蚯蚓、蝼蛄往外跑,然后一百只灰喜鹊喜鹊趁火打劫。一只乌鸫抓了一条那么长那么粗的蚯蚓,吞啊吞,吞了半天才吃下去。

     燕园之春,真美。珍惜吧,骚年们,我想当我要离开的时候,一定会舍不得。

2014 / . 04 / . 26

《绿脉》第43期植物篇

【植物篇】

/shuofeng  /网图

    某日走在荷花池靠西北的近岸边,不经意间在树下发现了一片杂生的植物,青灰色,一般人都会认作是禾本科小草什么的。但是,我欣喜万分地蹲下,看了半天。没错,它就是本文的主角——薤白(音谢),俗称“小蒜”的植物。附图一张,去年十一和绿协众人去海坨山时被我挖出来的壮硕的一棵,猜猜它的结局——这么美味,自然不能放过。为此,他们笑我“尝百草达人”。可是,我之所以对这种植物如此热情(热情=吃了?),是因为,正文会说。。。。

 《绿脉》第43期植物篇

一、科学的介绍(中国植物志)

     被子植物门 Angiospermae

      单子叶植物纲 Monocotyledoneae

       百合目 Liliflorae

        百合亚目 Subordo Liliineae

          百合科 Liliaceae

           葱族 Allicea

            葱属 Allium

             单生组 Sect. Haplostemon

    鳞茎近球状,粗0.7-1.5 厘米,基部常具小鳞茎(因其易脱落故在标本上不常见);鳞茎外皮带黑色,纸质或膜质,不破裂,但在标本上多因脱落而仅存白色的内皮。叶3-5枚,半圆柱状,或因背部纵棱发达而为三棱状半圆柱形,中空,上面具沟槽,比花葶短。花葶圆柱状,高30-70厘米,1/4-1/3被叶鞘;总苞2 裂,比花序短;伞形花序半球状至球状,具多而密集的花,或间具珠芽或有时全为珠芽;小花梗近等长,比花被片长3-5倍,基部具小苞片;珠芽暗紫色,基部亦具小苞片;花淡紫色或淡红色;花被片矩圆状卵形至矩圆状披针形,长4-5.5 毫米,宽1.2-2毫米,内轮的常较狭;花丝等长,比花被片稍长直到比其长1/3,在基部合、生并与花被片贴生,分离部分的基部呈狭三角形扩大,向上收狭成锥形,内轮的基部约为外轮基部宽的1.5倍;子房近球状,腹缝线基部具有帘的凹陷蜜穴;花柱伸出花被外。花果期5-7月。

《绿脉》第43期植物篇

《绿脉》第43期植物篇

《绿脉》第43期植物篇


除新疆、青海外,全国各省区均产。生于海拔1500米以下的山坡、丘陵、山谷或草地上,极少数地区(云南和西藏)在海拔3000米的山坡上也有。苏联、朝鲜和日本也有分布。

鳞茎作药用,也可作蔬菜食用,在少数地区已有栽培。

二、正文

    之所以对这种植物这么热情,是因为在我的家乡也有它的身影。如今在遥远的北京见到,自然是很高兴的。

    在老家,我们叫它小蒜。每年一场春雨后,田里还没开始耕作,小蒜就已经开始生长了。一有空闲,小孩子、老婆婆、年轻主妇们都会挎着小竹筐,架着小锄头,走向田间地头,挖小蒜。远远望去,灰黄色的土地上,绿色的一丛丛都是。从叶子粗细就可以判断地下鳞茎的大小,因此我们从不把它们赶尽杀绝,事实上是不可能赶尽杀绝的,因为较大的鳞茎侧面增生了小的鳞茎,出土时轻易就脱落了,然后,就自立门户了。小孩子家是图玩耍的,因此我们单挑大的挖,相互炫耀看谁的大,记得最大的也还是没有一瓣蒜重。挖呀挖,田头咋就长了这么多呢。一个下午,能挖小半筐回去。回家后,简单挑一挑异物,因为是开春刚长得,所以基本没有发黄的老叶。洗过几遍,青灰色的叶子绿的滴水(真的是在滴水哎),白白的根须如丝丝银发,那鼓鼓的鳞茎更是引人注目,小孩子这时就会眼疾手快地揪出粗大的塞到嘴里吃了。也许旁人会想,蒜生吃,太变态。但不是这样的,小蒜和蒜的味道差了十万八千里,微辣,汁多,爽口,绝没有蒜的那种奇怪的味道,而且,吃后没有口臭哦。然后大人把一把整齐的小蒜放到案板上,切得细细碎碎的,放入坛子里,再加入一些寻常佐料(盐要多放)。过段时间开坛后,好香啊。北方人,尤其是陕西人,尤其是陕北人,爱吃面条,还是手擀面。案板上,面坨子擀啊擀,终于成了薄薄的一张大饼,折叠好,噌噌噌噌,切成细长的面条,还有专门做的菜(菜都是丁状,菜汤多),可好吃了。在西安的时候,他们吃面很少有手擀面,而且没有专门的菜汤,虽然某些面大概也还算好吃,但是,我偏不喜欢。嗯,家里的面,舀上菜,再加上几筷子腌好的(或者泡好的)小蒜,天哪真是太好吃了!几天下来,一罐子泡菜,或者就着吃馒头,甚至喝稀饭都要就着吃,然后就见底了。嗯,真是好吃。上周看舌尖二,雷州鱼酱什么的,我心里想的都是家里的小蒜泡菜,一坛子,一坛子。哎,好久都没有吃到了,回家也吃不到,城里上哪去挖。怀念小时候。

夏天,逃过耕作的锄头、犁头的小蒜,就会顺利开花,淡淡的紫色,像一朵蒲公英一样。平日低调匍匐的它,高高挺起自己的花朵,一样灿烂。花开后,结果实。养过葱、韭菜的话,你会发现,葱和韭菜是结种子的,成熟后是黑黑的、硬硬的。但是小蒜不一样,它直接就结出的是鳞茎,或者就是底下的蒜,一粒粒挤得满满的,晶莹剔透,好看极了。多数小蒜没有这机会,它们枯萎了,但是,鳞茎却活在地下。秋后,地里的蔬菜、庄稼什么的都收了,一场秋雨,哇,又是小蒜的天下。于是,老老少少就又奔向田间地头了。这时候,泡菜的时候,还可以加切碎的当年红辣椒、嫩豆角、水葱等等,更是别有一番风味,只可惜仍是吃不长久。什么时候实现大规模养殖就好了。

 


《绿脉》第43期植物篇

 果实或种子

所以呢,我在荷花池发现的时候也吃了的。不过,那里的土一点也不好,不像田里,土松软,地表以下是湿湿的,挖出来干干净净。荷花池的长得不好,又小又干,剥了一层皮才能吃。啊,欢迎大家跑去品尝。。。。。

 

 

 

2014 / . 04 / . 26

《绿脉》第43期【余篇】

【余篇】

/刘星  /王琰(大概)

记一次校园鸟类检测活动

 

校园鸟类监测算是绿协的基本活动之一吧。记得有次鸟监遇到闻丞师兄,他讲了燕园鸟类种类繁多的原因:园子里有各式各样的环境模式,例如灌丛、落叶腐木等,虽然面积小,但是很多鸟都能找到自己喜欢的环境。啊,马上是五月了,据说是园子里鸟种最多的时候(大概120种?)欢迎小伙伴们积极参与。

某日偶然逛BBS的绿协版,发现周五竟然有个校园鸟类监测,时间是周五早上8点在西门内的桥上集合,于是欣欣然前往。一直以来,我有个毛病,总是喜欢到外面晃悠,却极少关注身边的事物。同样,园子里的鸟儿,我竟还没有认真看过一次。平时来往路上,只知道许多喜鹊和灰喜鹊到处乱飞。某天路过博实时,听到各种叽叽喳喳的鸟儿吼着嗓子歌唱,夹杂其中的一只啄木鸟正在辛勤工作。某次回宿舍,无意抬头发现正大中心外面的树上,某对喜鹊都已经盖好了二层豪宅。学一的山桃已经红了一树,未明湖畔的迎春随风摇罢,腊梅依然飘着淡淡的香。这个园子藏着不留意便会忽视的美好。

           《绿脉》第43期【余篇】

喜鹊(Pica pica)鸦科喜鹊属,其实还是漂亮的

    在西门桥上等候的大家的时候,发现正前方有只乌鸫正在悠闲地啄食。旁边有几只树麻雀在追逐嬉闹,累了渴了便到水池里喝上几口。我一直觉得麻雀挺漂亮的,当然是得它干干净净的时候。虽然色彩没有其他雀科鸟儿出众,但是依然保有这类鸟类所特有的娇憨姿态,我很喜爱。

          《绿脉》第43期【余篇】

树麻雀(Passer montanus)雀科麻雀属,正扭着脑袋看呢

    从西门往勺海走,快到侧门时,我们回头便见着一双绿头鸭正在瞌睡。我们玩笑着说,这夫妻俩正在闹矛盾,所以各自挑了块石头站着,互不依偎。来到勺海亭边,许多鸟儿在那簇灌丛上活跃。我总算看清了燕雀和白头鹎的模样。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鸫挤在这儿凑热闹。

 《绿脉》第43期【余篇】

燕雀(Fringilla montifringilla)雀科燕雀属,长得跟树麻雀还是差很多的

    绕过勺海,从校史馆外朝西门走。遇到几只沼泽山雀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其中两只更是一直追逐打闹着从我们眼前离开。接下来,我们遇到了当天最大的惊喜—一大堆小太平鸟栖在一棵树上。我们举着望远镜慢慢朝它们靠近。它们不仅没有惊吓,反而三三两两扑到树下水池喝水,乐坏了我们这群观鸟的孩子。不同于以前看到的许多鸟儿,小太平鸟的头冠十分明显,比凤头鸊鷉更漂亮。身上的羽毛感觉十分紧贴顺滑,因而显得身姿苗条。尾端的红色十分醒目,与太平鸟的黄色区别明显。我们在一旁看了许久,直到所有鸟儿喝完水飞走后,才往园子的北边走去。

 《绿脉》第43期【余篇】

小太平鸟(Bombycilla japonica)太平鸟科太平鸟属,尾端为红色,正喝水

 《绿脉》第43期【余篇】

看一下全身,色泽比较柔和

 《绿脉》第43期【余篇】

小太平鸟保卫战

    北边本来应该是鸟类的天堂,只可惜几个月前便一直在不停的动工。绕过鸣鹤园、荷花池、红湖、镜春园和朗润园,最后从人文学院楼附近回到了未名湖边。一路有各种鸟陪伴,除了乌鸫为代表的各类鸫外,灰椋鸟、黑尾蜡嘴雀、啄木鸟纷纷登台献唱或献舞。沿着未名湖逛至德才均备那块,在我们走过小溪上的桥时,一只翠鸟突然飞了过来。这只翠鸟大约营养不是很好,比之前见的稍显苗条,因此它没停留一会儿便往未名湖飞去,大约该捕食了。

 《绿脉》第43期【余篇】

乌鸫(Turdus merula)鹟科鸫亚科鸫属,比之前的几种大上许多

 《绿脉》第43期【余篇】

黑尾蜡嘴雀(Eophona migratoria)雀科蜡嘴雀属,雄的头部为黑色

 《绿脉》第43期【余篇】

  普通翠鸟(Alcedo atthis)翠鸟科翠鸟属,扭头的傲娇模样

    接着我们从校长办公楼外,沿南北阁,经静园到达燕南园。认真看了看才发现,原来燕南园除了猫多外,其实鸟儿也很多,尤其是灰椋鸟数量比其他地方都多。燕南园结束后,绿协的鸟监也到尾声,大家各自散开,正好食堂也可以觅食了。

 《绿脉》第43期【余篇】

   途中偶遇的花鼠

PS:上面所有照片都是绿协的小伙伴(王琰?)拍摄。玩的非常开心,校园里竟然这样美,真是精彩无处不在,多走走看看,珍惜!

2014 / . 03 / . 04

《绿脉》第42期【卷首语】

【卷首语】

新学期开始,招新又有新成员加入啦。

由于各项活动还未展开,小编只好乱逛校园,写个伪森林报吧。

腊梅寒假就开了;二教的迎春花开了好几朵,明晃晃的,鸣鹤园那边反而没动静;二教的牡丹萌动了,勺园那边的玉兰也萌动了;除了王守仁那边的湖还冻着,其余水都化了,西门通向鸣鹤园的地方放水,好多小鱼聚集;鸣鹤园最北边池子水闸(就是那个东西)连接处漏水,小溪流淌,不知道今年放水不;刚放水特别清澈,西门桥下好多鱼,有几条超大号草鱼,池底鳑鲏不停地翻滚,漏出银白肚皮闪闪发亮;鸣鹤园巴西龟醒了,躲在叶子下以为我看不到,还见了两只白色螃蟹死尸,也许是刚退的皮;喜鹊开始盖窝了,也许都产蛋了;还有啥?差不多了吧。。。

欢迎继续投稿,参加物候监测、鸟类检测也可以写感悟的啊,求投稿啊求投稿。。。

新学期加油!

    

2014 / . 03 / . 04

《绿脉》第42期【鸟类篇】

 

【鸟类篇】

/胡若成  /胡若成

寒假至今看到的五种红尾鸲

 

会刊又没稿子了..正好寒假去了趟汉中,回来北京又去了灵山,就说说看到的几种红尾鸲吧...

作为一个观鸟新手,以前只见过北红尾鸲(⊙﹏⊙)...而且也敢想在近期看到什么其他红尾鸲...然而惊喜总是来的比较突然,现在就简单说说啦~

 

洋县篇

1、赭红尾鸲(雌)

和大叔dvd一家去洋县华阳镇的第一个下午,在吊坝河边上的灌丛中,我们看到了数只雌性的红尾鸲,其最明显的特点是没有北红尾鸲那样的白色翅斑,结合分布只能是赭红尾鸲或者白腹短翅鸲,但白腹短翅鸲雌鸟体型较大且颜色发褐,有一个黄色眼圈,这都是我们看到的这种鸟所没有的的,故确定为赭红尾鸲雌鸟(见图一)。后来在洋县的三天多次见到了该种雌鸟,遗憾的是一直未见到雄鸟。

 《绿脉》第42期【鸟类篇】

2、黑喉红尾鸲(雌)

在从华阳镇到洋县县城的公路边上,我们一边开车一边在路边注意寻找鸡和鹛类,在一处山壁伸出的树枝上,看到一只雌性的红尾鸲,初看也是没有翅斑,当时判断为赭红尾鸲雌,因为距离比较近,出于拍大美图的心理,就拍下了几张照片。然而晚上回到宾馆后在网上交流时,这张照片却被红嘴蓝鹊大师给予了特别关注,经过仔细比较后,确定为一只黑喉红尾鸲雌鸟,主要判断特征是腹部偏灰色,而赭红尾鸲雌鸟腹部和背部的颜色都是偏黄色。这是我们唯一见到的一只黑喉红尾鸲,遗憾的也是没有看到雄鸟........

 《绿脉》第42期【鸟类篇】

3、蓝额红尾鸲(雄鸟)

就在看到黑喉红尾鸲的位置向前不远的地方,转过一个小山头的沟边上,我突然看见一只头胸部和背部明显蓝色而腹部橙黄色的鸟,举起望远镜后仔细观察,由于是一只雄鸟,很快我判断为蓝额红尾鸲,然后也得到了dvd大叔的确认,后来它飞到了后面的山壁上,我们就拍了几张记录照。这也是我们在洋县看到的除了北红尾鸲之外唯一一只雄性红尾鸲......

 《绿脉》第42期【鸟类篇】

灵山篇

4、贺兰山红尾鸲

回到学校后,听说外国鸟友在灵山地区看到了北京罕见的贺兰山红尾鸲,正好刚开学也不忙,就和奈何,okido等一干人前往灵山寻找。在上次鸟友看到贺兰山红尾鸲的沟边,通过声诱的方式引出了这只长相非主流的红尾鸲,主要是翅斑为白色的狭长条带,头部和背部的配色也和其他红尾鸲不同,其习性也比较奇怪,喜欢在灌丛下部钻,不容易看清全貌。不过还是拍到了记录照片。

 《绿脉》第42期【鸟类篇】

5、红腹红尾鸲

在灵山上夹着雪花的大风里,大家跟随奈何大师的脚步寻找红腹红尾鸲,开始找到的几只距离都太远,即使在单筒里也看不清特征..不过后来我和okido、版二夫妇在山坡上一片林子里看到几只比较近的红腹红尾鸲,由于有白色的雪景的对比,特征明显,主要是大面积白色的头顶,以及明显大于北红尾鸲的体型、深红色的腹部、面积较大的白色翅斑等等,看到的是雄鸟。于是也顺利拍下了记录照。

 《绿脉》第42期【鸟类篇】

 

以上就是最近两个月的寒假期间看到的全部新红尾鸲啦,闲来无事写就,大家看个乐子就好...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