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站会根据您的关注,为您发现更多,

看到喜欢的小站就马上关注吧!

下一站,你会遇见谁的梦想?

小站头像

自然笔记

我们致力于发扬迷失已久的博物学精神。我们用文笔、照片记录亲身经历的大自然,共同交流对自然的发现和理解。 

RSS 归档

站长

312人关注
2012 / . 11 / . 25

自然笔记的由来和愿景

 

    花鸟鱼虫,山川树木,天文地理,古往今来——自然之大,无所不容;自然之奇,鬼斧神工;自然之美,瑰丽壮观。

    我们是一个热爱自然的群体。每到周末或节假日,我们就到大自然中旅行,或观察、考察沿途的动植物,或背上地质锤登到没有人烟的山头敲打石头。一切动力,来自于我们对大自然的好奇与痴迷。

    我们用脚步、文笔、照片记录亲身经历的大自然,共同交流对她的发现和理解。

    如果您是自然、博物爱好者,是户外旅行爱好者,是摄影爱好者,欢迎加入到我们这个群体中来,分享探索和知识的乐趣!玩,也是一门大学问。

【愿望】

秉承博物精神,开创科学新风。通过理论知识与实践活动的紧密结合,为认识和理解自然文化开辟新途径。知行合一是我们的原则。

【博物学】

在一篇书评中看到的,借来分享

  博物学是指对大自然宏观层面的观察、记录、分类等。
  博物学强调知识、情感和价值观的“三合一”,强调鉴赏性、体验性。
  博物学提倡亲自实践,尊重荒野,要时常感受荒野。
  博物学强调与自然共生,尊重大自然。

【投稿】

知道的来投稿:欢迎将你对自然的发现和理解写成图文(word格式),并投稿给我们的编辑:365geo@gmail.com。

不知道的投稿:如果你在旅途中遇到不认识的花草树木、鸟兽鱼虫、岩石矿物、地质地理,也欢迎投稿给我们。我们一起集众人之力,帮你寻找答案!

不要求多么有文采和有深度,只要求是你真实的发现。无论是否采用,我们都会及时给您回复!

【据点】

网站(旅行作业区):http://www.365geo.com
豆瓣小站(图片交流区):http://site.douban.com/109921/
豆瓣小站(线下活动区):http://site.douban.com/ziranbiji/
9点订阅:http://9.douban.com/subject/9215202/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365geo
新浪微群:http://q.t.sina.com.cn/173610
新浪微刊:http://kan.weibo.com/kan/3509752839821329
腾讯微群:http://qun.t.qq.com/20317098

2015 / . 01 / . 31

自然茶聊第19集回顾:博物学让你的人生充满诗意

 文/鱼丸子 2015-01-21 14:30:56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世界包含有许许多多个时空,即使在一粒沙、一朵花中都包含一个无限广大的世界,都具有成佛解脱的智慧。佛学从花草树木间寻得人生境界,而这是何种境界,可谓是仁智见仁智者见智。

博物学也一样,它有些“随性”,有些“任性”。“我们学习博物学或者热爱大自然,就按自己的方式来做,你喜欢怎么做就怎么做。”刘华杰教授将“博物学”这个看似庞杂精深令人望而却步的学科放下神坛,“博物学不是‘科学’,它是一种生活方式、生存方式,或者说得再俗一点就是游戏、玩”。在这种轻松心态的支撑下,我们才会活出充满诗意的人生。

【北大“老玩童”的“檀岛花事”】

今天的茶聊,大部分人是慕刘华杰教授之名而来。初识刘教授,感觉他像是一个“老玩童”一样,没有周伯通的“顽劣”之气,有的是朴实自然、好玩有趣的气质。

2011年,刘华杰到夏威夷大学访学,在夏威夷的一年时间里,他不上课,不开会,每天背着单反相机在岛上行走,拍摄花花草草、读书、欣赏当地的建筑风俗。他把自己的见闻和自然体验以日记体的形式付梓成书——《檀岛花事》。这种慢节奏又平凡普通的生活,对于现代社会匆匆忙忙的人来说,是难得体验的。

在夏威夷大学里,两届中国学生会主席都与刘华杰相识,他们一个住进精神病院,一个跳楼了,这两个孩子的精神状态让刘华杰大为触动。“现代社会,人们都想着争夺‘一席之地’,在学校战胜你的同桌和同学,工作后战胜同事,出国后战胜同胞,进化论某种意识形态的歪曲告诉我们适者生存,好像只有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才能其乐无穷,才能感到你是人上人,很多家长也有这样的想法,这是非常令人悲哀的。非常不幸的是这竟然跟博物学有关系,达尔文学说竟然被扭曲成了这样一种恶劣的解释。”这种紧张的情绪范围到底有多大呢?北京回龙观医院院长杨甫德2013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国有1.7亿精神障碍的人群,其中重症是1600万。可见,这个比例是相当高的。

博物学有可能治疗这种现代疾病。“我们应该重新捡起博物学的传统,放下我们自己,首先放松个体,然后街道、学校、社会要放松。如果GDP或者人均收入达到了一定水平,那么人们就会愿意花时间去看看鸟、看看花、看看石头、收藏东西、画东西、拍东西。我们国家已经不缺少赚大钱的人,但是愿意把自己的时间浪费在野外看某种动植物这种人在中国现在还属于少数。”

与博物学现在“惨淡”的光景不同,其实我国有深厚的博物学传统。“中医、农业、二十四节气、法医学等都跟博物学有关系,都是非常重要的遗产,我们需要用一个更开放的心态来看待。这些都可以成为我们哲学系下合法的工作。”刘华杰是北大哲学系教授,他钟情于博物学,本是距离较远的两门学科,在“老顽童”的“巧妙运作”下,他申请的“博物学文化”项目成为国家社科基金的重大项目。现在,他可以名正言顺地赏花观鸟了。

关于博物学的未来,刘华杰充满信心。“北京现在还寒冷一点,但是我们的思想氛围、文化解放的氛围已经到了,它是不可逆转的过程。我相信未来博物学会比今天好得多。我们今天想看北京的鸟类手册不太好找,蝴蝶手册不太全,想看北京的蚯蚓、蜘蛛、蘑菇等等都不容易,但是未来我们想看的某类书一定能够找得到。”刘华杰鼓励自然笔记的博物学爱好者走出室外,各尽所能,对感兴趣和擅长的领域多加钻研,“我相信博物学的春天已经到了”。
自然茶聊第19集回顾:博物学让你的人生充满诗意

刘华杰教授脱PPT演讲



【校内自然教育的多种可能性】

北大附中生物教师倪一农在学校开了一门博物选修课,如今已进入第6个年头了。在这些年的实践中,倪一农探索出校内自然教育的多种可能性。

他们带着学生走进大自然、体验大自然,把自然观察中的收获积累成重要的人生经验。形式上,他们颠覆传统教学中教师“领头羊”的地位,师生在自然探索中进行平等的良性互动。同时,建立一个纵横交错的社会课程评价体系,绝对不是拿考试分数来衡量,而是用你看过多少种植物、你在过程中起到什么作用、写过什么文章、有什么特殊观点等等作为评价的指标。

在教学设计中,“教学目标”决定着课程的走向。“好奇心”是倪一农对教学目标设置的关键词。“我们的目标没那么高大上,但是我们的目标设置是很长远的。我们希望大家对自然万象真正产生很高的兴趣,而且能够延续这个兴趣,随着兴趣的延伸,把它作为爱好存在于生活之中。特别是在不断的兴趣积累、经验积累过程中,能够用它去修正你的价值观,把生活过得更好一些。”

最近,倪一农他们在学校的支持下刚成立了一个民非组织——自然向导。希望通过系列讲座、自然观察等丰富的活动让更多人走进自然、了解自然,真正把爱心向自然输出。

自然茶聊第19集回顾:博物学让你的人生充满诗意

倪一农老师介绍博物学教育经验


【校内自然教育的多种可能性】

北大附中生物教师倪一农在学校开了一门博物选修课,如今已进入第6个年头了。在这些年的实践中,倪一农探索出校内自然教育的多种可能性。

他们带着学生走进大自然、体验大自然,把自然观察中的收获积累成重要的人生经验。形式上,他们颠覆传统教学中教师“领头羊”的地位,师生在自然探索中进行平等的良性互动。同时,建立一个纵横交错的社会课程评价体系,绝对不是拿考试分数来衡量,而是用你看过多少种植物、你在过程中起到什么作用、写过什么文章、有什么特殊观点等等作为评价的指标。

在教学设计中,“教学目标”决定着课程的走向。“好奇心”是倪一农对教学目标设置的关键词。“我们的目标没那么高大上,但是我们的目标设置是很长远的。我们希望大家对自然万象真正产生很高的兴趣,而且能够延续这个兴趣,随着兴趣的延伸,把它作为爱好存在于生活之中。特别是在不断的兴趣积累、经验积累过程中,能够用它去修正你的价值观,把生活过得更好一些。”

最近,倪一农他们在学校的支持下刚成立了一个民非组织——自然向导。希望通过系列讲座、自然观察等丰富的活动让更多人走进自然、了解自然,真正把爱心向自然输出。



【清华理工男:以花为媒寄相思】

“土豆”是清华大学的物理学博士。他因一本《清华园植物图鉴》在自然笔记QQ群里一炮而红。

这本图鉴以图片为主展示清华园内各种植物的关键识别特征,并且辅以简要的文字说明,非专业人员也能依据图鉴对物种进行准确辨认。书里选取了7千多张图片,1千多种植物,是土豆花了3年时间一次次观察、一遍遍拍摄的成果。

“取次花丛频回顾,半缘博物半缘君。”这句诗道出了这位理工男点滴记录、坚持不懈的原因。

3年前,土豆和妻子处在谈恋爱的阶段,和许多异地恋遇到的窘境一样,他们缺少交流感情的途径。某天,土豆突发奇想:“以后每天送你一种花吧”,他为恋人许下承诺,也拿这当作对自己的一个考验。下定决心之后,他便开始了无数次的实验、观察、思考和记录。

土豆从小生活在农村,对周边丰富的动植物存在天然的好奇心,但是因为得不到相关知识的滋养,没能发展成博物学方面的爱好。在北京读书期间,他喜欢上户外运动,再次接触到各种各样的植物,于是那颗对大自然的好奇心又重新被润泽。

从最初的“识名”开始,土豆注意观察植物的细节,在观察中他萌生了很多疑问。比如大家很熟悉的蒲公英:一朵蒲公英开花能开几天?从开花到结果需要多长时间?最初的小黄花跟最后结的白色小绒球有挺大的差别,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变化?“之前二十多年我从来没注意过这些问题,但是经过观察,我发现了很多有趣的现象。”土豆希望大家也能享受到这种探索的乐趣,“这个答案我先不讲,因为再过两个月蒲公英就开花了,大家如果有兴趣可以自己去观察。”

其实土豆为我们提供了一种非常好的自然观察方法——从身边开始。可能有些人对人工栽培的物种并不感兴趣,而是喜欢野花野草的天然之美。土豆在刚开始进行自然观察时也是有这样的观念,但他很快就发现了就近观察的妙处,在校内看植物离得近,方便随时记录和核对,这种便捷性对于学习研究来说至关重要。

清华园中,许多人每天从主干道上经过,受惠于路旁植物为眼睛带来的润泽,想必大部分人未必能叫出路旁这些树和花的名字,这些人并不是对眼前的植物漠不关心,而只是缺乏认识它们的渠道。

你愿意为身边的美丽打通这条“道”吗?

自然茶聊第19集回顾:博物学让你的人生充满诗意

土豆观察记录蒲公英的生活史



【骑行少年:用相机记录青春美景】

温州少年“断肠人在刷牙”,90后,花了5年时间,分4次骑行中国。在骑行过程中,他纵览山川河流,踏遍名胜古迹,品味风土人情。其间,他对植物萌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一边骑行,一边为植物拍照记录,一边摆地摊赚生活费。他一路走一路拍,用背包中的相机和手机记录他的行程。如今,他已经拍了4000多种植物,有一些还在鉴定学习中。他喜欢骑行的方式,不快不慢,不远不近,以合适的速度和距离感受大自然之美。

当别人问他眼中最美的景色在哪里,他说在家乡一处叫做“城北”的地方——离他故乡不远的地方。从他展示的照片中,可以看到城北是一处可以登高望远之地,头顶蓝天,俯仰众生,一股清丽洒脱的气息扑面而来。他说,城北就是中国。博物爱好带给他的,是以一颗更温柔的心来面对世界。

自然茶聊第19集回顾:博物学让你的人生充满诗意

刷牙的4次骑行



分享者是一个一个的个体,他们从自身环境出发,积累记录。不管是学者还是草根,不管是老者还是孩童,不管是妹子还是大叔,每个人以自己微小的力量与大自然发生关联。

在茶聊间隙,自然笔记安排了“自然交换”环节,空错带来了可可西里和三亚的沙子、南瓜种子和书籍,其他观众也纷纷上台,拿着心爱的物品在现场置换。因缘际会,笔者也和一个妹子交换了书籍,书中有句话刚好与本文主题不谋而合:不管现在的你正经历怎样严重的挫折,它能够以低沉有力的声音鼓舞你,告诉你在残酷的现实中,还为你留着那一种最美好的可能。(金兰都《因为痛,所以叫青春》)

 

 

MORE 

 

笔记转载自:

豆瓣 自然笔记 小站 

http://site.douban.com/ziranbiji/widget/notes/8253001/note/480648386/

 

本次活动照片:

http://site.douban.com/ziranbiji/widget/public_album/18250913/

 

视频:

自然茶聊第19集:刘华杰_博物学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http://site.douban.com/ziranbiji/widget/videos/11576047/video/578570/

自然茶聊第19集:刘华杰分享后的提问

http://site.douban.com/ziranbiji/widget/videos/11576047/video/578571/

 

往期茶聊整理回顾目录:

http://site.douban.com/ziranbiji/widget/notes/6295671/note/191965082/

2013 / . 08 / . 22

[博物图书推荐-001]台灣蝴蝶食草植物全圖鑑

封面
 http://www.cite.com.tw/product_info.php?products_id=31090#c1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lookinside.php?item=0010585971#p

http://www.best100club.com/bestfocus/nature/index.asp
封面 http://www.cite.com.tw/product_info.php?products_id=31090#c1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lookinside.php?item=0010585971#p http://www.best100club.com/bestfocus/nature/index.asp
◆探訪蝴蝶王國的最佳引導專書。
◆精選252種台灣常見的蝴蝶食草植物,完整呈現蝴蝶食草植物的花、葉、果、種子等識別特徵。
◆探訪蝴蝶王國的最佳引導專書。 ◆精選252種台灣常見的蝴蝶食草植物,完整呈現蝴蝶食草植物的花、葉、果、種子等識別特徵。
耗時十多年,台灣最完整的蝴蝶食草植物圖鑑,82科782種一次收錄。

台灣之所以被稱為蝴蝶王國,除了氣候、環境適於蝴蝶繁殖外,台灣植物的種類豐富多元也是原因之一。蝴蝶幼蟲「以食為天」,然而在台灣的四千多種維管束植物中,卻不是每種植物,雌蝶都會選擇做為產卵對象,以供幼蟲食用。雌蝶僅會選擇適合自己的特定化學氣味的植物,做為幼蟲的寄主植物。
耗時十多年,台灣最完整的蝴蝶食草植物圖鑑,82科782種一次收錄。 台灣之所以被稱為蝴蝶王國,除了氣候、環境適於蝴蝶繁殖外,台灣植物的種類豐富多元也是原因之一。蝴蝶幼蟲「以食為天」,然而在台灣的四千多種維管束植物中,卻不是每種植物,雌蝶都會選擇做為產卵對象,以供幼蟲食用。雌蝶僅會選擇適合自己的特定化學氣味的植物,做為幼蟲的寄主植物。
所以,認識的蝴蝶幼蟲食性與特定植物的關係,就能幫助你找到、並觀察蝴蝶生態,也可做為蝴蝶保育、復育或生態公園、社區綠美化的新選擇與參考。
所以,認識的蝴蝶幼蟲食性與特定植物的關係,就能幫助你找到、並觀察蝴蝶生態,也可做為蝴蝶保育、復育或生態公園、社區綠美化的新選擇與參考。
本書特別收錄目前其他同類書藉鮮少記錄到的新種、新發表之食草蝶訊,與一份最新蝴蝶食草名錄,供愛蝶雅士參考。此外,雖然台灣大部分的蝴蝶幼蟲皆為「食植性」,但仍有少數幾種小灰蝶的幼蟲為「肉食性」,以介殼蟲、芽蟲或螞蟻幼蟲為食,本書亦收錄四種肉食性蟲類以供參考。
本書特別收錄目前其他同類書藉鮮少記錄到的新種、新發表之食草蝶訊,與一份最新蝴蝶食草名錄,供愛蝶雅士參考。此外,雖然台灣大部分的蝴蝶幼蟲皆為「食植性」,但仍有少數幾種小灰蝶的幼蟲為「肉食性」,以介殼蟲、芽蟲或螞蟻幼蟲為食,本書亦收錄四種肉食性蟲類以供參考。
作者簡介

洪裕榮

  曾獲世界攝影十傑(美國攝影學會於每一年五月均會將前年度世界各國專業攝影人士參與國際各項大賽的成績彙總統計,以積分排定年度世界排名,其中最令人矚目者即為世界攝影十傑(Top10)),為台灣知名生態攝影家與自然觀察家,著有《台灣之美》、《台灣之美2:蝴蝶》、《蝴蝶家族》等書。本書為其集結十多年來植物栽培、觀察與蝴蝶幼蟲飼養經驗,並以專業的觀點來拍攝與記錄蝴蝶寄主植物(食草)之生態的作品。
作者簡介 洪裕榮   曾獲世界攝影十傑(美國攝影學會於每一年五月均會將前年度世界各國專業攝影人士參與國際各項大賽的成績彙總統計,以積分排定年度世界排名,其中最令人矚目者即為世界攝影十傑(Top10)),為台灣知名生態攝影家與自然觀察家,著有《台灣之美》、《台灣之美2:蝴蝶》、《蝴蝶家族》等書。本書為其集結十多年來植物栽培、觀察與蝴蝶幼蟲飼養經驗,並以專業的觀點來拍攝與記錄蝴蝶寄主植物(食草)之生態的作品。
[博物图书推荐-001]台灣蝴蝶食草植物全圖鑑
[博物图书推荐-001]台灣蝴蝶食草植物全圖鑑
[博物图书推荐-001]台灣蝴蝶食草植物全圖鑑
[博物图书推荐-001]台灣蝴蝶食草植物全圖鑑
作者:洪裕榮/著,曾彥學/審定
出版社:貓頭鷹
出版日期:2013年05月18日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2621196
裝訂:精裝
叢書系列:自然珍藏系列
規格:精裝 / 324頁 / 21.6*27.6cm / 普級 / 全彩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作者:洪裕榮/著,曾彥學/審定 出版社:貓頭鷹 出版日期:2013年05月18日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2621196 裝訂:精裝 叢書系列:自然珍藏系列 規格:精裝 / 324頁 / 21.6*27.6cm / 普級 / 全彩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2013 / . 08 / . 21

Nintendo 3DS 「花和生物立体图鉴」视频评测

本作是一款收录了大量花虫鸟类立体照片和情报的图鉴软件。使用的人不仅可以通过摄像头拍照,生物的名称、生物学分类和生存环境等信息查找想要观看的生物,还可以了解到生物的种间关系。
2013 / . 04 / . 05

[分享]老丹的博物相册

[分享]老丹的博物相册
         地址:http://album.verycrab.com/ 


关于本相册

 

标签 / tags

01月 02月 03月 04月 05月 06月 07月 08月 09月 10月 11月 12月 c橙 c白 c紫 c红 c绿 c蓝 c黄 o日蚀 o月蚀 o木槿树之战 o桃 o梅 o樱 o猫 o莲 o蜂 o蜡梅 o蝶 Y2011 Y2012 Y2013 上海动物园 上海昆虫博物馆 上海植物园 上海野生动物园 上海鲜花港 世纪公园 中山公园 佘山森林公园 共青森林公园 南翔古猗园 大宁灵石公园 大自然野生昆虫馆 家养 崇明东滩 新虹桥中心花园 炮台湾湿地森林公园 莘庄公园 辰山植物园 野外 长风公园 顾村公园 鲁迅公园

 

 

相册

 

 

2013 / . 02 / . 13

[转载书评]原始浪漫主义——读《细菌的历史》 五岳散人

[转载书评]原始浪漫主义——读《细菌的历史》 五岳散人

 

2007-01-04 19:48:57|  分类: 默认分类|

 

   《细菌的历史》是本很奇怪的书,写的是一种叫做伯氏疏螺旋体(Borreliaburgdorferi)的玩意所导致的疾病。重要的是,他不是写这病应该怎么防治,而是把这个名字很拗口的玩意的前世今生说了一遍。
     大概在上世纪60年代,美国的莱姆小镇上出现了一种病,开始是皮肤的红斑,后来是关节炎,最后有可能造成神经损伤。但一直到1977年才第一次被报道,1982年才被确认。病原体就是这个伯氏疏螺旋体。
     导致这病的原因很简单。当年人类开荒种地的时候,把小镇周围的土地全开垦了,传播这病的一种小昆虫是寄生在鹿身上的。开垦的年月,鹿肯定不喜欢到庄稼地附近,而且那时候很多人对于鹿的兴趣在于鹿肉——当时这地方没中国人,要是有的话,可能鹿鞭就更紧俏一些。
     开垦的时候没这毛病,等小镇不主要从事农业了、环保主义又正好盛行的时候,大家喜欢亲近自然,耕地很快又回到了自然状态。自然环境的恢复能力相当惊人,很快鹿就回来了。美国人是那种热爱自然的家伙,而且法律定的也比较严,鹿这东西据说智商也不算高。所以,热爱自然的美国人在不杀鹿之后,这种在中国成语中被赞许为与猪一样蠢的家伙就开始游荡于新长出来次生林与美国人的草坪之间,顺便也把寄生虫与这病带了回来。
     其实一种病的出现倒没什么,只是这事比较奇怪。在很多环保主义的书籍里都说过,好多疾病其实是人类对于大自然的侵略而沾染上的,但这个故事说的是人类侵略自然没啥事,对大自然善意了一把倒出了问题。估计这个结果是善良的环保主义者想不到的。在很多宣传材料里,我们都可以看到一个可爱的自然形象,基本象个圣诞老人,至少也应该象宙斯一样,不招惹并供奉他,就可以有好运。
     但如果我们不把自然拟人化来看,就会发现它其实并没有什么善恶可言,浪漫的把它想象成一种可以对你的善意报以微笑的东西,就跟对鲨鱼示爱一样:它不太可能理解你的崇高爱情,在它吃饱的时候可能懒得搭理你,正在准备进膳的时候你就是主菜。这里不包含是否有善意的问题,它只是在做出自己的反应。
     关于是否需要环保其实不用讨论,这是好事。但把环保发展成一种原始浪漫主义就实在是件不太靠谱的事情了。原始这个词,在很多人心目中已经被扇乎到“天总是那么蓝、水总是那么碧”,弄得我们祖先都象生活在天堂里似的。实际情况如何?反正现在挖掘出来的祖先们基本都有各种各样的寄生虫病,而且活的年数都不够长久。这是个短命的、痛苦的天堂,没那么可爱。
     说实在的,人类其实是很脆弱的动物。保护自己的方式之一,就是某种程度上与大自然隔绝。城市这东西的出现,除了防止自己的同类外,还有一个作用就是保护人类所形成的自己的生活环境。不论是农村包围城市的熟地也好,还是城市本身越来越完善的自我生态也罢,都是一种保护自己的手段。
     我个人总觉得要是把环保发展到浪漫主义的程度,是轻度精神病的症状。如果没病,谁会赞颂原始社会呢?在自然中生存从来也不是件浪漫的事,从我们人体免疫系统准备了1000万种各类抗体就可以看出来,生存是不断斗争的结果。但人类可能是唯一能美化这种斗争的动物,包括把自己想象成一种入侵者,从而产生一种罪恶感。有人喜欢罪恶还有个现实利益的原因,罪恶感到底有什么用就实在是不知道了。尤其是从原始浪漫主义出发的罪恶感与对于自然的善良拟人化,就更不知道能拿来做什么用。
     得了这种病的,不妨看看这本书。



原文地址 http://wuyuesanren.blog.163.com/blog/static/3912714420070474857419/

2013 / . 02 / . 05

[转发]架子的星愿★2012 • 年度个人流星延时摄影作品

1年时间13段旅程26条素材7528张照片,看到流星无数却只许下一个愿望。架子的星愿★2012完整版终于发布啦!和临时起意的半年版不同,这次可谓是精心制作。强烈建议超清模式全屏关灯开音箱,不过即使这样依旧不完美,所以提供了1080p下载 http://vdisk.weibo.com/s/pDZQH。谢谢观赏,2013继续!
2013 / . 01 / . 29

IBE 云南华盖木-短片

影像生物多样性调查所(IBE)是一家专业从事影像生物多样性调查和自然保护相关产品开发的机构,它由一群中国最具活力的职业生态摄影师和自然保护工作者于2008年建立,其宗旨是用科学的方法记录、展示和保护中国的生物多样性。http://www.ibewildlife.com/
2013 / . 01 / . 10

中国首部个人拍摄生态微纪录片-样片!

转发一部由国内业余摄影人两人小组NVS拍摄的,纪录国内多个自然保护区中的生态影像镜头。当中包括环境、植物、昆虫、动物、夜拍、潜水拍摄、空中钢索滑车等拍摄手法。在两年的记录素材中节选一些镜头组成的微生态影像纪录片,以全自然环境、纯自然的状态以及多个视角来表现自然之美,所有镜头完全投入现场实景拍摄,原全原原创。影片最后还加入了新的航拍效果演示,整个样片展现出当今业余生态爱好者在拍摄自然纪录片方面的出色表现!
2013 / . 01 / . 10

《The Practical Naturalist》的笔记-01

《The Practical Naturalist》的笔记-01

豆瓣地址:http://book.douban.com/subject/5457663/

下载地址:http://vdisk.weibo.com/s/n1c9r


前言 part-1

     人们乐于想要知道一个动物、植物、或岩石的名字,或许知道了它们的名称之后,会让人们获得一种对这个世界的秩序感。18-19世纪的博物学家们,他们专注于命名那些前人未曾描述的植物和动物,不断去探索新大陆,跑到越来越偏远的地方去发现新的物种。现在,几乎地球上所有的鸟类、鱼类和哺乳动物,都有了科学的命名或俗称。特别是那些大型的、引人注目的生物得到了更好描述的,因为他们赢得了分类学家(博物学家的一种)的特别喜爱和眷顾,他们花费大量精力去描述这些物种的细节,比较生物物种彼此的相似和不同。但正如本杰明·富兰克林曾经说的:“如果你不知道事物的本质,光知道它的名字有何意义?”这是一种欺骗——给陌生事物起了个名字,就以为我们已经呈现表达出了它的所有,命名只不过是生命对事物的一种最简单的认识。
原文 (There is something comforting about knowing the name of an animal, plant, or rock—perhaps because names provide us with a sense of order. Naturalists of the 18th and 19th centuries focused on naming plants and animals previously unknown to them, seeking order in new lands, and then moving on to increasingly remote places in their quest to discover new species. Nearly all birds, fish, and mammals now have names—both scientific and common. Large, conspicuous creatures are especially well-described because taxonomists—a breed of naturalists with a special fondness for order—paid particular attention to the details that make them similar and different from each other. But as Benjamin Franklin once said, “What signifies knowing the names, if you know not the nature of things?” It is deceiving to think that naming things offers anything but the simplest understanding of life.)
2013 / . 01 / . 04

寻找城市博物家[来源:上海壹周 (2011.4.11 新闻0405)]

[封面] 寻找城市博物家

2011年04月11日    来源:上海壹周 (2011.4.11 新闻0405)
 
 

寻找城市博物家[来源:上海壹周 (2011.4.11 新闻0405)]寻找城市博物家[来源:上海壹周 (2011.4.11 新闻0405)]寻找城市博物家[来源:上海壹周 (2011.4.11 新闻0405)]

        他们是身份各异的都市人,他们是当代的“法布尔”,他们是生活中的“博物学家”……有人在路边喝着咖啡,却丝毫没发现身后有乌鸫倏地掠过;有人热衷于去陕西南路逛小店,却不曾留意到马勒别墅门口的花坛里,三色堇正开出今年的第一朵花;有人路过上海科技馆,但不知道那里有片自然形成的湿地,水质一度达到上佳……
        “似乎,我们最应珍惜的,是那些司空见惯的自然景象——比如那些本地的、普通的鸟和动物。然而,现实却正好相反。看起来,我们更热衷于那些珍稀的动植物、雄浑壮观的景象,还有那些遥不可及的地方。”英国《笔记大自然》的作者这样写道。
        幸好,还有一群“博物家”活跃在我们这座城市,他们用目光、纸笔、镜头记录和捕捉身边的自然界变化,然后把这些值得注意的变化,告诉更多人。
文/壹周记者 卢晓欣 图/由受访者提供



缘起萌芽
        “2月7日,晴,7℃~14℃,冬眠的蟾蜍醒了,它蹲坐在池水中一动不动。
        2月9日,阴,4℃~8℃,乌鸫亮开清澈的嗓音,抖动翅膀吸引异性。歌舞广场边的两株红梅初绽。
        2月17日,雨转阴,3℃~6℃,一株高大的乔木垂下挂满花芽的枝条,花芽圆形,布满鳞片。白玉兰的花苞4厘米长,密布绒毛。迎春花绽开了第一朵。
        2月26日,阴,8℃~16℃,公园里的二月蓝初绽。第一朵结香开了,还没有香味。树丛中一只花猫在捕斑鸠,失败了。”
——“自然笔记”之《闸北公园春天的脚步》

“自然笔记”的诞生
        以上这个有意思的观察日志,摘自于一个叫“自然笔记”的博客。“它让我津津有味地看到了身边从不注意的世界。”一位无意中发现它的网友说。“自然笔记”的博主一年多来坚持用手绘和文字,记录、观察、描画身边自然界的点滴变化。大到闵行浦江镇的巡视所见——“这里并不美,因为树林里满是杀机”,小到办公室窗口两只小鸟的故事……内容平凡但不平淡,甚至常令人诧异:原来身边小虫小花的活动情况是这样的啊。手绘风格时有变化,一会儿细致精巧,一会儿又很随意,只信手涂几笔。
        如同英国桂冠诗人华兹华斯写诗的目的之一,是想引导大家去关注那些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却常被人漠视的动植物。“自然笔记”的博主同样想让更多的人去关注身边的自然,每个人都习惯记“笔记”。她的博客上,就贴有婆婆、小外甥、去年千里迢迢来上海看世博的朋友等画的第一张自然笔记。“从手绘和文字中,能推测出博主的家和上班地点大致在哪儿,周围环境每天有什么变化,但博主本人好像很神秘,从不现身。大概是个有点年纪和阅历的中年人。”拥趸者猜测。
        神秘博主浮出水面。“你们怎么会找到我的博客?真的有很多人喜欢看吗?”芮东莉在采访中几次表达了自己的意外。
        芮东莉是上海教育出版社的一名编辑,2004年博士毕业来到上海工作,2008年加入“绿洲生态”成为志愿者,“参加了很多环保活动,认识了许多动植物。”
        2009年,她无意中翻到两位英国作家&艺术家写的《笔记大自然》一书,深感有趣,就开始跟着书里的理念做自然笔记。“用纸和笔,以文字和图画的形式描绘身边大自然。如果不是拿起笔,我可能永远不会知道水螅到底有几条触手。”她的日志先发布在“绿洲论坛”里,后因图片无法继续上传而“转战”于老公的博客,即如今的“自然笔记·吕氏语文”。
 

寻找城市博物家[来源:上海壹周 (2011.4.11 新闻0405)]

寻找城市博物家[来源:上海壹周 (2011.4.11 新闻0405)]

为观察&为记录
        虽然没有手绘的自然笔记,但华东师大生物系博士何鑫有一大堆观鸟的照片。他对城市自然的关注更早,始于2006年。“大二上动物学课,有两周的野外实习,就是去观鸟,这算起了头。实习结束后,我们几个觉得有趣的同学就自己继续下去。2006年,上海野鸟会组织了第一届观鸟比赛,我认识了一批2002、2003年就在看鸟的朋友,一直玩到现在。”
        刚开始没有设备,何鑫就借来实验室的望远镜在学校里看,安静、绿化好。华师大后门的长风公园也是他经常跑的地方,“早晨,学校的银杏林是观鸟的好去处,三馆(地理馆、物理馆、生物馆)和老的生物站后面,也有很多鸟。”
        “大家一直以为上海只有麻雀,其实一般小的绿地公园里就能找到五六种鸟。延安绿地、大宁绿地等大概有十来种,我指的是一年四季加在一起哦。因为所处纬度的关系,上海冬天的鸟(冬候鸟)多,夏天反而少。4、5月和9、10月是迁徙的季节,很多鸟群会路过一下上海,停歇一两周再往北或往南飞,比如去澳大利亚、马来西亚等。”所以最近几周,正是上海观鸟的最佳时期。他说话的时候,背后的鸟叫声清脆婉转。“今天下雨不太热,所以它们出来活动了。一般人不太去听,其实鸟到处都是。”

全职太太的香草之家
        2009年春夏之交,全职太太Melody在自家阳台种下了第一批香草,从此她家绿意蔓延一发不可收。
        和之前两位的纯粹观察、记录不同,信奉实用主义的Melody喜欢“所有事都要亲自试一下”。她的家就像自然的一脉分支,阳台加客厅加厨房目前一共生长着100多种植物,其中比重最大的是各类香草。“这棵是匍匐迷迭香,算是所有迷迭香中香味最强的,而且最容易开花,我自播的迷迭香小苗用的就是匍迷结的籽。”“千万不要将薄荷与任何其它不同种类香草进行合栽,因为薄荷是野性极强的香草,地下茎发达,会缠死别的香草根系,并抢夺养分。所以如果合栽,也只能将不同品种的薄荷合栽一起。”……
        她对植物的偏爱源自留学生涯。在英国念书的日子里,Melody搜集了不少超市食谱,习惯了烹饪时加入各种香草调味。回上海后,因为买不到这些“偏门”的香草,她只得上网订进口种子自己种。当时的网上几乎没人研究这个,Melody于是一步步当上了论坛的管理员,“有一段时间集中学习各种知识,进步很快。”如今,她和她的博客“妖妖在园艺”带领很多热爱生活但“五谷不分”的人,认识了许许多多(绝大部分是)可以吃的花草植物。



观察、培育
        “6月份,家里的米袋子里生出了米虫。
        6月28日晚,阵雨毕,永林自外入,衣襟上带回一只黑甲虫,扁平,没有光泽,2.8厘米。
        7月14日上午,听到了今年的第一声蝉鸣。
        7月21日,在路上看到死去的蝉。
        7月22~25日,四五天左右,可能在受台风影响,上海白天和晚上均风力较大。天空呈现出少有的蔚蓝,云朵呈雪白的团状。”
——“自然笔记”之《六月记忆》《七八月火辣辣的记忆》

“笔”记大自然
        芮东莉的单位在永福路上的一个小院子里,正对她桌子的窗外有两株大树,一抬头就能看到鸟巢,经常有白头鹎、乌鸫和斑鸠出没。
        有一次,她正在吃饭,一只斑鸠闯到窗台上,她一边吃一边盯着小鸟看,想了想拿过纸飞快地画了几笔。“这种不上颜色的画起来很快。”但那种要详细描绘场景、记录科普知识的图文,就要花费她好几个小时。遇到不确定的植物、虫鸟种类,还要翻图册、上网搜资料,实在把握不好就打电话给更内行的朋友。
        她向记者介绍心得:一开始不知道昆虫怎么画,就观察,发现它们都由三部分构成,头、胸、尾,而且昆虫肯定是六条腿,一旦掌握了这些基本定义,想画不像都难。说着说着,芮东莉突然问:“你知道蜘蛛不是昆虫吗?”并成功见到记者语塞的神情。
        法布尔的《昆虫记》里提及这个常识:“昆虫的身体由头部、胸部、腹部共3部分组成,从胸部长出6条腿;但是,蜘蛛的身体由头胸部和腹部2部分组成,而且有8条腿,所以不能称作昆虫。”
        “家里囤了很多A4纸,就随手拿来记录,然后用本子夹住。颜色就按它们本来的色彩描绘啊,有时用彩色铅笔,有时用水粉颜料。现在已经画了好几十张了吧。”她最新发布的《两只春雀》,画技更进步了些,有了稚趣而精致的味道。
        芮东莉还推荐了另一位“博物家”的博客——“艳蓝天”。“博主是复旦大学计算机博士,长期用镜头记录复旦附近的动植物,最喜欢的是鸟。”她谦虚地称自己的笔记太随性,不如其他几位朋友专门做“物候记录”的更具科学价值。
 

寻找城市博物家[来源:上海壹周 (2011.4.11 新闻0405)]

当代“法布尔”
        法布尔会在树林里或草地上连续几个小时观察一种动物,比如蜜蜂,他因此发现了许多新种类的蜂。当代“博物学家”们,延续了法布尔的这份耐心和细心。
        何鑫观鸟的过程是:找个不远处的草丛潜伏,举起望远镜观察,“这个角度基本就能看清它们的言行举止……很好玩,以前只有在《动物世界》里才能看到。”
        走在学校里,他会留心听什么鸟在叫。只要在市区转,他肯定随身带着照相机。事先知道要去某个公园,就再背上望远镜。每次旅游,别人拍风景他就四处瞅瞅有什么鸟。
        Melody每天早晨7点30分准时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巡视一圈家中的大小植物,然后刷牙。她刷牙的时间总是很长,因为会一边刷一边走来走去,摸摸这片叶子,掂掂那个盆的重量看等下要不要浇水。吃过早饭后,她会上网看大家留的问题,好天气里再给植物拍点照,每天花在它们身上的时间至少2~3小时。
        除了家里的花花草草,Melody出门时也习惯了东张西望,留意路边的植物。“我们小区里长着野生薄荷(‘你知道薄荷有20多种吗?’Melody也反问记者,同样换来一脸茫然),不过那是土薄荷——河南棘芥,味道很臭,和樟脑丸差不多,我闻着头晕,不适合食用。”
        去年世博会期间,她注意到上海街头的植物布置得很好,比如中山公园附近的电线杆上开满了用“矮牛”做成的花球,只需一粒种子就能开满一盆,随风颤动,娇嫩美丽。还有延安中路陕西南路拐角处的马勒别墅有个大花坛,里面种着很多品种不错的植物,比如可以吃的三色堇,她很喜欢。
        世纪公园的有趣植物更多。“我有次突然发现世纪公园里有蕃薯藤——它下面就是山芋,还有区域专门种很多的玉米,还有不同的香草品种。”虽然Melody强调“顺植物”是很不好的习惯,但她刚开始买不到种子,还是没忍住剪了一段“凤梨薄荷”的茎带回家。“薄荷的茎太发达,缠绕牢固,那次差点把地皮都掀起来。”她心有余悸地问记者:“这个写出来我会不会被世纪公园罚钱啊?”
        芮东莉不担心被罚钱,因为她采用的是和法布尔相似的最传统的手绘方式。



收获、分享
        “10月16日,15℃~25℃,大宁灵石公园,银杏,外果皮软,有臭味,长约2.3厘米。晚上,一只夜蛾死在窗台上。
        10月19日晚,一只曲纹紫灰蝶栖落在阳台上的天门冬上,为什么灰蝶夜晚喜欢天门冬?
        10月24日,小雨,含羞草的果实开始泛黄。
        11月16日,一周以来天气干燥温暖,苍蝇、蚊子又现身了。已经一个多月未下雨了。”
——“自然笔记”之《秋天,昆虫之殇》《2010年深秋印象》

        “凌晨看完比赛躺在床上暂时没睡着,突然听到天还没亮时的鸟鸣,先记录一下:第一声鸟鸣是5点17分,来自乌鸫;接着开始第一鸣的鸟种是白头鹎,5点25分;珠颈斑鸠于5点33分开始出声,嘿嘿~~”何鑫上周四上午发布微博。
        除了自己观察、发现身边的自然,“博物家”们还担负着让更多人分享的责任。论坛、博客、微博是当下最有效的方式。
        和何鑫、芮东莉相比,Melody目前的粉丝数更胜一筹,2010年7月刚开的微博如今已有几千人关注,有人甚至要求冒充她的助理去参加她的小型讲座(人数已满)。“刚开始时,网上很少人对植物有兴趣,这两天我看微博突然发现,怎么大家都在准备培土种东西……”
        通过这种分享,更多人认识了28种香草,了解到上海除了麻雀还有其他三种常见鸟——白头鹎,公园里它的数量比麻雀多;乌鸫(不是乌鸦哦),最近清早会站在树上鸣唱求偶;珠颈斑鸠,和鸽子很像,喜欢吃草籽。
        2009年夏天,“纹身爷叔”在“宽带山”上发帖《节肢动物、昆虫区分&上海常见昆虫介绍》。“KDS的很多网友分不清昆虫和节肢动物区别,所以开个帖子科普一下,也是对过去玩虫的一个总结。”
        很多人对自然的热爱来自童年,诸如“昆虫之父”法布尔、华兹华斯……芮东莉和“纹身爷叔”也不例外。
        “我是四川攀枝花人,家乡靠着连绵的横断山脉和宽阔的金沙江。家里属半工半农,种地,也有很多动物,像农场一样。”芮东莉从小生活在自然中。但长大后,金沙江的水由清变脏。“很多人来挖煤,把山上的生态都破坏了。”家乡的污染引发了芮东莉对环境变化的关注。
        “纹身爷叔”从上幼儿园起就喜欢抓蚂蚱、蝗虫、金龟子、天牛和知了。“上海的昆虫都集中在夏天出现,可以在它们身上系根线让它们飞。”当时曹杨六村的小花园,成了他抓虫的宝地。“抓几只知了幼虫看他们蜕皮为成虫,或抓只螳螂,然后丢点苍蝇蚱蜢之类的看着它吃掉。”那时没网络,他多从老人口中或图书馆了解昆虫资料,“不完整”。
        华兹华斯曾说:大自然会指引我们从生命和彼此身上寻找一切存在着的美好和善良的东西。对于扭曲、不正常的都市生活有矫正的功能。“博物学家”们既在付出,也有收获。
        “亲近植物让我做事更耐心,不太计较结果,注重它成长的过程。它们的生命力也令人感动。”Melody说。
        “鸣虫的声音就是大自然的声音,能够助人睡眠。试想一下躺在床上,听着鸣虫的声音,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情。”这是从事电子销售的“纹身爷叔”的“催眠曲”。



变化,担忧
        “2011年1月18日,永福路、淮海路聂耳像下,小到中雪。
        雪花较大,筛落一般,慢慢盘旋而下。每一较小冰晶体都呈现出形态各异的六角形,绝美无比。腊梅正在盛花期,却难闻到幽香,天太冷了吗?
        观察到的雪花形状(包括柱晶和片晶),直径2毫米~5毫米。
        1月20日,大寒,大雪转中雪。清晨,树枝上积起了厚厚的雪,悬铃木的果实仿佛戴上了白色的绒帽。”
——“自然笔记”之《雪花六出》

        芮东莉喜欢选定一个地区进行持续记录,能发现一系列变化。这种系列变化,可能越来越好,也可能相反。
        “近两年,科技馆后面的湿地变化很大。记得第一次去捞水草,捞出很多生物,还有水螅,它只生存在很干净的水里。但现在池塘很臭,旁边很多饭店都把废水排进去。”芮东莉前两天听朋友讲,那里的小树林要被砍掉改做农田,“那黑水鸡和小鸊鹈就要无处依存了。”
        何鑫则告诉记者:“上海最适合观鸟的地方是海边,因为鸟的迁徙都是从城市边缘掠过去,不会穿越市区。所以崇明、南汇边缘,以前迁徙期鸟很多,但现在一年不如一年,因为滩涂越来越少。”
        何鑫和芮东莉都希望上海的公园、绿地的植物品种能尽量种得复杂些。“不同的昆虫、鸟类,要生长在不同环境中。”同时,“现在的人工种植一大片只种一个物种,生物链不完整,就会有虫害。”
        在上周末启动的第30届上海爱鸟周里,华东师大生科院副教授唐思贤告诉大家:有时从表面看,人和动物似乎更和谐相处了,其实可能是鸟被迫做出的妥协,这可能对它们造成不良影响。“适应不了就被淘汰。珠颈斑鸠以前也不在草地上吃草籽的。”何鑫说这个现象不太好。
        “我会尽量多记录身边的东西,过几年,它们可能就不存在了。”以芮东莉为代表的这些“博物家”,就这样带着一种满足的投入和偶尔伤感的情绪,见证着身边这座城市的自然变化。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