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广涵

查看人人主页

拥有1个小站,订阅10个话题,关注22个小站

星期六深夜

机器、人脑、和梦境——谷歌项目inceptionism有感

机器、人脑、和梦境——谷歌项目inceptionism有感

几年前看过一本青年漫画,情节大体已经淡忘,仍旧记得的是主人公在脑袋上钻洞,产生了异能,看见了奇异的景象&&在他眼中,每个人都变成了动物的形象。查了一下,原来漫画的名字叫做《Homunculus》。这个英文单词是小矮人的意思,指的是脑袋中的小人。一个人的精神世界就是指的就是他的脑中小人吧,这个精神世界是现实世界通过人脑的折射和反映。假如脑袋出现问题,那么这种转... 阅读全文

几年前看过一本青年漫画,情节大体已经淡忘,仍旧记得的是主人公在脑袋上钻洞,产生了异能,看见了奇异的景象——在他眼中,每个人都变成了动物的形象。查了一下,原来漫画的名字叫做《Homunculus》。这个英文单词是小矮人的意思,指的是脑袋中的小人。一个人的精神世界就是指的就是他的脑中小人吧,这个精神世界是现实世界通过人脑的折射和反映。假如脑袋出现问题,那么这种转化就会变得失真。

 

在脑袋上钻洞,也就是颅骨穿孔,英文名叫Trapanation。《精神病人的世界》里面的一章《颅骨穿孔——异能追寻者》里提到过这种手术。古人在脑袋上钻洞,不过是宗教的需要。有记载提到欧洲古代的宗教有时候需要幻觉来进行仪式,而颅骨穿孔有时候可以代替药物让人产生幻觉。大概是因为某种程度上的脑损伤导致的功能障碍吧。事实上这本书里另一个章节《飞禽走兽》提到一个精神病人,症状和上面提到的漫画中角色一样,也是产生幻象,看每个人都是对应的动物形象。不同于普通的臆想症,这种人和动物的角色对应是固定的,似乎也是大脑功能障碍导致的对图像错误的映射。

 

这种角色和情节真的在文艺作品里面很受欢迎,出现频率挺高,甚至丧尸的题材里面也有它的痕迹。最近偶尔在翻的漫画《请叫我英雄》里的主人公,本身就有点精神失常,偶尔产生幻觉,还有一个imaginary friend。作品里面的人物被丧尸病毒感染之后,脑部产生幻觉,看世界也变样。就像是困在了自己的梦里一样,身体对于环境的感知完全转化为了错误的脑中形象,导致自己作出错误的决定与行动。

 

漫画和书里面的情节当然都是虚构的,但是出现视觉幻象的这种情况,有没有可能真的发生呢?答案是有,非常有!

 

深度学习是机器学习中一种方法,在某种程度上依赖于仿生学,模仿人类大脑的神经结构,试图通过在大量数据中自动学习一些模式来达到一定程度的智能。对视觉图像进行深度学习的机器,它到底学习到了什么呢?机器会和人类一样产生认知幻象吗?

 

最近几个月一直在做深度学习方面的工程和研究,注意到Google实验室最近发表了一篇有趣的文章,叫做《Inceptionism: Going Deeper into Neural Networks》。文章的工程叫做《deepdream》,源代码已经开源。Inception是几年前的电影盗梦空间的英文原名,deep deam更是顾名思义。

 

这篇文章探讨的就是——假如我们放大它所学习到的,让其产生扭曲,那么看到正常的事物,正常的事物会被折射成什么样的精神世界呢?

 

机器、人脑、和梦境——谷歌项目inceptionism有感
Inceptionism中被过度解读而成的图像——梦境一般

 

这样的精神世界,简直像梦境一样!

机器、人脑、和梦境——谷歌项目inceptionism有感
交给机器去解读的原图
机器、人脑、和梦境——谷歌项目inceptionism有感
机器解读出来的图——点击图片可放大观察

 

深度学习的模型,通过一层一层神经元的信息传递,把低层次的信息抽象加工成高层次的信息。学术里面把这种加工后的信息称为提取的“特征”——特征由低级的边缘信息到高级的物体认知。

 

机器、人脑、和梦境——谷歌项目inceptionism有感
深度学习CNN提取的低级边缘特征
机器、人脑、和梦境——谷歌项目inceptionism有感
对于人脸认知的高级特征信息

 

Google的这篇文章试图强化机器学习模型的认知,当这些认知被无限地强化的时候,机器对图像的理解进入了“魔化”境界,它“过度解读”了图像,对图像任何一点信息都过度解读的结果就是——看什么新鲜事物都像是在看学习过的旧事物。于是,错误的图像映射就产生了。正如一个脑部损伤的精神病人一样,他可能风声鹤唳,绳蛇难分。

 

梦境中也是如此。脑中的抽象信息(类似机器学习到的一些中层的特征)在潜意识的层面下“错误地”组合,产生出古怪的映射。于是我们有了时而奇异、时而瑰丽的梦境。所以我们是不是可以稍微理解一点精神病人了呢?他们的精神世界,就像是一个古怪的梦境,他们活在里面,而这无比真实。换成我们这些所谓的正常人,对事物的理解和看法受到学识和经历的影响,恐怕也是不尽相同吧?谁有能说自己是最客观的认知呢?

 

假如有人哪天跟您说“你好像一条狗”——别生气,可能他是真的有毛病。

 

机器、人脑、和梦境——谷歌项目inceptionism有感
Deep dream——你好像一条狗诶!

 

宁广涵

7/19/2015

 

更多原创文章在我的博客:

http://guanghan.info/blog/zh/

 

收起全文

星期六深夜

胡思乱想集——其四

胡思乱想集——其四

前言:最近有点忙碌,一直没有更新。不过今天终于缓过劲,来写一篇博客文章。胡思乱想集迟迟没有更新,再不写就完全遗忘了。闲话少叙,下面正文&&(值得纪念的最短的一次前言,没有之一) 9. 关于灵魂之前单独发表过关于灵魂的文章,【科学小品:关于灵魂】,因为整体需要,在此摘要提出。 什么是灵魂呢?设想有一个童心未泯的人在玩一个复古的电子游戏,他控制马里奥... 阅读全文

前言:

最近有点忙碌,一直没有更新。不过今天终于缓过劲,来写一篇博客文章。胡思乱想集迟迟没有更新,再不写就完全遗忘了。闲话少叙,下面正文——(值得纪念的最短的一次前言,没有之一)

 

9. 关于灵魂

之前单独发表过关于灵魂的文章,【科学小品:关于灵魂】,因为整体需要,在此摘要提出。

 

什么是灵魂呢?设想有一个童心未泯的人在玩一个复古的电子游戏,他控制马里奥去城堡里营救公主。我们大概不会承认马里奥是一个生命,他不过是程序里的一个角色罢了。然而他的行动受我们的控制,而控制它的行动、给予其指导的,不正是它的灵魂吗?


马里奥从内存中来,又归于内存中去,像自然界里的新陈代谢一样,有生有死。他的生命来自于金属上的磁,与我们的相比,也并不特殊。他的行动受着限制,只能在程序允许的范围内受控;人类的肉体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我们往往觉得自己的灵魂可以无拘无束神游四方,然而现实生活中却不得不受到肉体和物理规律的限制。对我们来说肉体是载体,就像对马里奥来说程序是他的载体一样。我们的意志,如同马里奥的灵魂,被输入信号传送进载体程序,在那个小小的世界里,不知疲倦地去追求心爱的公主,奈何世道多艰,公主总是在另一个城堡。


既然灵魂可以脱离马里奥而存在,我们的灵魂未必不可以脱离肉体而存在吧,我想。

 

如果灵魂存在,有一个场景想想还挺瘆人——人临死的时候灵魂舍不得离开身体,可是如果不在身体崩坏之前离开灵魂便会消失,最终灵魂只好依依不舍地离开……好忧桑!

 

前一阵子PS4平台出了一款独占游戏,叫做《bloodborne》,中文名为《血源诅咒》。一来我十分忙碌,没有时间;二来我十分贫穷,没有金钱。所以我并没有亲自通关这款游戏。但是因为它实在是好评如潮,好奇的我想知道这款游戏的亮点在哪里。

 

第一眼看见这款游戏的画面,我本能地非常排斥——无非又是一款打杀怪兽或者丧尸的无聊游戏吧,我想。但看了【这个视频】之后我被这款游戏的世界观深深吸引了。这才是让我脑洞大开的东西啊!(就像刺客信条2里面的世界观一样,科幻、阴谋论、史实杂糅在一起,让你难辨真假。)

 

这款游戏跟灵魂到底有什么关系呢?且听我慢慢讲来。

 

一些智慧远远超越人类的生物,它们的存在是人类很难理解的。它们或许不是生活在物质世界里,而是生活在精神世界里,或者生活在两者之中。这部虚构的游戏作品里,作者认为高级的生物,自始至终生活在这个地球上,它们不能为人所见是因为它们存在于精神世界中,更确切地说,是它们的梦境中。这种梦境虽然不是物质的,但却是实实在在地存在的,能够迎接人类的精神来访的。

 

这个精神世界也许仍然依托于物质来寄存,也依赖于物质来访问,但它却是不受拘束的广阔世界。(正如我在博文【胡思乱想集——其一】中所提到过,物质的嵌套方式可以让世界以无穷大的量级延展下去,即所谓的“一花一世界”)

 

所谓的精神世界依托于物质是指,精神世界可能是远古的“神”(游戏中认为的地球上存在的一种超智慧生物)的睡梦所来。制造睡梦的是什么呢?对比人类,可以想象成“神”的大脑。当然,也有其它的可能。比如它把梦编织在自然环境里,在山间,在水中,谁知道呢(我还挺有情调的吧?)。

 

精神世界依赖物质来访问是指,人类的访问者需要靠自己的大脑进入梦境,才能造访那个精神世界。与我的想法相契合的是,在【胡思乱想集——其二】里面我曾经猜想,世界像一个在线的游戏,所有的事实由宇宙规则来进行同步,每个生命个体却可以在睡梦中以离线状态做任意的事情,不受肉体所束缚,亦不受物理规则所拘束。

 

不同点是,这个精神世界,也是被同步的

 

经常有人提到”缸中之脑“,其实高智慧生物哪需要那么麻烦,它不需要缸,自然界就是它的缸;它也不需要脑,自然界即是它的脑。


(作为一个程序员人格我还是忍不住要上身,电脑游戏里的世界何尝不是计算机自己的梦境呢?)

 

精神的世界,就是我们灵魂的归宿。

 

 

10. 关于神明

上篇中,游戏里提到的神,只是更高级智慧的生命。我想要探讨的神,一般而言,都是更本质的存在。比如,宇宙系统本身(宇宙本身可以是有生命的,也可能生命对它而言是低一个层次的概念);或者,宇宙的外部实体,设计制造并掌控这个宇宙的家伙(这种拟人化的东西好像不存在呀哈哈)。

 

关于神明,我想说的是——

 

(1)神明未必有生命
人们总是喜欢拟人化,觉得神明是一个有个性有喜好有思想的家伙。也许神明是抽象的,无形的。

 

(2)神明可能是生命与非生命的结合体
比如人——有一些组成成分是无机物,但不妨碍人本身是生命体。

 

所以假如我认为宇宙本身是一个生命,是神自己,那也请你不要奇怪——岩石是神的一部分,海洋也是神的一部分,你是神的一部分,我也是神的一部分。

 

试想一下,我们自己是神,人类是我们的一个个细胞,它们天天祈祷能让他们死后上天堂,天天宣称神是爱他们的,这样其实也蛮说得通吧?毕竟我们也希望自己身体健康——至于那些疯狂扩散的癌细胞,注射点洪水冲走算了。(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全人类立场,亦不代表本博客广涵步落阁的观点——如果神明在看,请注意此处免责声明)

 

(3)神明和我们的关系可能非比寻常

想象一下神明在玩一款电子游戏,比如《虚拟人生》,进行着角色扮演。我们身为游戏里面的角色,受控于神明。在收到命令之前我们控制自己,在收到命令之后我们接受指引,去做自己以为是自由意志的事情。我们拥有自主的智能,但却需要引导。

 

所谓的平行世界或许是一种错误的说法,它们或许只是宇宙这款自由度爆棚的游戏被游玩的所有可能性。

 

在这款游戏里面,只有给予了输入时,我们才能测量输出。因此这个世界的随机性似乎可以被解释了,那就是随机性取决于外部。好吧,我又在一本正经地扯淡了……

 

但是你信不信,我用英文写出来一秒钟变高大上——

 

  • God is role playing.
    We control ourselves when no command is given, or given.
    Self intelligence, but need guidance.
    Parallel universe is a wrong term. It is merely possibilities of how we are played.
    We can only observe the output when input is given.

 

 

11. 关于精神控制

这一篇完全是我做梦的时候想到的,没有故事情节,只是梦到这样一个概念。所以我赶紧记录下来了,万一是“神明”的启示呢?

 

也许未来军方能够研究出一种精神控制术!这种精神控制术比公开讲演更能煽动国民的情绪,比战前动员更能激起军队的士气,比空投传单更能摧毁敌人的信心——
这种高科技的原理是:通过发射能量的天线,让周围人大脑发生“共振”,想我希望他所想!


盗梦空间里的Inception太麻烦了,让本博客直接给你格式化式洗脑!

 

如果可行,显然“神灵”是具备这一功能呢。【我竟然不(天)由(衣)自(无)主(缝)地把9、10、11三章通顺地串联起来了!】

 

什么?你觉得我伪科学?太天真了,当然不是真的“共振”了!真的共振其实也不赖,能让敌人集体脑震荡,不过也太不人道主义了吧?!(兵法之奥义是不战而屈人之兵,而不是对敌人进行集体酷刑……)我所说的共振只是形象的一个说法,真的技术细节怎么能在博客里公布呢?我用于商业目的分分钟几百亿上下好吧?国安局还要请我去喝茶呢,还在这儿跟你鬼扯?

 

(此专利明天一早我就去申请,你们这些准备转载的都死心吧!)

 

12. 关于语言

有时候我会想,为什么音乐能够跨越时间、跨越空间,让人类产生同样的触动呢?不分种族,听到欢快的旋律我们都想舞蹈;不分性别,听见悲伤的旋律都会神伤。

 

难道音乐是一种语言?旋律的变化是丰富的语句,节拍的快慢是变化的情绪——它们蕴藏着精确而丰富的信息。假如某种外星人用二进制交流,没有人类语言的冗余,那么音乐就是它们的诗句,能够传达和我们人类语言一样的信息。


神话里说上古的人类为了接近神明,想制造一个通天塔,但神明制造了隔阂,让人类听不懂相互的语言,无法合作,因此通天塔没能建成。这样想其实很有意思,假如上古时期人们用音乐作为语言来交流——那时的我们曾经能够从中读到更多的信息,而现在的我们退化了,只能读到其中的情绪。


这样再听音乐,似乎觉得错过了好多,茫然若失。我们就像一只家犬,看着主人愤慨地发表了对民主党的政治见解之后,能读懂的,也只有愤慨。

 

 

PS:
这次文章不是很长,拿点照片来滥竽充数吧~

 

近期活动增多了,业余时间受到挤压,所以博客没有一周一更。For anyone who reads my blog, 请见谅~

 

一来我要参加UFC GYM的格斗训练,最近眼眶都被揍青了……(说到MMA,最近看到一本非常写实的漫画,《全能格斗士》,里面的格斗技巧和日常没有任何让我感到夸张的地方)

 

胡思乱想集——其四
非常写实的MMA的技术与日常

二来我每周要在BAASA球队里训练,8月份要参加硅谷的足球比赛……

胡思乱想集——其四
防守固若金汤好吧?
胡思乱想集——其四
赛程

另外,发现ipad上一款足球战术板的应用,叫作Fan Playbook,非常棒!推荐!

胡思乱想集——其四
后腰拿球做传递
胡思乱想集——其四
再拿球分给右路
胡思乱想集——其四
右路健将给出直塞

 

 

 

 

收起全文

星期六深夜

【论文观点】CVPR2015

【论文观点】CVPR2015

前言 CVPR2015是一个关于计算机视觉的国际顶尖学术会议。一年一度的会议,每年发表很多高质量的文章。CVPR2015刚刚结束,我读了一些会议里的文章,在此记录一下它们的核心思想,也许以后面对某个具体问题的时候能够受到启发,届时引用文章能有迹可循。如果读者能够获益,或者有不同观点,产生思想碰撞,那更是再好不过了。【1】 Expa... 阅读全文

前言

CVPR2015是一个关于计算机视觉的国际顶尖学术会议。一年一度的会议,每年发表很多高质量的文章。CVPR2015刚刚结束,我读了一些会议里的文章,在此记录一下它们的核心思想,也许以后面对某个具体问题的时候能够受到启发,届时引用文章能有迹可循。如果读者能够获益,或者有不同观点,产生思想碰撞,那更是再好不过了。

 

 【1】

Expanding Object Detector's Horizon: Incremental Learning Framework for Object Detection in Videos [full paper] [ext. abstract]

Alina Kuznetsova, Sung Ju Hwang, Bodo Rosenhahn, Leonid Sigal

 

检测到的东西如果有足够信心归为一类,那么把它用来作为对模型矫正的材料,这样在以后的检测中有更高的准确率。类似人类的学习过程。

【论文观点】CVPR2015

 

【2】

Web Scale Photo Hash Clustering on A Single Machine [full paper] [ext. abstract]
Yunchao Gong, Marcin Pawlowski, Fei Yang, Louis Brandy, Lubomir Bourdev, Rob Fergus

对hash code进行clustering,通过一个threshold来控制clustering的程度,这样用来进行near-duplicate image的retrieval。

【论文观点】CVPR2015

【3】

What do 15,000 Object Categories Tell Us About Classifying and Localizing Actions?[full paper][ext. abstract]
Mihir Jain, Jan C. van Gemert, Cees G. M. Snoek

物品的分类对行为检测有帮助作用。这篇文章是第一篇关于这个话题进行探讨的,是个深坑,大家可以关注一下,考虑占坑。


【4】

A Dynamic Programming Approach for Fast and Robust Object Pose Recognition From Range Images [full paper] [ext. abstract]
Christopher Zach, Adrian Penate-Sanchez, Minh-Tri Pham

关注这篇文章原因有二:
一是因为关于pose recognition,二是因为dynamic programming。这个比较私人了,不一定对大家都有帮助。


【5】

Delving Into Egocentric Actions[full paper][ext. abstract]
Yin Li, Zhefan Ye, James M. Rehg

通过对google glass等设备携带者所录视频进行分析,了解佩戴者的行为。注视,左顾右盼,等等,都为行为分析提供clue。


【6】

Deformable Part Models are Convolutional Neural Networks[full paper][ext. abstract]
Ross Girshick, Forrest Iandola, Trevor Darrell, Jitendra Malik

一个新奇的观点:Deformable Part Model 和 Convolutional Neural Network是一回事。


【7】

Deep Neural Networks Are Easily Fooled: High Confidence Predictions for Unrecognizable Images [full paper] [ext. abstract]
Anh Nguyen, Jason Yosinski, Jeff Clune

文章给了我们一个警示。目前的Deep Learning还是不够智能,没我们想象的那么神奇,它“看到的”我们看到的仍然很大不同。它可能会犯错,而且是很荒谬的错误。


【8】

Hypercolumns for Object Segmentation and Fine-Grained Localization[full paper][ext. abstract]
Bharath Hariharan, Pablo Arbeláez, Ross Girshick, Jitendra Malik

一个很好的思路!以前的CNN或者R-CNN,我们总是用最后一层作为class label,倒数第二层作为feature。这篇文章的作者想到利用每一层的信息。因为对于每一个pixel来讲,在所有层数上它都有被激发和不被激发两种态,作者利用了每一层的激发态作为一个feature vector来帮助自己做精细的物体检测。

【论文观点】CVPR2015

【9】

Hashing With Binary Autoencoders[full paper][ext. abstract]
Miguel Á. Carreira-Perpiñán, Ramin Raziperchikolaei

Autoencoder做hashing我捣鼓过一阵子,想出了一个“好的方法”,发现别人早已经发表论文了,叫denoised autoencoder。相见恨晚啊!(这就是不先做背景研究的后果。)现在关于hashing的方法好多,有的用CNN加一个层,有的直接进行矩阵乘法(使用更合理的constraint),autoencoder的优势已经不在啦!

CVPR2015里面关于Autoencoder的相关论文:

1.

Sparse Projections for High-Dimensional Binary Codes [full paper] [ext. abstract]
Yan Xia, Kaiming He, Pushmeet Kohli, Jian Sun

2.

Deep Learing of Binary Hash Codes for Fast Image Retrieval [full paper] [ext. abstract]
Venice Erin Liong, Jiwen Lu, Gang Wang, Pierre Moulin, Jie Zhou

3.

Deep Hashing for Compact Binary Codes Learning [full paper] [ext. abstract]
Venice Erin Liong, Jiwen Lu, Gang Wang, Pierre Moulin, Jie Zhou

 


【10】

Collaborative Feature Learning From Social Media [full paper] [ext. abstract]
Chen Fang, Hailin Jin, Jianchao Yang, Zhe Lin

很实际的一个问题,一般来说training data都是label好的,这样训练model。文章提出了一种新的方法,即从社交网络中提取信息,根据用户的行为来判断一张图片应该具有的分类或标签,以此来进行训练。
可以和上面提到的文章【1】的idea结合,即online learning,把推测到的图片分类作为材料,矫正模型。如此一来社交网络的更新也会矫正模型本身。


【11】

Rotating Your Face Using Multi-Task Deep Neural Network[full paper][ext. abstract]
Junho Yim, Heechul Jung, ByungIn Yoo, Changkyu Choi, Dusik Park, Junmo Kim

非常有趣的研究!通过深度学习,得到rotation-invariant的feature,利用它可以复原出多种角度的脸部照片。

【论文观点】CVPR2015

【12】

Is Object Localization for Free? - Weakly-Supervised Learning With Convolutional Neural Networks [full paper] [ext. abstract]
Maxime Oquab, Léon Bottou, Ivan Laptev, Josef Sivic

完全冲着名字去看的。它的工作主要是解决手工label物体位置很繁琐这个问题。通过对图片标记某个物品存在不存在,文章中提出的框架可以主动预测出物体的具体位置。


【13】

Finding Action Tubes[full paper][ext. abstract]
Georgia Gkioxari, Jitendra Malik

已经不是第一篇文章使用UCF的dataset进行动作分类和检测了。最近比较火的一个话题吧。这应该是我们导师感兴趣的话题。

 

【论文观点】CVPR2015

另一个导师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点人头的。这些嵌入式放在摄像头里面的老板都感兴趣。给老师留着看吧。

Cross-Scene Crowd Counting via Deep Convolutional Neural Networks[full paper][ext. abstract]
Cong Zhang, Hongsheng Li, Xiaogang Wang, Xiaokang Yang


【14】

End-to-End Integration of a Convolution Network, Deformable Parts Model and Non-Maximum Suppression [full paper] [ext. abstract]
Li Wan, David Eigen, Rob Fergus

几个感兴趣的模块的组合。End-to-end。很奇怪为什么之前这种组合没有被explore过。


【15】

ActivityNet: A Large-Scale Video Benchmark for Human Activity Understanding[full paper][ext. abstract]
Fabian Caba Heilbron, Victor Escorcia, Bernard Ghanem, Juan Carlos Niebles

对我而言挺新奇的——Activity Lexicon。以前见过的都是文本的lexicon,比如在scene text的检测上,通过字母之间的关联信息来进行单词的检测。

【论文观点】CVPR2015

【PS:含有源代码的文章】

1.

Spatial Pyramid Pooling in Deep Convolutional Networks for Visual Recognition
Kaiming He, Xiangyu Zhang, Shaoqing Ren, and Jian Sun
The 13th European Conference on Computer Vision (ECCV), 2014
arXiv   
Project   Slides   Poster   Code

2.

Sparse Projections for High-Dimensional Binary Codes
Yan Xia, Kaiming He, Pushmeet Kohli, and Jian Sun
IEEE Conference on Computer Vision and Pattern Recognition (CVPR), 2015
PDF   Code

3.

Learning a Deep Convolutional Network for Image Super-Resolution
Chao Dong, Chen Change Loy, Kaiming He, and Xiaoou Tang
The 13th European Conference on Computer Vision (ECCV), 2014
PDF   Code

4.

Understanding Deep Image Representations by Inverting Them [full paper] [ext. abstract]
Aravindh Mahendran, Andrea Vedaldi

code

5.

Becoming the Expert - Interactive Multi-Class Machine Teaching [full paper] [ext. abstract]
Edward Johns, Oisin Mac Aodha, Gabriel J. Brostow

code

以上可能不全,或者说肯定不全,欢迎留言补充!

 

我的新博客地址:http://guanghan.info/blog/zh/

收起全文

星期六深夜

【创业观察】【2】硅谷食堂

【创业观察】【2】硅谷食堂

【创业观察】第二期! 【往期回顾】创业观察&&哥村点点客文:宁广涵1.【网易云阅读事件】和许多朋友一样,我喜欢读书。专业书籍、学术文章、期刊杂志、畅销图书,来者不拒;也喜欢上网写一些文字,偶尔表达自己的观点。大学时经常在豆瓣看书评,遇见喜欢的书直接上当当网去订购,等着快递小哥送到宿舍楼下来。这在当时已是非常舒适的购书体验。时光飞逝,到了2015年,我发... 阅读全文

【创业观察】【2】硅谷食堂
【创业观察】第二期!

【往期回顾】创业观察——哥村点点客

 

 文:宁广涵

 

1.
【网易云阅读事件】

 

和许多朋友一样,我喜欢读书。专业书籍、学术文章、期刊杂志、畅销图书,来者不拒;也喜欢上网写一些文字,偶尔表达自己的观点。大学时经常在豆瓣看书评,遇见喜欢的书直接上当当网去订购,等着快递小哥送到宿舍楼下来。这在当时已是非常舒适的购书体验。

 

时光飞逝,到了2015年,我发现当前的阅读方式已经被彻底改变了。或许是在国外很难买到实体书的缘故吧,这几年我都是用kindle看书,直到去年转投了iPad。各种阅读软件都尝试过,一些也正同时使用中。我的Duokan不知不觉在开机速度,不对,是阅读速度上超越全球99%的用户了。

 

故事是这样的,就在前几天看网易新闻时,留意到他们的一个推广——网易云阅读,网易自己家的阅读软件,将要在5月28日到6月3日之间提供免费畅读。本着对网易云音乐这个产品的喜欢,还有对阅读本身的热爱,我提前下载了App,把想看的放进书架,并且跟朋友分享这一消息。但那时并未想到,一切没这么简单——

 

终于盼到5月27日下午,那是北京时间28日的凌晨,我惊讶地发现书籍不能免费阅读。心想,大概是要等到国内的白天吧。当然,我想错了。官网说必须下载最新客户端才能免费阅读,可是app store里面迟迟没有更新;到了北京时间28日深夜,iPhone版本客户端终于更新了,果断下载之。对于iPad的来说,iPhone版本的阅读体验自然不好,无奈iPad版仍然没有更新,于是思忖着把书籍导出来用iPad版看。无意中,竟发现了网易的小心思——

 

Iphone新版客户端取消了上传书籍到云端和加入本地书籍的功能,我只好把iPad连接到电脑,发现书籍文件并不是mobi或者epub等常见格式,而是html和xhtml的格式,加上css文件来配置样式。Ipad版本里已经下载的图书,都能直接打开html文件来看书;刚刚下载的iphone最新版客户端却不能,打开之后一团乱码。我瞬间领悟了7天免费“畅读”的真正含义——不是长久拥有,只是短暂邂逅!


当然,这本无可厚非,免费本就不是正规电子图书有关商家的真正出路。而我渐渐佩服他们的运营手段和宣传手段了,而且他们把技术的工具(不一定多么高精尖的技术)恰到好处地用在了对自己的核心利益和竞争力的保护上面。虽然有点被骗似的懊恼,若有所失,但似乎也学习到了一点东西。他们没有推出iPad版本的app,或许不是偷懒,而是时间上有些仓促。Iphone上面的用户更多,我们这些Ipad用户只好被牺牲了。

 

我研究了下两个版本app里面的文件夹和文件,花点时间应该可以破解,至少让iPad的客户端能够阅读iPhone客户端已经下载的书籍。但想想还是算了,不能忘了初心,书籍能给我的信息才是我真正所求,何必做出许多无谓的事呢?

 

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免费,商家们总是让你在金钱和时间里作出抉择。

 

 

 

2.
【对互联网产品的一些感想】

 

这次网易云阅读事件让我对互联网产品有了一点感悟。下面所说的可能许多人也讲过,我潜意识里或许种下了别人思想的种子:我把互联网产品从一开始很简单渐渐想得很复杂,现在突然觉得也许它本来其实很简单——

 

很多互联网创业者喜欢做App来创业,其实做App很像做一个游戏,他们希望这个APP能聚集一些人来玩它、用它,以至于离不开它。被聚集的人多起来了,这个APP的价值也就被证明了。简单地想,就像是在街上摆摊子表演杂技或者表演功夫的艺人,表演什么其实倒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让群众过来围观,并且驻足。围的人越多,停留的时间越久,越有机会盈利。兜售茶水的小贩赚了,也少不了摆摊人的好处。所谓的互联网思维大抵如此,用户就是金钱,就是企业估值的底气。


创业者真正思考的内容就是如何把人凝聚过来。要么节目形式题材让人耳目一新,要么节目素质本身过硬,要么吆喝声喊得好听。可是真正让人长久驻足,三者恐怕需要兼而有之。设计师所有努力,就是为了把摊位摆的好看一点;微创新、解决痛点、给用户新鲜感等等,最终目的都是为了产生这种聚合力。你摆了新摊子耍新花活,竞争者自然也会效仿,如果不能保证自己的不可复制性,就一定要占得先机,占了先机还要留住人。留住人的最好办法就是做大,靠人来吸引人,形成良性循环。或者像前面提到的,像做游戏一样做app,为了保证留存率,要给用户虚拟的满足感、成就感、归属感,一种创造积累假象(无论是经验上还是金钱上)的机制很重要。

 

还有一些人已经开始做周边,在外围活动。你不是摆摊子嘛,我就来给你摆摊提供服务。你希望你产品开发的快,我给你提供solution让你便捷开发;你希望你的产品更多人知道,我就建立一个平台为你推荐。小规模给小规模的服务,各取所需,在大公司的势力下互相扶持、顽强生存。

 

摆摊人、看客、小贩,这些人聚集在一起就形成了“集市”。加上许许多多的不买app会死星人,就形成了——“热闹的集市”。

 

 

 

3.
【说到做周边产品,给摆摊的人服务——】

 

Alan是我在硅谷霸联华人足球队认识的。他是硅谷足球协会的会长,替队伍组织一些比赛和活动。其实他也是一个创业者,在硅谷和其他五个发起人一起创建了一个众筹平台。他接受硅谷华人电台的采访,通过别人的分享(“05/19/2015”,采访从7分28秒开始)我也听了听,大致了解了一下。

 

类似国内的1898咖啡,他的众筹平台也是筹人筹智的,用他的话讲,是个众筹社交平台,遇见你“熟悉的陌生人”。据我的理解,就是让一堆人聚在一起,有的人有想法, 有的人有资源,有的人想干活。这么一边吃一边聊,没准儿能成事儿。想法大概就是这么简单,做起来可能就有很多困难了。

 

Alan强调“去中心化”,希望有个平等的氛围,这个首先就挺有难度。相当于一个综艺节目没有主持人,这样嘉宾得到的发言机会确实平等了,可是真实出来的效果可能不一定是那么回事儿。对他们的盈利模式我也是很好奇的,他这个平台是个公司,也是要盈利的,并不是非营利机构。听了电台节目,我粗浅的理解是,股东先自掏腰包花钱办活动,然后横向发展,把参与了活动的人员要么转化为股东,要么转化成会员。花钱办活动的时候,这些新股东要出钱出力。至于会员,有可能在加入的一段时间之后交付会员费用吧。具体细节不好猜测,Alan应该也不会完全透露的。

 

硅谷食堂的另外一个发起人叫徐玲,也是若水合投的股东。若水合投是国内的一家风险投资机构,比较特别的一点是,它是国内向国外投资的一个平台。几个月前跑到美国来做硅谷食堂,是不是经过了种子期之后,发展到了瓶颈呢?应该不是的,徐玲参与的事情可不少,她还是美国硅谷大数据专家委员会主席、硅谷创新学院院长。访谈里面还谈到另外一个女性,湾区待了21年,前十年作工程师,后十年做理财服务。硅谷丁丁,硅谷佳人,还有一系列的女性创业者都给我这样一个感觉——中国女性还是挺能折腾的啊!


【创业观察】【2】硅谷食堂
人生赢家宋超君

 

同样挺能折腾的高中舍友宋超君已经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了,看见他和天使投资人徐小平的合影,不由得感叹,梦想遥远的人不容易为旅途所苦。篇幅已经很长,下次接茬儿写一写我眼中的九零后创业者们吧!创业观察,下次再会。

 

 

PS:

硅谷食堂官网:
http://svcafe.org

【创业观察】【2】硅谷食堂
硅谷食堂微信公众号:svcafe

 

【创业观察】【2】硅谷食堂
站长的微信公众号

 

我的新博客地址:http://guanghan.info/blog/zh/

收起全文

星期六深夜

胡思乱想集——其三

胡思乱想集——其三

前言:本来这一篇文章想包括三个短文,《关于时间》《关于灵魂》《关于神明》,可是《关于时间》这篇文章越写越长,本来一些思想梗概经我一扩充,变得稍微有点臃肿起来。然而时间本身是一个深奥的话题,恐怕再续写上千言万语,也不能话尽这时间。自古以来,人们对时间便充满了敬畏之心。洪古至今,经历了似乎是无尽的时间,这么长的时间跨度里,人类个体的生命,乃至整个人类的历史,都太... 阅读全文

前言:

本来这一篇文章想包括三个短文,《关于时间》《关于灵魂》《关于神明》,可是《关于时间》这篇文章越写越长,本来一些思想梗概经我一扩充,变得稍微有点臃肿起来。然而时间本身是一个深奥的话题,恐怕再续写上千言万语,也不能话尽这时间。

 

自古以来,人们对时间便充满了敬畏之心。洪古至今,经历了似乎是无尽的时间,这么长的时间跨度里,人类个体的生命,乃至整个人类的历史,都太过短暂。甚至生命本身,也仿佛是新生事物一般。于是,这一篇文章里,我只想好好说说时间。

 

人想要长生,要么寻道求仙,要么修炼药丹,渴望从内抑或从外获得长生不死的躯体和灵魂。究竟有没有可能呢?我觉得还是有的。且听我慢慢讲来——(众:吊你胃口大法又来了……)

 

首先必须澄清一下时间的概念:

 

  1. 时间对物质不是均匀的。对每个人来讲,或对每件事情来说,时间都未必相同。这倒不是在扯心理时间,而单纯是从事物变化的角度来考虑。
  2. 时间对生命不是均匀的。上面讲的是物理意义上,这个讲的是生命的perceive的角度,也就是感知的角度。 对生命来说,时间的不均匀性更加明显。人类无法体会“朝蚊夕死”,然而人类本身的生命不过也是一瞬。
  3. 时间并不存在。(整篇文章的“时间”我都应该加上双引号,但照顾读者的感受就全省略了吧)为什么说时间不存在呢?因为时间只是一个人类创造的概念,用来描述事物的变化。它和电压电流这些名词没有什么区别,都是用来描述一定的存在,以人类易于理解的角度。然而电压之所以如此称呼,并不是存在这样的一种压力,而是我们看到了这样的一个效果,真实发生的是电子在阻力下的流动。同样地,时间之所以称为时间,并不是存在时间这样永恒变化的东西,而是因为我们看见了瞬息,看不见恒常。

 

时间在我而言,定义应该是这样的——它是衡量所有物质和能量变化的量度。相对论里面当速度接近光速时,所有的化学变化物理变化(包括放射性物质的衰变)都变得缓慢了。它的时间,和别的时间,并不是一个时间。正如它的变化,和别的变化,并不是一个变化一样。其实,这无时不刻不在发生,上升到细胞角度,你做的运动不同于别人做的运动,对于你的肌体来说,它的时间也有别于他人肌体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