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恩斌

查看人人主页

拥有1个小站,订阅1个话题,关注21个小站

艾泽拉斯驻伍壹壹大使馆

魔兽世界你不知道的事

魔兽世界你不知道的事

&经典WoW alpha测试时,通灵学院原本将成为一个户外精英区域(大约目前悔恨岭所在的位置),但设计师把它做得太大太棒了,所以他们决定将其做成一个副本。  &最初,所有的盾牌都是小圆盾,盗贼和猎人可以使用这些圆盾,不过后来他们把所有的圆盾改成了盾牌,并移除了盗贼和猎人装备盾牌的能力。  &猎人的生存天赋曾经是近战天赋树,猎人曾经有一个撕裂技能,在Lv60时... 阅读全文

       •经典WoW alpha测试时,通灵学院原本将成为一个户外精英区域(大约目前悔恨岭所在的位置),但设计师把它做得太大太棒了,所以他们决定将其做成一个副本。

  •最初,所有的盾牌都是小圆盾,盗贼和猎人可以使用这些圆盾,不过后来他们把所有的圆盾改成了盾牌,并移除了盗贼和猎人装备盾牌的能力。

  •猎人的生存天赋曾经是近战天赋树,猎人曾经有一个撕裂技能,在Lv60时能造成不到100点伤害。(曾经的生存系31点天赋,何等失态)

  •牧师的戒律天赋树原本也要成为近战天赋树(想想武僧),这就是为什么心灵之火增加攻击强度。(WotLK beta时就有传闻说戒律会变近战系嘛)

  •曾经的矮人是可以练法师的。(于是大灾变里回来了)

  •Chris Metzen(暴雪娱乐分管创意的副总裁)是拉格纳罗斯/奈法利安/萨尔/雷克萨/瓦里安·乌瑞恩/死亡使者萨鲁法尔/阿加隆等人的声优。(所以你看这些都是牛逼人物)

“远古”的回忆:魔兽世界你不知道的那些事情

  暴雪副总裁Chris Metzen先生,或者你可以叫他萨尔……

  •猎人曾经使用集中值。(一样回到5年前了)

  •几个职业的天赋是以原始数字的方式增加属性的(例如20/40/60/80/100点法术强度,不是100%,就是一百点法术强度),而且完全不与装备/等级挂钩。

  •在地球时代早期的装备上是没有法术强度的,看见一个lv60的法师只有不到30点法伤一点也不奇怪。(在T0前基本见不到多少法伤装)

  •在新手村周围获得的很多披风属性相同的原因是以前的披风也拥有护甲类型(布/皮/锁/板披风)

  •在荆棘谷的西海岸外曾经有两个大型岛屿,现在已被移除。但如果你能在带有水上行走并前进的足够远时,你将到达这些岛曾经的位置,你将会发现你处于拉匹迪斯岛或吉利吉姆岛地区。(没错这两个地名是官方译名,确实存在过)

“远古”的回忆:魔兽世界你不知道的那些事情

  传说中的“吉利吉姆岛”

“远古”的回忆:魔兽世界你不知道的那些事情

  它大概在世界地图的这个地方

  •最初的设计目标(alpha之前)是联盟和部落在游戏中各仅有100个任务(他们在之前的介绍里说过)。

  •在魔兽世界发布时,希利苏斯几乎没有任务(或者说没啥有价值的东西),直到安其拉之战的补丁才被加入。(或者略早,记不住了)(没错,1.8流沙之战才把这坑填上)

  •在发布时,50级过后的任务就非常少了,以至于玩家们抱怨他们不得不杀怪升级,后来暴雪添加了更多的任务。(东西瘟疫之地的任务剧情体系在1.5版本才得到完善)

  •黑石塔、通灵学院和斯坦索姆曾经是15人Raid,但即使有15人这些副本也太过困难,后来他们都被改为5人副本(除了黑石塔上层依然为10人副本)。(1.10的事情啦,还记得5人通灵8职业斯坦索姆么)

  •在TBC发布之前,你可以通过闪现遇过死亡矿井的副本入口并传过去,施放缓落术降落在一个未完成的通道中,最后可以到达一个非常早期的地狱火半岛。

       •翡翠梦境曾计划在地球时代就作为一个区域/Raid/大陆放出。他们废弃了这片区域,但客户端中依然留有翡翠梦境相关文件。尽管不能在任何官方服务器上到达此区域,但可以从客户端找到。(这个大家应该都知道)

  •熔火之心掉T2。(在修改模型前的旧T2确实掉落于熔火之心,在BWL加入之后才将它们移动了过去。)

  •史诗坐骑在WoW发布之初只是重新涂色的普通坐骑,并没有覆盖盔甲。后来设计师们移除了这些坐骑,并用带盔甲的坐骑将其替换(安息吧,白色迅猛龙)最早时牛头人甚至没有坐骑,他们拥有一个叫原野疾奔的技能

  •铁炉堡曾是游戏中最大的主城,因为它有两层而非一层,另一层至今仍然存在,但已经比原来要小了。大熔炉曾经在游戏中也是可见的。

  •诺莫瑞根曾经和其他主城一样,铁炉堡有一部电梯可以通向诺莫瑞根,但是设计师们将其变成了副本因为它将造成阵营不平衡。

  •由于幽暗城在寻路方面过于复杂,设计师们移除了它的第二层(目前在游戏中依然可达)。(一层都够转死个人了)

  •兽人和人类是暴雪最先在游戏中创建的种族。

  •人类女和兽人男的模型曾经很相似。(我倒……)

  •alpha中的巨魔女长相能吓死你。

“远古”的回忆:魔兽世界你不知道的那些事情

  这个真很吓人

  •曾经的闪金镇比现在大很多,与现实中的村庄一样大。但暴雪意识到他们不能把其他的新手村也搞这么大,所以他们移除了闪金镇中的很多建筑,以使之与其他区域均等。

  •总的来说魔兽世界的画质从最初发布以来已经有了重大改进,但在alpha时,画风看上去更写实(但是画质比现在惨),随后他们降低了写实程度。不少玩家都表示这个早期画面根本不像魔兽,有些像韩国游戏,也像手机游戏的感觉。

“远古”的回忆:魔兽世界你不知道的那些事情

  Alpha时期的魔兽画面(玩家截图,编辑表示只有加了水印和调整了大小,绝无其他PS动作)

       •被遗忘者曾经可以与联盟交流。

  •被遗忘者以前的确被视为亡灵,它们可以被作为驱邪术和其他类似法术的目标(驱邪术最早只能以亡灵和恶魔为目标)。

  •亡灵意志曾是一个是你免疫睡眠和变形的被动buff,不过没持续多久就被改了。

  •直到beta阶段才有显示披风的功能。

  •以前控制技能在PvP目标上并不递减,所以一个盗贼或法师可以把你控制一分钟或更久。

  •原来的法师拥有一个隐身技能,甚至可以在隐形时搓炎爆术,后因其他玩家的反对而移除。

  •中立城市曾经没有守卫,所以大部分中立城市都是屠杀场。

  •玛拉顿是在一次补丁中加入的。(1.2版本,国服开的时候已经有了,事实上玛拉顿是WoW史上第一个通过patch加入的副本内容。)

  •以前战士的冲锋技能会将你传送到目标身旁,而非增加你的跑步速度。

  •魔杖不能自动射击,所以你要想用魔杖打人就得一直点。

  •各系法术曾经是有技能等级系统的,就像现在的武器技能等级。“你的火焰系技能提高到了93”

  •贫瘠之地曾经只有一条飞行路线外加一个墓地,呃……

  •因为某些原因,术士的法术[放逐术]曾经有30分钟冷却时间。

  •盗贼和德鲁伊曾经拥有假死技能,后来这个技能被交给了猎人。

  •法师们曾经会一个叫“卡德加的开锁术”的技能,就像盗贼的开锁一样。

  •以前只有奥达曼里有高级附魔训练师。(奥达曼后门位置)

  •每个主城都有自己的独立的拍卖行,所以达纳苏斯的拍卖行非常废柴。

  •尽管艾萨拉的凄凉山战场已被废弃,它仍然存在于客户端文件中。

  •曾经所有的血色修道院分区都属于一个副本,但由于它太大了,设计师们将其分割成小副本了。

  •黑色沼泽副本(没怪没Boss)自从2004年就存在于客户端之中了。

  •地狱火半岛原本是54-60级的区域。

  •西瘟疫之地的安多哈尔曾经是一片变态的精英区域,比一些副本都难。其周围原来有围墙作为边界,后来都移除了。(召唤者阿拉基便是明证)

  •程序员之岛和设计师之岛都在客户端中,但无法到达。

  •玩家建筑系统曾经简单测试过并被完全废弃了,这里有一幅有趣的图片

“远古”的回忆:魔兽世界你不知道的那些事情

  暴雪曾试图在游戏中加入玩家建筑系统

  •如果你仔细看原版WoW的开场动画,你会发现希利苏斯有一半地图都没出现,这是因为当时那部分希利苏斯就不存在。(大约是整个希利苏斯的下半部,也就是后来的安其拉那部分)

  •早期的地狱火半岛非常像魔兽争霸3里的地狱火半岛,一张老图在此

“远古”的回忆:魔兽世界你不知道的那些事情

  早期的地狱火半岛

  •暴雪说过翡翠梦境看上去会很棒,他们说的一点不假。

  •第一件掉落版的传说级装备是一条由迦顿男爵所掉落的项链。它已经从掉略列表里移除了。此物品曾被错误地加到游戏中,只曾掉落过一次。2005年3月23日美服阿克蒙德服务器Nurfed公会的玩家Noktyn从熔火之心的迦顿男爵处拾取到此物品。自那以后此物品无法再被取得,因为Noktyn得到它的同一天已从掉落列表中删除。然而,暴雪允许他保留了这绝无仅有的一个。

“远古”的回忆:魔兽世界你不知道的那些事情

“远古”的回忆:魔兽世界你不知道的那些事情

  •猎人是最后一个被引入的职业。

  •圣骑士的审判曾经有施法时间。

  •萨满的增强天赋书曾经有一堆tank用的天赋和法术,尽管他们除了偶尔抗抗小怪以外从未真正拥有坦克能力。

  •术士曾经可以把人拉到悬崖边使其坠落,法师和其他一些职业可以通过控制技能将玩家控制在水下,使其淹死。

  •战士的鲁莽曾经可以把目标护甲值降为0。

  •魔兽世界刚发布时不包括任何PvP内容,直到几个月后相关内容才被添加(战场和荣誉系统)。(1.4版本加入荣誉系统,1.5引入战场)

  •飞行点NPC原来不会召唤生物,所以它们有时会被连续守尸。

  •很多玩家可能不知道这点,魔兽世界中有个点击移动的选项,你可以拉远视角并使用点击移动,就像玩魔兽3那样玩WoW。(这个选项仍然还在吧,有多少人用过?)

  •圣骑士被移除了N多圣印,比如狂暴圣印,十字军圣印,牺牲圣印,愤怒圣印等等。在beta时圣骑士就会十字军打击和神圣打击了。

  •以前玩家死亡时会损失一小部分经验

  •术士的地狱战马坐骑的曾用名是“梦魇”。

  •脚踢和其他打断技能曾经有75%的命中率。

  •法师需要在奥术天赋系花费5个天赋点才能使魔爆术瞬发。(就是那传说的瞬发奥爆)

  •萨满以前拥有熔岩冲击和闪电震击法术。

  •自从混合职业被定位成真正意义上的“混合职业”后,装备设计就开始变得很诡异,圣骑士/德鲁伊/萨满的装备上有所有基础属性,而且盗贼,战士等职业的装备上也出现了诸如精神这种对其完全无用的属性。

  •很多人应该都知道,风怒触发的额外攻击可以再次触发风怒,于是理论上如果春哥附体的话,萨满可以一刀秒boss。

  •圣骑士的清算曾经可以无限叠加。于是利用清算,某人一刀秒了卡扎克老爷,24小时内这技能就被hotfix了。

  •法师和牧师曾有“催眠”技能。

  •剔骨本来只有基础伤害而不会受到任何加成。于是一个裸体盗贼和一个T3盗贼的剔骨伤害是一样的。(还记得World of Roguecraft盗贼世界么)

  •60级战士最NB的dps装备是一个44级的锁甲手套([剑师护手]),因为它加技能等级(+17斧/剑/匕首 技能等级)。(这玩意现在改成加精准了)

  •盗贼和战士的锤专精本来是有几率把人敲晕。在WLK之后,被改成了加破甲。(实际上只有贼的改成了破甲,战士的整个资料片都没有改,碰上锤专+三锻你就一直晕着吧)

  •致死打击曾经是造成200%武器伤害,于是致死效果其实是可有可无的,因为砍布衣几乎是秒的。

  •敌人身上的buff本来是看不到的,不过法师有个技能叫做侦测魔法。

  •死亡之愿和激怒曾经可以叠加,导致出现变态的数字。(激怒曾经是增加40%伤害)(死愿激怒致死打击,下一个)

  •曾经你可以获得蛮锤矮人/恶齿巨魔的声望,不过它们没有任何奖励,并随后被移除了。

  •Boss身上曾经只能有8个debuff,于是战士经常因为点了重伤天赋而被踢出团队。

  •术士和猎人的宠物原来无法从任何属性里获得加成。(现在也好不到哪去好吗)

  •很多玩家认为“深不可测的海洋”(黑海岸一个去沉船里捞东西的任务)是最糟糕的任务,因为以前呼吸时间只有 60秒,而鱼人还可以穿墙。穆啦啦啦!

  •曾经没有奥术抗性,但是有神圣抗性,现在则正好相反。

  •猎人的奥术射击曾经受法伤加成,这也是为什么猎人的T2.5上有法伤。

  •这个不是算很古老,治疗效果和法伤曾经是两个分开的属性。于是用神圣天赋的牧师/圣骑士练级无异于自杀。

  •法师的奥术天赋和牧师的戒律天赋里都曾有增加魔杖伤害的技能,它们在3.0时被移除。

  •致伤毒药曾经要叠5层,每层减少10%治疗效果。

  •驱散毒药以前是个很好的选择,因为毒药触发率曾经很低。

  •这是一个从未证实的流言,铁炉堡后山的飞机场本来是侏儒的新手区。

  •牧师曾经有种族特有技能,这些技能部分变成了牧师的基础技能,剩下的则被移除了。(人类:绝望祷言/巨魔:虚弱妖术/亡灵:噬灵瘟疫/矮人:反恐结界,等等)

  •在TBC时,兽人的肩膀有段时间只有正常的一半大小,更糟糕的时,暴雪花了2到3个月才修复这个bug。

  •亡灵的肩膀曾经比现在要大上那么一点点。

  •前段时间,在奥杜亚的那个版本时,一个GM不小心寄给了一个玩家“马丁之怒”,这玩意是个可以秒杀任何东西的衬衫。那玩家用这东西秒杀了玛理苟斯以及奥杜亚里的几个boss,不过很快有人发现在他的统计数据里,“最高伤害”一项高到离谱,于是很快他被永久封号了。(这个事情还是挺有名的)

  •母牛曾经无法穿过很多的门和障碍物,现在也还是这样,不过少了很多。(另外2.4的时候人类女不能走楼梯)

  •牛头人没法穿过MC门(在那个高等精灵旁边)。

  •曾经有40个玩家一起试图跳进MC门,结果他们直接跳进了岩浆,看着屏幕上一行小黄字“副本已满,请稍后重试”。

  •巨魔曾经有个笑话(/silly),“我早上杀了两个矮人,我晚上杀了两个矮人,我下午杀了两个矮人,我感觉良好。我在和平时杀了两个矮人,我在战争时杀了两个矮人,我在我杀了两个矮人前杀了两个矮人,然后我又杀了两个矮人。”这个笑话被移除是因为它出自一个烟草广告。

  •卡拉赞后面有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墓穴,不过现在除了猎人/萨满的鹰眼/远视外,没法进入。那地方完成度很高,估计本来设计要用来做啥的,不过因为这游戏的分级是“12岁”,于是这地方被放弃了。

  •在内测时,所有的副本门都用的是黑暗之门的模型。艾萨拉的海底曾有一个黑暗之门,可以推测,那里本来应该有个水下副本,也有可能只是随便放在那的一个门,谁知道呢。

“远古”的回忆:魔兽世界你不知道的那些事情

  在艾萨拉海底的黑暗之门

  •集合石原来不是用来召唤别人的,而是让你进入一个寻找其他人一起打这副本的队列里。

  •反击风暴曾经没有动画效果,并且当年你看不到敌人身上的buff,于是当战士施放反击风暴对付盗贼时,盗贼基本上是发现不了的。(问题是,反击风暴那时候的实用性....)

  •在某次更新后,因为某种bug导致战士有了一点额外的天赋点,于是31/21/0这种逆天的天赋横行了一会儿。

  •人们曾经要付上一笔钱来找人开黑上门。(黑上来个能开门的,10G加接送)

  •无坚不摧之力曾经能把人击倒而不是击晕。

  •曾经有个猎人穿着一身法伤装solo了艾索雷葛斯(艾萨拉的蓝龙)。(因为这事治疗宠物被nerf了)

  •“秒杀”在现在基本上不存在了,不过以前法师可以用双开饰品气定奥强炎爆宏秒你没商量。

  •术士可以在决斗里把人杀了。

  •有个光辉事迹叫做“古典坐骑”。你需要有一只最古老的千G马(没护甲的那种)。因为在当时1000G是一笔巨款,再加上这种坐骑很快就被换成有护甲的了,所以这成就非常稀有。

  •战士经常冲锋/拦截到地底摔死,并且曾经冲锋能在战斗中使用。

  •通过跳墙法能让你在战歌里把旗子藏在一个别人够不到的地方,如果两边的旗手都这样做的话,那场就可以打到天荒地老了。

  •智力曾经能提高武器技能的增长速度。(很长很长很长时间内都是可以的)

  •术士的魅魔曾经穿着更暴露。(没办法这是个ESRB-T的游戏)

  •德鲁伊曾经在变回人形后有几秒钟不能施法,而需要通过一个天赋来实现。

  •萨满曾经有个天赋让他们能装备双手斧和锤。

  •以前你看不到别人的施法条,于是小德和萨满经常搓炉石来骗反制。(那个时候NECB简直是不可或缺的)

  •沙塔斯的哈莉丝·西尔顿旁有一个只有带着暗影之眼(忘了是暗影还是光明了,反正是其中之一)的牧师才能看到的NPC。(前社交名媛)

  •曾经可以通过符号(/.|,_,\)来跨阵营交流。

  •古拉巴什陵墓曾应该是TBC第一个开放的竞技场,不过它最终被放弃了。

  •以前假死引导时间结束后,猎人会真死。

  •通灵学院里掉落的一件蓝色布衣出于某种原因,上面的属性是防御等级。

  •艾萨拉的角鹰兽曾经是游戏里掉钱最多的怪,于是他们总是被机器人7天24小时的刷。

  •闷棍曾经会打破潜行,而有一个天赋则让盗贼有90%的几率闷棍不破潜。在副本里如果遇上了那10%,那就是悲剧啊。(我遇到过10闷9 死的贼,你呢?另黑上开组来强闷贼。)

  •在TBC公测时,虚空风暴有个任务奖励一把奥术伤害的匕首,这玩意受法伤加成。于是近战法师出现了。Youtube上还有段视频。

  •曾经的平衡德是个纯废材。于是暴雪添加的鹌鹑形态,不过废材依旧。

  •矿道地铁本来是连接暴风城和达纳苏斯的(不确定)。

  •瑞文戴尔男爵的坐骑层级只有0.02%的掉率,于是那马就是人品的象征(尤其是联盟),现在那马的掉率是1%。

  •盗贼施放侦测陷阱时,会有一个旋转的小球的动画效果,于是盗贼们都喜欢没事就狂按这技能,当暴雪移除这动画效果时,盗贼们哭天喊地。

  •安德麦(地精主城)曾经打算开放。

“远古”的回忆:魔兽世界你不知道的那些事情

  原本设想中的安德麦(地精主城)地图

       •世上最稀有的坐骑是绿色荧光机械陆行鸟。这个坐骑的来源是一个玩家摧毁了他自己的陆行鸟后,找GM恢复,GM不小心给他这只买不到的款式,全球仅一只,在欧服。这只坐骑并不会发光,只是名字比较酷一点而已。

“远古”的回忆:魔兽世界你不知道的那些事情

  全球只有一只的“荧光机械陆行鸟”

“远古”的回忆:魔兽世界你不知道的那些事情

  全球只有一只的“荧光机械陆行鸟”

  •丹莫罗有一个洞窟,在里面会显示你在希利苏斯的综合频道。

  •盗贼原来有制毒专业,涂在武器上的毒药曾有使用次数限制,于是盗贼经常在boss战中要不停的补毒药。(我记得是50次吧?)

  •暴雪说在上古的WOW里,他们最喜欢的副本是影牙城堡。

  •兽人的种族天赋血怒曾经是增加 25%AP,效果结束后减少25%AP45秒,并减少50%受到的治疗效果。总的来说这天赋对兽人术士和元素/恢复萨来说就是渣。

  •所有的长柄武器以前都叫做矛。

  •曾经可以在战斗装换装备和武器。(现在只能换武器了)

  •以前死亡时不掉装备耐久度,相对的,在战斗中,耐久度掉的非常快。

  •猎人曾经是1敏捷转2AP。

  •猎人以前不能在战斗中放陷阱。直到TBC才改成可以,不过附带了2秒施法时间。

  •猎人的生存天赋以前叫做“户外活动”。

  •圣骑士的神圣愤怒曾经就叫做“审判”。

  •插旗本来没有 “3,2,1”的倒数。

  •PVP饰品曾经是职业特有,不同职业只能解特定的几个效果。比如战士饰品只能解晕,术士的则是减速。

  •治疗法术以前是30码射程,然后要靠天赋来强化射程。

  •树皮术曾经会减慢施法速度和近战攻击速度。

  •奴役恶魔的buff曾经是可以被驱散的,于是术士经常被奴役来的恶魔痛殴。

  •德鲁伊以前不能靠变形来解羊。

  •引导法术以前无法被打断。

  •刚出来时,船(和飞艇)非常的不靠谱,以至于暴雪移除了它们一段时间来进行修复。那段时间里他们加了个叫做普雷斯赫尔德船长的NPC通过付费传送来代替船运。他非常的受欢迎,甚至有玩家给他写了悼词。(原文Captain Placeholder,也可以叫做临时工船长...)

  •投掷武器曾经像弹药一样有数量。

  •在远征前夕那个版本,暴雪不光开放了新天赋,也宣布了联盟萨满和部落圣骑士的出现。虽然那时候还没开放,但是联盟开始掉萨满装了,部落则开始掉圣骑士装。(部落:我了个去,两个审判头,敢更黑点吗?)

  •达纳苏斯和其他暗夜城镇的卫兵都是女性,而血精灵的卫兵则全是男性。

  •日本完全没有WOW服务器。

  •希尔瓦娜斯在游戏里有3-4个不同的声优。(最新的那个最渣)

  •德莱尼直到TBC的消息公布的6-7个月后,才被宣布是可选种族。

  •早在2001年,艾尔文森林、暴风城和西部荒野是暴雪最先设计的区域,这就是为什么这些地区比其他新手村更渣。

  •艾萨拉的任务非常少,因为暴雪将这块地方设计的太渣了,等他们意识到的时候已经为时过晚。他们认为很多玩家会讨厌这块区域,于是也不麻烦继续修改它,而是将其烂尾到以后的资料片(大灾变)。(除了挖挖草做做职业任务以外,艾萨拉确实没多少人去)

  •奈幽曾经是个RAID副本/区域,而不是十字军赛会。但是暴雪觉得它太大了,于是他们把完成的那部分做成了奈幽和古王国两个副本(还是很大)。最近的采访里他们提到WLK里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把奈幽做成一个地区。

•最长的副本跑尸路线是十字路口到剃刀高地,因为那是当年贫瘠之地唯一的墓地。最长的野外跑尸路线则是墓地被修复前的刀锋山。

  •拾取时绑定的装备曾经叫做“获取时绑定”

  •以前天使姐姐就算活人也能看到。

  •贫瘠之地的西部某山上有个叫做“Koiter”的天使“姐姐”,他是为了纪念在游戏开发时去世的一位暴雪的艺术家Michael Koiter。

  •天使姐姐会低语“我玩魔兽我自豪”“把钱交出来” 等话,不过由于那些声效很难被听懂,于是很少有人注意到这个。

  •战场本来不会自动组队,于是以前刚进战场会满屏幕的“组组组组组组组组组组”。

  •(不确定现在还行不行)死亡骑士可以死亡之握一个在藏宝海湾船上的玩家,导致他直接飞起来,一直到奥山才掉下来。

  •猎人曾经放几个技能就没蓝了,所以他们PVP时,大部分时间都在平射,而PVE时则要经常的假死喝水/换装备。

  •鸟德曾经放几个技能就没蓝了,于是他们的存在价值就是 /跳舞。

  •圣骑士的祝福曾经只持续5分钟,于是当你buff完40个人是,第一个人身上的buff只剩两三分钟了。基本是在raid时圣骑士全程就在不停的补buff。(猴子:5分钟年代牺牲的英灵们啊...)

  •曾经术士的死亡缠绕有10分钟的cd,并且没有恐惧效果。

  •以前希利苏斯的所有虫洞里都是精英怪,事实上,以前到处都有精英怪地区,不过现在大部分都被移除了。(并且1.8前那群SB精英怪屁都不掉)

  •术士曾经可以把人召唤到战场里,包括那些和这个战场等级不符的人。(把60级的召唤到40-49战场之类的)

  •活的最久没被推的boss是奥罗(从双子被干掉后整整过了86天才被推),第二和第三则是克苏恩和奥尼克希娅。因为在安其拉刚出来时,奥罗有很多bug,并且他是个可选boss。

  更新:

  •术士在乌鸦岭和洛丹伦废墟施放侦测隐形的话,能看到很多好东西。

  •内测时有个专业叫做生存技能,可以用来生营火和制造火炬。

  •当初火炬是用来增加能见度的,那时候图像引擎和现在不同,比较黑的地方,例如暮色森林,那是真正意义上的黑暗,基本上能见度不超过20码,而火炬则是用来增加你的能见度的。直到现在,暮色森林的很多NPC还拿着火炬。

  •大灾变在WLK上市前就已经开始开发了。

  •如果你在洛丹伦废墟的王座大厅,把音乐关掉,调高环境音效,能听到阿尔萨斯弑父前和他老爹的对话。

  •在洛丹伦废墟王座大厅前的通道里,你能看到阿尔萨斯弑父前人们扔的花瓣,王座大厅的地板上也有当时的血迹。

  •关掉音乐,调高音效,在乌鸦岭的陵墓和卡拉赞的墓穴里都能听到惊喜哦。

  •鹌鹑的星落曾经不会被变成其他形态而取消,于是星落+旅行形态各种强力,不光能炸出30码范围内的潜行者,还有几率打晕3秒。

  •魔兽历史上最强力的职业是3.01版本最初那24小时内的惩戒骑,那时候神圣风暴是神圣伤害,并且他们还能无敌+翅膀,那会儿无敌还不会减少50%伤害。那是我人生最美好的24小时。(对于国服的圣斗士们来说,美好的人生远远不止24小时)(实际上... 那是因为你没有体验过WLK beta期间的圣斗士啦...)

  •矿道地铁里的水族馆里有只叫做尼斯的首领级蛇颈龙。

  •以前杀死一些平民NPC会获得非荣誉击杀。

  •最早只有铁炉堡和奥格瑞玛有拍卖行。(据说暴风城也有)

  •很久以前德鲁伊喝骷髅药后变形不取消骷髅。

  •以前盗贼致盲需要致盲粉,消失需要闪光粉。

收起全文

艾泽拉斯驻伍壹壹大使馆

《我叫MT》第五季第十集

《我叫MT》第五季第十集 播放

我希望可以在蓝天自由翱翔,可以去探索每一个角落,可以得到许多小伙伴,可以有漂亮的衣裳,可以挑战强大的怪物,可以开心的笑,可以痛快的哭,可以和伙伴一起冒险。。。也许这是我们长大后最初的梦想吧..

艾泽拉斯驻伍壹壹大使馆

四年了,别忘记“掉线”的他们

四年了,别忘记“掉线”的他们

四年了,今天的我们不曾忘记! 那年的今天,阳光下我们依然忙碌于自己的生活,突如起来的震动带走的不仅仅是家园,还有千千万万的生命,从此那些&掉线&的WOWER们再也没有登录过,我们一直等待着,坚信他们只是单纯的掉线了,对于C键一直辉煌的我们,是否在打开O键看到还没上线的他们曾黯然失色过吗? 四年的改变,不只改变了震中灾民,也改变了WOWER玩... 阅读全文

  四年了,今天的我们不曾忘记!

  那年的今天,阳光下我们依然忙碌于自己的生活,突如起来的震动带走的不仅仅是家园,还有千千万万的生命,从此那些“掉线”的WOWER们再也没有登录过,我们一直等待着,坚信他们只是单纯的掉线了,对于C键一直辉煌的我们,是否在打开O键看到还没上线的他们曾黯然失色过吗?

      四年的改变,不只改变了震中灾民,也改变了WOWER玩家,地震过后的WOW网易接手了,这也预示着长久的TBC将结束。当WLK来临时,我们满怀欣喜,几个月后,CTM随之到来。慢慢的,WOW对于我们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感受,四年两个版本的洗礼,许多玩家都说WOW变了,其实不然,会变的都是人,如果当你成熟了之后再玩魔兽,你还会发出魔兽变了的感叹吗,一个事物的本质不在于它是否还有自身价值,而在于对你来说是否还有价值,对于现在WOW风气逐渐下降这才是真的,不过每一代人的思想观念,价值观念的改变才是至关重要的,只能说,可能我们很多人的价值观念已经和魔兽的主流人群有差距了。
      魔兽和其他游戏最大的区别就是非常要求团队合作,但是现在,想进团队本?装等多少?有成就没?没有?那就别M了。
      WOW走着自己的路,变化太多的是我们,利益将一切友谊变得所有所无,不得不说,这也是社会的一个悲剧。
      对于WOWER们,今天我只想说说,除了GS,装等,成就,WOW还有许多我们所值得关注的。四年前掉线的好友,今天是否可以留点时间去艾泽拉斯祭奠下他们,我相信WOW在第一眼吸引我们的时候并不是装备,坐骑。而是那份朋友之间团结的友谊。请别让利益将我们心中的最后一点善良给磨灭了。

收起全文

艾泽拉斯驻伍壹壹大使馆

Wower们,有多少曾让我们感动过?

Wower们,有多少曾让我们感动过?

* 帕米拉的洋娃娃 &玛莱恩姑妈让我留在家里,因为我的爸爸出去作战了。爸爸是世界上最勇敢的人! 但是我在这里等了很长时间,他一直都没有回来。有时候会有坏人来和我说话,我想让爸爸把他们赶走,但是他不在这里! 有时候,天黑了以后,我会和我的洋娃娃玩,但是我把它丢在镇子里了。 ... 阅读全文

* 帕米拉的洋娃娃
玛莱恩姑妈让我留在家里,因为我的爸爸出去作战了。爸爸是世界上最勇敢的人!
但是我在这里等了很长时间,他一直都没有回来。有时候会有坏人来和我说话,我想让爸爸把他们赶走,但是他不在这里!
有时候,天黑了以后,我会和我的洋娃娃玩,但是我把它丢在镇子里了。
你能不能去帮我找到洋娃娃呢?


 
* “
许多年后,我们也许记得,也许忘记
MCBWL过来的人总会记得小红龙,多少工会卡散在这里,这里锻炼了T的交接,锻炼了DZ们掌握仇恨的能力,在那个没有Omen的年代,在这里OT是致命的。而到了现在,我们还记得多少,还有多少以前的队友依然在和我们并肩作战?以前一起的室友是否已经各奔东西,再无联系?

许多年后,我们也许记得,也许忘记。希望记得的是朋友,忘记的是装备……


*
我们大家永远是好兄弟
我们从来是玩游戏,而不是被游戏玩。也许,许多年后,已经没有了WOW,但是,认识了你,足够了。(3):* 恢复D VS 恢复SM,膀胱的胜利
竞技场憋坏了多少人的膀胱,一场几个小时的事情太常见了,恢复D VS 恢复SM。是竞技场的悲哀还是我们的悲哀?



* 阿尔萨斯之泪
阿尔萨斯在得到霜之哀伤后,便得怪僻冷漠,亲手残忍的毁灭他曾经深爱的一切,所以洛丹沦的子民无一不诅咒他的行径,甚至,阿尔萨斯连国王的骨灰盒都不放过。
小阿,旁边的那巨尸体可曾是你最亲密的人?






* 即使要死,我也要把胜利的旗帜插上!
这就是圣骑士!



 

* 巨兽之王
孤独的背影,对,这才是巨兽之王。




* 我们的从前
幻影法杖,主教之冠,小鸟,是不是觉得很熟悉,对,那里有你的影子~




 * 9C
关服的那天
大家还记得9C么?在关服的那天你在做什么?和朋友道别?照相,抑或是回到自己出生的地方,脱下那些光鲜鲜的装备,躺下,小憩一会,或者长睡不起?



* 冬泉谷的雪
应某楼,达纳苏斯的雨,冬泉的雪。刷FB长大的一代,去冬泉看看雪景吧。魔兽的精髓不仅仅是装备。



 

* 末日审判
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末日审判,又有多少人经历过末日审判。在内测结束的那天,45级封顶的我们,受到了黑龙,火焰之王的攻击。暴雪即使在关服的那一刻,也在告诉我们,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只有团结,才能战胜一切。


 

:* 异常温馨的图
多少人在游戏里有这种感觉?很幸运,我通过wow找到了自己的真爱,并且结婚了……

 


:* yubiediu
对这个小侏儒来说,,材料,装备,都不重要,哪怕他已经决定离开了,把身上的东西全都送了人,却还是叮嘱拿到东西的那个人,鱼别丢......对他说,最重要的,不是钱,也不是装备或者材料,而是那条22重的鱼......可以想象,当他钓到这条鱼的时候,一定是非常开心的吧?这种开心,胜过获得任何极品装备......
那么我们呢?从什么时候开始,失去了这种单纯的快乐了呢......?从什么时候开始,FB,装备,成了我们游戏的唯一理由了呢......?当我们获得一身极品装备的时候,还找的到最初游戏时那种单纯的快乐吗
?
我们的鱼,什么时候,已经丢了呢
......




 

:* 雷霆之怒·Insomnia的祝福之剑
,一个圣骑士
.
,一个牧师
.
从公测他就照顾她,他和她练级,下副本,去战场.在他心中,她就和一个快乐的小天使一样
.
他拿到了逐风者禁锢之颅右半时,她告诉他:等你收集全了两半头时,我送你个礼物好伐
?
他说:什么礼物啊? 她笑而不答
.
几个月后的一天,她告诉他她的父亲不在了,车祸.为了不伤母亲的心,她再也不会玩游戏耽误学业
.
她告诉他说还记得她承诺给他的礼物吗?他摇头
.
今天他终于知道了答案
.


 
:* “老大,以前没机会给你加血,现在让我加一加吧。
30级时,他进了我的会,新手小德一只,请多关照。我欣然一笑,塞给他几个小包。

37级时,他在西部荒野,老大,这个天赋怎么加呀?我微微一笑,让他点了野性战斗。
47级时,他在死亡矿井,老大,法师抢我法杖,哭。我哈哈一笑,带他刷了一把火石。

61级时,他在诺莫瑞根,老大,这个战士不如你啊。我自豪一笑,扫荡了诺莫瑞根。
我英雄本混牌时,他在加基森,老大,老虎骑宠在哪买啊?我想骑。我潇洒一笑,告知他后邮寄了100金币。
我开荒卡拉赞时,他在冬泉谷,老大,这是我做的熊肉串,多吃点。我高兴一笑,每逢开怪前都会吃上一串。
我开荒格鲁尔时,他在刀峰山,在我面前跳来跳去,老大,带我一起玩吧。我无奈一笑,说等你70级一定带你。
我有急事AFK了一星期时,他在奥特兰克山谷,老大,你看,我现在有一件紫装!我苦涩一笑,主力已经差不多退完了。
我组不起卡拉赞时,他在我团里,老大,咱们去哪玩?我无言一笑,解散了公会。
我休息了一个月,等一切都稳定下来后,又重新回到了魔兽世界,加入了我朋友的会,开始了每天7点半活动,12点解散的日子。
我装备提升的很快,但心中却无比空虚。以前的那个休闲小会的影子总是出现在我心里,向往?怀念?我不知道。
路是我自己选的,不管对错,走下去吧。
又一天活动结束了,疲惫的我回到铁炉,收几个邮件准备下线,突然有人组了我。
老大,是我!
你好吗?

怎么不说话呢?

老大,以前没机会给你加血,现在让我加一加吧。

那一刻,我知道了什么叫作泪如雨下
……



:* 60级的SS就有7300的血,你信不信,信不信?
NAXX的时候,龙头BUFF,赞扎之魂,费伍德的BUFF,烹饪BUFF……
那是个全团吃泰坦的年代,那是40个人打一个BOSS的年代,那是我们的年代,那是已经消失了的年代
……



悲情王子 - 阿尔萨斯

  每次看见这张图我都会凝视很久,一个亲眼看见自己最爱的人死在自己的面前却无能为力的感觉,在杀死自己父亲的时候,你的心里是否有点悸动?也许,你的目标在远方……

 
:* 这周的进度真的完了~

  门神三自然,时光+点燃,耐法红加蓝,这周全玩完?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碰到2个狗的




 
拉格纳罗斯

  记得第一次进入MC 10房间里的音乐吗?记得第一次看见MC10出现时给你的震撼吗?那种,由上而下的震撼感相信你永远也不会忘记。当再次进入这里的时候,那个大螺丝,你还打得过我吗?



收起全文

艾泽拉斯驻伍壹壹大使馆

500个一级牛牛快闪暴风城!!!

500个一级牛牛快闪暴风城!!! 播放

曾几何时,我们抱着共同的梦想来到这个世界。那时候莫高雷的天空一片蔚蓝,那时候北郡的阳光铺洒着温暖,那时候我们为了一个简单的目标而存在。不曾兄弟反目,这样的日子不知过了多久,贪婪,仇恨,欺骗充斥了我们的灵魂。为了装备我们可以不惜一切代价,我们自以为成为了这个世界的主宰。朋友,我们都错了,回到平静中来吧!总有一天我们会离开这里,我想当你离开的那一天,这里的任何你都带不走,能带走的唯有永恒的回忆!

艾泽拉斯驻伍壹壹大使馆

再过几天就到5.12了 , 别忘了四年前突然掉线的兄弟..

月之残骸,是一个亡灵战士,是一个喜欢杀联盟的战士。会长曾经多次让他当MT,可是他不同意。一次他好不容易换上盾牌开始抗哈卡,打到8%血的时候突然换上大刀,UT里大喊道:斩杀!然后自己瞬死,灭团。 月之残骸是我wow里第一个好友。也算是最后一个了。 记得一次残骸被女朋友甩了,大半夜3点给我打电话。一看就是喝多了,听着他地道的四川口音我... 阅读全文

月之残骸,是一个亡灵战士,是一个喜欢杀联盟的战士。会长曾经多次让他当MT,可是他不同意。一次他好不容易换上盾牌开始抗哈卡,打到8%血的时候突然换上大刀,UT里大喊道:斩杀!然后自己瞬死,灭团。  

月之残骸是我wow里第一个好友。也算是最后一个了。  

记得一次残骸被女朋友甩了,大半夜3点给我打电话。一看就是喝多了,听着他地道的四川口音我有些好笑。  

“你呀,真没出息。平时里杀联盟的气势呢?”  

一次残骸拿到了AL兄弟会大剑。他兴奋的在UT吵吵嚷嚷,并且表示自己才不会像传说的那样,拿了AL后再无兄弟。从此他更努力了,而且有时候需要也会拿上盾牌。  

风暴前夕那阵子,大家都开始刷荣誉。我跟残骸也是。我是兽王猎人,他是武器战士。只见一个全身发红的猎人跟一个开着卤莽的战士两个人就把有5个联盟驻守的铁匠铺拿下。  

开了70级,我们俩一直组队升级,可是却比别人慢出不少。因为我们见到联盟就会去杀,虽然有时候对方比我们多三倍。  

那天残骸KLZ毕业了,拿着国王护卫者对我说:  

“嘿嘿~~我现在武器装跟防装都有了。hohohoho。”  

谁知道现在KLZ一个小时就完事。  

5.12那天的下午。我已经记的不是星期几。  

我们25个人在下BT。  

残骸负责当2T。  

“残骸!一会拉好小火!别让他烧到大家!好,开怪!”  

然后在把蛋蛋打到90%血的时候,突然团队里掉了一半的人,然后灭团了。  

大家都在UT嚷嚷:“什么破FWQ,关键时刻掉线。等等他们吧。”  

等了大概半小时以后,我也掉了。然后就再没上去。  

第二天的新闻、报纸都报道:四川汶川大地震。  

往后的几天里,这类报道越来越多,死亡人数在不段上升。各国都向汶川派出救援部队。我也拿出了我当时裤兜里所有的钱:146块钱,捐给了汶川的同胞们。之后所有的网站都变成了灰色,所有的游戏全部三天不许登陆。这些天看着一幕幕感人的画面,我的眼眶多次湿润。过了一阵子,我登陆了wow,大家都很沉痛。有在外地的战友不幸失去了远在汶川的父母,我们也只能叹息着,却帮不了他们什么。我打开好友名单,月之残骸:离线。然后我也下线去了。大概过了两个月吧,中间我给残骸打过几次电话,往他家里也打过一次,都是无法接通。然后我郁闷的骂了声靠。这小子居然两个月没骚扰我。  

一天中午我骑着狼在战场里杀人的时候,月之残骸上线了。  

我赶紧密他:“我靠你的,玩消失啊!想死你哥我了。”  

他没有理我。  

然后月之残骸在公会里说了一句话:  

“大家好。我是月之残骸的哥哥,这是我弟弟的号。知道他很喜欢玩魔兽世界,我也在这区建了个小号,可是太复杂了,玩不明白。”  

“啊呵呵,你好啊。残骸那死猪呢?”会长问到。  

“他已经去世了。”  

公会里沉默了几秒。  

“哈哈,大哥,你少装。你就是残骸。那小子八个联盟都砍不死他呢,赶紧给爷爷承认。”我手有点发抖。  

“对不起兄弟们,这是真的。他跟妈妈都在地震中遇难了……对不起……”  

月之残骸下线了。  

我疯狂地拿起手机,然后拨通残骸的号码。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然后我又拨通了他家的电话。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核对后再拨。”  

“擦!”  

我登录了QQ点击了残骸灰色的QQ,进入他的空间。  

他的空间连个日志都没有,图片也没有。我进到了留言里。  

里面有几个留言:  

“走好。”  

“一路顺风。”  

“弟弟,在那边要照顾好妈妈。”  

……  

我鼻子开始发酸,泪水也不知不觉的掉下来。  

然后我重新登陆WOW。  

在公会里说:  

“残骸已经去世了。”  

然后我打开好友目录,看着残骸的名字,默念。  

过去了整整一年。  

你小子在那边挺舒服吧?拿着我的300金自己跑了有点不讲究了吧?你一走啊,我下战场总是第一,再没有战士能像你那样开着卤莽在人群里旋风斩。  

我凭着记忆输入帐号密码登陆我的猎人。  

发现已经物是人非。然后打开好友目录。  

月之残骸:离线。  

我还是静静的等了一会,等他上线。  

有人问:汶川地震死了多少wower?  

回答是:一个没死,他们只是掉线了! 

收起全文

艾泽拉斯驻伍壹壹大使馆

那年春天我一级只会用匕首捅野猪

记得有一天晚上快十二点了,扑了一宿的副本,忙活了一晚上,妈的什么装备都没拿到,光修理合剂*****就好几百金,肝颤。团长无可奈何地说了一句&就到这吧&之后,我迷迷糊糊从奥格瑞玛往南跑,穿过一条峡谷,穿过一个似曾相识的营地,路上净是些黄名的怪,看起来面目可憎,不过好像没什么杀伤力,路中间的那个兽人我还有点印象,他让我给哪个旅馆的老板送个包裹,接着绕过一道匪夷所... 阅读全文

记得有一天晚上快十二点了,扑了一宿的副本,忙活了一晚上,妈的什么装备都没拿到,光修理合剂*****就好几百金,肝颤。团长无可奈何地说了一句“就到这吧”之后,我迷迷糊糊从奥格瑞玛往南跑,穿过一条峡谷,穿过一个似曾相识的营地,路上净是些黄名的怪,看起来面目可憎,不过好像没什么杀伤力,路中间的那个兽人我还有点印象,他让我给哪个旅馆的老板送个包裹,接着绕过一道匪夷所思类似屏风的建筑,眼前豁然开朗。我他妈来这干嘛,正纳闷呢,远远地看到一个新手猎人哆哆嗦嗦拿着匕首在捅一只野猪,捅的痛不欲生,猪也痛不欲生,此情此景笑的我花枝乱颤,余光一亮,旁边一人多高的火堆正啪啪作响,隐约能看到什么东西在火光里闪烁。

79级的晚上,我在冰冠冰川做“女妖的复仇”,死了两次才发现这是个5人小队任务,换上2T5继续打,又扑了一次,复活吃喝的时候旁边有个穿着简陋的家伙组我,拒绝,接着M我是不是做这个任务,我屏蔽掉,继续打。2T5就是好用,所有的小队任务我都是靠着这两件装备和英俊的相貌单独完成的。金光一闪,80了,下线睡觉,升级做任务太他妈没劲了。

“XX,穆鲁的饰品能让给我吗”
“XX,你看我还带着XX呢,XX能给我吗”
“这个我拿,XX掉的那个你拿,怎么样”
“XX,XX的毕业装备”
这是我在SW、BT经常看到的话。

祖尔金嗷一声倒下了,“狂暴者的召唤”,要的ROLL。这是我第一次被黑装备,也是我第一次刷屏,总觉得自己吃了大亏,明明是我的东西,怎么会有人真昧着良心拿走,这也太他妈黑暗了,公会频道说了两声,没人声援,都在感叹这个装备如何如何好用,自己的职业如果拿到了怎么怎么牛逼。团队里的人也没有谴责的,纷纷**,我重新到祖尔金尸体旁边看了看,它已经不再闪闪发光,干瘪地趴在地上。


可能还没到50级,组人就组了一个多小时,副本都不熟,一路灭进去,磕磕绊绊终于打完最后的BOSS,通了奥达曼。掉落了一个蓝色长柄,我一看我能拿就ROLL了,战士运气不佳败给我,退队之前骂了一句。我面红耳赤,慌忙打开包裹看了看,妈的。。属性这个东西咱也不懂啊,难道真是抢了战士的装备,吓的我直冒汗,M过去战士已经下线了。我像犯了弥天大罪一样站在奥格瑞玛不知所措,咬了牙下了决心,卖掉所有装备,掏干净银行凑了七八金连同一封道歉信寄给了战士。第二天战士回信了,说其实我不是骂你,我是骂那个布衣刚才ROLL的那个力量戒指,而且那个加敏捷的长柄还是猎人拿合适。如释重负,亲爱的战士啊,谢谢你的这封信,如果你把金币也退给我就好了。。。。

公测还没结束,我在十字路口领着一只蝎子做任务,任务都太难做了,光找地点就得找老半天,于是我常在综合频道喊
“有人做XXXX,这个任务吗”
“有人知道XXXX在哪里吗”
“XXX任务,有一起的吗”
那时候认识了一个盗贼,一个法师和一个德鲁伊,每天我们都凑在一块做任务,做完这个做那个,做完你的做我的,一个任务做上几遍都不厌其烦,路上碰到同样任务的就组上,独自打到的绿色装备都留着,分门别类寄给几个好友。都没马,那时候感觉世界真大,从贫瘠之地北边跑到南边太漫长了,贫瘠之地以外是什么,不知道,贫瘠之地就是整个世界。那天哀号我分解绑定的装备出了一个蓝色的材料,从来没见过,发到公会频道问了问,他们说值一个金币,我慌忙看了看自己的钱包,上帝作证,男默女泪,这可是一个金币,一个金币啊!!老子,老子他妈的终于有钱了!

听完兽人历史之后,我发现我选的角色真丑,更奇怪的是出生就穿着衣服,猎人是干嘛的我也不知道,可能就是打打猎,不过这个职业貌似挺酷的,饮热血食生肉穿皮裤,一辈子与树林为伍,上蹿下跳好不热闹,就是打怪费点劲,就一个匕首捅,捅来捅去野猪依旧活蹦乱跳。


彼时月光如水,我们品貌俱美,如今岁月如梭人渐老,我们目睹一切罪恶,唯独理想再也不提。

那年春天我1级,只会用匕首捅野猪。
可是就在那一刻,我的生活却有着无数种可能。

收起全文

艾泽拉斯驻伍壹壹大使馆

艾泽拉斯,你曾去过何地?(13张)

艾泽拉斯驻伍壹壹大使馆

当年的核心玩家老了

当年的核心玩家老了

有人说现在因为难度变大了所以没人玩了。60年代比现在更宅了,40个人一个BOSS掉俩装备,绝对抵触新人,到哪里都被骂,混久了独立要么表现自己摆脱新人印象。按照这个说法,60年代不该这么火。 所以我们还是先应该分析一下受众群体现实生活成分比较好。 oNews游戏玩家社区测试上线,开放注册中 03-04年... 阅读全文

有人说现在因为难度变大了所以没人玩了。
60年代比现在更宅了,40个人一个BOSS掉俩装备,绝对抵触新人,到哪里都被骂,混久了独立要么表现自己摆脱新人印象。按照这个说法,60年代不该这么火。
所以我们还是先应该分析一下受众群体现实生活成分比较好。
oNews游戏玩家社区测试上线,开放注册中
03-04年开始造势宣传WOW,第一次受众群体就是80后,那时候经济也没现在这么好,出国旅游,去酒吧,交友的80后不多,娱乐生活就是PC游戏,这批人现在都工作的,结婚生子都呈普遍了,有了家庭就要打拼,理由不多说,这第一批人流逝80%以上是最少的,应该也是玩的最疯狂的一批。
然后就是TBC 07年9月5号,60 年代如果说有许许多多大叔大婶,35岁以上有孩子的那种,那么到了TBC老年人不玩了,玩个新头,60年代的小白成了核心,新玩家进入了,有个统计TBC 开放的时候是CWOW人数最多的时候,前期的积累以及86-89这一生育高峰出生的人,都进了大学,人口普查表里面这4年出生的人口是很庞大的,就是毛主席当年光荣妈妈那批婴儿潮的后代。这批人带起了TBC辉煌的车轮。
而且TBC是WOW这个游戏设计变革的开始,所以有承前性在,保留了最初设计团队的平衡感。
副本方面,最理想的莫过于60年代中后期,新人混三大战场,稍微凑点混ZUG RAQ,15人副本,然后申请入团40人,一步步往上走,虽然装备入手最难,但是每个人每个时间段,一天24小时都有地方去。

TBC在这个设计理念上,抛去了当时三大的地位,直接用KLZ最为入门团队副本出现,对于新人来说减少了多重入门的困扰,唯一选择让新手玩家不用多走弯路。KLZ是一个成功的。
有人要说,TBC25人副本设计的不好,其实不然,风暴和毒蛇在没有开放BT前还是大家奋斗的场所,服务器列强还是很在乎T5出产地的。至于前面的T4掉落大本 只是BLZ的一次副本变革尝试,短小精悍的副本没有备受青眯。T6副本开放则成了可以预见的繁荣景象,那个MC时代又来了,TBC的T6副本难度的确不难,好比60年代BWL TAQ的等级的副本。
难度低意味着,容错率大了,容错率大意味着不用90%以上甚至满团的精英高玩,这样独立开工会独立开团成了潮流,60年曾经的老牌公会,向心力不怎么高的,仅仅靠着第一次战斗果实战斗荣耀吸引会员的就此灭完了,亲友的力量出现了。团一多,就需要战斗力,老玩家被挖逛了,就招新人,所以最终结果就是难度低吸引了新人。
但是TBC没有做到TAQ BWL和NAXX的难度衔接,SW相对于BT HS是直接上三个次元的难度提升,也是给开SW前风风光光的亲友工会一个个响亮的耳光。
在3.0前期我们看到几乎整个CWOW过老2率两位数没到,过老3菲米司在5%以下。
这个情况意味着什么,精英化再次被提起,刚独立出来1年工会,重新招人合并,25人团确实组团上比40人简单许多,随便一并就能继续打SW了,然后打SW就是催人AFK的,打一个进度AFK几个人没信心了太累了,刚合并的团人又不够了,继续并。。。一个FWQ能过老2 老3的团不超过一个手(平均情况)。
3.0一开,大家都懂的,马桶时代来了,去你MA的精英化,我们玩游戏要快乐,要轻松,刷马桶多开心,而且一刷就从2008年12月刷到2010年8月31号,21个月的马桶刷走了精英,刷走了曾经副本强调的纪律和态度,刷来了有一颗良好游戏心态的,打不过就不玩的新生力量。
恰巧应景应时,WLK是一个亲友王道的版本,而且,CWOW版本直接跳过ULD,又是一个马桶,我们又开开心心的刷马桶,那批精英玩家TBC马桶刷腻了,AFK要尝鲜回来陪我们继续刷马桶,那些马桶型玩家也喜欢刷马桶的版本,所以WLK也有一个繁荣的景象,然后急转直接2011年3月11号开了 ICC,较TOC来说,他是难了很多,H的更不用想了。幸好ICC给我们吃苦头时间不多3个月左右,100天都不到,我们进CTM了。

  好了CTM来了

  我们来算了2008年12月开始刷马桶,到现在开CTM的时候,3年不到 2年零 8个月的刷马桶日子。

  整个CWOW的风气变了,WOW早期提出的宗旨是挑战,发现,客服困难,现在是亲友,划水,无脑,G团。

  哈哈,好玩的事情发生了,当所有人发现2年零8个月让你认识的WOW居然成了CTM这样的原本该有的样子后,骂声四起,第一批 第二批玩家走了大半了,剩下的就是马桶时期入门的新玩家们,他们对于WOW的认识就是马桶,精英化这个概念是没有的,CTM的确是一个马桶界的滑铁卢。

  因为内容简单能吸引的新玩家,来去很快,可能几个月就不玩了,彻底删了WOW,更会因为打本变难了,换个游戏玩。的确都是BLZ和我们CWOW的运营商综合在一起造成的结果,都是自砸双脚的行为。

  为了PVP,强调竞技场概念所做的职业平衡,反而被玩家唾弃,每个职业的个性都没了,以前选种族选职业会想很久,想玩这个又想玩那个。现在无所谓都一样。

  为了吸引玩家降低难度,让WOW流失了最核心的那批有挑战精神的玩家,然后BLZ觉醒后挑高难度,复杂化游戏世界的架构,导致引入的休闲类玩家流失,哈哈可笑的两手空空的BLZ
BLZ为了拉拢更多低端客户群,不惜放低身价,TBC马桶世界,WLK牌子世界,核心玩家对BLZ的做法失望而且离去很多。表面上玩家人数在这轮刺激后增长了。
但是仔细分析后,发现,新玩家都是周期很短的存在,这个月来10个 走1个,下个月来11个走1个,但是随时时间推移,容易登顶的东西马上就被人厌烦,容易拿装备的魔兽也不怎么再吸引人,我有的东西大家都有,我不稀罕,不像以前,虽然我拿不到,但是我有追求,我还会玩。
所以新玩家的流动性指出成了这个月来2个,走10个。BLZ发现核心玩家是根本,提高难度,加剧了休闲玩家流失速度,来2个走30个。
核心玩家不会再回来,他们年纪大了,得照顾家庭,BLZ要培养新的一批核心玩家要5年,你5年等得起吗暴雪。!

收起全文

艾泽拉斯驻伍壹壹大使馆

美好的时光

美好的时光

也许它只是一个游戏,而对于我们, 它就像是儿时值得珍藏的玩具, 陪伴着我们度过了一段最愉悦的日子。 时至今日, 它依旧沉睡在那股午后的暖意之中, 每每忆起,心中也只有温馨。 当然,也感谢9C,一句&做你从未做过的事"或许只是句口号, 却从那个年代开始, 便随着我步步前行, 而我亦从未放弃。七年了, 那些战士法师与盗贼, 也许你们都已经结婚生子或为了前途而正奋... 阅读全文

 

 

 

                           也许它只是一个游戏,
                           而对于我们,
                           它就像是儿时值得珍藏的玩具,
                           陪伴着我们度过了一段最愉悦的日子。
                           时至今日,
                           它依旧沉睡在那股午后的暖意之中,
                           每每忆起,
                           心中也只有温馨。
                           当然,也感谢9C,一句“做你从未做过的事"或许只是句口号,
                           却从那个年代开始,
                           便随着我步步前行,
                           而我亦从未放弃。
                           七年了,
                           那些战士法师与盗贼,
                           也许你们都已经结婚生子或为了前途而正奋力拼搏,
                           无论当年你是为了国王还是效忠酋长,
                           无论你现在身在何方,
                           我都衷心祝你幸福安康,
                           也请你不要忘却,
                           那段属于我们的,
                           最美好的时光
                                         

                                                      http://rrurl.cn/850ldS

收起全文
人人小站

TA关注的小站21

  • 天然呆的焦虑世界观
  • 文艺猫青年Mr.articat
  • formfollowsfun
  • Vice Versa
  • 暗涌
  • 文字控
  • 情绪丨色彩丨宅生活
  • DDDesign
  • 那些经典广告
  • 跨界—广告集中营
  • 被窝阅读
  • 艾泽拉斯月圆时
  • 心理享学习
  • 魔兽世界
  • 8cm,蔚蓝
  • 第三隻眼
  • ~ 提瑞斯法の墓歌 ~
  • 小清新手绘
  • 艾泽拉斯驻伍壹壹大使馆
  • 喵喵的文字学
  • WOW藏图馆
X 人人网小程序,你的青春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