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

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

 

 

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作为美国言论自由最基础和重要的保障,使得媒体日益成为其政体里的第四权。虽然这种自由有时也会也会付出一些代价,但回顾这一原则的发展历程不难看出其带来的好处比之代价要大得多得多,当然在这过程中很多当事人、媒体从业者,尤其是美国最高院的9位大法官们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当然,作为案例法国家的代表之一,各位看客自然可以看到这一修正案发展过程中,一些或精彩或发人深省的判例。

 


 

词条解释

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原文:

Congress shall make no law respecting an establishment of religion, or prohibiting the free exercise thereof; or abridging the freedom of speech, or of the press; or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peaceably to assemble, and to petition the Government for a redress of grievances.

(国会不得制定关于下列事项的法律:确立国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剥夺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剥夺人民和平集会和向政府请愿伸冤的权利)

 

目录

1、 历史进程

2、 条文解读

3、“明显而即刻的危险”原则

4、重要案例解析

4.1 纽约时报诉警察局长沙利文案

4.2 纽约时报诉合众国案

4.3 德克萨斯州诉约翰逊案

4.4 《好色客》诉福尔韦尔案

4.5 最高法院做出的加强新闻出版自由的最重要的裁决包括:

5、 参考文献

6、 延伸阅读

 

1 历史背景

此前早在独立革命战争结束之前的1781年颁布的《邦联条例》(Articles of Confederation)将税收、征兵及贸易监管权在内的大部分权力留给了13个州。这些州的职能几乎相当于独立的国家。而邦联政府的权限却很小,根本无法应付美国立国之初的种种问题。为应对这一问题,当时的13州召开了联邦制宪会议,希望制订一部美国联邦宪法以取代《邦联条例》。

从1787年的夏天到1789年春,历经了数次讨论后,这部宪法获得了13个州中四分之三的州(9个州)批准通过,在该年3月4日召开的美国第1届联邦国会宣布了《美利坚合众国宪法》正式生效。至此宣告人类历史上第一部成文宪法的正式生效。然而,在宪法批准过程中,许多州对宪法不提人民权利强烈不满,甚至因此拒绝签字。《独立宣言》的起草者托马斯·杰弗逊(1743-1826)抗议道:人权法案使公民有资格反对地球上的任何政府,而没有一个公正的政府会拒绝人权法案。

基于这一状况,1789年宪法生效后,补充人权法案成为第1届国会第1次会议的首要议题。通过反复的讨论,最终形成了具有10项条款的宪法第一修正案。1791年,第一修正案得以批准,正式加入联邦宪法,通称《人权法案》。该法案不仅是美国人权保障的宪法基石,也成为西方各国制定宪法的范例。

 

2. 条文辨析

2.1 不得确立国教:

对于该条款的含义与目的,法院的判决主要有两种意见。一种认为,该条款意在禁止州或联邦政府对某种宗教或教派进行优待或歧视,也就是说,政府要平等对待各种宗教或教派,这种意见的代表人物是Story法官;另一种意见则认为,该条款意在实现政教分离,力求在政府和教会(宗教)之间竖起一道隔离墙,以防止政府涉入宗教事务,其代表人物是Jefferson。但不管何种意见,都不看出其保障每个人“生而平等”的权利的初衷。

2.2 不得立法限制宗教自由活动:

该条款也有两个层面的含义:第一,不得立法来强迫人们信奉某种宗教或某个教派;第二,保障宗教活动的自由。关于第二层面的含义,法院认为,自由并不等于为所欲为,第一修正案保障的是正当的宗教自由,而不是自由的滥用。如其所云,宗教自由并不包括那些“违背社会责任或颠覆良好秩序”的活动。由此,第一修正案的保障当中也蕴育着限制,除了要求政府提供必需的保障措施外,法院还需判定的是,政府的限制措施是否违背第一修正案的保障,或曰,某种宗教活动是否超出第一修正案的保障范围。

2.3 不得立法剥夺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

这可能是是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最为传奇和发展最多的一个条文,而这也是本期百科探讨的重点。

第一修正案明确指出,“不得制定……法律”(shall make no law)限制言论和出版自由。“不得制定……法律”这是否就意味着言论和出版受到绝对保护,不受来自政府的任何干涉。任何法律都不例外?这是否是宪法第一修正案起草者的意图所在呢?至少联邦法院的法官们并不都是这样认为的。如,霍姆斯在申克诉合众国案中提出的著名的“明显而即刻的危险”标准,就认为国会有权宣布某种可能危害国家的行为为非法。

2.4 不得剥夺人民以和平方式集会或者向政府请愿要求申冤的权利:

最初,请愿权利被认为是首要权利,集会权利只具有工具价值,是实现请愿要求的手段;如今,两种权利都已经被看作同样重要的权利。法院支持限制这类权利的理由无外乎是为了维持秩序,然而,这种权利的确又不是随心所欲地上街,所以,法院需要做的就是,什么时间和什么地点的集会与游行是必须予以保护的。

此类案件的特殊表现形式有:

1、政府限制公务员的结社权。法院的基本态度是,以提供中立服务为本职的公务员,不可像普通公民那样随意结社,不过,也不能按照政治分肥的思路来随意解雇公务员。

2、选举参与。这类案件涉及的问题是,法律在大选前的特定时间内,要求选民登记自己的偏好,是否侵犯了第一修正案的权利。

 

3. “明显而即刻的危险”(clear and present danger)原则

3.1 提出背景

1919年出现了有名的“抵制征兵第一案”(Schenck V. U.S.),该案的被告申克(Schenck)是美国社会党总书记。在该党散发的传单中,呼吁人们“不要向恐吓投降”,号召美国公民索求自己的权利,指责美国政府无权把美国公民送往国外去枪杀其他国家的人民。联邦政府认为申克在鼓动抵制征兵,因此据《反间谍法》对他加以指控。在联邦地区法院审讯后,大陪审团裁决被告有罪。申克认为《反间谍法》违背了第1条宪法修正案对言论自由的保护,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联邦最高法院一致认定申克构成犯罪。霍姆斯法官(J. Holmes)为最高法院首次确定了“明显而即刻的危险”的司法原则。他在解释高等法院作出这一判决的理由时指出:“我们承认,被告传单所说的一切,若在平时的许多场合,都属宪法所保障的权利。但一切行为的性质应由行为时的环境来确定。即使对自由言论最严格的保护,也不会保护一人在剧院谎报火灾而造成一场恐怖。它甚至不保护一人被禁止言论,以避免可能具有暴力效果。每一个案件中,问题都是,在这类环境中所使用的那些言论和具有这种本性的言论是否造成了一种明显和即刻的危险(Clear and Present Danger),以致这些语言会产生国家立法机关有权禁止的那些实质性罪恶。它是一个准确性和程度的问题。”

从申克诉合众国案对“明显而即刻的危险”表述的分析,联邦最高法院对言论自由的立场有以下几方面的意义:一是第1条修正案所保护的言论自由不是绝对的权利,国会得制定关于言论自由的法律;二是对言论自由的保护,可作和平时期与战争时期之分,而不是不分背景、场合、时间概无差别;三是对言论自由以保护为原则,以限制为例外;四是确定一项绝对的标准是困难的,在涉及到言论自由的讼案时,言论是否要承担责任得视发表言论的性质和当时的环境而定。

3.2 原则的发展

在霍姆斯提出这一原则后,另一位自由主义的大法官布兰代斯(J. Brandeis)在后来的案件中对其作了进一步阐述。1927年Whitney v. California一案,布兰代斯法官在一项并行意见(这项并行意见比最高法院的意见有更大的影响)中明确了一项对危险检验的说明,他指出:“对严重伤害的恐惧本身,并不能为自由言论的压制提供理由;人们曾因害怕巫婆而焚烧妇女。言论本身的作用就在于把人们从非理性的恐惧中解脱出来。要为镇压言论提供理由,就必须存在畏惧的合理基础:一旦实行言论自由,严重危害就将发生;所忧虑的危险必须迫在眉睫,并且所要防止的危害必须是十分严重的(relatively serious)……如果宣扬违法并未构成煽动,且没有证据表明这类倡议将被立即实施,那么无论在道德上应该受到何种遣责,宣扬违法并不能成为剥夺自由言论的理由。我们必须记住宣扬与煽动、准备与企图、集会与阴谋之间的区别。要发现明显而即刻的危险,必须证明即刻的严重暴力可被预期或受到鼓动。”

布兰代斯强调“明显而即刻的危险”指的是那些不但非常可能即刻发生,且事件的发生还具有“严重危害”的程度。进一步而言,其理念是:某种犯罪的危险是“如此临近发生的(imminent),以至于在我们有机会对之进行充分的讨论之前,它就可能会发生。如果我们还有时间通过讨论去揭示、通过教育过程来避免这种犯罪的虚假性与虚谬性的话,那么我们可以运用的补救方式,就是允许人们有更多的言论(more speech),而不是以强制来让人们保持沉默。唯有紧急(emergency)情况下才可以证明压制的正当合理性,如果权威要与自由保持和谐,这必须成为规则。”

1969年,大法官道格拉斯在布莱登堡(Brandenburg)诉俄亥俄州案中为五十年来变化发展的“明显和即刻的危险”标准作了一个体现新时代精神的历史总结。至此,最高法院正式确认的原则是,除非鼓吹使用暴力或违法是旨在煽动或激起迫在眉睫的非法行动,并有可能煽动和激起这样的行动,否则联邦宪法对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保障,不允许各州禁止或剥夺这样的鼓吹。

3.3 “明显而即刻的危险”原则的价值

“明显而即刻的危险”原则最大的价值体现在对言论自由等表达自由的保护上,是对之前流行的“恶劣倾向原则”(Bad Tendency Test)的否定。而根据“恶劣倾向原则”,如果所涉言论,依其自然及合理发展倾向,会引致法律所禁止或非难之行为,而且表意人亦有造成此种结果之故意者,该言论即得予以限制之。即言论有导致法律所禁止行为的可能倾向,该言论就应受到限制。依此原则,则言论自由将很难获得保障。而“明显而即刻的危险”原则则要求言论所导致的危险必须明显且即刻,以致我们并无机会就该言论予以充分讨论前,该危险即可能发生。这里的对危险的明显而即刻的要求就比之前的仅仅具有可能的倾向要求要严格得多,言论自由也因此可以获得更大限度的保护。

 

4. 重要案例解析

4.1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 New York Times Co. v. Sullivan,376U.S. 254 (1964)

案件背景:

1960年3月23日,《纽约时报》接到一个支持马丁.路德.金的民权组织的一份广告,该广告呼吁民众支持并资助马丁.路德.金领导的黑人平权运动。1960年3月29日,《纽约时报》配以巨型大写字母的“关注他们高涨的呼声”(Heed Their Rising Voices)标题,刊登了这一广告。

广告谴责南方几个地区对黑人平权运动的压制,并且指责阿拉巴马州蒙哥马利市的警察“包围”了一所黑人学校,旨在镇压他们的和平示威,指责“某些南方违法者”曾经用炸弹袭击马丁.路德.金的家,殴打金本人;警察局先后7次以“超速”、“闲逛”等莫须有的罪名逮捕金,还指控金“作伪证”。其中有些指责是缺乏事实依据的。

蒙市的公共事务专员沙利文看到报纸以后,向阿拉巴马州蒙哥马利郡巡回法庭提起诉讼,他的诉讼理由是:广告不指明提及的“南方违法者”指的就是他,因为他是事件发生时负责警察工作的市专员。他认为,该广告中涉及的失实内容将在公众脑海中形成对他形象不利的印象——这一指控甚至得到当地民众的证词,因此广告侵害了他的名誉权,沙利文要求法院判决纽约时报向他赔偿50万美元。

审理过程与判决:

一审期间,双方律师围绕几项法律争议,进行了激烈辩论:首先,报纸批评警方的行为,是否直接构成对警察局长本人的诽谤?其次,如果报纸只有极少内容为“不实陈述”,是否仍属故意侵权?由于本案法官有种族主义倾向,陪审团也全部由白人组成,法庭最终认定广告构成诽谤。

1960年11月3日,法官判决纽约时报应当向沙利文赔偿50万美元,这一判决于1962年8月30日再次获得阿拉巴马州高级法院的支持,州法院遵循普通法的惯例,认为当言论造成他人的声誉、职业、交易、商业活动都损失时,该言论即构成诽谤。上诉失利后,南方各地官员陆续对时报提起诽谤之诉。临近崩溃边缘的时报不得不上诉至最高法院。由于时报是上诉方,最高法院受理此案后,案名变更为“《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

1964年1月6日,联邦最高法院开庭审理此案,3月9日,联邦最高法院作出判决,他们认为沙利文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纽约时报出于恶意诽谤沙利文,尽管广告内容存在失实问题,9位大法官以9:0的投票结果一致通过推翻阿拉巴马州法院的判决。

判决指出,在美国,参与公共讨论是一项政治义务。“公民履行批评官员的职责,如同官员恪尽管理社会之责”,因此,除非媒体蓄意造假或罔顾真相,官员不得提起诽谤诉讼。当年布伦南大法官执笔的判决意见:“对公共事务的讨论应当不受抑制(uninhibited)、充满活力(robusts)并广泛公开(wide-open),它很可能包含了对政府或官员的激烈、刻薄,甚至尖锐的攻击”,则成为日后被频繁引用的经典判词。甚至50年后的2011年宣判的“斯奈德案”,也把这句话作为判决依据。

到这,瓢虫君可以通过下图更好的说明这一问题:

 

 

和任何一个国家一样,媒体的恶意言论将会被追究相应的责任,这种责任和相应带来的赔偿往往会使得一些小的报刊直接关门。但媒体恶意言论的边界在哪,却值得商榷?因为很多时候,记者并不能像律师或专家那样,拿到确切的证据或做出准确的判断。对于一个言论而言,如上图所示,其危害程度从轻到重依次为:无害恶意==》即使很认真也无法避免的恶意==》轻微过失==》严重过失==》罔顾事实==》事先知道的错误。在“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之前,法院对于媒体恶意言论尺度判决的边界是“无害恶意”,也即:即使一个编辑在“特别认真的调查”后,给的报道为相应的人带来了损失,则受害人可以像法院提出赔偿。但在“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之后,这一判断的边界逐渐被放大到只有在媒体罔顾事实,即明知是虚假消息仍选择报道,相应的受害者才可以提起诉讼。

沙利文案的价值在于,它终结了美国关于煽动性诽谤的观念。美国言论自由的外延,由此得到扩展,更多的批评性意见,得到保护,“自由辩论中错误在所难免,如果自由要找到赖以生存的呼吸空间,就必须保护错误的意见”。诽谤诉讼,不再是挟制媒体的政治利器,这极大地增强了媒体信心。判决文甚至把批评官员确立为公民的职责。“公民履行批评官员的职责,如同官员恪尽管理社会之责。”这一点,对于媒体来说意义重大。

这一判决为美国媒体拓展言论自由推倒了原有的重重障碍,它确立了一项重要规则,即后来被普遍引用的“实际恶意”原则、公共人物原则的雏形、公众事务原则的雏形等等。后来的一系列案例,如罗森布拉特诉贝尔案(1966)、柯蒂斯出版公司诉巴茨案(1967)、罗森布卢姆诉梅特罗美迪亚公司案(1971)、格茨诉韦尔奇公司诽谤案(1974)、时代公司诉费尔斯通案(1976)、邓恩与布拉德斯特里特公司诉格林莫斯建筑公司案(1985)、费城报业集团诉赫普斯案(1986)、米尔科维奇诉洛雷恩报业公司案(1990)又进一步将此原则推广到适用于非公共官员的“公共人物”,并且逐步清晰地展现公共人物与非公共人物等概念之间的界限,同时最高法院最终将实际恶意原则从原有关注一审原告是否属于公共官员的视角转向涉案事实是否具有公众事务性质,这些案例大致勾勒出媒体新闻自由与公民名誉权之间的均衡点形成过程的运动轨迹,成为美国媒体拓展自由并自我约束的最重要参照。

 

4.2 纽约时报诉合众国案 New York Times Co. v.United States, 403U.S. 713 (1971)

案件背景:

在民主社会中,自由媒体与政府间必定存在着紧张关系,即政府要求应该作为机密的事件以及记者认为大众应该知道的事件,而这之间的冲突以「五角大厦文件案」(Pentagon Papers) 最为著名。

1967年,国防部长罗伯特麦克纳马拉(Robert S. McNamara)下令对美国如何参与越战的过程进行一次彻底的评估。一个36人的研究小组花费一年以上时间编辑这份报告,共达到了47册之多,其中约4千页文献证据以及3百页分析。国防部前经济学者丹尼尔埃尔斯伯格(Daniel Ellsberg)对看清战争的真相,他因而复制了报告中的主要部分,并将之交给媒体。1971年6月13日,《纽约时报》开始公开报告,尼克松(Nixon)政府立即试图停止进一步的出版。

在尼尔诉明尼苏达案中,大法官休斯提到违反事先审查的规定不能运用在某些案件中。休斯宣称,没有人会质疑“政府可能避免在招募职员、运输启航日或军队的人数与地点上真正的阻碍”。法务部利用这项理论,保留对《纽约时报》的一项临时禁止令。《华盛顿邮报》接着出版,当政府对该报提起诉讼时,《波士顿环球报》(Boston Globe)也开始出版。在一项罕见行动中,最高法院迅速执行一项上诉程序,并于6月26日审理口头辩论,4天后的6月30日——《纽约时报》出版第一册的17天后——法庭宣告其判决,美国政府败诉,即根据第一修正案不容政府限制媒体。

判决意见摘录:(限于篇幅,本期百科只选取2个支持的判决意见和1个反对的判决意见各,具体如下)

1. 法官道格拉斯连同布莱克意见一致。

依我看来,第一修正案不容政府限制媒体。此外,没有法令限制媒体出版的题材。揭发这些事情可能产生严重效应。但没有批准媒体事先限制的基本理由。第一修正案的主导目的是禁止政府广泛地压制难堪的消息。关于我们对越战的态度, 一直有广泛的辩论在进行中。对公共议题的开放辩论与讨论对国家健康非常重要。这些案件的延期已经生效一星期以上,造成了对第一修正案原则的藐视,如同在尼尔诉明尼苏达案中所解释一样。

2. 法官布伦南意见一致。

这些案件从一开始所犯的错误便是准许任何种类的禁止令的声请,间歇性或其它。政府在这些案件中的完整目标是企图禁止“可能”“应该”或“也许”在许多方面所害国家利益的出版品。但是第一修正案许绝对容许不对取决于对可能发生之不幸结果的臆测与推断的媒体进行事先的司法限制。的确,在我们案件中已指出有一种单一且极端狭隘等级的案件,其中第一修正案对于事先司法限制的禁止也许被藐视。到现在为止,我们的案件显示这种案件可能当国家“在战时”才会发生。其间,“ 没有人会质疑该言论可能对政府避免在招募职员、确定运输启航日或军队人数上造成真正的阻碍 。” 即使目前世界情势被认为相当于战时, 或出于压制目前可用的装备武器的力量能被证明即使在太平盛世对于可能发动核子大屠杀这一消息的正当性,这些行为中,政府都不能提提出或甚至断言来自或基于争议中的题材支出版品将会导致该性质事件的发生。在政府已清楚了解该案前,第一修正案命令不得发布禁止令。

3. 法官哈伦连同首席大法官与法官布莱克曼(Blackmum)持异议。

我认为法庭几乎以不负责任的狂热处理这些案件。

……

我被迫取得这些案件的法律依据,我不同意法庭的判决意见。在我被要求运作的时间限制所加诸的严厉约束中,我只能简短陈述我的理由。为我而言非常清楚的是,司法在评论政府行政部门在国外事务领域上的活动时的职能范围是受到严厉的限制。我认为这项观点由我们宪法制度检验的权力分离之观念所规定。我赞成执行其职则以保护第一修正案中反对政治压力的价值观,司法必须审视最初行政部门对于到达符合争论事务不在总统国外关系权力的适当范围内的判决程度。宪法考量禁止“司法控制的完整放弃”。此外,司法可以适当地坚持对于会不负责任地损害由行政相关部门首长制订的国家安全之揭发行为之判决—这里是国务卿或国防部—在经过该官员的确实个人考量之后。但在我的判决中,司法本身可能不适合超越调查或揭发影响国家安全的相关问题。

即使司法容许推翻行政判决,显然复审的范围必定极度狭隘。我无法相信禁止事先限制的宗旨能够避免法庭维持现状够久以负责任地执行这类如此案涉及之国家重要性事务。

 

4.3 德克萨斯州诉约翰逊案 Texas vs.Johnson, 491U.S. 397

案件背景:

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的“言论“不限于口头和书面语言,它也可以是“表达式”的和“象征性”性的行为。公民的政治表达也常常与对国旗的使用有关,在反战言论中,国旗经常被非正常地使用,例如将和平标记粘贴在国旗上、将国旗缝在裤子的臀部位置等。越南战争时期,最高法院在一些案例中判决此类行为受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公开焚烧国旗是比上述方式更为极端的情况,它的合宪性与否在“德克萨斯州诉约翰逊”一案中得到考察。

在此之前,焚烧国旗的行为是为州法和联邦法律所禁止的。本案发生时,全美有48个州立有保护国旗的法律,这些法律禁止污损、踩踏、焚烧国旗。

1984年8月,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在得克萨斯州首府达拉斯举行,提名里根和布什为总统候选人。一些人不满里根政府的内政外交政策和某些当地公司的作为,举行了游行示威活动。抗议期间,一个名叫乔治约翰逊的年轻人当众焚烧了一面美国国旗。有人收集了国旗的残片,埋在自家的花园。

德克萨斯州政府控告约翰逊触犯州国旗保护法,初审法院认定约翰逊有罪,判决其入狱1年,并罚款2000美元。约翰逊不服,案件提交德克萨斯州刑事上诉法院。法院推翻有罪判决,认为焚烧国旗的行为属于联邦宪法第一修正案所保护的言论自由范围。

德州政府不服判决,上诉至联邦最高法院。最高法院九名大法官于1989年6月21日以5:4判决维持德州刑事上诉法院的判决。判决使当时48个州保护国旗的法律失效了,这在美国社会引起了轩然大波,在反对力量的促动下,国会迅速通过了《保护国旗法》,把毁损国旗的行为列为联邦法上的罪行。该法引发了新一轮的焚烧国旗浪潮。1990年6月11日,最高法院在美国诉艾奇曼一案中重申焚烧国旗受宪法保护,并宣布《保护国旗法》违宪。国会只能谋求以宪法修正案的方式推翻法院的判决,但由于未能获得参议院三分之二多数支持,这一努力迄今仍未成功。在焚烧国旗问题上的政治较量虽告一段落,但激烈的争议至今仍然存在。

判决意见摘录:

刑事上诉法院认为:……约翰逊因焚烧国旗行为而被判犯有亵渎罪行,而不是因为其有冒犯国旗的言语。这一事实要求我们把对他的定罪置于宪法第一修正案下进行考虑。我们必须首先确定的是,约翰逊焚烧国旗的举动是否构成表达式行为,以至允许他援引第一修正案来反对有罪判决。如果他的行为是表达式的,我们进而需要判定,州的法令是否构成了对表达自由的压制。

迄今为止,我们已经承认下列行为具有表达思想的性质:学生佩戴黑色臂章抗议对越南的军事行动(辛克诉莫恩斯独立社区学校案);黑人在“白人专用”区域就坐抵制种族隔离的行为(布朗诉路易斯安娜州案);穿着美军制服进行演出以批评美国对越南的入侵(斯卡特诉美国案);警戒阻止从事各种活动等(超市雇员诉朗根山谷公司案)。

(判决全文详见:http://www.calaw.cn/article/default.asp?id=4207 )

该案中一些有趣的观察:

1. 在 “政府为阻止潜在的暴力冲突而惩罚当众烧国旗的行为,是否属于过度干涉” 这一最终问题上最高法院 5:4 通过(即是过度干涉),而且解决了另外两个先行问题:

(1)“当众烧国旗的行为是言论,而且可以是政治言论”。

(2)“如果政府允许大家膜拜国旗,但不许当众烧,就是对一个议题下某些言论的偏袒。“ (对政治言论不得偏袒是关于第一修正案已经确立的重要原则。)

2. 最自由派的大法官,John Paul Stephens,本来似乎最应该是“挺烧”派,但是对案子写了不同意见(dissent)。他认为受了惩罚的只是表达的方式,而不是言论本身,因此惩罚是正当的。

3. 最保守派的大法官之一,William Rehnquist,同时代表另外两个投反对票的法官,写了另外一个不同意见,他认为国旗有“唯一性”(uniqueness),本身是中立的,不存在偏袒的问题,因此应该是第一修正案下面的例外。

 

4.4 《好色客》诉福尔韦尔案 Hustler Magazine, Inc. v.JerryFalwell

案件背景:

1983年,为配合堪赔利开胃酒的推广活动,《好色客》杂志开辟了主题为“第一次”的广告专栏,专栏“虚拟”了一些名人访谈,让名人们“畅谈”在性事上初尝禁果的经历,最终把话题扯回到第一次品尝堪赔利开胃酒的体验。《好色客》“虚拟”访谈调侃的名人之一,是以在电视上布道而闻名全国的极右派团体“道德多数派”杰瑞·福尔韦尔牧师。广告标题是“杰瑞·福尔韦尔谈他的第一次”,底端以小号字体写着:“戏仿之作,请勿当真”。在这篇“访谈”中,福尔韦尔说,他的第一次发生洗手间内,是与母亲的酒后乱伦。

福尔韦尔向来以道德卫士自居,多次在公开场合,谴责弗林特伤风败俗,罪该万死。被《好色客》如此调侃,令他暴跳如雷。他随即控告《好色客》诽谤,以及“故意导致精神损害”。陪审团以“戏仿”不能当真为由,驳回了诽谤指控,但认定《好色客》的行为属于故意导致精神损害,要求杂志赔偿福尔韦尔补偿性赔偿金和惩罚性赔偿金各十万美元。

判决意见:

《好色客》上诉后,联邦第四巡回上诉法院宣布维持原判。最终,最高法院以9票对0票,一致同意撤销使福尔韦尔获得二十万美元赔偿的判罚。

首席大法官伦奎斯特亲自撰写了判决意见。他在意见开头,回顾了最高法院关于言论自由的几则经典判例,包括霍姆斯大法官1919年在“艾布拉姆斯诉美国案”中的异议意见。霍姆斯大法官当时说:“如果我们想确定一种思想是否真理,就应让它在思想市场的竞争中接受检验”。首席大法官指出,福尔韦尔一方主张,第一修正案不应保护令人难以容忍的蓄意精神伤害,“但是,在就公共事务进行辩论的领域,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许多不值得称道的行为”。他补偿说,如果不是这样,政治漫画家伙讽刺作家必然寸步难行,无所作为。他进而提到美国历史上比较著名的几则政治漫画,包括将华盛顿画成驴的那幅。

伦奎斯特不赞同格鲁曼关于只有“令人不能容忍”的言论才应受追惩的说法,因为在政治或社会领域,“令人不能容忍”是一个非常主观的判断,“会让陪审团根据他们的品位或领唱,有时甚至是个人好恶进行裁判”。意见最后说,被《好色客》“戏仿”广告伤害的人,不管遭到多大冒犯,都不能仅仅因为受嘲弄而要求损害赔偿。他必须证明对方进行了不实陈述,而且是基于蓄意造假或罔顾真相而为之。既然没有读者认为《好色客》对福尔韦尔的“戏仿”陈述是描述真相,那他就应该输掉这场官司。

伦奎斯特在分析言论自由的价值时,再次强调:公众人物应容忍“激烈、刻薄,甚至尖锐的攻击”,以及表达自由需求“赖以生存的呼吸空间”。

引申

由此案可以看出,方舟子质疑甚至泼粪韩寒作品为代笔的这一案件,假如发生在美国,方舟子应该不会承担责任,这也是本期百科开篇所说的“言论自由”的代价之一。但综合看来,这种代价给这个国家带来的好处和利益则要大得多得多。

 

4.5附:最高法院做出的加强新闻出版自由的最重要的裁决包括:

—1931年尼尔诉明尼苏达案(Near v. Minnesota)。最高法院除了保护新闻出版不受联邦法律的干涉,还进而保护其不受州法律的干涉。在此之前,新闻出版只受到不被联邦政府控制的保护。这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裁决还废除了此前施加的大多数限制。

—1936年格罗让诉美国出版公司案(Gorsjean v. American Press Co.)。最高法院裁定政府不得根据报纸的发行量征税。世界各地有很多政府仍在利用歧视性税收手段不公正地压制媒体并增加媒体的负担。

—1964年《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New York Times v. Sullivan)。最高法院裁定,公职官员不能针对发表与公务行为有关的诽谤性不实言词要求得到损害赔偿,除非他能证明有关言词出于”实际恶意”。这项规则的适用范围后来被扩大到所有公众人物。

—1971年《纽约时报》诉合众国案(New York Times v. United States)。最高法院裁定,新闻出版不受”先前的限制”是近乎绝对的。《纽约时报》获准刊登同越战有关的”五角大楼文件”(The Pentagon Papers),尽管政府认为这将损害国家安全。最高法院裁定,政府未能证明公布这些档会”给国家利益造成直接的、实时的、不可弥补的损害”。

—1974年《迈阿密先驱报》诉托内罗案(Miami Herald v. Tornillo)。最高法院裁定,竞选公职的候选人没有权利以对等的篇幅响应报纸对他的攻击。不过,最高法院尚未向广播传媒提供类似的保护。广播公司必须在特定情况下提供应答的权利。

—1988年《皮条客》杂志诉福尔韦尔案(Hustler Magazine v. Falwell)。最高法院裁定,媒体有权模仿嘲弄公众人物,即使这种嘲弄”极端无礼”,甚至造成精神痛苦。

—2001年巴特尼基诉沃珀案(Bartnicki v. Vopper)。最高法院裁定,在涉及公众关注的问题时,第一修正案保护新闻媒体,即便媒体播放的手机交谈录音是他人非法截获的。

 

5. 参考文献

[1]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简史

[2]美国民主基本文献BASIC READINGS IN U.S. DEMOCRACY

[3]宪法第一修正案是美国新闻自由的基础  

[4]第一修正案以及相关判例

[5]明显而即刻的危险: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一种解读

[6]赞歌和警句:关于《纽约时报》和《好色客》的故事

[7]FINDLAW.HUSTLER MAGAZINE v. FALWELL,485U.S.46(1988)

[8]何帆,《宪法保护调侃官员的自由——“《好色客》诉福尔韦尔案”(Hustler Magazine V.Falwell)》,看历史,2011年04期.

 

6. 延伸阅读

(1)《言论的边界——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简史》,[美] 安东尼·刘易斯,ISBN: 9787511802057

(2)《表达自由: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研究》,邱小平,ISBN: 9787301081655

(3)《第一修正案辩护记》,[美]弗洛伊德·艾布拉姆斯,ISBN:9787542625472

(4)《美国宪政历程:影响美国的25个司法大案》,任东来 / 陈伟 / 白雪峰,ISBN:97878018213863

(5)著名的第一修正案法院案件 Notable First Amendment Court Ca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