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站会根据您的关注,为您发现更多,

看到喜欢的小站就马上关注吧!

下一站,你会遇见谁的梦想?

小站头像

大榕树洞里的老灵魂

对自由来说,人身上的所有东西都是累赘,全都是要丢失的。信心和爱方向一致,人才会活得快乐浑然。浅爱,深活;苦思,乐活。边走边爱,交友交心。灵魂虽老,心犹年轻。感恩。

RSS 归档

站长

322759人关注
2013 / . 02 / . 16

一直都在寻找你,寻找的路上独自一人,尽管有信念,还是会觉得孤独、失落。有一天,忽然明白,相对于"你",我要先找到"我"。因为我不确定会和你一起多久,但是却要面对自己很久很久。至于你,也许在天边,也许离遇到你的那天还很远,这些我都不怕。—— 安东尼《云治》(找你的时候,先找到自己。)

一直都在寻找你,寻找的路上独自一人,尽管有信念,还是会觉得孤独、失落。有一天,忽然明白,相对于"你",我要先找到"我"。因为我不确定会和你一起多久,但是却要面对自己很久很久。至于你,也许在天边,也许离遇到你的那天还很远,这些我都不怕。—— 安东尼《云治》(找你的时候,先找到自己。)

一直都在寻找你,寻找的路上独自一人,尽管有信念,还是会觉得孤独、失落。有一天,忽然明白,相对于"你",我要先找到"我"。因为我不确定会和你一起多久,但是却要面对自己很久很久。至于你,也许在天边,也许离遇到你的那天还很远,这些我都不怕。—— 安东尼《云治》

 

找你的时候,先找到自己。

2017 / . 01 / . 30

凡伤害,皆有为人的屈辱、孤独、蒙昧。执守的,在其中受苦;看破的,无处可去。一个人,要囫囵多少真相,才可原谅这一生。我如果说徒劳,这宇宙即已是徒劳。

凡伤害,皆有为人的屈辱、孤独、蒙昧。执守的,在其中受苦;看破的,无处可去。一个人,要囫囵多少真相,才可原谅这一生。我如果说徒劳,这宇宙即已是徒劳。
凡伤害,皆有为人的屈辱、孤独、蒙昧。 执守的,在其中受苦;看破的,无处可去。 一个人,要囫囵多少真相,才可原谅这一生。我如果说徒劳,这宇宙即已是徒劳。
2017 / . 01 / . 30

究竟情为何物?爱情,是欲望,是权力,是彼此之间相互生成与消长的对立关系。正如罗兰·巴特所说,恋爱之人既不是征服者,也不是被征服者。爱从不缺乏毁灭;它最需要的是守护生命。

究竟情为何物?爱情,是欲望,是权力,是彼此之间相互生成与消长的对立关系。正如罗兰·巴特所说,恋爱之人既不是征服者,也不是被征服者。爱从不缺乏毁灭;它最需要的是守护生命。
究竟情为何物?爱情,是欲望,是权力,是彼此之间相互生成与消长的对立关系。正如罗兰·巴特所说,恋爱之人既不是征服者,也不是被征服者。爱从不缺乏毁灭;它最需要的是守护生命。
2017 / . 01 / . 30

降伏时间的渴望毕竟是难以抑制的,文明的进步只是把这种要求升华为合乎情理的想法罢了。—— 巴赞 ​​​​

降伏时间的渴望毕竟是难以抑制的,文明的进步只是把这种要求升华为合乎情理的想法罢了。—— 巴赞 ​​​​
降伏时间的渴望毕竟是难以抑制的,文明的进步只是把这种要求升华为合乎情理的想法罢了。—— 巴赞 ​​​​
2017 / . 01 / . 30

只有哲学永远不会让你失望。你永远不可能到达它的尽头。它就像人的灵魂一样多姿多彩。它真是了不起,因为它几乎涉及到人类的全部知识。——毛姆 ​​​​

只有哲学永远不会让你失望。你永远不可能到达它的尽头。它就像人的灵魂一样多姿多彩。它真是了不起,因为它几乎涉及到人类的全部知识。——毛姆 ​​​​
只有哲学永远不会让你失望。你永远不可能到达它的尽头。它就像人的灵魂一样多姿多彩。它真是了不起,因为它几乎涉及到人类的全部知识。——毛姆 ​​​​
外行人读哲学,就像手里没有平衡杆又要走钢丝,所以只要他能平安地从钢丝上下来,就谢天谢地了。但是,这游戏够刺激,即便要冒摔跟头的风险也值得。——毛姆 ​​​​
外行人读哲学,就像手里没有平衡杆又要走钢丝,所以只要他能平安地从钢丝上下来,就谢天谢地了。但是,这游戏够刺激,即便要冒摔跟头的风险也值得。——毛姆 ​​​​
2017 / . 01 / . 30

“你的前半辈子和你的后半生之所以这样联结,其中奥妙是你遇见一个又一个的缘分几率而你又作出了一个又一个的抉择取舍。没有命定,不存宿命,只在于你如何押注。”——《暧昧的瞬间》 ​​​​

“你的前半辈子和你的后半生之所以这样联结,其中奥妙是你遇见一个又一个的缘分几率而你又作出了一个又一个的抉择取舍。没有命定,不存宿命,只在于你如何押注。”——《暧昧的瞬间》 ​​​​
“你的前半辈子和你的后半生之所以这样联结,其中奥妙是你遇见一个又一个的缘分几率而你又作出了一个又一个的抉择取舍。没有命定,不存宿命,只在于你如何押注。”——《暧昧的瞬间》 ​​​​
“你的前半辈子和你的后半生之所以这样联结,其中奥妙是你遇见一个又一个的缘分几率而你又作出了一个又一个的抉择取舍。没有命定,不存宿命,只在于你如何押注。”——《暧昧的瞬间》 ​​​​
“你的前半辈子和你的后半生之所以这样联结,其中奥妙是你遇见一个又一个的缘分几率而你又作出了一个又一个的抉择取舍。没有命定,不存宿命,只在于你如何押注。”——《暧昧的瞬间》 ​​​​
“你的前半辈子和你的后半生之所以这样联结,其中奥妙是你遇见一个又一个的缘分几率而你又作出了一个又一个的抉择取舍。没有命定,不存宿命,只在于你如何押注。”——《暧昧的瞬间》 ​​​​
“你的前半辈子和你的后半生之所以这样联结,其中奥妙是你遇见一个又一个的缘分几率而你又作出了一个又一个的抉择取舍。没有命定,不存宿命,只在于你如何押注。”——《暧昧的瞬间》 ​​​​
“你的前半辈子和你的后半生之所以这样联结,其中奥妙是你遇见一个又一个的缘分几率而你又作出了一个又一个的抉择取舍。没有命定,不存宿命,只在于你如何押注。”——《暧昧的瞬间》 ​​​​
“你的前半辈子和你的后半生之所以这样联结,其中奥妙是你遇见一个又一个的缘分几率而你又作出了一个又一个的抉择取舍。没有命定,不存宿命,只在于你如何押注。”——《暧昧的瞬间》 ​​​​
2017 / . 01 / . 30

“两个快乐的恋人,无终,无死,他们诞生,他们死亡,有生之年重演多次,他们像大自然一样生生不息。” ——聂鲁达

“两个快乐的恋人,无终,无死,他们诞生,他们死亡,有生之年重演多次,他们像大自然一样生生不息。” ——聂鲁达
“两个快乐的恋人,无终,无死,他们诞生,他们死亡,有生之年重演多次,他们像大自然一样生生不息。” ——聂鲁达
2017 / . 01 / . 30

“我们就像两尾鲤鱼,躲在自己的鱼缸里,对外界不闻不问,从今往后我们要像两条鳟鱼,肩并肩地在排山倒海的巨浪中一起颠簸漂泊。” ——米歇尔·图尼埃

“我们就像两尾鲤鱼,躲在自己的鱼缸里,对外界不闻不问,从今往后我们要像两条鳟鱼,肩并肩地在排山倒海的巨浪中一起颠簸漂泊。” ——米歇尔·图尼埃
“我们就像两尾鲤鱼,躲在自己的鱼缸里,对外界不闻不问,从今往后我们要像两条鳟鱼,肩并肩地在排山倒海的巨浪中一起颠簸漂泊。” ——米歇尔·图尼埃
2017 / . 01 / . 30

“她的凝视,仿佛雕像的凝视,她的声音,遥远,平静,冷峻,就像没入虚无的你挚爱的声音。” ——保尔·魏尔伦

“她的凝视,仿佛雕像的凝视,她的声音,遥远,平静,冷峻,就像没入虚无的你挚爱的声音。” ——保尔·魏尔伦
“她的凝视,仿佛雕像的凝视,她的声音,遥远,平静,冷峻,就像没入虚无的你挚爱的声音。” ——保尔·魏尔伦
2017 / . 01 / . 30

我认为每个人有必要学会如何与自己的阴暗面和平相处。我们需要时刻审视心中的幽暗之处。因为有时在漆黑的隧道里,你必须直面那些不为人知的角落。——村上春树 ​​​​

我认为每个人有必要学会如何与自己的阴暗面和平相处。我们需要时刻审视心中的幽暗之处。因为有时在漆黑的隧道里,你必须直面那些不为人知的角落。——村上春树 ​​​​
我认为每个人有必要学会如何与自己的阴暗面和平相处。我们需要时刻审视心中的幽暗之处。因为有时在漆黑的隧道里,你必须直面那些不为人知的角落。——村上春树 ​​​​ .
2017 / . 01 / . 30

即便最亲近的个体之间也仍然存在无穷无尽的距离感。但如若他们成功接纳了这种距离,那么他们不但将更全面地认知对方,也将更深切地懂得什么才是陪伴。——里尔克 ​​​​

即便最亲近的个体之间也仍然存在无穷无尽的距离感。但如若他们成功接纳了这种距离,那么他们不但将更全面地认知对方,也将更深切地懂得什么才是陪伴。——里尔克 ​​​​
即便最亲近的个体之间也仍然存在无穷无尽的距离感。但如若他们成功接纳了这种距离,那么他们不但将更全面地认知对方,也将更深切地懂得什么才是陪伴。——里尔克 ​​​​
2017 / . 01 / . 30

“他们不动声色地接受了彼此,人们心有所属,心意已定时,总是心平气和,不动声色。”——《草竖琴》

“他们不动声色地接受了彼此,人们心有所属,心意已定时,总是心平气和,不动声色。”——《草竖琴》
“他们不动声色地接受了彼此,人们心有所属,心意已定时,总是心平气和,不动声色。”——《草竖琴》
2017 / . 01 / . 30

爱既可以将你从泥沼里拯救出来,也可以让你泥足深陷,不能自拔。各人有各人的执著,情场上纵有千百次轮回,也许还魂的还是同一张面孔。

爱既可以将你从泥沼里拯救出来,也可以让你泥足深陷,不能自拔。各人有各人的执著,情场上纵有千百次轮回,也许还魂的还是同一张面孔。
爱既可以将你从泥沼里拯救出来,也可以让你泥足深陷,不能自拔。各人有各人的执著,情场上纵有千百次轮回,也许还魂的还是同一张面孔。
2017 / . 01 / . 28

永不分别

永不分别

灯如甜豆,在夜的布匹上镌下

致密的辽阔。

罗列着,涌向比远更绵长的黎明。

沿着岸线,把交叠的车辙

通顺成经诵的歌谣。

我不会忘记赤掌中的生根

一星甜,漾成命运的热河。

你看,言辞闪烁,

空气般浮举起鸟羽和裙裳。

我们应该在这个时候

轻轻交换风霜。

待洗的疲惫,

交换胎发和乳梦,

永不分别。

——摘记

2017 / . 01 / . 28

你说哪里会有永恒?都是人类痴心的虚妄罢了。而我更愿意温暖地把“永恒”这个词视作“深情”的同义词。深情确实让人痛苦,而我选择承受,选择珍惜。——大榕树

你说哪里会有永恒?都是人类痴心的虚妄罢了。而我更愿意温暖地把“永恒”这个词视作“深情”的同义词。深情确实让人痛苦,而我选择承受,选择珍惜。——大榕树
你说哪里会有永恒?都是人类痴心的虚妄罢了。而我更愿意温暖地把“永恒”这个词视作“深情”的同义词。深情确实让人痛苦,而我选择承受,选择珍惜。——大榕树
2017 / . 01 / . 28

同一棵树上,去年落下的叶子早已经不见了。新长出的叶子似曾相识,又渐渐化作旧的落叶,堆叠在看的人心里。——大榕树

同一棵树上,去年落下的叶子早已经不见了。新长出的叶子似曾相识,又渐渐化作旧的落叶,堆叠在看的人心里。——大榕树
同一棵树上,去年落下的叶子早已经不见了。新长出的叶子似曾相识,又渐渐化作旧的落叶,堆叠在看的人心里。——大榕树
2017 / . 01 / . 28

自然的色彩让人由衷欢喜着,安顿在眼睛的空白淌了一脉生活的涓滴。遥寄旧尘寰,浮生梦一场。感到生命就是在不可避免的损耗中与一些遥远的东西对话。叶叠绿缘,果凝红颜,天阔蓝渊……日子的轮廓渐渐沉淀在内心深处,越日常越动人,它们替我承载了那些有温度的时间。记录下来是为了有一天打开回忆微笑着把美丽交给心情。——大榕树

自然的色彩让人由衷欢喜着,安顿在眼睛的空白淌了一脉生活的涓滴。遥寄旧尘寰,浮生梦一场。感到生命就是在不可避免的损耗中与一些遥远的东西对话。叶叠绿缘,果凝红颜,天阔蓝渊……日子的轮廓渐渐沉淀在内心深处,越日常越动人,它们替我承载了那些有温度的时间。记录下来是为了有一天打开回忆微笑着把美丽交给心情。——大榕树

2017 / . 01 / . 28

行走,伴以深度的孤独,可助我们冷静而清晰地与自己对话。启程了,像风和流浪汉那般上路,何时何地全不在意。“虽然没见过,却看着面善。就算是旧相识,今天就当作远别重逢吧。”

行走,伴以深度的孤独,可助我们冷静而清晰地与自己对话。启程了,像风和流浪汉那般上路,何时何地全不在意。“虽然没见过,却看着面善。就算是旧相识,今天就当作远别重逢吧。”
行走,伴以深度的孤独,可助我们冷静而清晰地与自己对话。启程了,像风和流浪汉那般上路,何时何地全不在意。 “虽然没见过,却看着面善。就算是旧相识,今天就当作远别重逢吧。”
2017 / . 01 / . 28

生命充满“当时当刻”看来完全合理的事情,许多行为事后观之,根本诡异不可解,但形势逻辑纯粹因时因地而异。 “世间并无诗名的不朽者”/ 昌耀《命运之书》

生命充满“当时当刻”看来完全合理的事情,许多行为事后观之,根本诡异不可解,但形势逻辑纯粹因时因地而异。
“世间并无诗名的不朽者”/ 昌耀《命运之书》

2017 / . 01 / . 28

大榕树寄语:一张张桃红柳绿的脸,明亮、生动如最初的恋。在春去春归里安顿迁徙的心,自适其适,言笑晏晏。当镜头需要不断推进才能找到在某条时间缝隙中微弱的我们的人影,在山的面前,在海的面前,或者只是在由树木更季而变化的一枚叶子的颜色面前,见证流逝,保持忠诚,谨慎平静地维持自身,找到生命前进的意义。

大榕树寄语:一张张桃红柳绿的脸,明亮、生动如最初的恋。在春去春归里安顿迁徙的心,自适其适,言笑晏晏。当镜头需要不断推进才能找到在某条时间缝隙中微弱的我们的人影,在山的面前,在海的面前,或者只是在由树木更季而变化的一枚叶子的颜色面前,见证流逝,保持忠诚,谨慎平静地维持自身,找到生命前进的意义。

2016 / . 06 / . 24

“好多年没有那种走在一个人身边就情不自禁的微笑的快乐了。那些不快乐的人,身体里住着一个个快乐的瞬间,只是自己不知道罢了。”

“好多年没有那种走在一个人身边就情不自禁的微笑的快乐了。那些不快乐的人,身体里住着一个个快乐的瞬间,只是自己不知道罢了。”
“好多年没有那种走在一个人身边就情不自禁的微笑的快乐了。那些不快乐的人,身体里住着一个个快乐的瞬间,只是自己不知道罢了。”
2016 / . 06 / . 24

人在爱欲之中,独生独死,独去独来,苦乐自当,无有代者。善恶变化,追逐所生,道路不同,会见无期,何不于强健时,努力修善,欲何待乎。——《无量寿经》这段写得真美。

人在爱欲之中,独生独死,独去独来,苦乐自当,无有代者。善恶变化,追逐所生,道路不同,会见无期,何不于强健时,努力修善,欲何待乎。——《无量寿经》这段写得真美。
人在爱欲之中,独生独死,独去独来,苦乐自当,无有代者。善恶变化,追逐所生,道路不同,会见无期,何不于强健时,努力修善,欲何待乎。——《无量寿经》这段写得真美。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