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站会根据您的关注,为您发现更多,

看到喜欢的小站就马上关注吧!

下一站,你会遇见谁的梦想?

小站头像

诗词歌赋.玉人歌

小站活动: 
【生活古诗趣】http://t.cn/SfEM6H 
 
···       繁花移处风尘染,江雨难平四季波。 
         一片冰心迎远绿,故人复唱玉人歌。     ···    ···    如果喜欢这里,就点击右上角“推荐”吧↗↗↗ 
          
···       一腔韵律曲,犹在风骨间。     ···       ♬ 欢迎来稿♪ 
【投稿指南】详见:http://t.cn/SwN6xe 
说明:每篇标题【】前诗句为发稿人原创,欢迎交流心得体会。 
 
【人人小组】: http://xiaozu.renren.com/xiaozu/250782 (背景音乐在此可查。支持技术咨询) 
【唐宋遗孤】公共主页:http://page.renren.com/601020121(仅限格律、创作等专业咨询) 
【站长围脖】http://weibo.com/cjychloe(有事留言)

RSS 归档

站长

239408人关注
2012 / . 06 / . 22

【晏殊《破阵子》笑从双脸生。】

mp3;http://falook.princenewage.com/64k_sample_for_audition/music0/huajianmengshi.mp3

背景音乐:王俊雄《花间梦事》

 

[宋] 晏殊《破阵子》

 

燕子来时新社,梨花落后清明。

池上碧苔三四点,叶底黄鹂一两声,日长飞絮轻。

巧笑东邻女伴,采桑径里逢迎。

疑怪昨宵春梦好,元是今朝斗草赢,笑从双脸生。

 

2015 / . 02 / . 04

关于“爱莲郎”《卜算子•咏莲》一词正名的公告


日前,笔名“爱莲郎”的诗友与我取得联系,称其2003年的词作《卜算子•咏莲》被本站转载却错冠了作者,这件事给“爱莲郎”带来了不小的麻烦。经站长核实确有其事,也已与“爱莲郎”诗友电话进行了沟通,其宽容大度之态令人敬服。因此此番站长“诈尸”只为向“爱莲郎”致歉并正名!也希望其他转载其词的站点或诗友看到此公告尽快对相关内容进行更正,还人人一片清明。 

小站虽停更一年多,但时间不会带走白纸黑字的错误。这里,首先向《卜算子•咏莲》的原作者“爱莲郎”致歉。由于我的失误错将下面这首实为“爱莲郎”原创的词记在了宋人头上: 

 

爱莲郎《卜算子咏莲》 

出水赛芙蓉,犹记泥中苦。入破青衣翡翠香,来伴蜻蜒舞。

不易见青天,恐把青春误。唯有绯荷百日红,还比百花酷。 

 

“爱莲郎”《卜算子•咏莲》2003年首发链接:

http://article.hongxiu.com/a/2003-4-4/142928.shtml 


抱歉因时间久远记不起导致错误的具体原因,但作为站长自然担起全部责任,也许一个抱歉轻短,但至少希望通过公告和对本站原载相关内容的更正消除未来对爱莲郎的误解及造成的损失。 

其次,在此,同以《卜算子》为题,步爱莲郎诗友之韵,作《躬身》一词恳表歉意: 

绦柳乱风中,结处千万苦。本是青衣翡翠香,飞网群英舞。

以目跨森天,如此林中误。再敬莲花百日红,肯纳躬身酷。

 

虽然网络环境极易蜚流短长,站长个人也难免犯错,但既错便希望能够通过我的努力进行弥补。与爱莲郎老师电话交流之后,发现网络对其作品各种风传,但爱莲郎不愠不怒,交谈亲切愉快,深感其豁达宽厚。非常感谢爱莲郎能够接纳站长这番歉意,如果需要进一步的配合也请告知,定当相陪始终直至圆满。今番也算与君结缘,今后也请不吝赐教! 

【玉人歌】建立之初即是希望与众共享诗词大美,唤醒人们骨子里的意韵情怀,所以取古人之灵,举今人之华,所以旧典与原创同样重视。【玉人歌】也希望更多人参与到尊重和创造原创中来。今后也欢迎大家的监督! 

最后,再次希望转载过以下链接的朋友帮忙更正【爱莲郎《卜算子•咏莲》】的信息,在此拜谢!本站链接:

http://zhan.renren.com/shicigefu?gid=3602888497997264649  

 

 

站长孑玉敬上

201524

 

 

2014 / . 04 / . 08

小站布示:有不少朋友问及小站更新事宜,还有朋友建议开设微信公共账号,在这里对此我想向各位仍然关心【诗词歌赋·玉人歌】小站的朋友们致歉,因站长个人生活重心的转移而导致小站很长一段时间都将停止更新,未发表正式停更声明只因希望能随时恢复更新,但也许较长时间内已不能实现。 若有意在玉人歌小站平台继续诗词曲赋文化传播的朋友可以与我联系,与玉人歌主旨方向一致的情况下可增加为管理员,站长将授权这位朋友继续在小站发布内容。 感谢大家对玉人歌的厚爱。欢迎与我联系。 此 致

2013 / . 09 / . 05

【苏轼《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五首。未成小隐聊中隐,可得长闲胜暂闲。】

【苏轼《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五首。未成小隐聊中隐,可得长闲胜暂闲。】

 

[宋] 苏轼《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

 

【其一】

 

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

卷地风来忽吹散,望湖楼下水如天。


【其二】

放生鱼鳖逐人来,无主荷花到处开。

水枕能令山俯仰,风船解与月徘徊。


【其三】

乌菱白芡不论钱,乱系青菰裹绿盘。

忽忆尝新会灵观,滞留江海得加餐。


【其四】

献花游女木兰桡,细雨斜风湿翠翘。

无限芳洲生杜若,吴儿不识楚辞招。


【其五】

未成小隐聊中隐,可得长闲胜暂闲。

我本无家更安往,故乡无此好湖山。


【苏轼《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五首。未成小隐聊中隐,可得长闲胜暂闲。】

2013 / . 09 / . 03

【杨凝式《新步虚词》命风驱日月,缩地走山川。】

【杨凝式《新步虚词》命风驱日月,缩地走山川。】

                                                                                    戏鸿堂刻本(朵云轩藏品)

玉按:电子版内容由站长孑玉依朵云轩藏戏鸿堂刻本手工录入,因刻本自身缺陷,存在部分词句模糊或缺失(括号内为模糊意字,缺失处已注明),虽经校勘,难免有误,敬请读者在阅读过程中留意,并请跟帖不吝指正。

刘墉论书绝句:绝爱杨风草法奇,西台晚出尚追随。相门华组甘抛却,五代完人更首谁。

 

[五代] 杨凝式《新步虚词》十九章

 

【一章】

玉简真文降,金书道转通。(烟)霞方蔽日,云(雨已)生风。

园极威仪异,三天使(命)同。那将人世恋,不去上清(宫)。

 

【二章】

(羽驾正翩翩,)云鸿最自然。霞冠将月晓,珠佩与星连。

镂玉留新诀,雕金得旧编。不知飞鸾鹤,更有几人仙。

 

【三章】

上帝求仙使,真符取玉郎。三才闲布象,二景郁生光。

骑吏排龙虎,笙歌走凤(凰)。天高人不见,暗入白云乡。

 

【四章】

鸾鹤共徊徘,仙官使者催。香花三洞启,风雨百神来。

凤篆文初定,龙泥印已开。何须生羽翼,始得上瑶台。

 

【五章】

羽节忽绯烟,苏君已得仙。命风驱日月,缩地走山川。

几处留丹灶,何时种玉田。一朝骑白鹿,直上紫薇天。

 

【六章】

静发降灵香,思神意智长。虎存时促步,龙想更成章。

扣齿风雷响,挑灯日月光。仙云在何处,仿佛满空堂。

 

【七章】

几度游三洞,何方召百神。风云皆守一,龙虎亦全真。

执节仙童小,烧香玉女春。应须绝岩内,委曲问皇人。

 

【八章】

上法查无营,玄修似有情。道宫琼作想,真帝玉为名。

君岳驰旌节,驱雷发吏兵。云车降何处,斋室有仙卿。

 

【九章】

羽卫一何(鲜),香云起幕烟。方朝太素帝,更向玉清人。

风曲凝犹吹,龙骖俨欲前。真文几时降,知在永和年。

 

【十章】

大道何年学,真符此日催。还持金作印,未(已下及十一章缺)

 

【十二章】

道学已通神,香花会女真。霞床珠斗帐,金荐玉舆轮。

一室心偏静,三天夜正春。灵官竟谁降,仙相有夫人。

 

【十三章】

上界有黄房,仙家道路长。神来如位次,乐变叶宫商。

尽把琉璃器,都倾白玉浆。霞衣最芬酿,苏合是灵香。

 

【十四章】

珠佩紫霞缨,夫人会八灵。太霄犹有观,绝宅岂无形。

暮雨徘徊降,仙歌婉转听。谁逢玉妃辇,应检九真经。

 

【十五章】

西海辞金母,东方拜木翁。云行疑带雨,星步欲凌风。

羽袖挥丹风,霞巾曳彩虹。飘飘九霄(外),下视(望)仙宫。

 

【十六章】

玉(树)杂金花,天河织女家。月邀丹凤鸟,风送紫鸾车。

雾毂笼绡带,云屏列锦霞。瑶台千万里,不觉往素赊。

 

【十七章】

舞风凌天出,歌麟日夜听。云容衣眇眇,风韵曲泠泠。

扣齿端金简,焚香检玉经。仙宫知不远,只近太微星。

 

【十八章】

紫府与玄州,谁来物外游。无烦骑白鹿,不用驾青牛。

金花(颜)应驻,云飞髯不秋。仍闻碧海(上,更用)玉为楼。

 

【十九章】

(辔鹤复骖)鸾,全家去不难。鸡声随羽化,犬影入云看。

酿玉当成酒,烧金且转丹。何方五色绶,次第给仙官。

 

户部侍郎杨凝式书寄

 

【杨凝式《新步虚词》命风驱日月,缩地走山川。】

下载应该能看大图......吧

2013 / . 08 / . 02

小站布示:站长即将赴台旅行半月,小站暂停更新,有事可于帖后留言。望站友们孜孜不倦。另附行前寄语,祝各位安好。

吸引我们的,不只有万千变化的风景,更有风景中我们不断变化成长的心灵。

人,呼吸凝其气,水流成其体,频动聚其神,停顿不是我们应有的节奏。

去离开,去行走,去驾驭,去体味,去接受和抛弃,去感受你自己。

我们读书,而后爱读书,进而会读书,也应该学会爱这个世界。

诗词歌赋,不是枯燥的纸片,那些风花雪月也不是黑色的。

只有当我们满眼、满身心,都浸染着美丽的姹紫嫣红,

只有当我们真正触摸到无边大千世界、春夏秋冬,

我们才能看得清“秋月扬明晖,冬岭秀寒松”

我希望更多的人每天远眺这世界的清晨,

每天闭目凝听这个世界窸窣的虫鸣,

但不论如何被城市的钟摆锻造,

坚硬或冰冷,麻木或急躁,

都绝对不是我们应当

面对世界的表情。

你若在路上,

会发现,

真。

 

——站长孑玉行前寄语。

(临时有感,不喜请喷。)

2013 / . 07 / . 23

【冯艾子《春风袅娜》梦裏飞红。觉来无觅。望中新绿。别后空稠。】

【冯艾子《春风袅娜》梦裏飞红。觉来无觅。望中新绿。别后空稠。】


[宋] 冯艾子《春风袅娜》

 

被梁间双燕。话尽春愁。朝粉谢。午花柔。

倚红栏、故与蝶围蜂绕。柳绵无数。飞上梢头。

凤管声圆。蚕房香暖。笑揽罗衫须少留。隔院兰馨趁风远。邻墙桃影伴烟收。

 

些子风情未减。眉头眼尾。万千事、欲说还休。蔷薇露。牡丹毬。

殷勤记省。前度绸缪。梦裏飞红。觉来无觅。望中新绿。别后空稠。

相思难偶。叹无情明月。今年已是。三度如钩。


【冯艾子《春风袅娜》梦裏飞红。觉来无觅。望中新绿。别后空稠。】

句读依《钦定词谱》。

调出冯艾子《云月词》,为其自度曲。

 

2013 / . 07 / . 22

【龙榆生《伟大诗人之出现》】

【龙榆生《伟大诗人之出现》】


龙榆生《伟大诗人之出现》

(龙榆生先生《中国韵文史》上篇·第三章)

 

  中国古无文学专家,有之,自楚人屈原始。

  屈原名平,楚之同姓,为楚怀王左徒。博闻强志,明于治乱,娴于辞令。初为王所信任。既以上官大夫与之同列争宠,而心害其能。原因谗被疏,故忧愁幽思而作《离骚》(详《史记·屈原列传》。)是时秦昭王使张仪谲诈怀王,令绝齐交;又使诱楚,请与俱会武关;遂胁与俱归,拘留不遣,卒客死于秦。其子襄王,复用谗言,迁屈原于江南。屈原放在草野,复作《九章》,援天引圣以自证明,终不见省;不忍以清白久居浊世,遂赴汨渊自沉而死(王逸《离骚章句》)。原被放时之往来踪迹,略见于《哀郢》、《涉江》、《怀沙》诸篇。东行发郢都,遵江夏,过夏首,南上洞庭,顺江东下,东至夏浦,又东至于陵阳。南行由鄂渚至洞庭,自洞庭西南溯沅江,复自枉渚溯沅至辰阳,入溆浦(参看陈钟凡《中国韵文通论》)。在此迁流转徙,不忘欲返之时,怨悱幽忧,不得已而从事于文学之创作,以表现其热烈纯洁之情感,而成其为伟大作家。司马迁云:“昔西伯拘羑里,演《周易》;孔子厄陈蔡,作《春秋》;屈原放逐,著《离骚》。”(《史记·自序》)所谓“意有所郁结”,不得不思所以发泄之;而屈原特从文学方面发展,遂为百世词人开此光荣之局耳。

  《汉书·艺文志》著录《屈原赋》二十五篇,而传说纷纷,篇目难定。要以《离骚》一篇,为原之最伟大作品。梁刘勰云:“自风雅寝声,莫或抽绪;奇文郁起,其《离骚》哉?”(《文心雕龙》)司马迁称:“《国风》好色而不淫,《小雅》怨悱而不乱。若《离骚》者,可谓兼之。其文约,其辞微,其志洁,其行廉,其称文小而其指极大,举类迩而见义远。其志洁,故其称物芳;其行廉,故死而不容自疏;濯淖污泥之中,蝉蜕于浊秽,以浮游尘埃之外;不获世之滋垢病,皭然泥而不滓者也。推此志也,虽与日月争光可也。”(《屈原列传》)《离骚》为原全部人格之表现,宜其为万代词人之宗矣。

  在屈原未起之前,楚国已祠神之曲;原受其影响,于音节、格调方面,不能无所规摹;已详前章,兹不更赘。近人梁启超称:“屈原性格诚为积极的,而与中国人好中庸之国民性最相反也,而其所以能成为千古独步之大文学家,亦即以此。彼以一身同时含有矛盾两极之思想;彼对于现社会极端的恋爱,又极端的厌恶。彼有冰冷的头脑,能剖析哲理;又有滚热的感情,终日自煎自焚。彼绝不肯同化于恶社会,其力又不能化社会,故终其身与恶社会斗,最后力竭而自杀。彼两种矛盾惟日日交战于胸中,结果所产烦闷至于为自身所不能担荷而自杀。彼之自杀,实其个性最猛烈最纯洁之全部表现。非有此奇物之个性,不能产此文学,亦惟妙惟肖最后一死,能使其人格与文学永不死也。”(《楚辞解题》)由梁氏之言以读《离骚》,知屈原以伟大之人格,乃能发为伟大之文学;而伟大之文学,必为高尚热烈情感之表现,可无疑已!

 

  《离骚》长至二千四百九十字,开中国诗歌未有之局。其“眷顾楚国,系心怀王,不忘欲反”,盖纯以积极精神,图谋国家之福利,又不肯同流合污,以自取容。篇中最足表现其热情,有如下列一段:

惟夫党人之偷乐兮,路幽昧以险隘。

岂余身之惮殃兮?恐皇舆之败绩。


忽奔走以先后兮,及前王之踵武。

荃不察余之中情兮,反信谗而齌怒!

余固知謇謇之为患兮,忍而不能舍也!

指九天以为正兮,夫唯灵修之故也!

曰黄错以为期兮,羌中道而改路。

初既与余成言兮,后悔遁而有他。

余既不难夫离别兮,伤灵修之数化!

余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



众皆竞进以贪婪兮,凭不厌乎求索。

羌内恕己以量人兮,各兴心而嫉妒。

忽驰骛以追逐兮,非余心之所急。

老冉冉其将至兮,恐修名之不立!

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

苟余情其信姱以练要兮,长顑颔亦何伤?

揽木根以结茞兮,贯薛荔之落蕊。

矫菌桂以纫蕙兮,索胡绳之纚纚。

謇吾法夫前修兮,非世俗之所服。

虽不周于今之人兮,愿依彭咸之遗则。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余虽好修姱以鞿羁兮,謇朝谇而夕替。

既替余以蕙纕兮,又申之以揽茞。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怨灵修之浩荡兮,终不察夫民心!

众女嫉余之蛾眉兮,谣诼谓余以善淫。

固时俗之工巧兮,偭规矩而改错。

背绳墨以追曲兮,竞周容以为度。


忳郁邑余侘傺兮,吾独穷困乎此时也!

宁溘死以流亡兮,余不忍为此态也!


“信而见疑,忠而被谤”,原亦自知其不能容于浊世;而自顾此身之皎洁,犹思有以感化人群,瞻顾徘徊,不能自己。既悲茕独,乃擬“就重华(舜也)而陈词”,又幻想“溘埃风而上征”,借以脱离现实。终之以“陟升皇之赫戏兮,忽临睨夫旧乡;仆夫悲余马怀兮,蜷局顾而不行。”入世既有所不能,出世又有所不忍;乃不得不出于最后之决绝:

已矣哉!国无人,莫我知兮!又何怀科故都?即莫足与为美政兮,吾将从彭咸之所居。


原不忍习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渔父》),于决绝之词犹复不忘“美政”。其献身社会,至不惜以体魄殉之,此志真可“与日月争光”,精神不死矣。

  《离骚》虽不必能被管弦,与《诗经》同为入乐之作,而其格局本出于祠神之曲,与“不歌而诵”之赋体殊科。后来入乐之诗,与一切歌词,莫不受其影响;宋沈约所谓:“原其飙流所始,莫不同祖《风骚》”(《宋书·谢灵运传论》)者是也。

 

  屈原既死之后,楚有宋玉、唐勒、景差之徒,皆好辞而以赋见称。(《史记》)司马迁以“辞”与“赋”对举,是辞赋固自有别也。玉作《九辩》,尚为《骚》体之遗,而加以变化者;所以后来又有“屈宋”之称也。录首章如下:

悲哉!秋之为气也!

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憭栗兮若在远行,登山临水兮送将归。

泬寥兮天高而气清,寂寥兮收潦而水清。

憯凄增欷兮,薄寒之中人。

怆恍懭俍兮,去故而就新。

坎廩兮贫士失职而志不平,廓落兮羁旅而无友生,惆怅兮而私自怜。

燕翩翩其辞归兮,蝉寂漠而无声。

雁廱廱而南游兮,鹍鸡啁哳而悲鸣。

独申旦而不寐兮,哀蟋蟀之宵征。

时亹亹而过中兮,蹇淹留而无成!


【龙榆生《伟大诗人之出现》】

2013 / . 07 / . 17

【张翥《陌上花》绿笺密寄多情事。一看一回肠断。】

【张翥《陌上花》绿笺密寄多情事。一看一回肠断。】

 

[元] 张翥《陌上花》

 

关山梦里归来。还又岁华催晚。马影鸡声。谙尽倦游荒馆。

绿笺密寄多情事。一看一回肠断。待殷勤、寄与旧游莺燕。水流云散。

满罗衫、是酒痕凝处。唾碧啼红相半。只恐梅花。瘦倚夜寒谁暖。

不成便没相逢日。重整钗鸾筝雁。但何郎、纵有春风词笔。病怀浑懒。

 

【张翥《陌上花》绿笺密寄多情事。一看一回肠断。】

《东坡词话》:钱塘人好唱《陌上花》,缓缓曲,盖吴越王遗事也。调名取此。

双调九十八字,前后段各八句,四仄韵。

句读依《钦定词谱》。

2013 / . 07 / . 16

【黄庭坚《喝火令》晓也星稀,晓也月西沉。晓也雁行低度,不会寄芳音。】

【黄庭坚《喝火令》晓也星稀,晓也月西沉。晓也雁行低度,不会寄芳音。】


[宋] 黄庭坚《喝火令》

 

 

见晚晴如旧,交疏分已

舞时歌处动人

烟水数年魂梦,何处可追

 

昨夜灯前见,重题汉上

便愁云雨又难

晓也星稀,晓也月西

晓也雁行低度,不会寄芳


【黄庭坚《喝火令》晓也星稀,晓也月西沉。晓也雁行低度,不会寄芳音。】

2013 / . 07 / . 12

【薛道衡《豫章行》空忆常时角枕处。无复前日画眉人。照骨金环谁用许。见胆明镜自生尘。】

【薛道衡《豫章行》空忆常时角枕处。无复前日画眉人。照骨金环谁用许。见胆明镜自生尘。】

 

[隋] 薛道衡《豫章行》

 

江南地远接闽瓯。山东英妙屡经游。

前瞻叠障千重阻。却带惊湍万里流。

枫叶朝飞向京洛。文鱼夜过历吴洲。

君行远度茱萸岭。妾住长依明月楼。

楼中愁思不开嚬。始复临窻望早春。

鸳鸯水上萍初合。鸣鹤园中花并新。

空忆常时角枕处。无复前日画眉人。

照骨金环谁用许。见胆明镜自生尘。

荡子从来好留滞。况复关山远迢递。

当学织女嫁牵牛。莫作姮娥叛夫壻。

偏讶思君无限极。欲罢欲忘还复忆。

愿作王母三青鸟。飞去飞来传消息。

丰城双剑昔曾离。经年累月复相随。

不畏将军成久别。只恐封侯心更移。

 

【薛道衡《豫章行》空忆常时角枕处。无复前日画眉人。照骨金环谁用许。见胆明镜自生尘。】

2013 / . 07 / . 10

【徐陵《长相思》两首。柳絮飞还聚。游丝断复结。欲见洛阳花。如君陇头雪。】

【徐陵《长相思》两首。柳絮飞还聚。游丝断复结。欲见洛阳花。如君陇头雪。】


[南北朝] 徐陵《长相思》

 

【一】

长相思。
望归难。
传闻奉诏戍皋兰。
龙城远。
鴈门寒。
愁来瘦转剧。
衣带自然宽。
念君今不见。
谁为抱腰看。

 

【二】

长相思。
好春节。
梦里恒啼悲不泄。
帐中起。
牕前髻。
柳絮飞还聚。
游丝断复结。
欲见洛阳花。
如君陇头雪。


【徐陵《长相思》两首。柳絮飞还聚。游丝断复结。欲见洛阳花。如君陇头雪。】

2013 / . 07 / . 09

【李白《登金陵凤凰台》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

【李白《登金陵凤凰台》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

 

[唐] 李白《登金陵凤凰台》

 

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

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

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

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

 

【李白《登金陵凤凰台》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

2013 / . 07 / . 04

【龙榆生《<楚辞>之兴起》】

【龙榆生《<楚辞 alt=之兴起》】">


龙榆生《<楚辞>之兴起》

(龙榆生先生《中国韵文史》上篇·第二章)

  

  《诗经》十五国风,独不及楚,楚声之不同于中夏,其故可思。中国文学之南北分流,由来久矣!楚俗信巫而尚鬼(王逸说),又地险流急,人民生性狭隘(郦道元《水经注》)。故其发为文学,多闳伟窈眇之思,调促而语长,又富于想象力。加以山川奇丽,文藻益彰,视北方之朴质无华,不可“同年而语”。稽之古籍,有楚康王时之楚译《越人歌》:

 

 

 

今夕何夕兮,搴洲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

心几烦而不绝兮,知得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说苑·善说篇》)


译者之技术高明,令人想见楚人诗歌格调。语助用“兮”字,此在《三百篇》内,已多有之;特楚人于两句中夹一“兮”字,句调较长,为异于风诗作品耳。又如徐人歌诵延陵季子之辞:

 

 

 

延陵季子兮不忘故,脱千金之剑兮带丘墓。

 

 

 

(《新序·节上篇》)


句法亦略同于《越人歌》。此楚文学形式上异于中原文学之一点也。

  《论语·微子篇》载: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曰:

 

 

 

凤兮!凤兮!

何德之衰?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

 

已而!已而!

今之从政者殆而!


 

 

 

  《史记》引第三四句,作“往者不可谏兮,来者犹可追也!”《庄子》引前四句则作“凤兮!凤兮!何如德之衰也?来世不可待,往世不可追也!”二书所载不同,而较《论语》句末各增“也”字,便有往复丁宁之意。证之《离骚》多有此种句法,则《论语》所纪录,已稍失楚歌之语调。同时有《孺子歌》: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

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

 

 

 

(《孟子·离娄篇》)


则又句调近于《徐人歌》,而与后来之《九歌》同一轴杼者也。

 

  《楚辞》至《九歌》出现,始正式建立一种新兴文学。汉王逸云:“昔楚国南郢之邑,沅、湘之间,其俗言鬼而好祠。其祠必作歌乐鼓舞,以乐诸神。屈原放逐,窜伏其域,怀忧苦毒,愁思沸郁,出见俗人祭祀之礼,歌舞之乐,其祠鄙陋,因为作《九歌》之曲。”(《楚辞章句》)以《九歌》为“屈原之所作”,后人已多疑之。宋朱熹谓:“荆蛮陋俗,词既鄙俚,而其阴阳人鬼之间,又不能无亵慢荒淫之杂。原既放逐,见而感之,故颇为更定其词,去其泰甚。”(《楚辞集注》)此虽臆说,而以《九歌》曾经屈原修改润饰,殆无可疑。《九歌》本为民间祠神之曲,而其形式除每句皆夹“兮”字,以楚国歌辞之普遍句法外,绝少其他方言俗语,而杂其间;而且文采斐然,未见“其词鄙陋”;非富有文学修养之人加以润色,不能及此。屈原受《九歌》影响,以作《离骚》;《九歌》经原修改,而益增其声价;两者有连带关系,亦不必多所怀疑也。

  近人王国维称:“周礼既废,巫风大兴;楚、越之间,其风尤盛。”(《宋元戏曲史》)证之王逸所谓:“其祠必作歌乐鼓舞以乐诸神”,知当时楚、越之巫,必兼歌舞,而自有一种祠神歌曲,别成腔调。所作《九歌》之作,或原依其腔调而为之制词,或本有歌词而原为之藻饰,现已无从断定。而在音节上,与风格上,显带沅湘民间歌曲之浓厚色彩,则可断言也。

  《九歌》为沅湘间祠神之曲,有《东皇太一》、《云中君》、《湘君》、《湘夫人》、《大司命》、《少司命》、《东君》、《河伯》、《山鬼》、《国殇》、《礼魂》等十一篇。古人以“九”为数之极,其后宋玉亦作《九辩》,非必其数为九篇也。

  《九歌》用之“乐神”,而多为男女慕悦之词,此自民歌之本色。论其描写技术,或清丽缠绵,或幽窈奇幻。例如《湘君》:

 

 

 

君不行兮夷犹,蹇谁留兮中洲?

美要眇兮宜修。

令沅湘无波,使江水兮安流。

望夫君兮未来,吹参差兮谁思?


 

 

 

《湘夫人》:

 

 

 

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

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


 

 

 

《少司命》:

 

 

 

秋兰兮青青,绿叶兮紫茎。

满堂兮美人,忽独与余兮目成。

 

入不言兮出不辞,乘回风兮载云旗。

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

 

荷衣兮蕙带,倏而来兮忽而逝。

夕宿兮帝郊,君谁须兮云之际?

 

与女游兮九河,冲风至兮水扬波。

与女沐兮咸池,晞女发兮阳之阿。

望美人兮未来,临风恍兮浩歌。


 

 

 

《山鬼》: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薛荔兮带女萝。

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

 

山中人兮芳杜若,饮石泉兮荫松柏,君思我兮然疑作。

雷填填兮雨冥冥,猿啾啾兮狖夜鸣。

风飒飒兮木萧萧,思公子兮徒离忧!


 

 

 

较之十五国风,无论技术上、风调上,皆有显著之进步。南人情绪复杂,又善怀多感,而出以促节繁音,为诗歌中别开生面,宜其影响后来者至深也。

  《国殇》一篇,慷慨雄强,表现三湘民族之猛挚热烈性格:与其他诸作,又不同风;于此不能不叹楚才之可宝矣!移录如下:

 

 

 

操吴戈兮被犀甲,车错毂兮短兵接。

旌蔽日兮敌若云,矢交坠兮士争先。

凌余阵兮躐余行,左骖殪兮右刃伤。

霾两轮兮絷四马,援玉枹兮击鸣鼓,

天时坠兮威灵怒,严杀尽兮弃原野。

 

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远。

带长剑兮挟秦弓,首身离兮心不惩。

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

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龙榆生《<楚辞 alt=之兴起》】">

《中国韵文史》:上海古籍出版社二零零二年版。本书上篇二十二章,下篇二十七章。感谢听琴斋主人制作、发布于龙榆生先生纪念网站:longyusheng.org 

2013 / . 06 / . 30

【项安世《和王子一用韵告别》小贴金花听疾足,淡书灰墨看高鶱。】

【项安世《和王子一用韵告别》小贴金花听疾足,淡书灰墨看高鶱。】


[宋] 项安世《和王子一用韵告别》

 

积吹摩空海有鲲,惊雷出地竹生孙。

娑罗木吐层层艳,窣堵波开面面阍。

小贴金花听疾足,淡书灰墨看高鶱。

街槐影里宫袍出,回首无忘汇泽门。


【项安世《和王子一用韵告别》小贴金花听疾足,淡书灰墨看高鶱。】

2013 / . 06 / . 28

【贯休《陈情献蜀皇帝》一瓶一钵垂垂老,千水千山得得来。】

【贯休《陈情献蜀皇帝》一瓶一钵垂垂老,千水千山得得来。】

 

[唐] 贯休《陈情献蜀皇帝》

 

河北河南处处灾,唯闻全蜀少尘埃。

一瓶一钵垂垂老,千水千山得得来。

秦苑幽栖多胜景,汉廷陈贡愧非才。

自惭林薮龙钟者,亦得亲登郭隗台。

 

【贯休《陈情献蜀皇帝》一瓶一钵垂垂老,千水千山得得来。】

2013 / . 06 / . 27

【站友来稿】《悲风歌遥寄双亲》

文/刘昱

 

古今兴废轻王侯,元都城河无复流。

悲风欢谑随骤雨,王孙潦倒在燕州。

凫渚群沙渺孤鸥,杜康一盅解万愁。

衡水清坊举金皿,魏晋风骨傲千秋。

东洲行雁过霄霞,雀尾车象藏星沙。

风城寒潮摧弱柳,蓟京琼岛报春华。

慈母念子远天涯,为我尽纺杼中纱。

家严本是潇洒客,为我尽弃诗酒花。

君可见?

荒墓闻雷沾衣巾,寒冬卧河求江鳞。

床帏姿蚊绝虫口,堂阁怀橘遗至亲。

空余叹!

长恨劳碌负良辰,曾成远游戴罪身。

但存忠孝两正气,无愧人子亦人臣。 

  来自 刘昱 的投稿
2013 / . 06 / . 27

【陆游《剑门道中遇微雨》衣上征尘杂酒痕,远游无处不消魂。此身合是诗人未?细雨骑驴入剑门。】

【陆游《剑门道中遇微雨》衣上征尘杂酒痕,远游无处不消魂。此身合是诗人未?细雨骑驴入剑门。】

                                                  [画家周抡园作品]


[宋] 陆游《剑门道中遇微雨》

 

衣上征尘杂酒痕,

远游无处不消魂。

此身合是诗人未?

细雨骑驴入剑门。


【陆游《剑门道中遇微雨》衣上征尘杂酒痕,远游无处不消魂。此身合是诗人未?细雨骑驴入剑门。】

                                                  [画家陆俨少作品]

2013 / . 06 / . 24

【辛弃疾《贺新郎.别茂嘉十二弟》啼鸟还知如许恨,料不啼清泪长啼血。谁共我,醉明月?】

【辛弃疾《贺新郎.别茂嘉十二弟》啼鸟还知如许恨,料不啼清泪长啼血。谁共我,醉明月?】


[宋] 辛弃疾《贺新郎.别茂嘉十二弟》

 

绿树听鹈鴂,更那堪、鹧鸪声住,杜鹃声切。啼到春归无寻处,苦恨芳菲都歇。算未抵、人间离别。马上琵琶关塞黑。更长门翠辇辞金阙。看燕燕,送归妾。

将军百战身名裂。向河梁、回头万里,故人长绝。易水萧萧西风冷,满座衣冠似雪。正壮士、悲歌未彻。啼鸟还知如许恨,料不啼清泪长啼血。谁共我,醉明月?


【辛弃疾《贺新郎.别茂嘉十二弟》啼鸟还知如许恨,料不啼清泪长啼血。谁共我,醉明月?】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