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站会根据您的关注,为您发现更多,

看到喜欢的小站就马上关注吧!

下一站,你会遇见谁的梦想?

小站头像

S' 江湖路

Web开发工程师。 专注ASP,PHP后台开发,结合前台Javascript,Css等技术开发各种订制功能。 手机网站开发。 作品,感想,生活相册。

RSS 归档

站长

10人关注

站长在关注

2012 / . 02 / . 18

成长回忆(一)

再有一个月,湘湘就两岁了。说起她,自打出生下来,就没安静过,熟悉的亲戚朋友都说她该脱生个小子!我倒觉得,女孩子这样,不是坏事。

她爱笑爱蹦,每天早上起床,是最高兴的时段,总能听到嘻嘻哈哈的笑叫。有时候是母亲抱着她,有时候是我抱着她,总要在院子里转上几圈,她那兴奋的劲头才减下来。因为有吐奶的习惯,吃完了总要抱着她玩,躺下来便手舞足蹈不肯安静。半夜里醒来,吃完或者尿完又不肯睡了,害我大半夜里抱着她在屋子里转呀转呀,足足要转一两个小时才肯睡去。初为人父,虽然很高兴,也觉得要累跨了。满月之后,我去了郑州,之间妻给我发过几张手机的照片。后来照百天照,我问照相的师傅要了图片,越发吃得胖了。

几个月没见,我回家的时候,她更加活泼了,抱着她坐下来,她就要在人腿上蹦跶,抱得都累了,她还不累。嘴里还咿咿呀呀嚷个不停,谁也听不懂说什么。那次和妻带她去郑州玩了几天,妻实在带她累,也没玩什么就回家了。

转眼又是几个月,妻打电话说让我回去,说我要是回去就让湘湘喊我。这我哪儿信,在电话里也只听见她咿咿呀呀还是嚷个没完。后来回家,还真吓我一跳,盯着我的脸就叫“爸爸”,我真纳闷她是不是真明白了。连妈都还不会叫。后来才知道,原来她喜欢看月亮,妈就对她说那是“黄爸爸”,她记住了,一到晚上,就坐在门前非要看。当然月亮也不是天天有。

那段时间姐带了莹莹来家住了几天,姊妹两个真是热闹。湘湘也慢慢学会了更多的字,比如“妈妈”,说到这个字,民间还有个说法:孩子认得人,娘的头发掉一层。难不成真是应了这话?然后,会喊“奶奶”了,一大早起床在床上就“奶奶,奶奶”叫个不住,妈在院子里忙着做饭,高兴地进屋看看她说:“穿衣裳吧,起床了奶奶带你玩”。她就伸着头看奶奶出去。“爷爷”这两个字比较拗口,直到现在她有时候还发音不清楚,那个时候我也记不真是年前还是年后了,认得我们四个,晚上吃饭的时候,坐着学步车,这里喊喊那里喊喊。我真庆幸,自己这么早就能体会到这种快乐。也让父母有事可做,这高兴,都是写在脸上的。

2012 / . 02 / . 15

"魏如湘"的由来

这个小站今后就作为女儿的成长日记了

作为一个父亲,虽然我努力去做了,但目前的状况还是很不乐观,无论如何算不得及格。今后,就在这里为女儿的将来写点什么吧。

如果有一天她看到了,能觉得幸福,能体会到一些东西,能学习到一些东西,我就算没有白写。

我今天作这个决定的时候,女儿已经不小了(可不是说该谈婚论嫁了,那还早得很),快两周岁了。她的出生,是在2010年的4月9号,也就是农历二月廿五,这个日子我是无论如何不会忘记的。

早在她没有出生之前,我们已经作了很多筹备,特别是母亲。妻的肚子一天天大了,我的心情则是惊喜之中夹杂着感慨。产前的最后一次检查,我记不清日子了,大概就是4月1号左右,联系了县里一个有名的妇科医生,4月9号正是预产期。虽然妻的肚子没有一点预兆,我们还是去了,和很多去医院检查的女同志一样,妻被告知胎儿头部过大,脐带绕颈,不利于顺产,于是安排在中午做剖宫产。上午半天时间,基本在焦酌的等待中渡过。

妻进了产室之后,还是等待,期间有一些其它事情,就记不很真了,约摸到了12点多的时候,随着婴儿的啼哭声由远及近,我第一次看到了自己的孩子,是个女儿,母亲慌忙抱起它去三楼吸氧。我则继续等待妻从产房出来。

我要感谢我的妻子,承受着这种人间至苦,给我们带来新的希望。当医生将妻从产房推出来的时候,我看到妻脸上洋溢着喜悦,但实在是没力气高兴的。我还是问她:害怕不?她说:没什么,就感觉肚子一空,宝宝就出来了。说得好像比我还轻松,其实哪儿有这么快。

下面和护士把妻送回病房以后,我才抽出空来再去看看女儿。母亲拿着输氧的罩子对着用褥子包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小片脸的女儿,在给她吸氧。女儿也早停止了哭声,瞪着眼(是的,刚出生的时候眼还算大的,越长越小了)四处瞧看,看一会闭上眼似乎睡了,过一会儿又睁开。这一会儿大概是它小时候以来最安静的一会儿了。我拿了输氧罩给它输氧,母亲去照顾妻。父亲也从家里赶来了,他还在学校做饭,下午还要回去,中午休息这一会儿,怎么能闲得住。

妻和女儿躺在一起安定下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几点却不记得了。于是又给姐打了电话,听到这个消息姐也是十分高兴,说放假了一定来看看宝宝。

宝宝的名字,大概也是这个时候酝酿出来的,我似乎是一觉睡醒之后,忽然想到如湘这两个字。高中的时候一个姓周的语言老师,水平还算不错吧,他经常提起他最得意的是给他女儿起了个名字叫周若溪,因为喜欢这风格的名字,我一直记忆犹新。这如湘两个字虽比不上,但味道很相近了。父亲还是说不要忙着定,再查一查有什么好字。父亲比较相信算命之类的东西,于是我也很认真地拿他的书去推敲数日,将所有与这两字或意思的关联的试了个遍,按书中解释,都不尽完美。于是我对父亲说,凭天吧,我是认定这个名字了。父亲也不再有异意。只是母亲和妻不满意这名字,说读着不顺口。其实,小名叫湘湘,没有再好的了。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