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堇色年華 ﹏

关注

【十里桃花】沉默

【十里桃花】沉默

走进一个混沌的世界 在忧郁和冷风中徘徊 远眺林中掩映着灯火 乌云在忽暗忽明间沉默 你也倚着篝火沉默 露水厚重从叶片滑过 朽木燃尽留下最后一缕烟 你扔下枪火,寻找白鸽 乌鸦千百次撕心的呐喊 在枯木萧森的荒冢里 为你留下一首哀歌 困进了一场迷雾 在彷徨与挣扎里迷失 辨不... 阅读全文

【十里桃花】沉默

走进一个混沌的世界

在忧郁和冷风中徘徊

远眺林中掩映着灯火

乌云在忽暗忽明间沉默

你也倚着篝火沉默

 

露水厚重从叶片滑过

朽木燃尽留下最后一缕烟

你扔下枪火,寻找白鸽

乌鸦千百次撕心的呐喊

在枯木萧森的荒冢里

为你留下一首哀歌

 

困进了一场迷雾

在彷徨与挣扎里迷失

辨不清南北左右

破旧的牢笼上没有枷锁

可你还是不愿出逃

一个人也可以有快乐

一群人也会有落寞

 

你是自己的信徒

所以说服不了自己

于事无补,徒劳无功

最后你选择和乌云一样

漫无边际的漂泊

心乱如麻后沉默

 

你问自己

沉默啊,沉默

你能否告诉我

有多少悲凉不可言说

收起全文

情说

关注

再见一面

沙沙的风,拂过脸,站在天台上,望着太阳又落了,一群飞鸟飞过,哗啦呼啦,屋子旁的梧桐只剩几片叶子在摇摇欲坠,余辉耀着最后一片光亮。  我们还会再见一面吗?茉莉嘲笑着问自己,微笑着把这一刻定格,夕阳西下的这一刻,因为有温暖。下一刻,黑暗吞噬了光明。  冬日的阳光透过透明的玻璃,晒在茉莉的脸上,如此的温热,就像你的手拂过我脸颊,似你的唇吻过我的额头,懒洋洋的蜷缩在... 阅读全文

  沙沙的风,拂过脸,站在天台上,望着太阳又落了,一群飞鸟飞过,哗啦呼啦,屋子旁的梧桐只剩几片叶子在摇摇欲坠,余辉耀着最后一片光亮。

  我们还会再见一面吗?茉莉嘲笑着问自己,微笑着把这一刻定格,夕阳西下的这一刻,因为有温暖。下一刻,黑暗吞噬了光明。

  冬日的阳光透过透明的玻璃,晒在茉莉的脸上,如此的温热,就像你的手拂过我脸颊,似你的唇吻过我的额头,懒洋洋的蜷缩在车座里,不经意间看见车站一个穿着军装的男子,如此的纤瘦,亦不如你坚实的胸膛和臂膀,那个瘦弱的女孩紧紧环着男孩的腰,轻轻的抽动着身体,眼角莫名流了泪,赶紧擦掉,总不能说沙子进了眼,让旁人心生笑柄。还是忍不住回头多看了几眼那抱在一起情侣,又塞了赛耳朵里的耳麦,静静的,庾澄庆的给你的一直单曲循环,心揪着痛起来。

  第一卷

  (酒后初见)

  “茉莉,发什么愣啊,快举杯啊,大家要一起敬新娘新郞啊”方才不知走了哪门子神,被方静狠狠得拍了下脑袋,茉莉捂着脑袋朝她做了个鬼脸,笑着站起来一同举杯,喝了一大口,瞬间辣的茉莉眼泪都出来了,该死的方静又趁茉莉走神,往红酒里加了什么呀,看她在一旁笑抽的样子,真是无可奈何。

  “茉莉,我和强子送你回去吧,就当刚才将功补过了”,茉莉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方静也在一旁捂着嘴笑弯了腰。

  “我可不想当这么亮的灯泡,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真不用送啊?”方静没好气的问茉莉。

  “真不用了啦,我自己能回去的。”茉莉跟她挤了挤眼睛。

  “那,你自己注意安全,我们走了啊”。挥手告别,轰鸣的发动机留下一阵呛人的灰土,逐渐变得安静,夜晚的昏黄路灯照着茉莉,人影映在地上,越发的清冷。

  茉莉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7点30分,茉莉拨通了一个电话。

  “嘟,嘟……喂”

  “喂,在忙吗?”“在加班”

  “哦,那不打扰了啊”

  “没事,就我一个人在公司处理些事情,你在哪啊?”

  “在你们公司附近,刚参加完一个宴会,我……”“我可以去找你玩会吗?”茉莉犹豫了好久,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嗯,那我去接你吧,你在什么地方?”

  他没有迟疑就这么答应了,茉莉悬着的心安稳落地了。挂了电话,茉莉顺着路沿石,一直寻找着他说的公司。

  “我穿了件白色的衬衣,你看见了我了吗”

  “没有啊?感觉走了好久怎么没碰到你呢?”茉莉眯着眼睛四处张望着,生怕漏了一丝角落。

  茉莉打了个冷战。真的好冷啊。茉莉回头到处张望着,灯光越发的暗了,汽车的远光耀的如此刺眼,气温骤降,让她冷的都想缩到衣服里面。

  “回头看,能看见吗?”

  他静静的看着远处的茉莉。茉莉回头看见斜对面有个举着电话的男子,坚实而高大,对,就是高大。可以遮风避雨那样。他走过来,腼腆的向茉莉笑了笑,说了句“冷吧”。茉莉笑着点了点头。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虽然高中时候也许他们无数次擦肩而过,也许在这个城市里,他们不经意的瞥见过,但是却不曾相识,只能算是朋友的朋友吧。

  “去公司坐会吧,外面这么冷”他低着头看着茉莉。

  “不会耽误你工作吧?”茉莉俏皮的回望着他,心里暗笑。他笑了笑。他总是这样,微笑着,微笑着便融化了茉莉的心。刺耳的汽车鸣笛,呼啸在马路上,丝毫没有一丝的节制,茉莉有一点夜盲症,夜晚对茉莉来说,有种莫名的恐惧。茉莉刚要停下来看左侧的汽车距离自己有多远,他突然牵起来茉莉的手,拖着茉莉向对面走去。是的,就是那种拖着拖过去了。

  茉莉心突然慌了。手心出了虚汗,但是茉莉没有甩开他的手,就这么任由他牵着,一路牵着,在他的口袋里,茉莉的手一动没动。这可能也是由于刚才喝了两杯红酒,酒劲有点上头了。在公司里玩了会psp,感觉时间有点晚了。

  “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了,你也早点下班吧。”茉莉起身拿起围巾。

  “我送你去车站吧”他帮茉莉饶了一圈围巾,使劲塞了赛。冷风刷着茉莉的脸,不自觉的打了个喷嚏,把围巾包的更严实了。样子好可笑。茉莉总想自己可能是冷血动物吧,天生怕冷。他笑着攥起了茉莉的手,向茉莉靠近。7路公交车久久没来,奇怪的是冷风好像知道茉莉的心意,悄悄的刮起来,或许是酒劲上来了,茉莉靠他更近了,渐渐的贴近了他。像是为了躲避着刺冷的风,更像是一场阴谋,茉莉把头逐渐的贴近他的胸膛,双手缓缓的环住了他的腰。

  茉莉能听到他心跳急剧加速的砰砰声,那么强劲有力,茉莉说她喝了点酒,可能有点上劲了,有点头晕,站不稳。他抚摸了下茉莉的头,把茉莉紧紧的抱在怀里。茉莉心里暗笑。就这样不知道抱了多久,汽车闪灯晃醒了茉莉的美梦。

  “要不要送你回去?”

  “没事。我可以的”茉莉狡猾的笑了笑,挥了挥手。茉莉蹭的跳上了车,因为实在是太冷了。茉莉向他挥了挥手。汽车远走了。

  城市的陌生与熟悉,只有你离开与回来的时候才会体会的更加彻底,深深的刻上一道。

  他的工作总是那么忙,很少有机会待在一起,或者聊上那么久都是件奢侈的事。而他们也总是模糊着,彼此都没有表明,茉莉属于他。或者茉莉拥有他。

  “来,干杯,干杯,我们好久没在一起聚聚了”含笑肆意的笑着,举起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他夹了块肉放到茉莉的盘子里,微笑着看了茉莉一眼,继续加入到他们的谈笑中,这些从上学时就一起走过的朋友,不论通过怎样的方式认识,总是一起这么三三俩俩的聚在一起,调侃着曾经所谓年轻的辉煌与趣事。

  聚会结束的时候,他依旧送茉莉到车站,他第一次吻了茉莉的额头。茉莉心里莫名的忐忑起来,似乎要有事情发生。

  像窒息一样迷恋着黑夜,一种诱惑,深深的吸引着茉莉,深藏在黑夜中,深埋着心底最深的脆弱。

  如果时间可以停滞,茉莉希望这一刻可以进入四维空间,茉莉的一小时可以换回你的几年。

收起全文

轻安.°

关注

[站长说]轻安杂货铺。❤

[站长说]轻安杂货铺。❤

在世间行走的人啊,大多行色匆匆那些令人意外的惊喜,那些难以名状的悲伤,那些无处安放的小情绪都因为纷至沓来的任务而沉淀在心底,难以释怀又难以倾诉如果有一个轻安杂货铺那么路过轻安的人们,可以驻足倾诉一下,或许还会得到回音哦~每月的15日,杂货铺也会有一封来自站长的信许是关于站长的近况,许是关于站长的小想法,许是关于站长想对大家说的话呵,小站建立了这么久,希望能够... 阅读全文

[站长说]轻安杂货铺。❤

在世间行走的人啊,大多行色匆匆

那些令人意外的惊喜,那些难以名状的悲伤,那些无处安放的小情绪

都因为纷至沓来的任务而沉淀在心底,难以释怀又难以倾诉

如果有一个轻安杂货铺

那么路过轻安的人们,可以驻足倾诉一下,或许还会得到回音哦~

每月的15日,杂货铺也会有一封来自站长的信

许是关于站长的近况,许是关于站长的小想法,许是关于站长想对大家说的话

呵,小站建立了这么久,希望能够再多一点温暖的元素

嗯,那么,你愿意来么?

收起全文

葬尽柔情是何人

关注

我死我生

《我死我生》 选曲:地尽头 作词:Xenobia喻渊 演唱:不才 修曲:殇玥sanae樣 后期:畅畅 海报:幻枫冷月 怜身眼中人 独入无人径甬 我雕梁画栋 我眉批死生 辟星子青冢 一目十行乱铭功 ... 阅读全文

《我死我生》

选曲:地尽头
作词:Xenobia喻渊
演唱:不才
修曲:殇玥sanae樣
后期:畅畅
海报:幻枫冷月


怜身眼中人 独入无人径甬
我雕梁画栋 我眉批死生
辟星子青冢 一目十行乱铭功
呵气拭红肿
月沉与日升 冷绘膏肓疯
十方来去无从衍生灵动
眼睁睁 梦如狠兽巡时空
满口齿落独与血并吞命终 
黄粱梦醒水绿与艳红
昼归你夜归我 凤眼菩提诵
一跃尘土中
线尽针钝死结存封心事瓮
我梦着梦的梦溺于恐
我衷了衷的衷 惊痛
无灾无梦 无死无生


暮色瘫软虹言语似夜车行 
柔光愈亲躬 雨浇愈残凶
黑若盲的瞳 春秋匍匐成绝症 
跪命迎谦恭
里子几多红 皮肉几层空
从容戏一生如把小鲜烹
到谢幕 无人喝我似是懂
满口齿落独与血并吞命终
黄粱梦醒水绿与艳红
昼归你夜归我 凤眼菩提诵
一跃尘土中
线尽针钝死结存封心事瓮
我梦着梦的梦溺于恐
我衷了衷的衷 惊痛
无灾无梦 我死我生


死亦不恸 无人窥城 我死焰飞腾
生亦翻涌 喃语呓梦 我生跌入空
春夏秋冬 五蕴皆空 生死都进贡 
拥雪消融 随风隐踪 我死亦我生

收起全文

顾恋

关注

忽而夏逝

前几天某人生病了,听到虚弱无力的声音,看到憔悴无神的面容,真是心疼到极致,一人在外,更是照顾不好自己。不说难过的话了,今天忽然想起,你我相遇在天气渐暖的三月天,相爱在微风不躁的四月天,相分在春雨淅沥的五月天,相离在凤凰花开的六月天。当然你我的故事不会轻易结束,我在脑海中无数遍上演再相遇的场景,听到你的消息,也是又喜又悲,&若我再见你,我当以何贺你,以沉默,以... 阅读全文

前几天某人生病了,听到虚弱无力的声音,看到憔悴无神的面容,真是心疼到极致,一人在外,更是照顾不好自己。

不说难过的话了,今天忽然想起,你我相遇在天气渐暖的三月天,相爱在微风不躁的四月天,相分在春雨淅沥的五月天,相离在凤凰花开的六月天。当然你我的故事不会轻易结束,我在脑海中无数遍上演再相遇的场景,听到你的消息,也是又喜又悲,“若我再见你,我当以何贺你,以沉默,以眼泪”。细想相识已三年有半,正应了那句话自从与君识,何曾属他人。我有时闷闷的,纵使心中有千言万语,也不会吐露一句,最喜欢听你在我身边滔滔不绝,恰好你说的我都感兴趣,有时我在想你我本就相知,不小心失散多年,终有一日会重逢。亲爱的,对于错过的那么多年,不要遗憾,我们还有许多光阴可以“虚度”。如果以后每天早晨醒来,都能看到你的睡颜,甚是欢喜。我饿了,要去吃午饭了,嘿嘿,写不了太多了。

                                                         你的曾经的回忆中素素在黄岛于2017年夏天的尾巴写下

收起全文

★·°遇見、堇色年華 ﹏

关注

【十里桃花】将临

【十里桃花】将临

这时我年轻 该有的爱如期望一般降临 即便寻不到梦中的荒地 我也已拥有这片楼林 四下街道安静 我在此栖息 并且日日感受黄昏的光晕 趁早的时光随太阳一同升起 我愿意陪同热烈的每一季去隐匿 我愿意独自陷入所有风景 即使日后我们相隔草原,山谷 我将在所及最高处为你摇铃 将去感染一场比戈壁... 阅读全文

【十里桃花】将临

这时我年轻

该有的爱如期望一般降临

即便寻不到梦中的荒地

我也已拥有这片楼林

四下街道安静

我在此栖息

并且日日感受黄昏的光晕

趁早的时光随太阳一同升起

我愿意陪同热烈的每一季去隐匿

我愿意独自陷入所有风景

 

即使日后我们相隔草原,山谷

我将在所及最高处为你摇铃

将去感染一场比戈壁更荒凉的孤旅

趁红日未息

收起全文

★·°遇見、堇色年華 ﹏

关注

【十里桃花】佐酒

【十里桃花】佐酒

我看见微尘漂浮在,你郑重其事的美好,衣服头发上的余光, 停滞逗留, 泥土里被露水浸透,麦子青翠里生长出偏黄,一口呛喉的酒,凝望里挂着锈迹斑斑的鱼钩,灰黑色的铜钱,氧化着侵蚀想你的愁,江湖里歌者唱一朝忘记,红楼里戏子演一出从头,我会感到天长地久,忙于赶路却错过,黄昏的消瘦。... 阅读全文

【十里桃花】佐酒

我看见微尘漂浮在, 
你郑重其事的美好, 
衣服头发上的余光, 

停滞逗留, 

泥土里被露水浸透, 
麦子青翠里生长出偏黄, 
一口呛喉的酒, 
凝望里挂着锈迹斑斑的鱼钩, 
灰黑色的铜钱, 
氧化着侵蚀想你的愁, 
江湖里歌者唱一朝忘记, 
红楼里戏子演一出从头, 
我会感到天长地久, 
忙于赶路却错过, 
黄昏的消瘦。

收起全文
人人小站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