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rite

关注

没什么 来看看

小站的排版可真是好看 随便排排就很温馨思绪万千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喝了点酒 很想我可爱的小站,来看看。晚安 祝大家都不用再回从前... 阅读全文

小站的排版可真是好看 随便排排就很温馨

思绪万千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喝了点酒 很想我可爱的小站,来看看。

 

晚安 祝大家都不用再回从前

收起全文

One tiny happy.

关注

做一个固执且有信仰的人

做一个固执且有信仰的人

周末的实验室空空荡荡的,一个人看完了这部前段时间备受赞誉的【血战钢锯岭】。震撼人心,但这震撼却并非来自宏大的对战画面和各种血腥的伤口。戴斯蒙德&多斯,一个宁愿被送上军事法庭也不肯摸一下武器的士兵。被约谈话,被处罚,被羞辱,被群殴,被送进监狱,外界的任何障碍都撼动不了他内心的信仰。于是,他成了那个最不被看好的人,没有人理解他那独一无二的固执,也没有人相信一个连... 阅读全文

做一个固执且有信仰的人

周末的实验室空空荡荡的,一个人看完了这部前段时间备受赞誉的【血战钢锯岭】。震撼人心,但这震撼却并非来自宏大的对战画面和各种血腥的伤口。

 

戴斯蒙德·多斯,一个宁愿被送上军事法庭也不肯摸一下武器的士兵。被约谈话,被处罚,被羞辱,被群殴,被送进监狱,外界的任何障碍都撼动不了他内心的信仰。于是,他成了那个最不被看好的人,没有人理解他那独一无二的固执,也没有人相信一个连枪都不肯摸的士兵到了战场上会有什么作为,也许,就是一个吸引敌人火力的活靶子吧。

也许上帝真的会眷顾那些有信仰的人吧。手无寸铁的多斯在九死一生的钢锯岭活了下来,不仅自己活了下来还在自己海军的炮火下,在日本鬼子的扫荡下救下了75名受伤的战友。整整一夜,他不停的鼓励自己救一个,再救一个,一遍又一遍,那是信念与信仰在支撑疲倦的肉体。

其实,并不是只有多斯一个人信仰上帝,也不是只有他一个人相信杀戮是最重的罪孽。可是只有他一个人固执的把自己的信仰贯彻到了最后。固执,是需要有一颗强大的内心做为支撑的。突然想起了路飞,去空岛之前在那个酒馆里,不管别人如何嘲讽他,把他打得头破血流,他也不还手。他坚信,空岛是存在的啊!就像多斯,被smitty百般羞辱的时候无动于衷,简直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好喜欢这样的人,好敬佩这样的人。

愿此生做一个固执且有信仰的人,撞破南墙也不回头!

收起全文

薄荷小镇

关注

情不知所踪,何以是归处

情不知所踪,何以是归处 &&竹小木 凌晨时分,没有月亮,没有喧嚣,只有指尖摩擦键盘的温润,一切都安静的刚刚好。 回忆总是绵长,零零碎碎的时光,放懒的心情,再次书写心情的我突然不由得一阵心酸,好像很少离开文字,却又似乎偏离了文字。 有些心情,提起笔突然就会下不下去了。仿佛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我累积了所有的成长。 ... 阅读全文

情不知所踪,何以是归处

——竹小木

凌晨时分,没有月亮,没有喧嚣,只有指尖摩擦键盘的温润,一切都安静的刚刚好。

 

回忆总是绵长,零零碎碎的时光,放懒的心情,再次书写心情的我突然不由得一阵心酸,好像很少离开文字,却又似乎偏离了文字。

 

有些心情,提起笔突然就会下不下去了。仿佛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我累积了所有的成长。

 

风花雪夜的幽怨和天真浪漫的心意在一路畏畏缩缩,我把文艺抛向了现实的后脑,在人际、组织和论文里一路颠簸,得到的和已失去的,突然就很想问问自己:后悔吗?

 

得不到答案。

 

一个人已经很久了,久到我都不知道如果有另一个的出现会是哪样的风景?那些风雨同行,一路相伴的人也渐渐开始了自己的生活。所有的人都开始在自己的生活里精打细算,总要谋得一份好的生活吧。所幸,在青春横行的校园里,你少了很多接触现实打磨的痛楚,却也在暗自神伤,情不知所踪,何以是归处?

 

马上又是毕业季,我坐在椅子上,拿着刚买的零食,看着室友们焦虑不堪忙着毕业和找工作,我想要填满自己的胃。一个即将走出象牙塔的懵懂菇凉,哪里有足以掌控自己人生的决断,爱情、学业、事业和未来的家庭像山间巨石碾压而来,我却少了安慰她们的权利。因为,所有的权衡与选择无非是自我还是爱情,当事情的发展并不如意不得不选择其一而牺牲掉其他东西的时候,她们的泪水和挣扎就像把我的头缓缓的加上一层塑料袋,堵的难受。明明都是比我优秀的菇凉们,拥有着我可以羡慕的却得不到的东西,还是被生活一点点削割,那么迷茫与彷徨。此刻的我,没有爱情、没有事业,每天忙于熬夜论文和开会,所有的事情都还没有完成,还看不到未来的那并不确定的路,还要一个人走着可能要很久,不由得一阵心酸。

 

室友今天对我说:好羡慕你,一个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用考虑那么多不用为爱而愁,未来的路全凭自己心意去吧。我笑的苦涩:万人宠不如一人疼,有人为你买好吃的、带你去看风景、给你肩膀、拉着你的手、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给你买漂亮衣服鞋子包包化妆品、心里永远放着你,有你在就是归属,难道这些要比我一个人走到陌生的城认识陌生的人寻找新的归属要来的可怜么?也许会有一些牺牲,但你们都是为了未来建造一个美好的家而放弃另外一些东西,这其中除了痛苦和挣扎,更多的是一份维护的爱和甜吧?

 

关于成长

 

成长教会我们,人生从来没有一路顺通,只有一往无前。

 

每个人都有他人羡慕的地方,也有自己烦恼的事情。成人的世界没有简单和容易可言,那些诸如我一般的配不上年龄的幼稚,究竟是被生活保护的太好还是会成为未来生活的蹩脚,谁也无从可知。

 

关于爱情

 

是不是,在羡慕与被羡慕的同时,你也期待着有一个温润如玉的男子来到你的世界,了解你的世界,无论是精神还是其他都可将你无限宠爱?你会因为这个人觉得风很轻、天很蓝、开到荼蘼的花很甜?

 

关于人际

有所为而有所不为,适合自己的可能未必就是错了吧,我还在坚持着相信。此刻凌晨一点,同为女主席的菇凉发来一张图片,是K歌后的麻将,独独缺了我的那一幕。今天像每一个开学后的昨天,又开会了,晚上结束会议后,我一如往常拒绝了一起共事的狂欢,美酒咖啡夜生活的场景里,我总会显得有些突兀和格格不入。一旦走进一个组织里,无论好坏,团结在一起进步或是颓废应该是很正常的相处模式,我却总是喜欢总是习惯缺席工作外的续杯,就是一份不愿忤逆自己的心思去走着。无所谓对错,我知道,一旦走出象牙塔更多的是身不由己,那么,我就更想要坚持一下,再努力坚持一下,玩乐可以晚一点,我可以做好自己的事,得到与放弃之间总是要有个选择呢。

 

关于心情

杂乱无章,迷茫失措,害怕辜负时光的美好和家人的期许。所有的心情都是在担忧和害怕,甚至与会害怕做出的任何选择都不是所有人都满意的。看着自己总是在别人的故事里成长着,又小心的、天真的、佯装着大人的模样去思考着每一件事情,似乎,跌跌撞撞的没有一份答卷真正的让自己满意过。(哭笑不得)

 

总之,很久没有书写心情,文字杂乱无章的也正如现在的自己一般,借用平凡的笔墨渲染一下苍白的纸张,然后忘记那些随时喜欢跳出来的扰人心思。就向着你期待的方向前行吧,别怕,路还远,即使迷路,也可以再次导航,晚安!

收起全文

不知名

关注

我希望你遇见他——贰拾壹

我希望你遇见他——贰拾壹

爱乐之城,推荐它不因为他美妙的配乐和百老汇风格,而是因为它美妙的结局,真实有美好,也许人生注定要选择,很多“梦想”可能不会实现,但走了自己的路走下去,虽有遗憾然各自圆满,也挺好。老实说开头的时候我差点看不下去,以为又是美国梦傻白甜才子佳人梗,但是最后给了我好大一个惊喜。去看吧~

不知名

关注

我希望你遇见它——贰拾

我希望你遇见它——贰拾

洛基恐怖秀是一部极其著名的Cult电影,一个故事的脑洞能有多大,它演给你看。这个家伙打破了一切关于电影的约定俗成,混沌荒诞的画面下感觉却鲜明的传递过来了。P.S.并没有什么特别恐怖的画面,放心看~

一马平川1818

关注

怎样做决定才能不后悔

终于快到午餐时间了,饥肠辘辘的你决定订餐。一整个上午你都很想吃烤芝士三明治,幸运的是你知道周围有一些做得不错的烤芝士三明治外卖。唯一的问题是,你该选择哪一家呢?怎样做决定才能不后悔对于某些人而言,这问题比较容易。心理学研究一般根据人们做决定的方式将他们分成了两种类型。第一种是满足者,只要他们找到了满足他们一切需求的选项,他们就会不再纠结。切达奶酪?选了。加一... 阅读全文

终于快到午餐时间了,饥肠辘辘的你决定订餐。一整个上午你都很想吃烤芝士三明治,幸运的是你知道周围有一些做得不错的烤芝士三明治外卖。唯一的问题是,你该选择哪一家呢?

 

怎样做决定才能不后悔

 

对于某些人而言,这问题比较容易。心理学研究一般根据人们做决定的方式将他们分成了两种类型。第一种是满足者,只要他们找到了满足他们一切需求的选项,他们就会不再纠结。切达奶酪?选了。加一块培根?加。点好了。但另一种是“最大化者”,他们会衡量所有的可能性,有时候会多次衡量,直至他们选择出了最好的那个位置。这种人会一直纠结该在哪家外卖店点单,才能吃上最美味的三明治。

 

总体而言,满足者通常比最大化者更为自己的选择感到开心,不论他们的选择是午餐点什么这类琐事还是跳槽等改变人生的事情。很大程度上这是因为他们不想浪费时间思考他们抛弃了的选项。但根据最近一项发表于《个性与社会心理学通报》上的研究,这还不算完。

 

研究人员们在一系列实验中,调查了参与者对其生活的满意度、自我反省的倾向以及对“我对自己有着最严格要求”之类说法的赞同度,并让他们在进行虚拟的做决定场景中汇报自己的情绪状态。结果他们发现那些被归类为最大化者的人实际上还能再被分为两种。专注于优惠的最大化者会仔细衡量每个选择的优劣,寻找积极倾向的结果;另一方面,专注于评估的最大化者会认为一定存在客观上最好的选择和时期,同时他们会竭尽所能地寻找它。

 

研究人员们表示,第二组的人承受着当最大化者带来的焦虑。加拿大滑铁卢大学的社会心理学家是该研究的主要作者,他在一项声明中表示:“仔细评估选择并没错,但在做决定的时候反复衡量同一个选择反而会让人更沮丧更后悔。这样做会让你一直思考自己没有选择的所有选项,而不是去享受你最后选择的结果。”与其思考周围三公里内的烤芝士三明治,不如好好享受你买到的这一个。很有可能它也很美味。

收起全文

一马平川1818

关注

在物理法则的天空下,任何不为背定律的事情都是可能的

你是否思考过,我们的身体以及器官是如何分辨左右?而动物界还存在哪些非对称性,他们有时如何产生的。非对称性研究史2009年的某天,Ann Ramsdell被确诊为3期乳腺癌,与常人不同的是,她并没有挨家挨户的去医院问诊,这样的搜寻太过盲目。Ramsdell开始浏览相关的科学文献,寻找能使她康复的可靠专家。之所以有着与普通病急乱投医的病人不同,因为她是南卡罗莱纳... 阅读全文

你是否思考过,我们的身体以及器官是如何分辨左右?而动物界还存在哪些非对称性,他们有时如何产生的。

 

非对称性研究史

 

2009年的某天,Ann Ramsdell被确诊为3期乳腺癌,与常人不同的是,她并没有挨家挨户的去医院问诊,这样的搜寻太过盲目。Ramsdell开始浏览相关的科学文献,寻找能使她康复的可靠专家。之所以有着与普通病急乱投医的病人不同,因为她是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的一名进化生物学家,而且通过文献查询她很快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左边欧派和右边欧派发生乳腺癌的人群有着不同的痊愈恢复的概率。

 

而更加令人吃惊的是,对于有着非对称乳腺组织的女性,发展(乳腺)癌症的概率要高于常人。

 

而非对称性并非显而易见。表面上看,人体的结构相当的对称,而在皮肤之下,非对称结构才会暴露于我们的眼前。想想那些在肚子里九曲十八弯的肠子,以及那些不是成对发育的器官。至少对大多数人而言,我们只有一颗心脏,却接着两根管子(静/动脉),将自己扭曲成一个非对称的血泵,可以同时将富氧的血液推送到全身,同时将静脉血送入肺部,而这一过程仅需要跳动心脏。我们身体的非对称性简直对我们的生存太重要了,而这种非对称性却被我们所忽视。

 

在她早期的学术生涯中,Ramsdell从来没有重视过非对称性。不过在他的论文答辩中,她借用了一张投影片(那个时代还没有ppt,用的是投影机)。这张投影片是一只鸡的胚胎的发育图,在某个阶段,心脏循环正好开始向体腔的一边偏移。当时一个学生指出她把片子放反了。使得当时的氛围比较尴尬,但是她当时并没有考虑到心脏循环的方向性。而这种鸡的发育投影片却能够明显的区分出左右,就和我们体内一样。之后,她在博士后的研究工作投入到心脏循环的非对称性研究中去了。

 

数年之后,她的癌症痊愈,她的研究也从心脏血循环的非对称性扩展到哺乳动物的乳腺非对称性中。在有袋类哺乳动物中(像袋鼠kangaroo和小袋鼠wallaby),它们左右乳腺分泌不同种类的奶,这种区别用于哺育不同年龄段的幼崽。但是,在她早期对老鼠的研究中几乎很失败,因为老鼠的乳腺并没有体现出任何非对称性,而是几乎完全的对称性。

 

所以她只好从表面的研究扩展到对能够促使胸腺组织细胞异质性分化的基因片段和蛋白质入手,好在这次她的方向没有搞错。左乳腺,跟倾向于发生癌变,也含有更高的非专门性/非特化细胞细胞(unspecialized cell:对应的特化/专门性细胞具有特定职能,属于高度分化型。),相关工作发表的论文仍然在审稿阶段。这些细胞能够辅助乳腺组织修补受伤的区域,由于非特化细胞仍然具有高度的可分化性,他们也可能形成肿块。但对于这种左右分布不一的原因,目前还处于探索中。她猜测这种分布可能由于早期的胚胎发育环境有关,这使得后期的分布在左右形成了差异。

 

Ramsdell和一帮进化生物学家希望解释细胞分化过程中自身是如何区分左右的(想象处于三维环境下的细胞,类比于在坍塌雪崩中掩埋的人,需要通过自身去获取空间感。),很快不同左右撇子的管弦乐演奏家就成为他们的关注对象。

 

左利性

 

早在二十世纪90年代,一帮科学家在研究胚胎发育过程中不同基因活跃程度的项目中取得了惊人的发现。在目前已经研究的所有脊椎动物胚胎中,一种命名为Nodal的基因出现在胚胎的左边。接着他们对另一种奇特的基因片段起名为Lefty,Nodal和Lefty在发育过程相互关联。当Lefty压制Nodal在胚胎右边的活动,相关的编码工作将难以继续。而Lefty-Nodal也成为不对称性研究的遗传线路研究导向。而相关的研究由哈弗大学的Cliff Tabin的团队发现。

 

那么,是怎样的契机促使胚胎发育中出现Nodal和Lefty的基因呢?日本科学院院士广川信隆在早期对此进行了相关的探索。如果把胚胎的早期发育看作是一个小盘子,在盘的底部有一个小的凹点,整个底部被纤毛所覆盖,摇曳的细胞在此之上不断扩张。而在周围的流体中,形成了一种向左流循环。之后2002年的一项研究中证实了,这种流方向的改变将会影响Nodal的表达。

 

非对称性研究史

 

而纤毛受损则一直被认为与非对称相关的疾病强相关的。卡塔格内综合征为例,固定的纤毛(非流动?),会导致后气管发生呼吸困难的症状。有趣的是,有着这种症状的非对称身体病人,身体器脏与正常人完全相反,也就是我们所谓的镜面人。而在21世纪初期的研究中,这一现象被发现与细胞中辅助运输的相关蛋白质缺陷相关,也包括纤毛。之后,2015年发表在《Nature》的研究确定了老鼠体内的12对相关基因,与纤毛缺陷导致的非正常不对称性症状相关。

 

当然,这锅不能全让纤毛背。因为很多动物,甚至一些哺乳动物胚胎发育阶段没有这个结构。塔夫茨大学的Michael Levin解释了这一现象。

 

非对称性研究史

 

另外,马达蛋白(负责运输功能的蛋白)也不仅仅在纤毛中出现,而其余的非对称性发育过程中我们都需要借助这种交通枢纽,比如在细胞框架的构建中,他们负责搭建出主体的道路结构和核基质,指导剩余细胞结构的运输和安装。

 

后来,大量的研究结果解释了非对称性在单个细胞中的表现,细胞本身有自己的左右利偏好。伦斯勒理工学院的生物工程师Leo Wan描述到:当细胞碰到某个障碍,一些细胞会沿着左边,另一些则沿着右边绕。他设计了一种带有连个同心圆的脊的金属试床,让后将细胞放到脊的两边,然后观察他们的运动模式,在这种情况下能够直观的观察到细胞的运动趋势。

 

非对称性研究史

非对称性研究史

 

wan认为细胞的这种移动上的偏好得益于细胞基质中的两种元素的相互作用--肌动蛋白和肌球蛋白。肌动蛋白(Actin)构成了细胞结构上的蛋白质通路,而肌球蛋白则在这些通路上驰骋,同时他们会携带其他的细胞结构(对就是那个托着巨大东西迈着轻快的步伐前进的那个动图)。这两类蛋白都以在肌细胞的活跃性被人所认识,他们是肌肉收缩的关键。大板大学的细胞生物学家 Kenji Matsuno发现了一种自命名为非常规肌凝蛋白(unconventional myosins)的系列研究,这也与(细胞)非对称的形成有关。他认为肌凝蛋白与细胞的偏向性有不可分割的作用。

 

非对称性研究史

 

这时候生物界的瑰宝--果蝇就要出场了,它既没有纤毛盘结构,也没有Nodal蛋白,但是他有非对称结构的直肠结构。Matsuno描述到这种直肠细胞结构的非对称性体现在肌球蛋白,而偏向性体现在细胞的初始倾斜对直肠发育的指导作用。细胞的偏向性除了影响他们运动时的选择倾向之外,还与细胞间的连接模式有关。所有的细胞聚集在一起,扭曲的细胞影响了直肠的螺旋和偏移。类似的过程也影响了蛔虫秀丽隐杆线虫(roundworm C. elegans)的发育。

 

对脊椎动物而言,Nodal不是非对称发育的必要因素。在2013年《Nature communications》上,Jeroen Bakkers发表一份研究报告,报告描述了斑马鱼心脏在缺少Nodal基因时会长到右边。实际上,类似的操作在实验室的其他鱼类身上也能够使得心脏长到右侧。对于缺少Nodal的动物而言,心脏会从原本的左侧长到右侧,这中情况也适用于其他的非对称器官。

 

细胞间交流

 

对Tabin而言,类似的实验只能证明Nodal是非对称发育的关键因素,而非充要条件。在进化论的观点来看,突破对称性并非十分困难,有很多方式能够造成现在的非对称性,而对不同组织器官而言,他们的非对称性也是由不同原因形成的。

而进化的目的不光是产生能够适应环境的变化,同时要保证我们的变化是可靠而鲁棒的。通过Nodal-Lefty这种多重条件组合正是使得非对称性鲁棒的方式之一。

 

非对称性研究史

 

而其他的关联性因素也等待着我们继续的发觉。而细胞间的通信机制可能是下一个潜在需要我们进行探索的关键点,显而易见,这种在一定规模下形成的规律性如果没有配套的通信机制简直会一团糟。

 

细胞核基质主要导向特殊蛋白的向细胞表层运输。一些使得细胞通过交换电荷达成交流目的。在他的研究中,这种电通信能够指导细胞的运动,也能够指导基因的表达。当我们阻塞通信信道,非对称发展总会一团糟。而通过人为干扰这一系统,我们就能导向相关的发育按照我们所设想的方式进行。比如六条腿的青蛙,四头虫,以及八翼神鸡,而不需要更改物种的基因,这样那些总拿转基因说是的事妈就可以闭嘴了。我们只改变的基因的表达,基因还是那些。

 

而这种对器官组织的发育可预测性和可调整性使得Levin对未来我们能够对自身器官开启自我修复带来了令人兴奋的曙光。每次震撼性的发现和研究下,未来生物能够对复杂身体的自我修复的可能性就更高,这也将成为医疗的革命性颠覆发展。虽然很多人认为现在这样的期望还过于乐观,但是作为一名工学博士我的信条是:在物理法则的天空下,任何不为背定律的事情都是可能的。

收起全文

一马平川1818

关注

其实我们并未准备好迎接不可避免的半机械人未来

多年来,Lee一直想要成为人形震动棒,即带有植入物、能给异性带来愉悦的仿生人。他希望在升级完自己的外生殖器之后,只要一打开这样的设备,他的男性象征就能与世界上最受欢迎的性玩具匹敌,至少在理论上是这样。他将其称作Lovetron 9000,并且非常期待它的到来。他并不仅仅想自己展望这样的未来,他也希望你能这样想。Lee是一名生物黑客。他的耳朵里有细小的磁铁,可... 阅读全文

多年来,Lee一直想要成为人形震动棒,即带有植入物、能给异性带来愉悦的仿生人。他希望在升级完自己的外生殖器之后,只要一打开这样的设备,他的男性象征就能与世界上最受欢迎的性玩具匹敌,至少在理论上是这样。他将其称作Lovetron 9000,并且非常期待它的到来。他并不仅仅想自己展望这样的未来,他也希望你能这样想。

 

Lee是一名生物黑客。他的耳朵里有细小的磁铁,可以充当内置耳机。为了好玩,他的手指里面也有磁铁。他还有可以感应体温的植入物,以及配备了近场通讯技术的植入物。后者可以可以连同某个文字转语音的程序,让他的手机自己念短信。

 

在他最近的实验中,Lee在他的大腿皮肤下安装了可以吸收能量的非牛顿体泡沫管道,以充当某种内置护腿板。它完全就是一场灾难。他带着这玩意儿同两个朋友飞到加州工作后,腿肿胀得非常厉害,以至于缝线都崩开将植入物暴露了出来。每次他站起来的时候,他都会觉得身体很痛。某天晚上,充满勇气的他自己将植入物拽了出来。

 

但他并没有被吓到。有些人觉得Lee在自残,但他觉得他是在自我提升。

 

LoveTron 9000是目前Lee最冒险也最具野心的项目。世界上也有其他生物黑客,比如指甲里植入LED灯和NFC芯片的人,再比如因事故失去一只眼的Rob Spence干脆用模拟相机来替换这只眼。

 

但没人会像Lee的神经机械铅笔这么夸张。

 

明年,Lee希望Lovetron 9000能够装上蓝牙。他打算推销他的植入物,希望它能成为下一代性玩具。

 

Lovetron 9000将由一个拇指大小的触感设备构成,它可以被植入耻骨的皮肤下,就在皮纳斯上方的皮脂里。剃毛、消毒并进行局部麻醉之后,钻孔器会在这里弄出一个3.8厘米长的口子,创造出一个能将设备装入的小口袋,之后再将这里缝起来。Lovetron有一个马达、电池和开关,佩戴者可以仅靠磁力就将它打开或关闭。打开后,它会将一种振动波传到皮纳斯上。Lee此前并未接受过任何正规医疗训练,但在某生物科技公司的协助下他得以设计出这样的设备。经过两周后伤口愈合了,该设备也准备就绪了。安装了它之后,在上面的伴侣也会感到很享受。

 

对Lee来说,振动的皮纳斯植入物是男人与机器之间的一道模糊分界线。他说:“它是一个唾手可得的果实。”

 

如果世界上有人会支持这种生化人性变革,那么Lee看起来不像这种人。长着大胡子的他,看起来更像是西雅图咖啡专家而非极端的生物黑客。他目前离异,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住在犹他州西南部,替某包装销售公司管理仓库。

 

以前Lee是一名虔诚的宗教信徒,他说:“以前我对太空旅行和极端的技术进步感兴趣,后来我变成了无神论者,用科学和超人类主义代替了上帝和天堂。”

 

多年前,他翻祖母留下来的杂志时看到当时的新闻标题说,人类就要迎来没有疾病和死亡的世界。显然,这些从未变成现实。

 

他开始慌了,决定自己动手来找到成为不朽半机械人的方法。

 

他在网上找到了早期较为著名的生物黑客Lepht Anonym的博客。Anonym的成就只比某些自制神经机械和人类生物学基本理解多一点。Anonym曾做过手指磁体,这最先是人体黑客教父Steve Haworth探索的成就。Lee了解了相关情况之后,自己约了这位教父并驱车四百英里前往亚利桑那州得到他的第一个植入物。

 

一位极端的生物黑客,想把自己改造成人形震动棒

 

此后,他的实验越来越大胆,其成功程度也各不相同。

 

2013年,他有了第一个耳塞植入物,这一植入物是为了让他悄悄在满是人的房间里听音乐。Haworth在他耳屏皮肤下植入了两个磁体,他的脖子周围可以戴一个磁性线圈,这样的磁场能够引起植入物震动并产生声音。他对这一设备的计划充满了野心,当时他曾表示他能够利用智能手机里的GPS看到他自己,从而进行导航。

 

但实际上,这一设备的性能相当平庸。声音质量不够好,在满是人的房间里它的声音几不可闻。但Lee说他还是经常使用植入物听歌和新闻进行放松。

 

他的改造总是充满了幽默。他的NFC芯片程序曾经能够让他的手机说“自毁程序已启动,爆炸将于10、9、8……后进行”,他说这是一个不错的聚会恶搞。

 

两年前,Lee差点在浴缸里把他自己电死,当时他曾试着用机械对抗低温。他在浴缸里灌满了冰,之后在手臂上绑了个电热垫就进去了。他想知道身体某部位的植入加热设备能否让全身暖起来,但那时电热垫沉入了水下。这一实验还有待他进行重复。

 

Lee坚持他的植入物都很安全,但其他人不这么看。他的前妻正在要两个孩子的抚养权,她认为他的爱好很危险,这会让他变成一个糟糕的父亲。目前,他已经被剥夺了共同抚养权。

 

抚养权之战并未阻碍它的Lovetron计划。在他看来,Lovetron是人类进化的一个里程碑。

 

我曾看到一位DIY外科医师给某位男子动手术取出他手指中植入不当的磁体。他手指中的磁体已经滑入手指身处的肌腱附近,已令他多年感到不适。但百折不挠的他,选择在体内再次植入两个芯片。

 

Lee表示:“你植入的任何东西最后都要取出来。我们植入的时候就很清楚这一点。”

 

既然如此,也许其实我们并未准备好迎接不可避免的半机械人未来。

收起全文

一马平川1818

关注

姑娘叫杜江,我们叫她杜鹃

姑娘叫杜江,我们叫她杜鹃,在一家小型影视公司做编剧。杜鹃人和名字一样,小巧可爱,但性格直率,笑点极低,大笑起来几乎能够看见扁桃腺,咯咯咯地停不住,就差一口气背过去了。有天店里没什么客人,蔡秋把我喊过来,我俩正在店里围着个电磁炉吃火锅,杜鹃突然抱着只小黑狗跑进店里来,流着泪说,我在路边捡到的,它受伤了,你们帮帮它。都说笑点低的人泪点也低,是真的。我和蔡秋也不懂... 阅读全文

姑娘叫杜江,我们叫她杜鹃,在一家小型影视公司做编剧。杜鹃人和名字一样,小巧可爱,但性格直率,笑点极低,大笑起来几乎能够看见扁桃腺,咯咯咯地停不住,就差一口气背过去了。

 

有天店里没什么客人,蔡秋把我喊过来,我俩正在店里围着个电磁炉吃火锅,杜鹃突然抱着只小黑狗跑进店里来,流着泪说,我在路边捡到的,它受伤了,你们帮帮它。

 

都说笑点低的人泪点也低,是真的。

 

我和蔡秋也不懂医,蔡秋看杜鹃急得流眼泪,开车拉着我们直奔宠物医院,出门时还不忘回头和几个客人说,今天不收钱啦,你们喝完直接走就行,不用等我回来。

 

在医院里医生说,小狗的皮外伤没什么,关键是有狗瘟,我可以帮它打点药,但能不能熬过去,关键还要看它自己。

 

杜鹃听了眼泪断了线地往下掉,蔡秋一咬牙,又开车回到店里,路上买了排骨,大锅小火,咕嘟咕嘟炖了大半天,炖得一锅汤发白,然后盛了一大碗端到小黑狗面前说,吃吧,吃了病才能好。

 

小黑狗趴在地上呜呜地叫,过了会儿挣扎着站起来用舌头舔舔排骨汤,然后叼起来一小块骨头,咬起来嚼嚼,嘎嘣嘎嘣响。

 

杜鹃脸上还带着泪,说,对,乖宝宝,吃下去给他们看看,咱们是没那么容易就死掉的。

 

都说狗是土命,沾土就能活,之后蔡秋的小店关了好几天,和杜鹃一起精心照顾小黑狗,终于奇迹发生了,小黑狗一天一天好起来,就在小店门口的地上打滚,从此蔡秋的小店又多了一名伙计,小黑狗吐着舌头蹲在门口接待客人,人们也都喜欢摸摸它的头,然后从包里拿点东西给它吃。

 

因为小黑狗,杜鹃也喜笑颜开。

 

 

有天店里突然来了一个男人,找杜鹃的,我和蔡秋隐隐地感觉到不妙,小黑也卧在门口警惕地盯着他。

 

两人面对面地聊了一个多小时,男人离开了,剩下杜鹃红着眼坐在座位上。小黑狗吧嗒吧嗒地跑过去卧在杜鹃的脚边,杜鹃抱起小黑狗轻轻地抚摸着它,一下,两下,三下......

 

每抚摸一下,就有一颗眼泪掉下。

 

我和蔡秋面面相觑,后来才知道男人是杜鹃的初恋,两人大学恋爱,到现在七年的时间,眼看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结果男的被上司家的姑娘看中了。

 

杜鹃说,我做编剧,写了那么多狗血的剧本,没想到我就是里面最臭的一滩。

 

我安慰她说,我做编辑的时候,主编和我说她认识的一个女作家在家捉奸,没想到床上的是家里的保姆和楼下收破烂的老大爷。所以啊,人们都爱说影视狗血,小说狗血,但要真论起来,生活才是最狗血的东西。

 

杜鹃红着眼不知道说什么。

 

那晚蔡秋把杜鹃送回去以后,我们坐在一起喝了很多酒,很快他喝多了,趴在桌子上,小声地说,夏茵丹,我喜欢杜鹃。

 

我点点头,我知道。

 

蔡秋说,你可能不知道,这不是我第一次见她哭了。

 

我有些恍惚。

 

蔡秋接着说,她来店里的第一天就在哭,我知道她一定有伤心事,但我没有问,我知道每个人都有伤心事,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季节,都要经历过最寒冷的那个冬天,然后等待着来年冰雪消融的时候,从此以后晴空万里,总会有那一天的。

 

我听得眼角湿润,用力地点点头。

 

每个人都有太多的伤心事,多么暗潮涌动的夜,我不说,不说就是在帮你,帮你就是在帮我,因为我想陪着你,我想和你一直在一起。

 

说完蔡秋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我起身关好店里的窗户,十月的风已经渐凉了,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第二天蔡秋把店交给他妹妹搭理,人就没了踪迹,杜鹃也联系不到。等到再见到俩人的时候是半个月后,一个周末杜鹃来到店里,蔡秋跟在后面,鼻青脸肿,我惊呼,你被人揍了啊?

 

杜鹃抬头看了一眼说,学人家打架,让人揍了不说,还在派出所关了半个月。

 

蔡秋白了她一眼,然后和我说,他也没好到哪去,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

 

我知道那人是谁,但我不知道说什么,所以扭头去买午饭,等到回来的时候两个人正站在门口,杜鹃拎着一个小的行李箱。

 

杜鹃说,对不起,但还是谢谢你。

 

蔡秋说,没关系,我送你。

 

我知道杜鹃可能要走,很多故事到最后,无非她说对不起,他说没关系,然后各自不见踪迹。

 

我站在门外。突然小黑叫着跑出来,离着大老远小黑就扑了过去,杜鹃蹲下伸出手摸摸小黑的头,小黑就转着头用舌头舔她的手。

 

杜鹃突然红着眼说,小黑啊,你乖乖的。

 

小黑呜呜地叫,蔡秋拿过杜鹃的行李说,走吧。

 

俩人在前面走,我在后面大声问,还会回来吗?

 

杜鹃没有说,只是扭过头笑着向我摆摆手。蔡秋连头都没回,一个人把杜鹃的行李放进后备箱,然后带着杜鹃一路远去。

 

又是离别,这些年我对离别的声音太熟悉了,发动机点燃的声音,站台上汽笛的声音,风吹落第一片树叶的声音,雨水奋力打碎在车窗的声音,因为什么都抓不住,所以什么都留不住,连一点回头的余地都没有。

收起全文
人人小站
生命要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
顶尖小站
每日一文
顶尖小站
大榕树洞里的老灵魂
顶尖小站
图说心语
顶尖小站
焚文觅光
顶尖小站
文字控
顶尖小站
二十六 你未嫁 我娶你
顶尖小站
歌词控.LRC
顶尖小站
爱你像抹茶
顶尖小站
那一瞥惊鸿
顶尖小站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