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遇春之尘境心影录

关注

游城录:厦门与扬州五

游城录:厦门与扬州五

作者:史遇春 (五) 爱过之后,再爱的能力并不会消失,只是看你能不能碰到更优秀、更合意的。对厦门,依然深爱着,对扬州,也动了心。动心归动心,但并不见得就会怎样。我还会回到厦门,继续我的生活,继续欣赏厦门。也许,我会一辈子都在厦门生活;也许,我又会漂泊到别的城市。我想,无论到哪儿,对厦门的爱不会改变。假如永留厦门,我想,偶尔我也会想... 阅读全文

作者:史遇春

(五)

爱过之后,再爱的能力并不会消失,只是看你能不能碰到更优秀、更合意的。

对厦门,依然深爱着,对扬州,也动了心。动心归动心,但并不见得就会怎样。我还会回到厦门,继续我的生活,继续欣赏厦门。

也许,我会一辈子都在厦门生活;也许,我又会漂泊到别的城市。我想,无论到哪儿,对厦门的爱不会改变。

假如永留厦门,我想,偶尔我也会想起扬州,想起扬州的秋日:低矮的楼房错落有致;仿古的、徽派的建筑高雅华贵;深蓝的色彩底蕴含蓄;各种草木和城市的色调融为一体……

对城市的爱,简单……

(六)后记

这一阵子在镇江,虽然对厦门很是怀念,但并没有游子思乡的情愫。像我这样漂泊无依的人,无论在哪个城市,都不过是过客而已。

哪里都有山,哪里都有水,为什么只有故乡的山水才让许多人深深感触呢?说白了,还不是一个“情”字;情字说到底,还不是人。怀乡,思故里,其实只是怀人。

厦门,没有家,对我,仍然是漂泊;再怎么爱,在我,也不过是一厢情愿。

不留恋眼前,走到哪里都是天;不固守家园,漂到何处都有岸。

且走且说吧

(全文结束)

游城录:厦门与扬州五

收起全文

史遇春之尘境心影录

关注

游城录:厦门与扬州四

游城录:厦门与扬州四

作者:史遇春 (四) 厦门的青春活力,正如少女,以朝气为资本,让我这自觉老去的人有些压抑。厦门岛内,人多地少,繁华地段的路窄,建筑物高大,行走其间,压抑感顿生。这些,正如用年轻的气势而咄咄逼人的刁蛮而又不失可爱少女。扬州就不一样了,繁华地段,楼高不过六、七层,路面、街道宽广,行人稀少,正如气质淡雅的妇人,少了少女的任性,以优雅的姿... 阅读全文

作者:史遇春

(四)

厦门的青春活力,正如少女,以朝气为资本,让我这自觉老去的人有些压抑。厦门岛内,人多地少,繁华地段的路窄,建筑物高大,行走其间,压抑感顿生。这些,正如用年轻的气势而咄咄逼人的刁蛮而又不失可爱少女。

扬州就不一样了,繁华地段,楼高不过六、七层,路面、街道宽广,行人稀少,正如气质淡雅的妇人,少了少女的任性,以优雅的姿态示人。

扬州的美,不仅在于外形,更在于气质。它的建筑规划比较统一,对建筑的高度要求很严格,小高层、高层几乎没有;建筑外观的设计,要么是徽派的民居风格,要么是西洋与中国古建筑的结合,有点像西安古城内的建筑风格,但少了西安皇宫大家和贵族的血统。若以女子来比拟,西安是雍荣华贵的宫廷丽人,扬州则是江南读书人家的主妇。

我曾说:希望在江南的某个园林中有我的书斋,夜夜读书,有红袖添香。

读书江南似乎已不大可能,读书在我,也是很遥远的梦了。那个梦想中伴我的红袖,至今也不曾出现。人间烟火,是洗去脂粉的脸。这一切,只是让华美的梦想点缀现实的人生罢了。

假若厦门真是爱人,那扬州真可扮那添香的红袖了。

(未完待续)

游城录:厦门与扬州四

收起全文

史遇春之尘境心影录

关注

游城录:厦门与扬州三

游城录:厦门与扬州三

作者:史遇春 (三) 昨天,才知道,扬州和厦门一样,也是&世界人居奖&的城市之一。中国自评的奖项,大家或许常常会疑心它里面的水分。外国的奖项,人们倒是常常会信它三、五分。这倒不是崇洋,亦非媚外。只是因为人家的制度比较健全,这就使得许多人在非正常利益面前不敢伸手。或许,从本质上说,他们不见得就比中国人清廉多少,只是律令之剑常悬顶上,... 阅读全文

作者:史遇春

(三)

昨天,才知道,扬州和厦门一样,也是“世界人居奖”的城市之一。

中国自评的奖项,大家或许常常会疑心它里面的水分。外国的奖项,人们倒是常常会信它三、五分。这倒不是崇洋,亦非媚外。只是因为人家的制度比较健全,这就使得许多人在非正常利益面前不敢伸手。或许,从本质上说,他们不见得就比中国人清廉多少,只是律令之剑常悬顶上,制度在约束人而已。

先说说我对厦门和扬州的定位,这定位自颜色始。

厦门大学屋顶的橙红瓦,我自认是厦门的代表色。当然,厦门其它的颜色也不少,但在我,是把橙红引领的浅色做了厦门的颜色来看的。

有位先生曾说,他不喜欢厦门大学,不说别的,就连建筑的颜色都让人觉得浮躁。他说他喜欢南京大学,那古朴的青瓦蓝砖一看就像做学问的地方。

人活着,得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得用自己的头脑想问题,不能拿了别人的想法作我的主张,心中不加半点思索。尽管那位先生后来红遍了大江南北、黄河两岸,但他的见解并没有影响到我。南京也许真有她的古朴宁静,但厦门却不见得就因为色彩而浮躁。

厦门是有活力的厦门,是樱唇待吻的少女。因为年轻,所以橙红引领的浅色调正好是对她量身定做的颜色。这浅色调,配以厦门四季常开、四季常新的花,配以厦门四季长绿的草木,正是厦门的青春朝气所在。

扬州,我只有一面之缘。这一面之缘便让我印象深刻。古人有“倾盖如故”之语,我与扬州,或可用此语界说。厦门的颜色是橙红引领的浅色调,扬州的颜色是瓦蓝代表的深色调;厦门是樱唇待吻的青春少女,扬州是风姿绰约的优雅少妇。

(未完待续)

游城录:厦门与扬州三

 

收起全文

史遇春之尘境心影录

关注

游城录:厦门与扬州二

游城录:厦门与扬州二

作者:史遇春 (二)厦门是爱人,所以会自觉不知觉地把她拿来和别的地方比。中国人有句常说的话,叫做:&他人妻子自家儿。&这是比较的结果,也是真实人性的写照,跟&色不色&绝对无任何关系。几千年男尊女卑的传统,这话当然也是男权社会的产物。其实,在妇人的心理中,也有&他人夫君自家儿&的意识,或者倾向,只不过人们不这么说罢了。我虽不大会收拾物什,却十分喜欢整洁。... 阅读全文

作者:史遇春

(二)

厦门是爱人,所以会自觉不知觉地把她拿来和别的地方比。

中国人有句常说的话,叫做:

“他人妻子自家儿。”

这是比较的结果,也是真实人性的写照,跟“色不色”绝对无任何关系。几千年男尊女卑的传统,这话当然也是男权社会的产物。其实,在妇人的心理中,也有“他人夫君自家儿”的意识,或者倾向,只不过人们不这么说罢了。

我虽不大会收拾物什,却十分喜欢整洁。

厦门的整洁清新、明丽可人惯坏了我。

无论到了什么城市,只要是脏、乱,只要是绿化跟不上、尘土飞扬,哪怕它权可倾国,富甲天下;哪怕它是省会、是京城,我都会对它们有所喜爱。

我也常常自嘲,可能那些城市不见得就会接纳我,但在我挑剔的眼中,它们是永远无法入眼的、无法进心的。

这时,又想起有人说过的话来,难道爱过一次之后,真的就永远失去了再爱的能力?偶尔会这么问自己。

去过深圳之后,对城市的看法稍有改观。深圳也算平坦,街广路宽,环境也算可以。于是便开始相信,还是有比厦门好的地方。

此前,对深圳有一些成见:比如它的快节奏,我这懒散的人就不大喜欢;比如关于它的治安的负面传闻,就让人难免胆战心惊。看过它的建筑之后,也觉得没有什么特色可言。我自爱可人的厦门,虽然深圳也使我心动过。

曾经,去过合肥。它的一些新区倒也过得去,但整体印象平平。

昨天,去了扬州;今天,就有些留恋。虽然心中的厦门仍在,可眼前的扬州也让人顿生欢喜。

(未完待续)

游城录:厦门与扬州二

 

收起全文

史遇春之尘境心影录

关注

游城录:厦门与扬州一

游城录:厦门与扬州一

作者:史遇春 (一) 到过的城市也算不少了。我是秦人,西安自不必说。陕南的汉中是我读书的地方,在那里呆了四年。所能记得的,有出产美女褒姒的褒城、有常常沿其岸边散缓而行的褒河、有学校后面的连城山、有无事便去游荡的河东店。陕北的延安是在那一年的夏天随团参访的。宝塔山、延河水已在脑中模糊。所能记得的,是喜欢上了团里的一位少女,胖胖的,面... 阅读全文

作者:史遇春

(一)

到过的城市也算不少了。

我是秦人,西安自不必说。

陕南的汉中是我读书的地方,在那里呆了四年。所能记得的,有出产美女褒姒的褒城、有常常沿其岸边散缓而行的褒河、有学校后面的连城山、有无事便去游荡的河东店。

陕北的延安是在那一年的夏天随团参访的。宝塔山、延河水已在脑中模糊。所能记得的,是喜欢上了团里的一位少女,胖胖的,面容已无法描摹。

陕西的三大块,陕南、关中、陕北算是全走过了。

毕业后,远赴冰城哈尔滨,在那边,一呆就是三年。哈尔滨的冰灯未曾亲赏,不过那里的冷,那里的雪,永远会留在脑海之中。

东北也算是到过了。

接下来的地方,就是到了厦门,在这里呆的时间还是三年。

三年前,首次见到厦门时,就对她一见钟情;三年中对她的爱与日俱增,无法割舍;三年后,因为喜欢,因为种种,选择了留守,想着,或许会是一生的停留。

也曾去过许多城市,例如北京;广州,中山;济南,烟台,威海等等。那时对城市的判断尚稚嫩,所以记得的大约只有地名。

再后来,又去了重庆,成都,合肥,包头,青岛。

哈尔滨之后,年龄也长了,阅历也多了,对人生,对社会,开始用自以为是的“审视”目光打探了。

厦门之后,对城市,又开始用“对比”的眼光观察了。

离开厦门才两天,感觉似乎已经过了许多时日。我常常会把厦门看作爱人,所以,产生这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自然是情理中的事。

昨天,因为工作,去了扬州,停留短暂,印象深刻。

有人曾经说:

爱过一次之后,便永远失去了再爱的能力。

我没有爱过,所以不知道这是如何的滋味。

在厦门呆了三年,其间也到过许多地方。

除了家乡,我会把所有走过的地方都拿来和厦门比较。

家乡是生我养我的双亲、是兄弟姐妹、是那周遭播撒童年笑声的流水,是曾经和双亲一起劳作的土地,是一声声回肠荡气的秦腔,是走遍天涯海角一刻也不能暂忘的思念……因而,家乡的地位自不可撼动,那是生长我的根,是血脉流淌的源,无他物可以与之比拟。

(未完待续)

游城录:厦门与扬州一

收起全文

史遇春之尘境心影录

关注

游城录:回延安二

游城录:回延安二

作者:史遇春终于,98年的暑假,&回&了一趟延安。火车在前行,车厢里尽同学们的欢歌笑语。我伏在车窗前,对着外面发呆。眼前的景物在变化,关中的风物司空见惯了,没有什么新奇的。不知过了多久,才亲见陕北的黄土。异地异风物,同乡同山水。陕北的地貌和关中大异其趣。陕北的土地贫瘠,以丘陵、沟壑为主。放眼望去,很少见到成片的绿,很少见到清澈的水,尽是黄土、皆为丘陵、沟壑。... 阅读全文

作者:史遇春

终于,98年的暑假,“回”了一趟延安。

火车在前行,车厢里尽同学们的欢歌笑语。我伏在车窗前,对着外面发呆。眼前的景物在变化,关中的风物司空见惯了,没有什么新奇的。不知过了多久,才亲见陕北的黄土。异地异风物,同乡同山水。陕北的地貌和关中大异其趣。

陕北的土地贫瘠,以丘陵、沟壑为主。放眼望去,很少见到成片的绿,很少见到清澈的水,尽是黄土、皆为丘陵、沟壑。丘陵、沟壑所形成的突兀,对于初见的人而言,是一种视觉上冲击。这种突兀,没有多少点缀,于是便生无限苍凉。

因为土质原因,肥沃的土壤很难存留,一场雨水下来,原先积累很久、比较有养分的土壤会随着雨水流失。所以,这片土地,不生细粮,只能出产高粱、土豆之类的粗粮作物。艰苦的自然环境,并没有压垮生生不息于这片土地上的人们,相反,正是这种艰苦的生存条件成就了他们的热情、纯朴、善良、与豪放。

试想想,站在丘陵上,四望无人,面对着沟沟岔岔,面对着羊群、面对这庄稼地,多少是有些凄凉的,没关系,高歌一曲信天游,震得山响,散落在七沟八岔里的乡亲闻声而起,这边歌声未落,那边歌声已起,这是何等的豪壮啊。

“白羊肚手巾红腰带”的时代已经结束。现在,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会出现这种妆扮。

服饰变了,黄土地赋予他们的性情依然在!

时代的变迁,许多事物都在消失,当我们以一种寻源的目的行动时,找到的,有多少是当时的真实,也许,连历史自己都说不清楚。

对于延安,保持了原貌的,除了窑洞,在我,似乎再也找不出其他东西了。

延安大学六排层次错落的窑洞,据说是延安保存最好的窑洞群落了。作为一个整体存在,最能体现窑洞风情的,非他莫属。很是羡慕延安大学的那些有幸住在窑洞里的老师,冬暖夏凉,这是窑洞生活的优越,那些现代化的制冷制热设备,在这里面,似乎派不上用场。现在,要拍延安题材的实景片,大都会选择延安大学的六排窑洞。

印象比较深刻的还有枣园的窑洞。以前,以为窑洞都是土作的;以前,以为窑洞里面会很小……枣园的窑洞改变了我的看法,原来还有土窑和石窑之分,比如,延安大学的就是土窑,枣园的就是石窑。由于固有的印象,总是以为窑洞里面不会很大。枣园领导人住过的窑洞有工作间、会客室、卧室等。看看石窑,你就会惊叹人工的伟大,那么硬的石头、那样的年代,生生做出一个个精美的窑洞来。

关于延安,当然还有延河。是这条河滋润了延安人民,当然,也有人说,是这条河滋润了中国革命。

我去的那个季节,正好下雨,延河的水有些浑浊,我怎么也无法把看到的水和滋润的水联系起来。

见过的塔很多,宝塔山上的塔并不是印象最深的。也许,这塔的象征意义远远大于它的实际价值吧。倒是宝塔山上以唱民歌谋生的乡亲让人记忆犹存。宝塔山上,满山都是树木,都有牌子标示,是怀念,也是纪念。

清凉山、杨家岭等等,都模糊地面目不存了;那个让我心仪一时的胖胖的女同学,能记得起她的名字,也想不起她的面容了……

“几回回梦里回延安

双手搂定宝塔山”

近十年了,又在梦中,“回”了一趟延安……

(全文结束)

游城录:回延安二

 

收起全文

史遇春之尘境心影录

关注

游城录:回延安一

游城录:回延安一

作者:史遇春昨天,L兄陕西出差归来,大谈秦地风物,说西安,道延安。我感叹说,98年我去过延安,至今已整整十年了。想想当年21岁,正是人生最好的时节。十年了,仍然一梦未觉啊。昨天整理往日的文字,看到去年七八月间写的一篇应景的文字《回延安》,正好用在这里。《回延安》是我第二次用同一个题目了。98年的那篇,想来已经封存在母校校报的资料室了吧。这篇,就让它在这里留存... 阅读全文

作者:史遇春

昨天,L兄陕西出差归来,大谈秦地风物,说西安,道延安。我感叹说,98年我去过延安,至今已整整十年了。想想当年21岁,正是人生最好的时节。十年了,仍然一梦未觉啊。

昨天整理往日的文字,看到去年七八月间写的一篇应景的文字《回延安》,正好用在这里。

《回延安》是我第二次用同一个题目了。98年的那篇,想来已经封存在母校校报的资料室了吧。这篇,就让它在这里留存吧!

生命中的一些东西,在不经意间,就消失得渺无踪影了,再去追寻时,要么疏离地几乎没有印记,要么只是存留淡淡的忧伤,那种曾经让人慷慨激昂的过往,再去回首时,似乎很难抓住!

SKY去北京了,学校放暑假了。似乎,没有打发时光的更好的方式——于是,只能在玩味记忆中消磨生命。

思绪是很奇怪的东西,今朝此时此地总是喜欢做当年彼时彼地的回放。生命的神奇,在于记忆,记忆的伟大,在于能够在回放中回味。这回味,千姿百态,往往悲欣交集,所以说,有苦趣也有乐趣。

在记忆中消遣,在我,在这个时节,想到的便是暑假了。

记忆中的两次暑假出行,都是在98年。一是去延安,一是去华山。

关于华山,似乎在此后赋过我的有生以来的第一首古体诗——七律,记忆模糊,记不清每一句了,似乎末一句是“呼卢纵酒效先民”吧。第一次登高,心情自然豪壮,所以很希望象先贤一样,登高纵酒,兴来赋诗。

言语间常出“白驹过隙”之词,很少真正在意过时光的稍纵即逝,今天再回想,98年,已是近十年光景了,难免不生感叹。

当年的延安之行后,也有文字存留,再去翻阅,竟是些让人脸红的东西。大约是因为为时为事所限,那些文字竟有些颂圣的味道。今天,复去检阅往昔的行迹,似乎还是有淡淡的痕迹留存,所以,希望用这苍白的文字留住记忆的脚步。

对于红色年代的诗人,我都不大喜欢,因为诗歌中的情感几近于病态。对于贺敬之,也是同样。但是,他作于1959年的《桂林山水歌》,我倒不是很排斥:

“云中的神呵,雾中的仙,

神姿仙态桂林的山!

情一样深呵,梦一样美,

如情似梦漓江的水!

水几重呵,山几重?

水绕山环桂林城——

是山城呵,是水城?

都在青山绿水中——

……”

不过,最早知道贺敬之,倒不是因为这首《桂林山水歌》,而是因为教科书中的《回延安》。

“几回回梦里回延安

双手搂定宝塔山”

就因为读这,虽然没有去过延安,虽然对延年没有什么感情,但是梦里,还是想回一次延安。

延安是什么?延安怎么样?延安……?延安……总是想着。

“白羊肚手巾红腰带”

“树梢树枝树根根,亲山亲水有亲人。”

“羊羔羔吃奶望着妈,小米饭养活我长大。”

“东山的糜子西山的谷”

“米酒油馍木炭火,团团围定炕头坐。满窑里围的不透风,脑畔上还响着脚步声。老爷爷进门气喘得紧:‘我梦见鸡毛信来——可真见亲人……’亲人见了亲人面,双眼的眼泪眼眶里转。”

“白生生的窗纸红窗花,娃娃们争抢来把手拉。一口口的米酒千万句话,长江大河起浪花。”

去掉那些口号性的句子,再去读《回延安》,又别是一番滋味。

作为秦人,虽有关中、陕南、陕北之分,但是,同样的黄土地,给了我们同样的生命气息。那些有似民歌的诗句,饱含深情、饱含淳朴、饱含善良,给人的感觉,不是戴着眼镜、摇着笔杆、弱不经风的书生在抒写,而是“白羊肚手巾红腰带”的老乡、在沟沟壑壑的黄土地上赶着羊群、悠闲地歌唱。这些亲切的话语,这些熟悉的场景,正是黄土地的广袤苍凉所生长出来的粗犷豪放、天真纯良。

还因为这,很想“回延安”。

(未完待续)

游城录:回延安一

 



收起全文

史遇春之尘境心影录

关注

山号明月景胜画——登江西宜春明月山散记之四

山号明月景胜画——登江西宜春明月山散记之四

作者:史遇春 (四) 一路上,有一根竹杖陪我左右。 这竹杖,还是黄兄恻隐,在山下时,从山里的小姑娘那里买得的。 记得在上山必经的路边,有个小女孩拿了一捆竹杖在卖。那孩子大约十一二岁,或者更小,很是腼腆,多少有些羞涩,全是乡村的朴实,问话时,怯生生地。 起初,以为这竹杖随手带着,也只是玩玩罢了。谁承想,竟一路相随,成了我的左右手。... 阅读全文

作者:史遇春

(四)

一路上,有一根竹杖陪我左右。

这竹杖,还是黄兄恻隐,在山下时,从山里的小姑娘那里买得的。

记得在上山必经的路边,有个小女孩拿了一捆竹杖在卖。那孩子大约十一二岁,或者更小,很是腼腆,多少有些羞涩,全是乡村的朴实,问话时,怯生生地。

起初,以为这竹杖随手带着,也只是玩玩罢了。谁承想,竟一路相随,成了我的左右手。

这竹杖,拄了一路,竟也拄出了一些情思,李太白再一次与我神会: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手持绿玉杖,朝别黄鹤楼。

……

甚至,还想到了《神雕侠侣》中洪七公的打狗棒。

看着远远的云峰,摸摸手中的竹杖,我也得了一句:

手扶绿玉杖,伴我入青云。

扶着手掌,一路攀登。便入了瀑布的地界。这瀑布,也是平生首见。

第一条,是云谷飞瀑。

远远望去,瀑流从山顶落下,洁白如洗,晶莹如冰。云谷飞瀑虽号“瀑布”,但并非如“布”,却似珠帘,风动之间,闪跃跳动。

从下往上看,突出的岩石偶有拦截,瀑布遂成几节,拦截处成水花,颜色更白、更亮。瀑流舒缓下注,没有急躁,几近柔稳。

瀑流的横面不宽。瀑流幅面中间水流齐整,说是“布”,亦属形象描摹;瀑流幅面两侧散乱,如珠断线,跳奔自如,珠珠活泼可爱,粒粒轻盈灵动。

走近云谷飞瀑,先是感觉到柔如轻鸿,密如细雨的小水珠亲吻脸颊。走了一段山路之后,冬的冷意已被登山的惬意与热情送走了。脸上暖暖的,被这飞瀑溅出的轻雾一袭,是爽心的舒适。

再仰头望去,云谷飞瀑更见其高。水流贴着岩石下滑,上面舒缓,下面疾速,冲入近地小潭,形成一个下压的水花,令人着迷。

沿着云谷飞瀑上行,即入玲珑瀑。玲珑瀑小巧而短促,瀑流较云谷为疾,瀑流幅面比云谷宽而整齐。不用多讲,其得名“玲珑”二字,便是正解。

玲珑瀑之上,又得鱼鳞瀑。鱼鳞瀑的名号,臆得于其瀑流形态。其长度远过玲珑而稍逊云谷。鱼鳞瀑从上而下的瀑流景状没有云谷的“飞流直下”,也没有玲珑的“滴水不漏”。

鱼鳞瀑多少有些坡度,顺山形的走势而沿着岩石的倾斜而流动,如铺在斜坡上的鱼鳞状丝绸,随风而翻动。

瀑水沿坡而下,被岩石一块一块的突起不平所激荡,形成一块一块整齐有序的鱼鳞状水花,煞是美观。

鱼鳞瀑并非一气呵成,而是有分节,每节因地势、坡度、突起、流速的不同而形成不同的鱼鳞状水花。虽有分节,但各节之间并非一刀截断,而是自然衔接,天衣无缝。

近落地处,水流湍急,鱼鳞由方菱而成长菱,入潭而汇成一体,其妙莫名。

自鱼鳞瀑而上,便是玉龙瀑。名为玉龙,在于其形如龙,其态如玉。因为山势转移,玉龙瀑呈忽隐忽现之奇,即瀑流某处入目而另一处却为山所遮,难得一睹。所谓“神龙见首不见尾”,此即是也。

山行玉龙瀑,正雾气升腾之时,此玉龙真有飞天之势。

忽入一处,且少竹子,而多杂木,但见一瀑,即号“白练”者。

唐人徐凝有诗云:“千古长如白练飞,一条界破青山色。”虽为人诟病,但这“一条界破青山色”却是出尘之语,非常人能道得也。

瀑名“白练”,是其有别于“布”也。

此瀑乃众多瀑布中瀑流横面最窄的一个,流速较快,瀑流的颜色看去全为白色,远望有白练飘飞之感。

山多秀色,也富人文。

朱熹游此山,曾赋五律一首《袁州道中》:

我行宜春野,四顾多奇山。

攒峦不可数,峭绝谁能攀。

上有青葱木,下有清冷湾。

更怜湾头石,一一神所剜。

众目共遗弃,千秋保坚顽。

我独抱孤赏,喟然起长叹。

宋袁洪在山间时,亦层赋七律一首,其末联云:

“昨来因结东林社,也得僧家一日闲。”

想想,尘世扰攘,能于山间行走,亦是浮生一大趣事。

山行间,黄兄曾问及李义山《夜雨寄北》一诗: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人生在世,能有人相知相望,共剪烛心,齐说夜雨,也是一种诗意啊。

明月山有月老坡,曾留一影,也算是和这诗情无声的默契吧!

这一天,在山下是阴天;在山脚是雾天,在山腰是云天,在山顶是晴天。

人生,大约亦是如此。心境的阴晴,不在于你所认识的外表,而在于你所站立的高度。

山号明月景胜画。

拉杂说了这许多,算是对此行的不忘吧。

他年若再有幸,再来山中荡涤俗气。

时2009年底,2010年初。

(全文结束) 

 山号明月景胜画——登江西宜春明月山散记之四

收起全文

史遇春之尘境心影录

关注

山号明月景胜画——登江西宜春明月山散记之三

山号明月景胜画——登江西宜春明月山散记之三

作者:史遇春 (三) 拾阶而登,左边是郁郁苍山,右边是潺潺清流。心灵的荡涤,最佳莫如此情此境。一切俗世的烦恼苦闷,便是使劲搜寻,也无法在胸中须觅得片只。便是最无趣,最不解风情的人,一入此境,也会思如泉涌,才似串珠。 溯水而逆上,水在往下走,人奔高处行。那一种清澈,真非久居城市的人所能想象。 水流在石间穿梭,大石、小石偶有阻遮,便顺势成... 阅读全文

作者:史遇春

(三)

拾阶而登,左边是郁郁苍山,右边是潺潺清流。心灵的荡涤,最佳莫如此情此境。一切俗世的烦恼苦闷,便是使劲搜寻,也无法在胸中须觅得片只。便是最无趣,最不解风情的人,一入此境,也会思如泉涌,才似串珠。

溯水而逆上,水在往下走,人奔高处行。那一种清澈,真非久居城市的人所能想象。

水流在石间穿梭,大石、小石偶有阻遮,便顺势成白花一朵,剔透晶莹。

曹孟德游褒,见石门之水,曾有“衮雪”之题。浪如白雪,确也形象。但是,仅观水花,便知雪之白,可状浪之清透;转念细想,亦晓雪之静固,难写浪之灵动。

一物拟一物,是形象的思维方式,但一物拟一物,大多时候,直难写出所拟者的本真。

山间的水细,更显其轻柔之美。激石而荡,遂作水花一朵。这花,是灵动的,是飘忽的,是活泼的,是快乐的……如是,亦成就了我的心境,与其结成一家,融作一团,嬉戏啸歌,真得人生之乐趣、佳致。

水是山灵动的眼眸,山是水强健的躯体。山水一体,才得合一之美。

试想山无水,便少了许多转盼之媚;假令水无山,便没了稳健的依归。

明月山的秀美,山占五分,水占五分。

明月山的水,并非毫无变化,板滞如一;而是千变万化,神秘莫测。

有时候,这水是山童稚的纯真,水汪汪一泓,满是无邪,满是善意。

有时候,这水是山善睐的明眸,顾盼神飞,望之流连。

有时候,这水是山雍容的风华,庄重而饱含热情,稳当而不失风雅。

有时候,这水是山睿智的大度,清澈而有智慧,和蔼而多蕴慈柔

“移步换景”被誉为高明,许多时候,“移步换景”只是园林程式化的模范。虽然用意很美,但终须添物置景,难除其“斧凿”的痕迹。

在山间行走,“移步换景”的说法都嫌其板滞。不用“移步”,只要转换角度,便有不同的景致凸显眼前。

此刻还是云缠雾绕,转身或成山清天朗;俯视或是“青青翠竹”,仰望已成“郁郁松柏”;直视只见层峦叠翠,斜观又得一峰入云。

天工造物的神奇大概就在于此。

老子有言:“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我想,这其间,或许多少有些“天籁正音”的考虑。

随性自然,既是天之常态,亦是人之本性。然而,因世间种种,人失本真。故而崇尚自然之说,自古及今不绝于耳。

途行间,忽有一句入心:

“万丈情思付山河”

见如此江山,自然为其所动。山的美,在其博大,这是一种胸怀;水的美,在其柔婉,这是一种情致。

魏晋人说:“此子神情都不关山水。”虽有过枉之訾,但其间的道理却让人佩仰。

俗话说:英雄气短,都只为儿女情长。

我说:此英雄非真英雄也。

“气短”的英雄,便称得起英雄,也只是小英雄,非大英雄也。

大英雄,真英雄,胸中是万里雄图,大好山河,纵有儿女情长,也只将其存于一隅,难与河山争胜也。

山河之美,是大美,是亘古之美,是难移之美,故而,万丈情思可一付也。

儿女情长,是小美,是短暂之美,是动摇之美,故而,是时移事易的。

如若胸中有山河,那些个儿女情长,便自会退居其次。

如若胸中有山河,那些个“儿女子”的痴态、傻态便显得极为渺小。

若见山河之美,情思自可全付,当亦无暇留恋“儿女情长”。

(未完待续)

 山号明月景胜画——登江西宜春明月山散记之三

收起全文

史遇春之尘境心影录

关注

山号明月景胜画——登江西宜春明月山散记之二

山号明月景胜画——登江西宜春明月山散记之二

作者:史遇春 (二) 山,我是见过许多的。 厦门的山,我走了不知几多次。每次入山出山,都有不一样心情。 在厦门,转几个弯,走几级台阶,你就有可能由城市步入山间,由喧嚣进入宁静,由繁华转向淡泊。 厦门的好,大多数人只看到她的海,我却体味到了她的山,以及她山海之间的别样风致。 当年爬华山,是在夜里,景致多有疏落,只记得她的险:... 阅读全文

作者:史遇春

(二)

山,我是见过许多的。

厦门的山,我走了不知几多次。每次入山出山,都有不一样心情。

在厦门,转几个弯,走几级台阶,你就有可能由城市步入山间,由喧嚣进入宁静,由繁华转向淡泊。

厦门的好,大多数人只看到她的海,我却体味到了她的山,以及她山海之间的别样风致。

当年爬华山,是在夜里,景致多有疏落,只记得她的险:如九十度横立天际的云梯;如斜傍绝壁的栈道。或许当日浮躁,无法深味华山的多种情致。印象所及,除了险,还是险。

《论语》有云:“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我常常歪想,夫子这句话很有些道理,但是把仁智生生分割了,或许是不完备的。依我愚见:非大智无以成大仁,无大仁亦难得全大智;仁智二者,往往相辅相依,相得相成。

许多时候,仁智为一,难得区隔,就如同这山与水,二者虽为二物,但往往是山中有水,水倚山生,相得益彰,难能切分。

明月山便是如此,他山或亦难出此定式。

初近明月山,首先看到的是明月广场和明月女神。据说,这明月女神曾为宋代(南宋)某位皇帝的皇后,姓夏,名云姑。

因明月山形酷似半月,遂有明月之号。半月的内圆,十分开阔豁亮。明月广场即在内圆之中,其气势自与别山不同。在数山围成气势恢宏的半月形起伏的坡地形态的大空地上,形成连绵的地势,有月牙泉,有灰瓦白墙的类徽派建筑,大气而稳重,明秀而不失风韵,明月女神屹立其间,真有“母仪天下”的皇家气象。

明月女神为铜铸像,其丰姿绰约,直难用言辞描说,身材高挑,体态秀颀,面容端庄,气度高雅,正与这广场融成一体。

在明月广场看明月山,只见雾气缭绕,苍山含翠。远眺,是雾里看花、戴纱观舞的景状,虽有朦胧之美,但多少有“终隔一层”之憾。转念一想,这或许也是明月山的另一种丰姿吧!

广场上,有零星的小贩,看神态与打扮,均是淳朴与憨直。虽然也是在打点生意,但完全没有城市化商人的厌人精神与逼人气势。一切,都是顺其自然的可爱可亲,没有刻意的吆喝,没有生硬的拉客,更不要说死拽烂缠了。

有一妇人,主动与我们搭话。说是这里阴天、多雾,但山顶阳光灿烂。妇人所说的情景,我实在无法想象。虽如此,但没有半丝怀疑,因为,从她的谈话中可以读出真诚。

穿过广场,开始进山。进了山门,如入江南书香人家的大庭院。山作屏障水作点缀,多少有些如在梦境的迷幻。山、水、树、林之间,偶有灰瓦白墙的建筑若隐若现,真有些飘飘然恍在桃源胜境的景状。

记得当年发痴,曾有作江南书生,夜伴青灯闲读,吟啸山水,游艺棋琴,丹青香墨,红袖作陪的奢想。

谁知今日入山,真有亲临江南的意味。

走过一段庭院式的路,便入竹林。

古人有云:“食可三日无肉,居不可一日无竹。”东坡《于潜僧绿筠轩》亦有“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被人传为佳话。我却不以为然。以“肉”对“竹”,还牵强过得去;以“肉”比“竹”,真是俗了,且是大俗。

肉里有多少血?有多少腥?更有多少欲?……

竹吗,那可就没得说。

我是北人,却极爱南方的风物景致。对于南地,我的第一喜,便是这青青翠竹。

当日有一林姓友人生子,让我取名,我力荐“林茂竹修”为名,惜其未采纳,於此或可见我对竹钟情之一端。

竹的美,首先在它的身,节节分明,正直无邪;其次在它的色,青翠欲滴,宛若润玉;第三在它的叶,层次分明,团团紧簇;最好是它的态,清癯秀颀,干净无染,积极向上,德高节洁。

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竹子,没见过如此清秀雅致的竹子。

明月山的竹子,树干别有情态。青翠的干上,有一层薄薄的白纱,似落了霜又似描了白,青白之间,见其质朴纯良,又见其清幽高致。大自然的美,还在于它的天然配色。青与白的混搭,是绝配,猜想也是大匠思路之所难及。青白之间,是柔婉,又是静穆;是和约,亦是清肃。化工之妙,正在其无言大美之中,天地之造化神奇,正在其能夺能工巧匠之所精,成凡夫俗子之所难及也。

美哉,天地!

大哉,造化!

(未完待续)

 山号明月景胜画——登江西宜春明月山散记之二

收起全文
人人小站
一直在路上
顶尖小站
别馆2号
顶尖小站
在路上
顶尖小站
星萌文化丶青春格格巫治愈站
顶尖小站
小说
顶尖小站
带上相机去旅行
顶尖小站
热地带旅游
顶尖小站
袜子堆儿的世界
顶尖小站
8264背包部落
顶尖小站
RenRen Original
顶尖小站
X 如何美女和财富兼得?够胆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