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沧龙.室内设计师

关注

【酷乐访】设计师刘沧龙分享:莱克星顿家居生活体验馆,罗莱家居的新尝试

【酷乐访】设计师刘沧龙分享:莱克星顿家居生活体验馆,罗莱家居的新尝试

在收购了美国品牌LEXINGTON莱克星顿家居后,罗莱家居在中国开出了首家莱克星顿家居生活体验馆。作为&莱克星顿家居&的全国首个体验店,跨界合作,品类升级,集软装配饰、壁纸、窗帘、地毯和精品小家电于一体,为消费者提供一站式家居消费,是罗莱家居尝试品牌商业模式全面升级的体现。 莱克星顿家居来自美国,有着百年历史,是典型的&美式&风... 阅读全文

在收购了美国品牌LEXINGTON莱克星顿家居后,罗莱家居在中国开出了首家莱克星顿家居生活体验馆。作为“莱克星顿家居”的全国首个体验店,跨界合作,品类升级,集软装配饰、壁纸、窗帘、地毯和精品小家电于一体,为消费者提供一站式家居消费,是罗莱家居尝试品牌商业模式全面升级的体现。

 

【酷乐访】设计师刘沧龙分享:莱克星顿家居生活体验馆,罗莱家居的新尝试

【酷乐访】设计师刘沧龙分享:莱克星顿家居生活体验馆,罗莱家居的新尝试

【酷乐访】设计师刘沧龙分享:莱克星顿家居生活体验馆,罗莱家居的新尝试

【酷乐访】设计师刘沧龙分享:莱克星顿家居生活体验馆,罗莱家居的新尝试

莱克星顿家居来自美国,有着百年历史,是典型的“美式”风格。旗下几个系列,阿丽亚娜(Ariana)系列年轻时尚,混搭湖蓝色、亮银色和奶油色,让木制家居看起来不再沉重。设计师巴克莱‧布特拉(Barclay Butera)设计的 Newport 系列和 Brentwood 系列,前者运用蓝白、灰绿等色彩组合,营造出休闲海滨度假生活感;Brentwood系列则体现好莱坞摄政风的浪漫,把木制家具与精美面料和不锈钢部件结合。

【酷乐访】设计师刘沧龙分享:莱克星顿家居生活体验馆,罗莱家居的新尝试

【酷乐访】设计师刘沧龙分享:莱克星顿家居生活体验馆,罗莱家居的新尝试

【酷乐访】设计师刘沧龙分享:莱克星顿家居生活体验馆,罗莱家居的新尝试

【酷乐访】设计师刘沧龙分享:莱克星顿家居生活体验馆,罗莱家居的新尝试

【酷乐访】设计师刘沧龙分享:莱克星顿家居生活体验馆,罗莱家居的新尝试

罗莱生活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薛伟成接受了酷乐志的采访。薛伟成1958年生于江苏省南通市的商业世家,在创建南通华源绣品有限公司后,于1994年创建了罗莱卧室用品有限公司,任董事长。在罗莱收购莱克星顿家居以前,后者就已经在中国有20家加盟店,以家居为主,新的莱克星顿家居馆,将更强调全品类的生活方式体验,包括家纺、家具用品、墙纸等。

酷乐志专访

酷乐志:这种全品类的一站式生活馆,对于莱克星顿和罗莱来说,都是新的尝试?
薛伟成:对,是一个新的尝试。家居体验馆直接为大家提供一站式的整体软装这样的概念。家纺是罗莱的强项。在家居场馆中,我们的家纺也有针对莱克星顿的家具做了相应的设计,当然,也不乏包括配搭的喜来登这样的家纺品牌。

对于一些家饰品牌,我们也在国内组建了自己的团队,包括从研发、设计到买手,所以也并不完全通过美国那边过来的。我们还是会在全球范围内寻找一些灵感。我们本身店里边有设计师站店,为客户家庭量身定做。每个家庭装修不一样,有的是精装房,还有的消费者会带设计师过来,我们免费地为他们做些设计,因为莱克星顿的家具品类多,可以与不同家庭风格搭配。

酷乐志:罗莱是怎么决定要选择收购莱克星顿这个品牌呢?
薛伟成:上市以后,这几年我们一直在寻找收购目标。家纺本身,罗莱已经是全球范围内的大品牌,那收购家纺品牌对我们来说产生不了很大的价值,所以更要向家居方面延伸。罗莱改过名字,把“罗莱家纺”改成了“罗莱生活”,其目的是做多品牌的模式。对整个家庭的消费来说,家里边装修完以后,新装房就是买家具,买电器。电器可能有的都是配好的,那要买的主要就是家具。我们家居馆就是这样一个地方。中国现在大部分像红星美凯龙这样的店,基本上还是以家具为主,我觉得这没有解决消费者的痛点。

酷乐志:你觉得国内哪些客户群体会去购买这些美式家居呢?
薛伟成:所谓的家具主要是美式和欧式。从家具来说,美式的家具占比还是蛮高的,欧式风格又分为英国、意大利、北欧风格的,其中意大利跟北欧有点相似,英式跟美式有点相似。

在中国,大家可能知道美式家具相对看起来稍微大一些。因为美国大部分是做别墅的家具,别墅的房子相对都比较大。那么中国的住别墅率虽然比美国要低得多,但确实还是有的。另外,中国也有一些几百平方的大公寓,也适合这些美式风格的家具。我们也有一些规格小一点的产品,适合较小的面积。

酷乐志:全品类的好处是?
薛伟成:前几年我们也开始研究,怎么样将把家纺和家具打通?家具本身就有很多纺织品,其实是一条产业链。美国有一个比较大的家居品牌叫“威廉•索诺玛(Williams-Sonoma)”,这个公司就是多品牌,然后要求每个品牌都做到全品类,它发展得很好,规模也比较大。纯粹做家纺或者纯粹做家具的品牌,将来肯定要被全品类替代。全品类的好处,就是同样的场地,可以卖更多的东西,不增加你的租金或者其他费用。

酷乐志:威廉姆斯•索诺玛(Williams-Sonoma)是莱克星顿在国外的标杆,那么在国内的话有没有一个假想的竞争对手?
薛伟成:从档次上来说,威廉姆斯•索诺玛中有一个高端品牌,它也将按照全品类家居模式来打造,应该能算作是我们的标杆吧,因为他们可能也在考虑找代理商来做。

收起全文

刘沧龙.室内设计师

关注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如果以 2008 年作为一个分水岭,将中国的国际形象与城市发展划分为两个阶段,那么&后奥运&时代的活跃性与开放性无疑是全球瞩目的。在这10年中,大量风格迥异的建筑快速,甚至不假思索地在中国各个城市中拔地而起,另一侧,新兴崛起的中产阶级开始对家居空间设计和器物的使用进行有意识地思考和消费。10年之后,在一个代表宏大时代背景的符号 && &鸟巢&之下,一群人想要... 阅读全文

如果以 2008 年作为一个分水岭,将中国的国际形象与城市发展划分为两个阶段,那么“后奥运”时代的活跃性与开放性无疑是全球瞩目的。在这10年中,大量风格迥异的建筑快速,甚至不假思索地在中国各个城市中拔地而起,另一侧,新兴崛起的中产阶级开始对家居空间设计和器物的使用进行有意识地思考和消费。

10年之后,在一个代表宏大时代背景的符号 —— “鸟巢”之下,一群人想要将设计者的目光拉回关乎每一个最微小个体的生存课题 —— 在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2018年9月21日,由GWC长城会主办、原研哉担任策展人的“CHINA HOUSE VISION探索家——未来生活大展”在北京鸟巢开幕。大展汇集10位中外建筑师或团队,与10家企业共同打造了10座 1:1 大小并可亲身体验的“未来之家”,力图向公众呈现属于未来之家的无限可能,从空间设计、感官体验、生活起居形态等方面对居住空间进行重新定义。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由原研哉先生发起的HOUSE VISION项目,是一项以“未来居住新常识”为理念、携手建筑师和企业共同构建未来之家的文化研究项目。他认为,“家”对于任何人而言都最浅显易懂的事物,是将复杂问题简单化的一面镜子,而HOUSE VISION是一种尝试,通过与建筑师和企业的共同努力,思考“家”应有的样子,并尝试在不远的未来将其具体化。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2016年8月,HOUSE VISION 在东京举办了主题为“CO-DIVIDUAL 分而合/离而聚”的第二届展览。该展览对集体中的个体,个体的集合形式进行了重新研讨。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展览引发了市民满的参与热情,也使得普通大众对于未来的居住空间拥有了更多灵感与憧憬。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本次参与创作的建筑师,均是当下中国城市规划、建筑探索与居住空间领域颇有建树的代表人物,当他们将目光从宏大的公共建筑落回到日常生活空间,当每一个观众都可以亲自走入这里,感受空间、光影、声音与技术背后的思考,设计也就成为一件直观可见、触手可感的存在。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作 品 解 读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向心合围”是张永和老师此次作品的核心理念,如何打破传统家电的表现形式和建筑进行完美融合,构建一个既体现中国的家文化,又将现代科技植入其中的家,是作品探讨的课题。

在张永和看来,这个空间的构建,是对几组貌似对立的元素进行融合的过程 —— 过去与未来,自然和人工,建筑和电器。传统合院的建筑形式通过新型、低碳的纤维混凝土完成,物质生活则围绕空间的主角——人,进行开展,不会喧宾夺主。家具均由混凝土制成,中间的庭院引入植物元素,不同天光之下洒下的斑驳光影则是整个空间中最有灵性的元素。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大舍事务所以往的作品多以公共建筑为主,此次实践也作为一个起点,开始聚焦于未来的居住空间。

作品的名字叫做“ 亼屮囗”,三个部分组成一个“舍”字。而这个字也很形象地表现了建筑的构成 —— 有屋顶、梁柱和基座。用屋顶支撑台基三个部分构成房子的方式,在中国大地上存在了五千多年,柳亦春则希望以此为雏形来容纳今天的生活、面对未来的生活。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杨明洁为 3 号馆起名为“绿舍”,点明了植物在空间中的重要性。

开幕式当天,杨明洁在讲述创作过程时表示,在了解了合作方利用风能、太阳能发电,通过物联网把能源有效输送到每个人的家中的技术之后,自己放弃了最初想要做一个很酷的建筑想法,转而希望通过一种简洁的手法将技术融于设计,使得人们能够被打动,进而理解技术、接受前沿的理念。

也因此,作品的重点没有放在建筑的外观,更多在内部。当人们走进去之后,可以看到剩余能源如何变成了光和水,光和水如何去培养家中的植物,而植物又如何构成一座美丽的花园。借由技术的介入,人们又可以通过手机移动互联去控制植物的生长,和家人就此进行远程交流,促进情感沟通。杨明洁认为,技术进步,不是让人和自然,技术和自然之间关系越来越对立,而应该越来越融合。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当人类已经把自己逼到不得不移民火星的时候,我们是不是要重新思考一下今天的生活?” 

OPEN建筑事务所创始人李虎在此次参展作品“火星舱”入口处喷印的一句话,是他对每一位参观者抛出的一个问题,也是激发他创作动力的一次自我反思。因此,在设计时,李虎将实验置于一种极限的情境下——当人类移居火星,居住在这颗遥远而孤寂的红色行星。当人们迫于外部环境而不得不将物质生活归置极简,最大限度实现资源的回收循环时,我们会做出怎样的取舍?李虎看来,这种在极限环境下引发的思考,也许是对身处地球的我们最珍贵的生活启示。

OPEN设计的火星生活舱除了本身的舱体,还包括延伸于外部的、球状柔软的可收折活动空间。这个生活舱将可以通过网络连接的小米智能家居电器再向前推进一步,建立起物理连接,让家成为一个大的科技产品,通过自给自足的方式循环供给能源、水和空气。当建筑与智能家居整合为一体,一个2.4m x 2.4m x 2m的极小空间,即可构筑一个满足必要需求的生活环境。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作为来自日本广岛的建筑师青山周平对“共享居住”理念的实践,“新家族的家-400盒子的社区城市” 尝试突破两室一厅、三室一厅,这种过去父母带一两个孩子的、传统的家庭住宅,探索一个人在大城市里面生活的年轻人的新生活方式。

这一居住方式的灵感来自青山和太太在北京胡同居住多年的体验,他也曾在不同场合向人们推广这种共享公共空间、公共资源的居住方式。在未来,房子会越来越小,但生活空间会越来越大,是青山周平对于未来家秉持的理想。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最小—最大的家”探索的主题是边界的打破与消弭。有住与日本设计中心基于“无界” 和 “融界”的概念,将有限地家居空间最大限度地进行了拓展,利用开放式格局、透明材料隔断等方式为本身并不大的空间制造出宽敞、开阔的“零边界”体验。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参加过两届东京HOUSE VISION展览的长谷川豪面对中国居住现状,选择一上海无印良品员工们的居住环境为模板,进行探索与改善。在大都市里生活的年轻人们越来越成为个体化,进一步的分散开来,成为分散的个体。给年轻人提供可以居住的场所,这是我们一直思考的课题。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9月23日的大师沙龙中,“你的家”设计者董灏用一句话概括了此次作品的理念:“家就是当你停留的时候如你所愿,当你行走的时候如影随行。”

由此,“你的家”借由 TCL 的技术与移动的建筑元素融合,探讨如何让“家”从传统建造向智能化、定制化更迈进一步,将可变的建筑硬件与智能的控制软件相结合,在有限的实体空间里,拓展出无限的居住可能。董灏认为,在未来,各种家庭功能对应的将不再是卧室、厨房、浴室等一个个静态独立的房间,而是由智能系统控制、自由移动和组合的建筑平面所生成的功能区。于是,我们用房间来划分家庭功能区的漫长传统,也许终将被新科技与理念彻底打破。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从“山水城市”的概念提出至今,马岩松试图将建筑与自然融合的实践一直没有停止。此次的作品“庭园家/Living Garden”也如同它的名字,成为整个展区当中最具开放性、姿态平和而宁静的一处“凉亭”。这个开放的曲面建筑体不仅对观者开放,对自然开放,对阳光、空气也是开放的。

如何在城市公园、绿地之外,找回中国传统城市和文人生活里自然与家庭、自然与人文精神的融合,是“庭园家/Living Garden”希望表达的理想。如同马岩松自己所说:“家应该是有归属感、有精神寄托的地方,过去的文人在书桌上放一株盆景,挂一幅山水画,这都是一种精神遗产。只谈技术、设备、会让人陷入焦虑。”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设计师刘沧龙分享:未来我们将如何居住?原研哉和10位建筑师在鸟巢下绘制了一张“未来家”预想图

在槃达PENDA 设计事务所创始人孙大勇看来,家关乎两个层面,第一个是城市文化,第二个是主人情感。这个作品起名叫做望远家,灵感则来自于北京胡同的一砖一瓦。

“作为80后的一代,随着过去的快速发展,很多亲身经历的记忆渐渐淡出了我们的生活。” 孙大勇试图以唤回童年记忆的方式,重新思考关于“未来”的课题。因此,他在自己的“未来家”作品当中融入了万花筒和潜望镜的概念,希望人在室内可以通过潜望镜和万花筒装置,看到传统四合院墙外面看不到的风景,把城市景观“借景”到室内来。“建筑不仅仅是用来看的,更是用来居住和体验的。我希望这件作品给大家不仅是对历史的一次回忆,也是对自己童年的一次记忆。” 

 

在开幕仪式上,GWC长城会董事长文厨曾表示,为展览取名为“未来家生活大展”是基于与原研哉先生的两点共识:第一点,探索,探索未来十年的家。第二点,每一位具有探索精神的人,都是探索家,所以今天到现场的都是探索家。大展的主题叫作 “NEW GRAVITY(新重力)”,也是期待以展会为起点,唤起更多对中国未来居住环境的思考,将来探索更理想的生活方式,就像改变重力一般划时代的意义。HOUSE VISION发起人及CHINA HOUSE VISION总策展人原研哉则将作为展览背景的鸟巢比作中国战国时代韩非子说的 “画鬼魅易,画犬马难” 当中的鬼魅,“ 在它前面我们展现作为犬马的十座家居建筑,这也是非常了不起的创想。在中国,而且在今天的北京也会引起人们很多的想法。我们希望通过这样一次展览,一方面要考虑未来家居,一方面要考虑未来自己最适合的生活。”

在对马岩松的采访中,他也提到,当下中国的建筑师,大部分将目标瞄准为权利与资本构建的大型公共建筑,关乎每个个体生存现状的居住建筑却鲜少出现令人惊喜的作品,所以我们的城市居民楼变得如同复制粘贴一样雷同,千城一面成为一种不可避免的态势。如此看来,HOUSE VISION 选择在这个时机来到中国也许便是改变的一个微小的开始。对未来家的想象,也可以从“未来家”开始萌芽。 

收起全文

2019年1月巴黎家居装饰展

关注

2019年1月

2019年1月

寰艺游学2019年1月欧洲观展计划已出:「行程1.1月09-18德国Heimtextil法兰克福家纺展&德国科隆国际家具展同期厨房卫浴联展参观展 10天往返」「行程2.1月17-23德国科隆Imm colgne家具展&法国巴黎家居装饰展 10天往返」「行程3.1月17-23法国巴黎M&O家居装饰展单展参观 其次参观 巴黎市区**博物馆主题展《奢华制造》重要展... 阅读全文

 寰艺游学
2019年1月欧洲观展计划已出:
「行程1.1月09-18德国Heimtextil法兰克福家纺展&德国科隆国际家具展同期厨房卫浴联展参观展 10天往返」
「行程2.1月17-23德国科隆Imm colgne家具展&法国巴黎家居装饰展 10天往返」
「行程3.1月17-23法国巴黎M&O家居装饰展单展参观 其次参观 巴黎市区**博物馆主题展《奢华制造》
重要展品包括家具经销商 Dominique Daguerre 产品、传承至今的奢侈品牌 Lazare Duvaux 旗下古董商品等 7天往返」
「行程4.1月09-18德国DOMOTEX汉诺威地面装饰材料展定制团4人起订」
  若有计划前往,请早做安排!也可享受最优惠价格
观展服务热线:020-86319699   邓亮:13533926190 (同微信)

2019年1月

收起全文

刘沧龙.室内设计师

关注

室内设计师刘沧龙分享:苏格兰第一个设计博物馆——如悬崖般的V&A dundee

室内设计师刘沧龙分享:苏格兰第一个设计博物馆——如悬崖般的V&A dundee

经过多年的规划和建设,备受期待的V&A dundee终于迎来了第一批参观者。该建筑由日本建筑师Kengo Kuma设计,是苏格兰第一个设计博物馆,旨在探讨设计的国际重要性,同时展示该国在该领域的杰出成就。该项目花了三年半的时间才完工,它是邓迪海滨10亿英镑改造项目的中心,这里曾经是该城市码头区的一部分。 博物馆由两个几何体组成,... 阅读全文

室内设计师刘沧龙分享:苏格兰第一个设计博物馆——如悬崖般的V&A dundee

 

经过多年的规划和建设,备受期待的V&A dundee终于迎来了第一批参观者。该建筑由日本建筑师Kengo Kuma设计,是苏格兰第一个设计博物馆,旨在探讨设计的国际重要性,同时展示该国在该领域的杰出成就。该项目花了三年半的时间才完工,它是邓迪海滨10亿英镑改造项目的中心,这里曾经是该城市码头区的一部分。

室内设计师刘沧龙分享:苏格兰第一个设计博物馆——如悬崖般的V&A dundee

博物馆由两个几何体组成,它们采用2500个水平混凝土板覆盖,在一楼连接形成一个单独的建筑物。博物馆延伸到Tay河上,有一个尖角,像船头一样突出,这个船形空间包含了博物馆的大型入口,咖啡厅和商店。

室内设计师刘沧龙分享:苏格兰第一个设计博物馆——如悬崖般的V&A dundee

kengo kuma的几何设计灵感来自苏格兰的戏剧性悬崖。 “对于V&A dundee来说,最大的想法是将自然和建筑融为一体,为城市创造一个新的起居室,”日本建筑师解释道,“我真的爱上了苏格兰的风景和自然,我被苏格兰东北部的悬崖所激发,就好像地球和水进行了长时间的交谈,最终形成了这种令人惊叹的形状。我希望博物馆可以改变城市,成为它的重心。”

室内设计师刘沧龙分享:苏格兰第一个设计博物馆——如悬崖般的V&A dundee

在博物馆的中心,博物馆的1,100平方米的临时画廊和永久的苏格兰设计画廊可从中央门厅进入。苏格兰的设计画廊展出了300件展品,这些展品来自V&A博物馆丰富的苏格兰设计,以及苏格兰和世界各地的博物馆和私人收藏。

室内设计师刘沧龙分享:苏格兰第一个设计博物馆——如悬崖般的V&A dundee

在这里,游客将能够体验由 Charles Rennie Mackintosh设计的橡木房,该房间经过精心修复,保存,并在博物馆内重建。“我是一名学生,因此我非常钦佩他的设计,由Charles Rennie Mackintosh修复的Oak Room被放置于这栋建筑的中心也很合适,”Kuma说,“在Oak Room,人们会感受到他对自然的敏感和尊重,并希望将它与V&A Dundee的设计联系起来。”

室内设计师刘沧龙分享:苏格兰第一个设计博物馆——如悬崖般的V&A dundee

博物馆充满光线的木质内饰和令人印象深刻的空间设计,旨在为游客提供热烈的欢迎,建筑师kengo kuma将其描述为“城市的起居室”。“V&A dundee的愿望是通过了解设计的世界来丰富生活,帮助人们享受,获得灵感并寻找新的机会。” V&A dundee的主管Philip Long说道,“我们都非常兴奋,我们现在可以欢迎所有人加入这个非凡的新博物馆。” 

室内设计师刘沧龙分享:苏格兰第一个设计博物馆——如悬崖般的V&A dundee

“这是邓迪市的文化里程碑,也是V&A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时刻,我们非常自豪地分享这一特殊的合作伙伴关系,这是英国首个此类合作伙伴关系,并通过建立了一个新的国际设计中心来庆祝苏格兰的文化遗产。“V&A主任Tristram Hunt补充道。

室内设计师刘沧龙分享:苏格兰第一个设计博物馆——如悬崖般的V&A dundee

V&A dundee博物馆可于每天上午10点至下午5点自由进入。该机构开设了一个展览,探讨海运班轮在国际范围内的设计和文化影响,并在适当的时候宣布新的委员会和设施。

室内设计师刘沧龙分享:苏格兰第一个设计博物馆——如悬崖般的V&A dundee

图片来源:designboom,dezeen

收起全文

上海勃朗空间设计机构

关注

郑州铭汇文华酒店装修设计实景图-郑州勃朗五星级酒店设计公司作品(18张)

人人小站
景观王国
顶尖小站
eVolo China
顶尖小站
設計思考DESNKING
顶尖小站
软装搭配
顶尖小站
小象爱设计
顶尖小站
爱家客
顶尖小站
烩设计小站
顶尖小站
艾尚犀牛建筑网
顶尖小站
顶尖小站
ME的调调
顶尖小站
X 人人网小程序,你的青春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