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资讯

关注

复活节特辑:为何耶稣会被钉死在十字架上?

复活节特辑:为何耶稣会被钉死在十字架上?

时间:2014年4月20日 译者:伏维阁主 编译自:http://www.thesacredpage.com/2014/04/crucifixion-in-ancient-world-and-why.html 今天是春分月圆之后的第一个星期日,也就是基督教传统中的复活节,以纪念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然后复活的事迹。那么为什么耶稣会被钉... 阅读全文

 

时间:2014420

译者:伏维阁主

编译自:http://www.thesacredpage.com/2014/04/crucifixion-in-ancient-world-and-why.html

 

今天是春分月圆之后的第一个星期日,也就是基督教传统中的复活节,以纪念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然后复活的事迹。那么为什么耶稣会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且让我们从考古学的角度来探索一番。


复活节特辑:为何耶稣会被钉死在十字架上?

图1:耶稣受十字架苦刑

图片来源:http://www.trabalhinhos.blogspot.com/

 

传播恐怖的利器


“十字架苦刑”拥有强大的震慑力量,如同宣告:这就是反抗罗马统治的下场。罗马人喜欢用十字架苦刑来对付政敌,目的是羞辱他们。大规模的十字架苦刑直到公元前71年才开始出现。当时斯巴达克斯和他的6 000名追随者被钉死在亚壁古道边的十字架上,象征着罗马帝国的绝对胜利——这是大规模十字架苦刑第一次见于文字记载。而在公元前332年的泰尔围城战之后,亚历山大大帝把2 000名泰尔市民送上十字架。


一般来说,十字架苦刑主要用于惩处逃跑的奴隶和罪犯。生活于罗马时代的希腊作家普鲁塔克写道:“每个被判处死刑的罪犯都会背上十字架。”十字架苦刑还常被用于惩罚背叛者。鉴于耶稣与巴拉巴(Barabbas)革命关系匪浅,所以耶稣以“犹太人之王”的罪名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绝不是个巧合——罗马人似乎想借此宣称:这就是公然挑战凯撒权威的下场。

 

考古学证据


关于十字架苦刑的考古学证据相当罕见,其中最重要的证据可以追溯到公元1世纪。1968年,考古学家发掘出约哈南(Yohanan Ben Ha’galgol)的遗骨。这名年龄在24~28岁之间的年轻男子似乎就死于十字架苦刑。他的双腿都已折断,在他的脚跟里还留着一枚铁钉。铁在当时价值十分高昂,所以罗马人通常会把铁钉从尸体上移除再利用。但是约哈南脚上的铁钉末端已经弯曲,显然是碰到了某种坚硬的物体(很可能是木头上的节瘤)。


学者据此复原了约哈南之死。十字架苦刑的具体实施方法不只一种。生活于公元1世纪的犹太历史学家约瑟夫斯(Titus Flavius Josephus)记录了多种罗马十字架苦刑体位。其中第3种似乎最符合约哈南的情况。


复活节特辑:为何耶稣会被钉死在十字架上?

图2:罗马十字架苦刑体位

图片来源:thesacredpage


如上所述,十字架最开始是耻辱的象征,所以早期基督教徒可能并不愿意描绘耶稣受刑的场景。事实上,我们目前只发现了两件关于耶稣受十字架苦刑的早期记录,而它们的历史都相当晚近。第一件是雕刻艺术品,位于公元5世纪建成的罗马圣撒比纳教堂(Santa Sabina)的木门之上,描述了耶稣和两个小偷一起接受十字架苦刑。另一件也是公元5世纪制成的装饰性雕刻艺术品,现藏于大英博物馆。那是一个象牙雕成的骨灰盒,在耶稣右边站着圣母玛利亚和圣若望,在他左边站着一名罗马士兵。

 

复活节特辑:为何耶稣会被钉死在十字架上?

图3:罗马圣撒比纳教堂木门装饰图案

图片来源:thesacredpage


复活节特辑:为何耶稣会被钉死在十字架上?

图4:象牙骨灰盒装饰图案

图片来源:thesacredpage

收起全文

考古资讯

关注

家养还是共栖?以色列考古学家认为泉护村出土猫并非家养

家养还是共栖?以色列考古学家认为泉护村出土猫并非家养

近期中国考古学家研究认为的家养猫应是与人类共栖,而非驯化作者:Guy Bar-Oz 1, Lior Weissbrod, and Ella Tsahar
Zinman Institute of Archaeology, University of Haifa, Mount Carmel, Haifa 31905, Israel翻译:[英翻]加蓝校对/编辑:青... 阅读全文

家养还是共栖?以色列考古学家认为泉护村出土猫并非家养

近期中国考古学家研究认为的家养猫应是与人类共栖,而非驯化

作者:Guy Bar-Oz 1, Lior Weissbrod, and Ella Tsahar
Zinman Institute of Archaeology, University of Haifa, Mount Carmel, Haifa 31905, Israel

翻译:[英翻]加蓝

校对/编辑:青年考古學生 

来源:PNAS, vol. 111 no. 9, March 4, 2014 

www.pnas.org/cgi/doi/10.1073/pnas.1324177111

中国近期的考古学研究正在改写农业植物和家养动物起源的情况。胡耀武等人发表了关于早期猫和人类互动的证据,表明可能为早期家养猫。(1)遗存时代为中国新石器时代农业社会早期,出土于陕西省泉护村的仰韶文化中晚期的文化层中。研究人员提供了包括猫骨骼遗存的形态学、同位素和碳十四分析数据的证据。

同位素数据显示,泉护村的猫喂食的食物富含被人类驯化的C4植物,然而我们发现对这一数据的解释有显著的偏差。猫科动物是肉食性动物,其日常饮食主要由动物组织组成。我们可想而知猫的碳同位素的主要来源大部分应与其日常饮食相关。(2, 表 6.3)然而,研究表明猫的δ 13C值低于人、狗、猪和以含C4植物为食的啮齿类动物。并且很难解释其中一根猫骨遗骸的氮值竟然和热带食草动物的水平相当。这显然和已知的猫科动物摄食生态学非常不符。为了证实这些异常的发现,研究人员应以中国境内大量不同饮食结构的驯化和野生猫为样本,进一步深入分析其稳定同位素是很有必要的。

在涉及驯化中的微观进化(microevolutionnary)过程时,精细的骨骼分类学鉴定是关键。通过和东欧驯化及野生猫的测量比较,胡耀武等人仍然把泉护村的猫的遗存分类在小型家养猫属。《中国哺乳动物指南》列出了在陕西省境内的四种小型猫属物种。(3)在缺乏更多详细分类鉴定(形态学的和基因的)的情况下,大量情况可以对胡耀武等人的观察作出解释:譬如在原地与人类共栖或者人类扩张至野生猫活动范围内,以及近东家养猫的传入等原因。根据奥卡姆剃刀原则,我们认为对于这些猫属动物遗骸的观察最简单的解释是:该遗骸属于当地的野生猫的种属,与目前发现所发现的和猫驯化过程之间的关联是牵强的。

人类和动物的共栖是很普遍的,同时也是驯化的途径之一。共栖动物受益于人类造成的环境变化,同时它们和人类形成了一个非常稳定的,直接或间接的关系。在人和动物相互影响的历史中,有一个非常有趣的观点是,到目前为止,大多数和人类相互影响的共栖动物,从未被驯化,因此并不构成一个动物驯化史的树状分支。通过关于人与动物共栖的研究显示,在人类文化史中众所周知的驯化过程更少。这样来看,更早的关于古埃及驯养的猫的研究数据(4)与关于近东地区家养猫起源的基因数据,(5)仍然是证明猫被驯化的最重要的证据。

(1) Hu Y, et al. (2014) Earliest evidence for commensal processes of cat domestication. Proc Natl Acad Sci USA 111(1):116–120.
(2) Brown T, Brown K (2011) Biomolecular Archaeology: An Introduction (Wiley-Blackwell, Oxford, UK).
(3) Smith AT, Xie Y (2008) A Guide to the Mammals of China (Princeton Univ Press, Princeton).

(4)Linseele V, Van Neer W, Hendrickx S (2007) Evidence for early cat taming in Egypt. J Archaeol Sci 34(12):2081–2090.

(5)Driscoll CA, et al. (2007) The Near Eastern origin of
cat domestication. Science 317(5837):519–523.
Author contributions: G.B.-O., L.W., and E.T. wrote the paper.
作者贡献:G.B.-O., L.W., and E.T.
The authors declare no conflict of interest.
作者声明与原研究人员无任何利益冲突。
1 如有任何问题欢迎联系 E-mail: guybar@ research.haifa.ac.il.

 

编辑语: 
早期人类与动物的共栖是非常普遍的现象,胡耀武等人的研究(《PNAS》vol. 111 no. 1, January 7, 2014)其实也重点讨论了共栖和家养的问题。本文认为泉护村出土的猫属遗存应为与人类共栖,而非经人类驯化。文章发表在2014年3月4日的PNAS。作为读者,我们应期待有意义的争论能够促进考古学的发展和进步。

收起全文

考古资讯

关注

尼安德特人的饮食极其接近现代人类 Alimentation de Néandertal... très proche de celle d'Homo sapiens

尼安德特人的饮食极其接近现代人类
Alimentation de Néandertal... très proche de celle d'Homo sapiens

来源:Hominid&s 翻译:玉垒关 校对:阡陌 链接:http://www.hominides.com/html/actualites/alimentation-neandertal-identique-sapiens-0808.php 说一千道一万,其实尼安德特人和智人饮食习惯没太大不同 图宾根大学的研究者和他们的法国同行... 阅读全文

来源:Hominidés

翻译:玉垒关

校对:阡陌

链接:http://www.hominides.com/html/actualites/alimentation-neandertal-identique-sapiens-0808.php

说一千道一万,其实尼安德特人和智人饮食习惯没太大不同

 图宾根大学的研究者和他们的法国同行重新审视了先前化石的同位素分析结果

 

为啥四万年前尼安德特人被解剖学意义上的现代人类所取代?一种流行的假设认为,现代人范围更广的食谱是他们同尼安德特人的竞争中最具决定性的优势。而地质化学的分析结果似乎也证实了这一结论。可实际上,和尼安德特人化石相比,现代人化石骨骼里具有更高的氮的重同位素比例。这一事实,让人首先联想到的是,当尼安德特人还专注于吃猛犸象、野牛之类的大型食草动物时,现代人已经把鱼收入食谱中了。

尼安德特人的饮食极其接近现代人类
Alimentation de Néandertal... très proche de celle d'Homo sapiens

(图片:用于该项研究的狼下颌骨碎片,Mousiter遗址。图宾根大学,Hervé Bocherens拍摄

 

然而,这些研究并没有考虑到的一点,是基于陆生食物链的同位素上可能存在的差异性。事实上,环境因素,尤其是干燥的环境,就有可能使得植物里重氮的含量增加。而这种增加使得食草动物及其猎食者骨骼中的重氮含量的比例也随之增加——哪怕前两者并没有改变其饮食习惯。德国图宾根大学以及法国Dordogne地区Eyzies-de-Tayac 史前自然博物馆的研究者们在《人类进化期刊》上公布的一项新研究表明:当最早的现代人类出现在法国西南部时,不论是食草动物,如驯鹿、鹿、马、野牛,还是狼之类的食肉动物,它们的骨骼化石中,氮的同位素含量都存在明显变化。而在动物群体中出现的这种变化和同时期史前人类身上发生的变化高度一致。这显示出,现代人和尼安德特人的食谱并没有绝对的区别,更确切地说,是环境的改变导致了食物来源中同位素的含量不同。此外,同位素改变这一事件,从年代上,与现代人取代尼安德特人的年代相吻合,这表示环境因素的变化——比如干旱的情况的加重,实际上更利于现代人类安居,而不利于尼安德特人乐业。

 


 尼安德特人的饮食极其接近现代人类
Alimentation de Néandertal... très proche de celle d'Homo sapiens

 

图表表示:在尼安德特人和现代人过度阶段,食草动物、狼以及史前人类的同位素差异。插图:图宾根大学,Hervé Bocherens

 

 

这些新的研究结果和其它一些研究成果相吻合,揭示出尼安德特人具有先前人们并未意识到的一些才能:他们开发了广泛的食物来源。(尼安德特人和现代人)这两种史前人类的生物学差距看起来越来越小,在这种背景下,尼安德特人灭绝的真实情况却仍然难以解释。(尼安德特人灭绝的真相)很可能不仅仅只是因为一个人种比另一个人种具有了某一种优势行为。

原文

Après tout, les habitudes alimentaires entre les Néandertaliens et les humains modernes n'étaient pas si différentes.

Des chercheurs de l'université de Tübingen et leur collègue français remettent en cause l'interprétation initiale des analyses isotopiques dans les ossements.

Dent de loup trouvée au MoustierPourquoi les Néandertaliens ont été remplacés par les humains anatomiquement modernes il y a environ 40 000 ans ? Une hypothèse en vogue estime qu'un spectre de ressources alimentaires plus large pour les humains modernes leur a donné un avantage décisif dans la compétition avec les Néandertaliens. Les résultats d'analyses géochimiques ont semblé confirmer cette différence alimentaire. En effet, un taux plus élevé d'isotopes lourds de l'azote a été mesuré dans les ossements d'humains modernes par rapport à ceux de Néandertaliens, ce qui a suggéré dans un premier temps que les humains modernes ont inclus du poisson dans leur alimentation tandis que les Néandertaliens étaient spécialisés sur la viande de grands herbivores, comme le mammouth ou le bison.

Cependant, ces études n'ont pas pris en compte les possibles variations isotopiques à la base des chaînes alimentaires terrestres. En effet, des facteurs environnementaux, notamment l'aridité, peuvent provoquer une augmentation du taux d'azote lourd dans les plantes, ce qui conduit à une hausse de ce taux dans les herbivores et leurs prédateurs même en l'absence de changement de type d'alimentation. Une étude récemment publiée dans Journal of Human Evolution par des chercheurs de l'université de Tübingen (Allemagne) et du Musée national de Préhistoire aux Eyzies-de-Tayac (Dordogne, France) a révélé que le contenu isotopique de l'azote dans les ossements d'animaux, aussi bien herbivores, tels que rennes, cerfs, chevaux et bisons, que carnivores, comme les loups, ont clairement changé au moment de la première apparition des humains modernes dans le sud-ouest de la France. Les changements observés sur la faune sont très similaires à ceux mesurés sur les humains préhistoriques de la même époque ce qui montre qu'il n'y a pas eu nécessairement de modification dans l'alimentation entre Néandertaliens et humains modernes, mais plutôt un changement d'environnement qui a conduit à des différences isotopiques pour les mêmes ressources alimentaires. Par ailleurs, cet événement isotopique qui coïncide chronologiquement avec le remplacement des Néandertaliens par les humains modernes pourrait indiquer que des facteurs environnementaux, tels qu'une augmentation de l'aridité, ont pu favoriser l'installation des humains modernes aux détriment des Néandertaliens.

 

Ces nouveaux résultats rejoignent ceux d'autres études récentes qui montrent que les Néandertaliens avaient des capacités plus étendues qu'on ne le pensait auparavant et exploitaient des ressources alimentaires diverses. Ainsi les différences biologiques entre les deux types d'humains préhistoriques paraissent de plus en plus réduites. Dans ce contexte, les circonstances exactes de l'extinction des Néandertaliens restent encore inexpliquées et sont probablement plus complexes qu'une simple supériorité comportementale d'un type humain par rapport à l'autre.

收起全文
  来自  马翊斐   的投稿 

彩虹桥

关注

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

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

基本符号(2)1)不同类型的表音符号 在之前的教程中,我们已经看到圣书体大致由表意符号和表音符号组成,单词一般由两种符号结合而成。因此表音符号在圣书体中扮演重要角色。 大致有三种表音符号: 表示一个辅音的符号,即单音符 表示两个辅音的符号,即双音符 表示三个辅音的符... 阅读全文

基本符号(2)

 1)不同类型的表音符号

在之前的教程中,我们已经看到圣书体大致由表意符号和表音符号组成,单词一般由两种符号结合而成。因此表音符号在圣书体中扮演重要角色。

大致有三种表音符号:

  • 表示一个辅音的符号,即单音符
  • 表示两个辅音的符号,即双音符
  • 表示三个辅音的符号,即三音符

一些例外的符号也表示四个甚至五个符号。教程3将给出所有的单音符。双音符和三音符将在后续教程中介绍。

需要反复强调的是,不论是任何传统的读法,古埃及人是不写出单词的元音的。他们只写出单词的辅音框架。有时单音词和双音词表示外来词中的元音。这些情况当然出现在希腊罗马时期,这时埃及人不得不用他们的符号来写希腊和罗马名字,或可能在新王朝时期或是更早,这时他们写外地的地名。

2) 转写和传统读法

埃及学家使用一种被称为转写体的一类特殊记号来书写古埃及文字使其更具可读性。在转写体中,古埃及语中的每一个辅音写成一种基于我们自己书写体系的记号。例如,kh这个音在转写体中写成x。转写体不仅在语法,符号表,词典中有用,在科学文献和研究中也是重要的。它将在本教程中的后续部分一直使用并作为本段练习的一部分。
圣书体被用来反推一种作为口语3000年以上的语言。这种口语在漫长的岁月中免不了转变和改动。学生会希望知道他或她自己的语言是怎样随世代变迁的。地区性差异也非常有可能导致了相同单词在时间长河中导致了不同的发音。这连同圣书体元音的缺失一起,使得重新推演古埃及人如何发音成为几乎不可能的事。

为了使得对话更简单,以及让语言的演化和地区性差异抽象出来,埃及学家不得不想出转写体文本的传统读法。这种传统读法中一些弱的辅音读得像元音一样并且这里中性的“e”被置于辅音之后,这是现代的版本并不能反映出古埃及的发音。

3) 单音符

单音符表示一个辅音,下面的表格给出中王朝之后古典埃及语的所有单音符。第一栏给出了圣书体符号,第二栏是其转写体,第三栏是传统读法,最后一栏是注解。辅音的分类是按照字典排序的。

符号转写体传统读法注解
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Along a这个符号代表一个喉塞音停顿,在多数西方语言中是没有的,最接近的是希伯来语中的 "Aleph"(“阿列夫”).
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ii (as in ee)这个符号通常接近于单词开头j的发音,有时发A音。不过这个符号与前两者不能互换
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jy (as in yes)正常来讲用在特殊单词的最后一个音节
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ashort a这个符号代表不出现在西方语言中的喉音,与阿拉伯语中的“ayn”对应
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ww or u 
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bb 
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pp 
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ff 
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mm 
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nn 
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rr 
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hh 
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Hh强音的 "h".
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xkh 
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Xkh仅极少地与前一个符号可以互换
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or sz or s 
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or ss在早期埃及语中这个符号代表与前一个符号不同的音,但在中王朝的晚期,它们可以互换了
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Ssh 
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qq 
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kk 
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gg 
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tt 
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Ttsh从中王朝开始,越来越倾向于被前一个符号所代替
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dd 
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Ddj从中王朝开始,越来越倾向于被前一个符号所代替


4) 其他单音符

一些辅音可以被其他的符号代表,这些符号跟以上符号相比更少用,并且不总能与之互换。

替代的符号有  —— w,  —— m,  —— n 以及  —— t. 符号  也用在一些古老的单词中。

【练习!】

下面随机的单词由单音符和表音符号结合而成,试着找到每个单词的转写体及其传统读法。

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

【解答】


 

WordTranscriptionConventional readingMeaning
1)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Apdaapedbird
2)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zkrzekerSokar
3)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dp.tdepetboat
4)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zesman
5)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wbnweben or ubento rise
6)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p.tpetheaven, sky
7)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iAwiaawto adore
8)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Xrdkheredchild
9)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Xamkhamto approach
10)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Hqrheqerhungry man
11)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ptHpetehPtah
12)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rxrekhto know
13)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rSreshjoyful
14)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rarasun
15)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inpwinepuroyal child
16)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inpwinepuAnubis
17)古埃及圣书体教程【Lesson 3】hrwheruday


单词的汉语含义可以参考lesson 2

 

 

收起全文

考古资讯

关注

埃及发现瓮棺葬的古代狗狗 Ancient Dogs Found Buried in Pots in Egypt

埃及发现瓮棺葬的古代狗狗
Ancient Dogs Found Buried in Pots in Egypt

来源:DiscoveryNews 作者:ROSSELLA LORENZI 链接:http://news.discovery.com/history/archaeology/dog-pots-found-in-egypt-131205.htm 翻译:湯毓赟、Sai 校对:Leek2 正文: 近日,考古学者在埃及发现了... 阅读全文

来源:DiscoveryNews

 

 

作者:ROSSELLA LORENZI

 

 

链接:http://news.discovery.com/history/archaeology/dog-pots-found-in-egypt-131205.htm

 

 

翻译:湯毓赟、Sai

 

 

校对:Leek2

 

 

正文:

 

埃及发现瓮棺葬的古代狗狗
Ancient Dogs Found Buried in Pots in Egypt

 

 

近日,考古学者在埃及发现了一些令人好奇的犬类墓葬,有两只约3000年前的狗狗被完好地保存在地下的罐子里。

 

 

这两只狗被爱称为 Houdini和Chewie,它们的瓮棺被发现于Abydos(阿比多斯)遗址的一座大型泥砖建筑Shunet ez Zebib中,该建筑是埃及仍然矗立著的最古老的皇家纪念建筑之一。这处遗址的年代大约在公元前2750年左右,第二王朝国王Khasekhemwy法老的统治时期。

 

 

该遗址同时还以附近沙丘中发现的成百上千的朱鹭瓮棺葬以及其它的动物墓葬而闻名,这些墓葬主要是猛禽和犬类的。

 

 

“该遗址创造了一种非常安全的结构,其柔软适度的沙质填充物在神圣的空间中为被快速埋葬的物体提供了一个适宜的保存环境,”开罗美国大学(The American University in Cairo)的埃及古物学教授沙Salima Ikram在一本新出版的的纪念文集(纪念动物祭祀和埃及宗教研究的著名学者Dieter Kessler)中如是写道。

 

 

所北阿比多斯项目的独立主管和田野领队。2009年,他们在Shunet ez-Zebib的东南角进行了发掘,出土了一些动物的瓮棺。作为动物木乃伊的顶尖学者,Ikram对其发掘结果进行了一番分析研究。

 

 

“在我们修复的许多瓮棺当中,只有13只得到了如此深入的调查研究,其中有4只是空的,3只装了朱鹭,另外5只里面是狗狗,” Ikram介绍道。

 

 

尽管这其中三只瓮棺内的狗狗只剩下了骨架,但是另外两只瓮棺中的封装的Houdini和Chewie却保存有相当完好的毛皮。

 

 

“虽然鸟类的瓮棺葬比较常见,但是以这种方式埋葬其它动物却很少见,”Ikram在接受Discovery新闻网采访时说道。

 

 

而且,在埃及的各处狗狗墓地中从未有过用瓮棺埋葬的记录。

 

 

“这些瓮很可能原本只是普通的贮藏器,后来被再利用而成为狗狗们的瓮棺。这些被蜷曲地安放在瓮中的狗狗看上去非常可爱,” Ikra 说道。

 

 

Houdini被发现于一个大型的双耳瓮中,埋葬时并未像木乃伊那样被包裹起来。

 

 

“我们无法想象这麽大的一只动物是如何被放进罐子里的,所以我们给了它一个魔术师的名字叫Houdini。”

 

 

这只动物的皮毛是介于棕色与铜褐色之间,局部偏暗而且较硬,似乎是被涂上了一些油或树脂。

 

 

 

“看上去可能是先把它的后腿放进瓮中,然后再把身体的其他部分小心地塞

 

进去,最后就变成了这样一个蜷缩的模样,”Ikram介绍道。

 

 

尽管Houdini看起来似乎是一条狗,但是因为不能在保证其完整性的情况下把

 

它从罐子中取出来,所以其所属的具体的物种还不得而知。

 

 

“Houdini赭色的皮毛在狗身上比较少见,此外,Houdini的毛长仅3.5英尺,

 

也比埃及狗短得多。”

 

 

“另外一种仅有的可能就是Houdini可能是一只狐狸,但是它的毛色也和今天

 

埃及的狐狸不相符,”她补充道。

 

 

保存地没有Houdini那么好的Chewie被发现于一只装满碎陶片的大瓮里,这些

 

碎片可能是作为填充物而起着固定Chewie的作用。

 

 

“只要把这些碎片清理出去,就可以很清楚地看见瓮里的狗,”Ikram说道。

 

 

大瓮里没有发现任何纺织品的痕迹表面Chewie在下葬时没有被绷带缠上。

 

 

Ikram补充说:“它右前腿的骨头穿透了它的皮肤和黄毛。”

 

 

研究者们认为,这两只动物应当都已经成年,死亡年龄很可能在五岁左右。

 

 

“它们可能是牺牲或是具有神圣性的动物,但是瓮棺葬意味着后者的可能性

 

更大,”Ikram说道。

 

 

这两只动物是如何被放进很难被再次取出的瓮罐的,目前还不得而知。

 

 

“在没有进一步的检查和化学测试之前,现在还不知道保存它们的手段。”

 

 

在可行的防腐方式当中,最有可能的处理步骤应当包括去除内脏、干燥和用

 

泡碱脱脂等过程,最后再涂上树胶,把它们放进瓮中。

 

 

“密封埋葬在沙层中,紧紧地塞在罐子里,这使它们的躯体得以保存至今,

 

来向我们传达它们所代表的精神或言它们的名字——永生,”Ikram说道。

 

 

原文:

 

 

Archaeologists have found some of the most curious canine burials ever unearthed in Egypt — two well preserved dogs buried in pots some 3,000 years ago.

 

 

Nicknamed Houdini and Chewie, the dog pots were discovered at Shunet ez Zebib, a large mud-brick structure located at Abydos — one of Egypt’s oldest standing royal monuments. The site was built around 2750 B.C and was dedicated to Khasekhemwy, a second dynasty king.

 

 

It is also known for the the thousands of ibis burials in jars that had been recovered in the dunes nearby, and for the interments of other animals, mostly raptors and canines.

 

 

“The site provided a very secure structure, with conveniently soft, sandy fill that was easy for quick burials within a sacred space,” Salima Ikram, professor of Egyptology at The American University in Cairo, wrote in a recently published Festschrift in honor of Dieter Kessler, a renowned scholar in the field of animal cults and Egyptian religion.

 

 

A leading expert on animal mummies, Ikram analyzed the results of a 2009 excavation led by David O’Connor and Matthew Adams, respectively director and field director of the North Abydos Project at the Institute of Fine Arts, New York University. Digging in the Shunet ez-Zebib’s southeast corner, the archaeologists unearthed several jars containing animal burials.

 

 

“Of the many jars that were recovered, only 13 have thus far been properly investigated. Of these, four were empty, three contained ibises, and five were filled with dogs,” Ikram said.

 

 

While three pots contained skeletonized remains of dogs, the last two housed Houdini and Chewie, two animals with their fur largely intact.

 

 

“Although it is common to find birds in pots, it is rare to find other animals buried in this way,” Ikram told Discovery News.

 

 

In particular, no canine burials in pots have been recorded in the many dog cemeteries scattered throughout Egypt.

 

 

“These jars were probably made and used for some sort of storage, and then re-used as coffins for the dogs. They are quite charming as the dogs are curled up in the pots,” Ikra said.

 

 

Houdini was found in a large two-handled pot, and was buried without any wrappings.

 

 

“We could not figure out how such a large animal was fit into the pot, so we named him after the magician, Houdini,” Ikram said.

 

 

The animal’s fur was brown to auburn-coppery, with portions darker and stiffer, as if they had been anointed by some substance such as oil or even resin.

 

 

“It seems as if he were put into the pot, hind limbs first, then adjusted and the rest of the body pushed in so that he was curled around,” Ikram said.

 

Although it is likely that Houdini is a dog, certain identification of the species is impossible as the animal could not be removed from the jar without compromising its integrity.

 

 

“The color of his almost auburn fur is unusual in a dog, as is the length of the hairs, which tend to be shorter in Egyptian dogs than the 3.5 inches found in the case of Houdini,” Ikram said.

 

 

“The only other viable identification would be a fox, but the fur’s color is not in keeping with the foxes found in Egypt today,” she added.

 

 

Not as well preserved as Houdini, Chewie was found in a large jar filled with the broken pieces of another large pot, which was used as a packing material to keep the dog in situ.

 

 

“Once the broken bits of pottery were removed, the dog contained within the pot was completely visible,” Ikram said.

 

 

The lack of evidence of any textile in the jar suggests Chewie was buried without bandages.

 

 

“The bones from his right foreleg were pushing through the skin and yellow fur,” Ikram added.

 

 

According to the researcher, both animals were mature, probably around five years of age.

 

 

“They were probably votive offerings unless they held the position of sacred animals — perhaps the pot burials are indicative of their being Sacred rather than just Votive,”Ikram said.

 

 

How the two animals were pushed into pots from which they cannot be extracted now remains a mystery.

 

 

“Without further examination and chemical testing it is not possible to understand the process by which these two animals were preserved,” Ikram said.

 

 

Among the possible embalming scenarios, the most likely treatment would include evisceration, dessication and defatting with natron salt.

 

 

Oiled and resined, the animals were then pushed into the jars.

 

 

“Sealed and buried in layers of protective sand, and cocooned in their jars, the animals’ bodies were well preserved so that they could serve as vehicles for their spirits, or kas, for eternity,” Ikram said.

收起全文

考古资讯

关注

图说隋炀帝陵墓考古成果发布会

图说隋炀帝陵墓考古成果发布会

#图说隋炀帝陵墓考古成果发布会#今天下午扬州方面公布了隋炀帝陵的阶段性考古成果。央视新闻频道进行了直播报道,微博上@名城扬州网 进行了微博直播。还没有了解的小伙伴们儿,可以通过这张图来了解一下此次发布会的一些内容,更多详尽信息敬请持续关注~制作:@青年考古學生 转载请注明。

考古资讯

关注

拉美西斯二世的花环

拉美西斯二世的花环

出处:Le Nouvel Observateur 日期:2013/11/23 翻译:【法翻】箫韶九成 校对:阡陌 编辑:高尾花 原文链接:http://sciencesetavenir.nouvelobs.com/archeo-paleo/20131029.OBS3068/video-les-guirlandes-florale... 阅读全文

出处Le Nouvel Observateur 

日期:2013/11/23

翻译【法翻】箫韶九成

校对:阡陌

编辑:高尾花

原文链接http://sciencesetavenir.nouvelobs.com/archeo-paleo/20131029.OBS3068/video-les-guirlandes-florales-du-pharaon-ramses-ii.html


    这是一篇关于拉美西斯二世半身雕像上的花环重建的概述。文章《法老之花的宝藏》(Le trésor de fleur des pharaons),刊登于803期《科学与未来》(Sciences et avenir)

 

植物图集

    埃及的木乃伊会用花环装饰得 十分华丽:最近,有人重新研究了一本19世纪的植物图集,揭示了这一墓葬传统。

 

    位于纳沙泰尔湖(Neuchâtel)附近的考古博物馆Laténium,提出要举办主题为“法老之花”的展览(持续至201432日)。通过复原古埃及花园,重现花的象征性。博物馆负责人Marc-Antoine Keiser回溯一众专家学者的足迹,将法老木乃伊的花卉装饰组成重现于世人眼前。例如法国的埃及学家Gaston Maspero,他拯救了这些脆弱的祭献物,让它们奇迹般地保存至今。


拉美西斯二世的花环


法老阿赫莫西斯石棺中的花环碎片复原图。


花环是由一种东方飞燕草的紫色花朵以及短尖头柳树的绿叶 “装订”而成。——Desson de B.Häsler – Latenium博物馆


视频:

http://sciencesetavenir.nouvelobs.com/archeo-paleo/20131029.OBS3068/video-les-guirlandes-florales-du-pharaon-ramses-ii.html


原文:

Voici un aperçu de la reconstitution des guirlandes florales autour du buste de Ramses II. L'article "Le trésor de fleur des pharaons" est à lire dans S. et A. 802.

HERBIER. Les momies égyptiennes se paraient de somptueuses guirlandes de fleurs : un herbier du 19e siècle, récemment redécouvert, révèle cette tradition funéraire.

Le Musée archéologique du Laténium, près de Neuchâtel (Suisse), propose à ce sujet l'exposition "Fleur des Pharaons" (jusqu'au 2 mars 2014). Ressuscitant les jardins et la symbolique des fleurs dans l'Égypte antique, Marc-Antoine Keiser, directeur du musée, invite à découvrir les compositions florales qui ornaient les momies des pharaons en revenant sur les traces des savants, tels l'égyptologue français Gaston Maspero, qui ont sauvé ces fragiles offrandes, préservées miraculeusement jusqu'à nous.

 

Dessins reconstituant un fragment de guirlande provenant du sarcophage du pharaon Ahmosis. Elle se compose de fleurs violettes de dauphinelle orientale "agrafées" avec des feuilles vertes de saule mucroné. Desson de B.Häsler - Musée du Latenium.

VIDEO. Cette vidéo est un aperçu de la reconstitution des guirlandes florales autour du buste de Ramses II.

收起全文
  来自  高韡   的投稿 

考古资讯

关注

【号外:问题征集】关于王立新老师的专访

【号外:问题征集】关于王立新老师的专访

亲爱的童鞋们,小站将于6月7日对王立新老师进行专访,大家有什么想向王老师请教的问题都可以告诉小站哦~下面对王立新老师做一个简要介绍~~ 王立新老师现任吉林大学文学院考古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古代文明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赤峰学院红山文化国际研究中心客座教授,中国考古学会会员,吉林省考古学会理事。2005年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 阅读全文

亲爱的童鞋们,小站将于6月7日对王立新老师进行专访,大家有什么想向王老师请教的问题都可以告诉小站哦~下面对王立新老师做一个简要介绍~~

 

 

【号外:问题征集】关于王立新老师的专访

王立新老师现任吉林大学文学院考古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古代文明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赤峰学院红山文化国际研究中心客座教授,中国考古学会会员,吉林省考古学会理事。2005年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主要研究方向为夏商周考古、史前考古。

 

王老师是1995年获得吉大博士学位的,硕士时期的导师是张忠培先生,念博士时又师从林沄先生。他的博士论文的题目是《早商文化研究》,已经出版了。其他著作还包括《半支箭河流域先秦时期遗址》(科学出版社,2002年,与人合著),《林西井沟子—晚期青铜时代墓地的发掘与综合研究》(科学出版社,2010年,主编),《西拉木伦河流域先秦时期遗址调查与试掘》(科学出版社,2010年,与人合编),《夏商周考古》(最近出版,教材式,合著)。论文包括《“桐宫”再考》(《考古》1995年第12期,这篇文章发表后,邹衡先生写了《桐宫再考辨——与王立新、林沄两位先生商榷》;王老师算是邹衡先生的“粉丝”,他曾说“学商周考古一定要先读邹衡”^__^)、《辽西区夏至战国时期文化格局与经济形态的演进》(《考古学报》2004年第3期)、《也谈文化形成的滞后性》(《考古》2010年第12期,这是关于文化滞后性一篇很好的文章,逻辑性很强,值得一读,还有一篇也是关于文化滞后性的,写的是嵩山南北地区,收入《青果集》)。

 

 

王老师教授课程包括夏商周考古、夏商周考古文献导读、中国古代青铜器、田野考古实践等(超星学术视频里还有他的讲课录像,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看哦~)。王老师讲课深入浅出,严谨又有趣,从去年开始带田野实习(后套木嘎遗址)以来,决定选择商周考古方向的本科生大大增多(听说这届大三的有7、8个想学商周的诶),这也是人格魅力的体现啊!

 

大家如果有问题的话尽快告诉小站哦~O(∩_∩)O~

收起全文
人人小站
考古资讯
顶尖小站
弱羽孤舟
顶尖小站
名师讲座-BUU应用文理历史系
顶尖小站
考古人小站
顶尖小站
震旦纪年
顶尖小站
解密
顶尖小站
中华考古文明
顶尖小站
哈师大文物爱好者协会
顶尖小站
飞燕马踏
顶尖小站
达文西探险队
顶尖小站
X 人人网小程序,你的青春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