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喜欢的诗

关注

《无常》— —雪莱

无常 趁天空还明媚,蔚蓝 Whilst skies are blue and bright 趁花朵还娇鲜欲醉 Whilst flowers are gay 趁眼前一切都还美好 Whilst eyes that change ere night 白昼尚未替与黑夜 Make glad the day ... 阅读全文

无常

 

趁天空还明媚,蔚蓝      Whilst skies are blue and bright

趁花朵还娇鲜欲醉          Whilst flowers are gay

趁眼前一切都还美好       Whilst eyes that change ere night

白昼尚未替与黑夜          Make glad the day

趁时流还这般宁静          Whilst yet the calm hours creep

做你的梦吧,且憩息       Dream thou——and from thy sleep

等醒来再哭泣                 Then wake to weep

收起全文

女人如诗

关注

金秋十月--李修霖

金秋十月--李修霖

我们用很多的时间坐车 从春天坐到秋天 从黎明坐到夜晚 不知疲倦的重复一段旅程 远离城市重返家乡 金秋十月 天空湛蓝而庄严 山路崎岖而悠远 走在路上放声歌唱 大风刮过山岗 上边是巨大的风车在飞翔 秋水之上 时光被窃取了记忆 所有的风景都成为永恒 山风,一吹再吹 ... 阅读全文

金秋十月--李修霖

我们用很多的时间坐车

从春天坐到秋天

从黎明坐到夜晚

不知疲倦的重复一段旅程

远离城市 重返家乡

 

金秋十月

天空湛蓝而庄严

山路崎岖而悠远

走在路上 放声歌唱

大风刮过山岗

上边是巨大的风车在飞翔

 

秋水之上

时光被窃取了记忆

所有的风景都成为永恒

山风,一吹再吹

抚摸每一片飘零的叶子

走向衰老或成熟

 

请相信,在这个温情的季节

一个心跳的日子终于来临

你金黄色的身躯渐渐走近

我闻得见一阵清甜在风中闪烁光芒

告诉我,用你细嫩的皮肉告诉我

你是不是村民口中的:

梨果飘香 灿烂辉煌

收起全文

玻璃晴朗,橘子辉煌

关注

《地狱一季·永恒》----兰波

终于找到了!什么?永恒。那是沧海,融入太阳。我永恒的灵魂,关注着你的心,纵然黑夜孤寂白昼如焚。众生的赞誉,普遍的冲动,你就此飞升!超脱凡尘没有希望,没有新生,科学与耐心难逃苦役。没有明天,炭火如织。你的热情,天生使命。终于找到了!什么?永恒。那是沧海融入太阳。原文:Elle est retrouv&e!Quoi?l'&ternit& .C'est la me... 阅读全文

终于找到了! 

什么?永恒。 

那是沧海, 

融入太阳。 

 

我永恒的灵魂, 

关注着你的心, 

纵然黑夜孤寂 

白昼如焚。 

 

众生的赞誉, 

普遍的冲动, 

你就此飞升! 

超脱凡尘 

 

没有希望, 

没有新生, 

科学与耐心 

难逃苦役。 

 

没有明天, 

炭火如织。 

你的热情, 

天生使命。 

 

终于找到了! 

什么?永恒。 

那是沧海 

融入太阳。

 

 

 

原文:

 

 

Elle est retrouvée!

Quoi?l'éternité .

C'est la mer mêlée

Au soleil 

 

Mon âme éternelle,

Observe ton vœu

Malgré la nuit seule

Et le jour en feu 

 

Donc tu te degages

Des humains suffrages,

Des communs élans!

Tu voles selon... 

 

-jamais l'espérance.

Pas d'orietur.

Science et patience,

Le supplice est sûr. 

 

Plus de lendemain,

Braises de satin,

Votre ardeur 

Est le devoir. 

 

Elle est retrouvée! 

-Quoi?-l'éternité . 

C'est la mer mêlée 

Au soleil. 

 

收起全文

玻璃晴朗,橘子辉煌

关注

《夜航》----泰德·库瑟

头顶,星群。脚下,星座。五十亿英里之远, 星系死去像雪落于水。 我们下面,某个农场主,感到那遥远的死亡之寒啪地一声, 他打开院里的灯将棚屋和谷仓纳入自己所及城市彻夜恍如明灭的新星用炜煌的街区同他的孤灯拔河(杨那人 译)原文:Flying at NightAbove us, stars. Beneath us, constellations.Five bill... 阅读全文

 

头顶,星群。脚下,星座。

五十亿英里之远, 星系死去

像雪落于水。 我们下面,

某个农场主,感到那遥远的死亡之寒

啪地一声, 他打开院里的灯

将棚屋和谷仓纳入自己所及

城市彻夜恍如明灭的新星

用炜煌的街区同他的孤灯拔河

 

(杨那人  译)

 

 

原文:

 

Flying at Night

 

Above us, stars. Beneath us, constellations.

Five billion miles away, a galaxy dies

like a snowflake falling on water. Below us,

some farmer, feeling the chill of that distant death,

snaps on his yard light, drawing his sheds and barn

back into the little system of his care.

All night, the cities, like shimmering novas,

tug with bright streets at lonely lights like his.

 

收起全文

玻璃晴朗,橘子辉煌

关注

《严肃的时刻》----里尔克

此刻有谁在世上的某处哭,无缘无故地在世上哭,哭我。此刻有谁在夜里的某处笑,无缘无故地在夜里笑,笑我。此刻有谁在世上的某处走,无缘无故地在世上走,走向我。此刻有谁在世上的某处死无缘无故地在世上死,望着我。德語原文:Ernste Stunde Wer jetzt weint irgendwo in der Welt,ohne Grund wei... 阅读全文

 

此刻有谁在世上的某处哭, 

无缘无故地在世上哭,

哭我。 

 

此刻有谁在夜里的某处笑, 

无缘无故地在夜里笑, 

笑我。 

 

此刻有谁在世上的某处走, 

无缘无故地在世上走, 

走向我。 

 

此刻有谁在世上的某处死 

无缘无故地在世上死, 

望着我。 

 

 

 

德語原文:

 

 

Ernste Stunde 


Wer jetzt weint irgendwo in der Welt, 
ohne Grund weint in der Welt, 
weint über mich. 

Wer jetzt lacht irgendwo in der Nacht, 
ohne Grund lacht in der Nacht, 
lacht mich aus. 

Wer jetzt geht irgendwo in der Welt, 
ohne Grund geht in der Welt, 
geht zu mir. 

Wer jetzt stirbt irgendwo in der Welt, 
ohne Grund stirbt in der Welt: 
sieht mich an. 

 

收起全文

收容所

关注

歌或哭

歌或哭 文/海子 我把包裹埋在果树下 我是在马厩里歌唱 是在歌唱 木床上病中的亲属 我只为你歌唱 你坐在拖鞋上 象一只白羊默念拖着尾巴的 另一只白羊 你说你孤独 就象很久以前 火星照耀十三个州府 你那样孤独 你在夜里哭着 象一只木头一样哭着 象花色的土散着香气... 阅读全文

歌或哭

文/海子

我把包裹埋在果树下

我是在马厩里歌唱

是在歌唱

木床上病中的亲属

我只为你歌唱

你坐在拖鞋上

象一只白羊默念拖着尾巴的

另一只白羊

你说你孤独

就象很久以前

火星照耀十三个州府

你那样孤独

你在夜里哭着

象一只木头一样哭着

象花色的土散着香气

收起全文

尼莫的电影情结

关注

白日梦

白日梦

你没有如期归来 而这正是离别的意义 一次爱的旅行 有时候就象抽烟那样 简单 地下室空守着你 内心的白银 水仙花在暗中灿然开放 你听凭所有的坏天气 发怒、哭喊 乞求你打开窗户 书页翻开 所有的文字四散 只留下一个数字 -----我的座位号码 靠近窗户 本次列车的终点是你 -----北岛... 阅读全文

白日梦

你没有如期归来
而这正是离别的意义
一次爱的旅行
有时候就象抽烟那样
简单

地下室空守着你
内心的白银
水仙花在暗中灿然开放
你听凭所有的坏天气
发怒、哭喊
乞求你打开窗户

书页翻开
所有的文字四散
只留下一个数字
-----我的座位号码
靠近窗户
本次列车的终点是你

 

 

                           -----北岛

收起全文

关注

未选择的路—弗罗斯特

未选择的路—弗罗斯特

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 可惜我不能同时涉足, 我在那路口久久伫立, 我向着一条路极目望去, 直到它消失在树林深处。 但我却选择了另外一条路, 它荒草凄凄,十分幽寂, 显得更诱人,... 阅读全文

 

未选择的路—弗罗斯特

 

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
可惜我不能同时涉足,
我在那路口久久伫立,
我向着一条路极目望去,
直到它消失在树林深处。


但我却选择了另外一条路,
它荒草凄凄,十分幽寂,
显得更诱人,更美丽,
虽然在这两条小路上,
都很少留下旅人的足迹。 


虽然那天清晨落叶满地,
两条路都未经脚步踩踏。
呵,留下一条路等改日再见!
但我知道路径延绵无尽头,
恐怕我难以再返回。


也许多少年后在某个地方,
我将轻声叹息将往事回顾,
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 ——
而我选择了人迹更少的一条,
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

收起全文
人人小站
文字控
顶尖小站
每日一文
顶尖小站
先锋文学迷
顶尖小站
纯文本
顶尖小站
阿妖的抹布
顶尖小站
那些注定要被遗忘在纸堆里的诗
顶尖小站
文艺猫青年Mr.articat
顶尖小站
IDBB-小镇
顶尖小站
玻璃晴朗,橘子辉煌
顶尖小站
不止有诗
顶尖小站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