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遇春之尘境心影录

关注

【原创】丫鬟代小姐嫁人:清道光重臣的离奇姻缘(二)

【原创】丫鬟代小姐嫁人:清道光重臣的离奇姻缘(二)

作者:史遇春(二)后来,经人托说,同乡某村中,有一户人家,愿意让自己的女儿和家父相亲。过程也还顺利,那家姑娘对家父没有嫌弃,家父对人家姑娘也没有挑剔。那时候,婚姻大事,其实不是即将结婚的两个人之间的事情,而是双方家长和媒人之间的事情。说好之后,两家约定,选个吉日,姑娘家的父母就会带着自家的女儿,来男方家里&看屋(家乡话读如&威&)&。所谓的&看屋&,也就是女... 阅读全文

作者:史遇春

(二)

后来,经人托说,同乡某村中,有一户人家,愿意让自己的女儿和家父相亲。

过程也还顺利,那家姑娘对家父没有嫌弃,家父对人家姑娘也没有挑剔。

那时候,婚姻大事,其实不是即将结婚的两个人之间的事情,而是双方家长和媒人之间的事情。

说好之后,两家约定,选个吉日,姑娘家的父母就会带着自家的女儿,来男方家里“看屋(家乡话读如“威”)”。所谓的“看屋”,也就是女方的主要家人来男方家里,实际察看男方家里的状况,比如家境如何、房子如何、双亲如何、亲戚如何……

那次,那家姑娘来“看屋”,也都还好,以至于多年以后,先祖母讲到此事时,还对那姑娘多有赞许,说是精明伶俐。

事情要是这样发展下去,可能就没有后来的一切了。

一笑。

亲事基本定下来之后,从前到后,看起来似乎一切都还是那么地顺畅和谐。

可是,有一次,家父和村中的人去本乡“跟会”(相当于赶会)。到了会上,碰见了一个姑娘,村中的人指着那姑娘,对家父说:

“你快看看,那才是你媳妇,那家是要把那个姑娘嫁给你的。”

家父肯定是仔细看了那姑娘的。

当时,家父的心理活动如何,有何思想变化,因为家父一贯严肃,我从来都没敢问过他。

总之,结果是,那姑娘和前来家中“看屋”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

后来,经家父多方打听和落实,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似乎,那个时候,乡里乡亲都知道这件事情的真实情况,只有先祖母和家父不了解其中的原委。

原来,那家有两个女儿,大女儿邋遢、迟钝(没有半点不敬,这里的词汇只是真实描述)、长相也不怎么好说,属于相亲失败率奇高、比较难出嫁的那种吧;而小女儿精明、伶俐,长相也还过得去吧。

因为大女儿相亲基本都会失败,这家的家长聪明,就想了个办法,让小女儿代姐姐去相亲,如果对方相中,就按照乡间的规矩礼尚往来,收取聘金聘礼,到时候,对方来迎娶时,就将大女儿嫁过去。

您可能会说,不会吧?怎么可能?

我可以认真地回答您:还真会,还真可能!

原因呢,一是那个时候的人还是比较实在的;二是那时候也不兴离婚,十村八县也见不到一例离婚的。

所谓“生米做成熟饭”,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下咽了。

所以,这种用此女代彼女的相亲、以彼女嫁与此女相亲之人的做法,风险不大。

那家的小女儿我未曾见过。那家的大女儿,我倒是见过。因为,那家大女儿后来所嫁的人家,和我们一个大队,只是不同村罢了。那家大女儿所生的第二个姑娘和我是小学同学,那家大女儿的第三个孩子(男孩)和我弟是小学同学。那家大女儿,我所亲见的其人嘛,正如我所描述的那样,邋遢,迟钝,因为见到她时,我还是个孩子,她已是妇人,所以,我无法从长相上对其人进行评论。

那先,大概会还没跟完,家父就回家了。回家之后,家父就跟先祖母讲,说是自己不愿意这门亲事,原因是那家相亲和将嫁的不是同一个人。

起初,先祖母也不相信,还专门问了媒人,也问了那家的人。最后证实,家父所说的确如此。

可是,家中贫困。先祖母考虑得比较多:

已经“看屋”,按照当时默认的惯例,无论如何,准备结亲的两家,如果有不合,无法进入最后的嫁娶程序,过程中,只要是男方提出不同意、要中断亲事,那么,男方送给女方的东西,一点也不会退。猜想那时,也不会送多少东西。虽然东西可能不多,但是,这个家的贫困,我前面已经说过了。如若再相亲,再置办,还是有相当大的困难的。

另外,家中的身份是“另类”,错过了这个,再找起来,肯定会十分难找,这一点,之前,家中已经有过体会了。

还有,其时,家父的年龄也算比较大了,如果不接受这家,先祖母担心,家父可能一辈子都找不到了。

所以,先祖母还是没有打算退亲,希望就这样继续下去。

据说,后来先祖母跟家父沟通,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

“娶过来吧,只要能生孩子就行。生了孩子,我给你带!”

家父自幼失怙,对先祖母很尊重,非常听先祖母的话。可是,这一次,家父很坚决,最终还是退了那桩婚事。

今天,在这里讲这些,似乎就是故事。

其实,这里面又有多少的辛酸和无奈啊!

似乎,这已经是很遥远的过往了,其实,也就只是四十多年前的一段旧事。

四十年,对一个人来说,是半生。

四十年,对大历史来说,只是一瞬。

读清人笔记,看到一段记载,于是有了上面的一段家事。

下面,开始笔记中的历史旧事。

(未完待续)

【原创】丫鬟代小姐嫁人:清道光重臣的离奇姻缘(二)

 

收起全文

史遇春之尘境心影录

关注

【原创】丫鬟代小姐嫁人:清道光重臣的离奇姻缘(一)

【原创】丫鬟代小姐嫁人:清道光重臣的离奇姻缘(一)

作者:史遇春(一)不知道,是这社会发展太快了,还是我太恋旧了,只要是经眼的物事,我都会不由自主地联想,常常会想到过去的人事物情,想到遥远的故乡。一切是那么地清晰,仿佛就在昨日,屈指仔细计算,时间已是那么地久远,恍然之间,已过许多春秋。我所无法忘怀的那个时代的人情世故,到了今天,再要跟小朋友、大朋友们讲起来,他们或许不会认为那是童话,但是,他们肯定会惊异于那人... 阅读全文

作者:史遇春

(一)

不知道,是这社会发展太快了,还是我太恋旧了,只要是经眼的物事,我都会不由自主地联想,常常会想到过去的人事物情,想到遥远的故乡。

一切是那么地清晰,仿佛就在昨日,屈指仔细计算,时间已是那么地久远,恍然之间,已过许多春秋。

我所无法忘怀的那个时代的人情世故,到了今天,再要跟小朋友、大朋友们讲起来,他们或许不会认为那是童话,但是,他们肯定会惊异于那人那事的传奇性质。

关于姻缘的传奇,我先讲一个亲耳听闻、近在身边的真事,作为本篇的引文。

因为,文章是散散地写,静静地思,所以,先希望大家能够安下心来,慢慢地看,懒懒地读,不要着急,不要暴躁。

我们家,因为曾经有些房屋田产、因为父执辈中有人在村中多与人龃龉,所以,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硬是被打成了“另类”。

我生也晚,未及亲见亲历其事,未曾承受过那时家人的艰难与苦楚。关于那时那事,都是先祖母与家父在我的成长过程中,一点一滴告知我的。

国人骂人,常有“数典忘祖”之语,我自思忖,虽然我算不上是家里的孝子贤孙,但是,家族的历史,先人的往事,凡是经耳的,我都不敢暂忘、未曾遗忘。

因为时代的原因,平等的众生被重新归类,我家成了那时的“异类”。先祖父文弱,原本身体就不好,因为此事,惊吓之后,不久便亡故。

我家本是村中大户,所以,父执辈的结构非常复杂,限于篇幅,考虑到本文的主旨,此处不作展开。

先祖父辞世之后,父执辈便分爨各居,自顾身家。

其时,家父年仅一十三岁,家中上有小脚之先祖母,下有年幼之叔、姑。一大家子的人,无人看顾。无法,家父只得弃学,靠力气挣公分养家糊口。

当时,哪一家挣工分的人多,这个家就能多吃那么一口两口。我家只有家父一人可下田,公分自然就不多,而家中人多,故而,少吃无穿的生活,完全可想而知。

穷困,是这个家中的主旋律,从被打成“另类”到以后的许多年中,一直都没有改观。

根据家母讲说,直到她进了这家,最初的很多年中,依然有过饿肚子的悲苦经历。这种深刻的记忆,深深地印在家母的记忆中,她不止一次跟我提及。

既然都已讲到家母,就可以重点着墨,进入我的本意,来说说家父当年的一段经历。

这事,我最早是从先祖母那里听了个大概。后来,不知因为什么缘故,家母偶然间也提及此事。正好,我就接着家母的话茬,详细问了问她。我想知道一个完整的事件,想知道,先祖母关于此事的讲述,是否有遗漏。通过询问,结合家母的讲述,再参照对先祖母言语的记忆,我对这件事情才有了较为详细的了解。

先祖父过世,家父一人支撑着这个家。那个时候,一是时代本身的原因,一切都比较匮乏;二是家中劳力少,挣不到多少公分,所以,分东西,就根本分不到多少;三是家父老实本分,不懂得其他的门路;基于这些,所以,家中的生活,一直都是一穷二白的状态。

家父到了可以结婚的年龄,就成了更加困难的“困难户”。

原因呢?

第一,是家中已被打入“另类”,那些“非另类”人家的姑娘的名言是:宁愿嫁个“非另类”的傻子,也不会嫁个“另类”的正常人。这不是我的杜撰,这不但是口号,还有很多、很多实际践行的真实案例。乡村之中的读者,可就此情况,询问家中出生在二十世纪四五十年代的长辈。民众的身份,在被强行贴上标签之后,在大环境没有改变之前,是无法自行剔除的。这一点,非常要命。

第二,是家中的贫困。虽然,那个时代没有今天这么物质,但是,自古以来的风习、人心趋利的天性都让人完全可以理解,家长给自家的女孩子找对象,一定是尽最大可能找家境好的。

第三,是家父的性格。家父老实,脾气耿直,不知道转弯。所以,他不可能自由恋爱,况且,那个时代的自由恋爱还是凤毛麟角的事。一切,只能靠家长出面,让媒人穿梭。

基于以上种种,家父的终身大事,成了先祖母非常头疼的大事。

(未完待续)

【原创】丫鬟代小姐嫁人:清道光重臣的离奇姻缘(一)

 

收起全文

史遇春之尘境心影录

关注

【原创】浓墨宰相刘墉与成熟的政治家和珅台面下的斗争(二)

【原创】浓墨宰相刘墉与成熟的政治家和珅台面下的斗争(二)

作者:史遇春二清高宗乾隆时,和珅当国,执掌机要,权倾一世,满朝文武,没有几个人敢撄其锋。清朝人后来记述和珅的权势之大,和珅的飞扬跋扈,甚至把他和明朝的&九千九百岁&魏忠贤相提并论。把和珅与魏忠贤放在一起说事,先不论这种论调合不合理,仅就两人共有的特点,从中多少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那就是:和珅当日的势力与实力,似乎都已经可以和满清的帝室分庭抗礼了。更夸张的说法... 阅读全文

作者:史遇春

清高宗乾隆时,和珅当国,执掌机要,权倾一世,满朝文武,没有几个人敢撄其锋。

清朝人后来记述和珅的权势之大,和珅的飞扬跋扈,甚至把他和明朝的“九千九百岁”魏忠贤相提并论。

把和珅与魏忠贤放在一起说事,先不论这种论调合不合理,仅就两人共有的特点,从中多少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那就是:和珅当日的势力与实力,似乎都已经可以和满清的帝室分庭抗礼了。

更夸张的说法是,和珅在朝中的种种作为,有些地方,明朝的魏忠贤还要稍逊他一筹。

既然都这么说了,那么,和珅飞扬跋扈的主要表现是什么呢?

简单来说,就是结党营私,把天下公器做了自家擅权敛财的工具。

而且,和珅这样做,还造成严重的后果:他的结党营私,权势之重,使得众人畏惧,不敢作声,以至于后来的评论有“道路侧目”一说。

所谓“道路侧目”,历史上有过:

《元史》卷一三○《阿鲁浑萨理传》有:

“所在囹圄皆满,道路侧目,无敢言者。”

《明史》卷一八九《李文祥传》有:

“朝野寒心,道路侧目,望陛下密察渠魁,明彰国宪。”

“道路侧目”,亦作“道路以目”。

参照历史记载,再看对和珅的这一评论,可以想见,和珅在当时所造成的形势,是怎样地危殆。

当然,可以推断,这种“道路侧目”的情形,主要还是表现在统治阶层的官僚机构内部吧。

那些倚靠和珅的人,极尽谄媚奉承之能事。

那些与和珅意见相左或者内心不认同和珅的人,非常清楚和珅的能量,说话办事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更不要说是正面与他对撞了。

其时,山东诸城的刘文清公崇如(名墉),位居宰臣之列,参与清廷的机务,管理所属的百官。

尽管刘墉的位子也不低,但是,对于和珅的嚣张气焰,他也是无可奈何。因为,皇帝始终对和珅信任有加,无人可对和珅的权势造成威胁伤害。

因为无法对和珅的专权擅政、飞扬跋扈进行抑制,因为无法削挫和珅的锐气,刘墉的心中,也常生着闷气,他常常为此非常恼怒。

根据笔记《所闻录》的作者清人汪诗侬记述,本文所说的刘墉与和珅台面下的斗争一事,发生的时间是“癸未春首”。

我查了一下相关资料,清高宗乾隆二十八年(公元1763年),是农历的癸未年,其上一个癸未年在清圣祖康熙四十二年(公元1703年),其下一个癸未年在清宣宗道光三年(公元1823年)。

这三个时间点都无法与本文的人物事件吻合,康熙和道光时期,可以不论。就乾隆时期仅有的癸未年来说,其时,刘墉还没有做到宰臣的位子,而和珅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

所以,事情要讲下去,我们宁愿相信笔记的作者的时间记忆有误。

话说,这一年的春首,刘墉探听到和珅应召入宫,正值天降雨雪,风寒地冷。雨雪天气导致路途泥泞,刘墉想着,不能在皇上面前与和珅针锋相对,还不能在半道上戏耍教训和珅一回吗?

乘着这个雨雪天气,乘着这个泥泞的道路,刘墉特意穿上了家中久不穿着、搁置废弃的旧衣物,在和珅必经之路上等着他。

和珅一到,刘墉马上着人执持名帖,高高举起,拜谒於和珅的轿子前面,口中称道:

“我家中堂大人亲自往和大人府上拜年,向大人恭贺新春,恰逢大人不在府上,今儿正巧在路上遇见大人,我家中堂大人已下轿恭候了!”

和珅一听,知是刘墉在路上等候,或许心中有很多的不情愿,但是,人情面子上,基本礼仪上,还是要做足,无奈,他只好下轿。

和珅下轿,原本想着,自己要进宫面圣,既然路途遇见刘墉了,躲不过去,这大过年的,下轿寒暄几句,应付一下,也就是了。

等到和珅一下轿,马上就傻了眼了。谁料想刘墉已经跪地向他道贺了。一来呢,刘墉是中堂,二来呢,刘墉年长和珅很多。和珅下轿见刘墉已跪地,也容不得他多想,紧忙按礼答拜。

和珅这一答拜,也得和刘墉一样,跪地行礼。这样一来,后果可想而知:和珅身着的玄裘绣袄,已经被泥泞沾污,身上全是泥水。

这个时候,再看看和珅,与平日里风光无限、锦衣绣服、干净利落的他比起来,此际的他,更像是一只吃了败仗的公鸡,雄风扫地。

传闻,和珅曾因此事在宫中向主上哭诉,但是,因为刘墉的做法,并没有明显的过失可以指摘惩处,所以,都拿刘墉没有办法。

官场上斗争,大到杀头丢命,琐碎到小鼻子小眼睛,真是千奇百怪;

官场上的角力,大到台面上的真刀实枪,小到台面下的使绊子用计谋,可谓花样多变。

文末,依然要说明一下,笔记比之于正史,可爱之处就在于它的可信与不可信间。但是,行文过程中,笔记的文字资料,能够辨正的,我都尽力而为。

不足之处,还请读者指正!

(全文结束)

【原创】浓墨宰相刘墉与成熟的政治家和珅台面下的斗争(二)

 

收起全文

史遇春之尘境心影录

关注

【原创】浓墨宰相刘墉与成熟的政治家和珅台面下的斗争(一)

【原创】浓墨宰相刘墉与成熟的政治家和珅台面下的斗争(一)

作者:史遇春一未入题前,鉴于读者对本文的题目可能会有诸多的疑问,所以,我觉得,有必要先介绍一下本文的两位主人公,一位是刘墉,另一位是和珅。虽然,大家对刘墉与和珅也有各自的体认,但是,大家的认知是否与相关记载一致,尚无法确定。既然是在说历史类的事件,那么,我就认真说说文中二位主角的概况。刘墉生于清圣祖康熙五十八年(公元1719年),卒于清仁宗嘉庆九年(公元18... 阅读全文

作者:史遇春

未入题前,鉴于读者对本文的题目可能会有诸多的疑问,所以,我觉得,有必要先介绍一下本文的两位主人公,一位是刘墉,另一位是和珅。

虽然,大家对刘墉与和珅也有各自的体认,但是,大家的认知是否与相关记载一致,尚无法确定。

既然是在说历史类的事件,那么,我就认真说说文中二位主角的概况。

刘墉生于清圣祖康熙五十八年(公元1719年),卒于清仁宗嘉庆九年(公元1804年),享年85岁。

字崇如,号石庵,政治家、书法家,大学士刘统勋的长子,祖籍安徽砀山,出生于山东诸城。

清高宗乾隆十六年(公元1751年)中进士,时年33岁。历任翰林院庶吉士、太原府知府、江宁府知府、内阁学士、体仁阁大学士等职。

以奉公守法、清正廉洁闻名于世。

书法造诣深厚,是清代著名的帖学大家,被世人称为“浓墨宰相”。

去世后,追赠太子太保,谥文清,后世亦称刘文清公。

本文题目中的“浓墨宰相”,即是世人对刘墉的称号,简单明了,既突出了其在书法方面的造诣与成就,也标明了其在政治上的地位和职务。

简单介绍完刘墉,再说说和珅。

和珅生于清高宗乾隆十五年(公元1750年),依次推算,刘墉比和珅年长31岁;清仁宗嘉庆四年(公元1799年)被赐死,终年50岁。

钮祜禄氏,原名善保,字致斋,自号嘉乐堂、十笏园、绿野亭主人,满洲正红旗二甲喇人,清中期权臣、商人。

初为官时,精明强干,通过李侍尧案巩固了自己的地位。清乾隆帝对其宠信有加,并将幼女十公主嫁给其长子丰绅殷德,使其不仅大权在握,而且成为皇亲国戚。随着权力的增长,其私欲也日益膨胀,利用职务之便,结党营私,聚敛钱财,打击政敌。此外,他还亲自经营工商业,开设当铺七十五间,设大小银号三百多间,且与英国东印度公司、广东十三行有商业往来。

曾担任、兼任了清廷的众多关键要职,封一等忠襄公、官拜文华殿大学士,其职务主要包括内阁首席大学士、领班军机大臣、吏部尚书、户部尚书、刑部尚书、理藩院尚书,还兼任内务府总管、翰林院掌院学士、《四库全书》总纂官、领侍卫内大臣、步军统领等数十个重要职务。清仁宗嘉庆四年(公元1799年),嘉庆帝即下旨将其革职下狱。

所聚敛的财富,约值八亿两至十一亿两白银,所拥有的黄金和白银加上其他古玩、珍宝,超过了清朝政府十五年财政收入的总和。乾隆帝死后十五天,嘉庆帝赐和珅自尽。

和珅介绍完毕。同样,关于本文题目中的“成熟的政治家”这个说法,也要说明一下。这个评定或者“定语”,并非我的信口雌黄,而是有所本:据说,英国派遣到大清的使臣马戛尔尼在其回忆录中称赞和珅是“成熟的政治家”。

至此,关于本文的两位主角已经介绍清楚,另外,关于题目中的“浓墨宰相”与“成熟的政治家”也做了解释。

下面,就进入本文的主题,说说刘墉与和珅之间台面下的斗争。本文源自清人汪诗侬所著的笔记《所闻录》中的《和珅》一节。

因为,是在讲说历史,或者是与历史有关的记述。那么,首先简单辨证一下,刘墉与和珅究竟有没有交手的可能。最重要的判定,当然是时间,如果时间错谬,那么,关公战秦琼的笑话,不但会被大方之家不齿,还会被普通读者非笑。

刘墉卒于清仁宗嘉庆九年(公元1804年);和珅清仁宗嘉庆四年(公元1799年)被赐死;由两人的卒年看,这二位在世时,时间的重叠度非常高。因为时间重叠,同朝为官,所以,这二人之间的斗争,在历史场境上,是完全站得住脚的。

至于其他的事情,我就不详细考证了,可以放心行文了。

(未完待续)

【原创】浓墨宰相刘墉与成熟的政治家和珅台面下的斗争(一)

 

收起全文

史遇春之尘境心影录

关注

【原创】清廷查抄官员一例:清人笔记中的抄家记述之二

【原创】清廷查抄官员一例:清人笔记中的抄家记述之二

作者:史遇春二当年,查抄内务府银库郎中庆宽,笔记作者陈恒庆在京中任职,所以,他对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知道地比较清楚详细。这一天的早晨,相国福锟【(公元1834年~公元1896年),爱新觉罗氏,字箴庭,康熙帝次子、理密亲王允礽的六世孙,满洲镶蓝旗人,清朝宗室大臣。清文宗咸丰九年(公元1859年)进士,授吏部主事,晋员外郎。清德宗光绪四年(公元1878年),授右庶... 阅读全文

作者:史遇春

当年,查抄内务府银库郎中庆宽,笔记作者陈恒庆在京中任职,所以,他对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知道地比较清楚详细。

这一天的早晨,相国福锟【(公元1834年~公元1896年),爱新觉罗氏,字箴庭,康熙帝次子、理密亲王允礽的六世孙,满洲镶蓝旗人,清朝宗室大臣。清文宗咸丰九年(公元1859年)进士,授吏部主事,晋员外郎。清德宗光绪四年(公元1878年),授右庶子,迁侍读学士,擢太仆寺卿。光绪六年(公元1880年),赏副都统,充西宁办事大臣。光绪八年(公元1882年),召授兵部侍郎,历调刑部、户部。光绪十年(公元1884年),擢工部尚书,兼步军统领。命在总理各国事务衙门行走,兼管内务府大臣。光绪十七年(公元1891年),授体仁阁大学士。光绪二十一年(公元1895年),疏请乞休。卒,谥文慎,入祀贤良祠。】奉内廷密旨,前往庆宽府上查抄。

福锟此去,带领的是提督衙门里的司员、小吏和差役。接了密旨,自然不敢怠慢,所以,直奔庆宽府邸。

到达之后,按照程序,一众差役先封了庆宽家的大门。

庆宽家中的男丁,全部被临时圈禁在府中外间的空屋里面;家中的女眷,全部被看押在府中内间的空屋。

福锟相国端坐在庆宽家的厅堂之中,吩咐提督衙门的司员带领小吏和差役,按房逐一进行查抄。

凡查抄出来的贵重物件,全部都堆积在厅堂所在的庭院之中。

查抄的过程,场面是比较凌乱的:那些平常被收拾的十分整齐、不会随便摆放的女子的绣鞋,那些用来包裹背负婴孩用的襁褓,那些家中的普通器皿物件等,在查抄过程中,被扔得到处都是。这些不值钱的东西,负责查抄的差役们看都懒得看上一眼。庆宽家里的家丁奴婢等,已经全都被圈禁集中起来了,所以,那些胡乱扔得到处都是的物件,暂时也是不会有人料理的。

这种被查抄地乱七八糟的场面,看起来还是比较凄惨的。

庆宽家中各房被检查完毕之后,接下来,还要到家中的井里面搜寻。

负责检索水井的差役,按照规定,是必须要下井探看的。下井之前,负责此项任务的差役一般都会脱去衣服,基本上是赤身下探。井边配合的差役,帮下井的差役绑好绳子之后,将其缒入井中。因为查抄过程中,这些差役都会有侵吞私物的勾当,所以,大家各自都心怀鬼胎。入井的差役,很害怕下去之后,上面的差役对自己施以毒手,让自己遭致灭顶之灾。所以,入井的差役,身体刚挨到井里的水面,他就会马上在井中大声向上喊叫汇报道:

“没有东西!”

井边的差役,也是在完差使、走程序,听到井下的喊声,他们会马上把井中的同事吊缒上来。

井里要搜查,厕所也不能例外。

可笑的是,这些查抄的司员,带领着小吏和差役进入厕所之后,大概是司员职阶比较高,所以,人就比较金贵些吧,此时,他会用手掩起自己的鼻子,然后命令手下的差役用长杆在茅坑中象征性地戳探几下。完事,如前井下的程序一样,差役戳探之后,会大声报喊道:

“没有东西!”

于是,这个检查搜验就算结束。

各房、井中、厕所等需要按规定程序检搜的地方查抄完毕之后。司员及小吏、差役们一齐来至庆宽家的厅堂之中,然后分工,安排差役将查抄至厅堂所在庭院之中的贵重物件,一一登记造册。

登记造册毕,相国福锟才会返回宫中内廷,向当政者汇报,说是自己已经执行完命令,听候下一步的差遣。

相国福锟进入内廷覆命,庆宽府中,跟随查抄的司员及小吏差役,都还不能离开。这个时候,他们需要监督守护摆放在庭院之中查抄的贵重物件,还要负责守卫庆宽府中的大门,监视府中被暂时圈禁的所有人。

清廷的惯例,京中的朝臣,凡是有被查抄的,具体负责执行的单位,都由九门提督。接到命令之后,九门提督即刻带队前往办理。

这一次庆宽被查抄,之所以是相国福锟领命前往,原因很简单,那就是,相国福锟兼这个时候兼着九门提督一职,另外,相国福锟还担任着内务府大臣的职务。这一次,查抄的对象庆宽,正好就是内务府的银库郎中。

话说,相国福锟这个人,非常地忠厚,而且,平日里,他也很喜欢庆宽。因为相国福锟是内务府大臣,庆宽是内务府银库郎中。庆宽在相国福锟手下当差时,其人精明能干,做事干净利落,深得相国福锟之心。

这一次,庆宽被定罪查抄,倒不是因为他贪墨,也不是因为他犯了什么不可宽赦的重罪,而是因为,宫中的内监想要从庆宽那里冒领物件,庆宽知道后,严厉拒绝,禁止给予。这位内监怀恨在心,然后,就在宫中制造流言蜚语,说是庆宽侵吞内务府的财物。故而,庆宽有此一劫。

相国福锟接到查抄庆宽的旨意之后,他已经通过秘密渠道,偷偷将这个消息传到了庆宽那里。

庆宽得知查抄的消息,马上做了处置,在查抄之前,他已经安排将家中的银券、契约、细软等物件,派人偷偷从后门运出了。

说道这里,又想起了电视剧《雍正王朝》,剧中,皇三子奉旨查抄贤王八阿哥时,因为碍于叔侄情分、也是贤王八阿哥心思机巧,所以,未曾搜身,结果,贤王八阿哥身上所藏的几千万两的银票就没有被抄没。

相国福锟进宫覆命之后,内廷传出旨意,说是庆宽可以赦免,查抄的物件,由官方作价变卖,庆宽府上的房屋没收归公。

其实,这一场查抄,并没有对庆宽的经济状况伤筋动骨,所以,几年之后,庆宽被清廷重新召用,恢复官职之后,加之他外放为道员,后来又升任臬司,所以,他的家中,还和以前一样富有。

剧作或者想象中的查抄,都是非常恐怖的,历史实况中,其实并不都是那样,比如说清人笔记中的此例查抄,比如说《红楼梦》中,贾赦被查抄,北静王暗中使力,贾政就没有受太大的牵连。

另一方面,因为人性的复杂,世事的难测,猜想,有些查抄,肯定会超出想象地骇人。

以后,再看到相关的查抄记载时,那时,我再动笔写来。

(全文结束)

【原创】清廷查抄官员一例:清人笔记中的抄家记述之二

 

收起全文

史遇春之尘境心影录

关注

【原创】清廷查抄官员一例:清人笔记中的抄家记述之一

【原创】清廷查抄官员一例:清人笔记中的抄家记述之一

作者:史遇春一说起抄家,似乎是个非常遥远的历史名词。其实,仔细想一想,抄家这个词,并不那么遥远。威权尚在时,权柄掌握者的抄家,一直都在进行着,这是借助国家机器进行的自上而下的强制措施,这是一种强力的威压。社会病热时,被利用、被煽动民众的抄家,是对历史上各类权柄掌握的一种反噬式的效仿,旧事不远,犹在昨日,这是由下而上的病态报复与无知狂妄。关于抄家,电视剧《雍正... 阅读全文

作者:史遇春

说起抄家,似乎是个非常遥远的历史名词。

其实,仔细想一想,抄家这个词,并不那么遥远。

威权尚在时,权柄掌握者的抄家,一直都在进行着,这是借助国家机器进行的自上而下的强制措施,这是一种强力的威压。

社会病热时,被利用、被煽动民众的抄家,是对历史上各类权柄掌握的一种反噬式的效仿,旧事不远,犹在昨日,这是由下而上的病态报复与无知狂妄。

关于抄家,电视剧《雍正王朝》里,贤王八阿哥对抗雍正失败之后,雍正派皇三子前去抄家,我觉得,这次抄家,很有些写实的风格。这一段,可做视听上的参考。

关于抄家,小说《红楼梦》中,也有记述,第一零五回《锦衣军查抄宁国府骢马使弹劾平安州》,作者或有实感,所以写得很是生动,特别是在细节上,比如差役们想乘机大捞特捞的丑态。这一段,可一观,作为阅读资料的参考。

那么,相对剧作和小说而言,比较真实的抄家场面是怎样的呢?

清人陈恒庆所著的《谏书稀庵笔记》中,有《查抄》一节,可作为清廷抄家的参考。

陈恒庆也读过《石头记》(即《红楼梦》)。他说,《石头记》中,关于官员查抄的事情,曾经有描述。

不知道,陈恒庆当日所看《石头记》中官员查抄一事,和上文提及《红楼梦》第一零五回《锦衣军查抄宁国府骢马使弹劾平安州》是否是一个版本,里面的描述,是否完全一致?

写到这一节时,我还专门去翻了一下《红楼梦》中的这一节,就我的认知,我觉得,作者的描述虽然是小说的笔法,但是,猜想,其间现实的印痕依然浓重,而且,我觉得,这一段,也是完全经得起推敲的。

因为陈恒庆曾经在清廷任监察御史、巡视中城,所以,关于刑狱方面的事,他的讲法都有很高的现实依据,可信度不容太多质疑。

陈恒庆看完《石头记》中查抄官员的描述之后,根据他个人的经验判断,他认为,《石头记》中的记述,还有一些不详尽的地方。

基于对《石头记》中记述的判断,陈恒庆讲了一例清廷查抄官员的实事。这个实例,可以和《石头记》(《红楼梦》)互相对照来读。当然,如果还意犹未尽,可以再去看我前文提到的《雍正王朝》里面雍正派皇三子查抄贤王八阿哥那一段。

下面说说清廷查抄官员的具体事例。

这件史事发生在清德宗光绪时期【光绪元年~光绪三十四年(公元1875年~公元1908年)】。

本次所查抄的对象,是内务府的银库郎中庆宽。

这样一说,就有些复杂了。

所以,先需要交代一下内务府相关情况。

内务府是清代独有的机构,职官多达三千人,比之事务最繁杂的户部,其人数还要多十倍以上。可以说,内务府是清朝规模最大的机关。

内务府的组织渊源于满族社会的包衣(奴仆)制度,其主要人员分别由满洲八旗中的上三旗(即镶黄、正黄、正白旗)所属包衣组成。

内务府的最高长官为总管内务府大臣,初为三品衙门,清世宗雍正十三年(公元1735)升为正二品,由皇帝从满洲王公、内大臣、尚书、侍郎中特简,或从满洲侍卫、本府郎中、三院卿中升补。

内务府的主要职能是管理皇家事务,诸如皇家日膳、服饰、库贮、礼仪、工程、农庄、畜牧、警卫扈从、山泽采捕等,其还掌握盐政、分收榷关、收受贡品等要事。

内务府主要机构有“七司三院”。

广储、都虞、掌仪、会计、营造、慎刑、庆丰为七司,分别主管皇室财务、库贮、警卫扈从、山泽采捕、礼仪、皇庄租税、工程、刑罚、畜牧等事。其中,最重要的是广储司,专储皇室的金银珠宝、皮草、瓷器、绸缎、衣服、茶叶等特供品。

三院:上驷院,管理御用马匹;武备院,负责制造与收储伞盖、鞍甲、刀枪弓矢等物;奉宸苑,执掌各处苑囿的管理、修缮等事。

另外,内务府还有织造处等30多个附属机构。

此外,内务府还负责管理太监、宫女及宫内一切事务的敬事房也隶属总管内务府大臣管辖。

公元1911年辛亥革命后,废帝溥仪仍居宫内,为皇帝服务的内务府也得以保留。至1924年,溥仪被驱逐出宫,内务府遂废。

说完内务府。再说说庆宽。

庆宽,本名赵小山,字筱珊,号松月居士、晚号尘外野叟,又号信叟,清代辽宁铁岭人,后入旗籍,隶正黄旗。

生于清宣宗道光二十八年(公元1848年),早年就读于北京翠微山东之灵光寺,受教于法华大师。

幼即习画,初学于山东画家袁瑞寿,又从戴醇士学习山水,后向河南王丹麓学花卉。因用心学习,深研画技,其水墨设色很有成就。

因工书善画,供职于醇亲王【奕譞,清宣宗道光皇帝第七子,清德宗光绪皇帝的生父。道光时,封醇郡王。清文宗咸丰十一年(公元1861年)在“祺祥政变”中同恭亲王一起支持慈禧太后诛杀八大臣,为慈禧夺取执政权扫清了道路,从此,取得慈禧的信任。清穆宗同治十一年(公元1872年),封醇亲王。】府,从事书法和绘画,受到喜好书法与歌赋、尤其能诗的醇亲王的器重。

由醇亲王府进入清宫内务府,历任内郎、堂郎中、晋三院卿。其间,被慈禧太后钦派办理宫廷大典、奉旨创作大批的宫廷历史绘画,其所画陵寝典礼、崇陵山势全图,受到皇帝特旨嘉奖。清德宗光绪十一年(公元1885年),紫光阁修成,朝廷命征集粤、回、捻三战功绩,并绘功臣真像,设立功臣画馆于京师。总管其事,经六年而全图成,计有百数十轴之多。清德宗光绪十四年(公元1888年),颐和园兴工,奉旨设计绘图,凡宫殿、楼台、亭、谢以及点缀各景图样,皆出其手笔。清德宗光绪十五年(公元1889年),光绪皇帝举行大婚典礼,奉旨主笔绘画该典礼全图,工笔彩绘人物、礼仪,图尽其态,极为工细。清德宗光绪二十年(公元1894年),慈禧60大寿。庆宽奉旨绘该典礼全图,从紫禁城直到颐和园之庆典全图长卷。

卒于民国16年(公元1927年),享年79岁。

(未完待续)

【原创】清廷查抄官员一例:清人笔记中的抄家记述之一

 

收起全文

史遇春之尘境心影录

关注

【原创】甲午战争的三个余痛:读清人笔记

【原创】甲午战争的三个余痛:读清人笔记

作者:史遇春清德宗光绪二十年(公元1894年),是农历的甲午年。这一年,清廷与日本之间爆发了战争,史称甲午战争。关于甲午战争,简要介绍如下:甲午战争,日本称日清战争,西方国家称第一次中日战争,此次战争以公元1894年7月25日丰岛海战的爆发为开端,至公元1895年4月17日《马关条约》签订为结束。战争的结果,清廷战败、北洋水师全军覆没。战争给中华民族带来空前... 阅读全文

作者:史遇春

清德宗光绪二十年(公元1894年),是农历的甲午年。这一年,清廷与日本之间爆发了战争,史称甲午战争。

关于甲午战争,简要介绍如下:

甲午战争,日本称日清战争,西方国家称第一次中日战争,此次战争以公元1894年7月25日丰岛海战的爆发为开端,至公元1895年4月17日《马关条约》签订为结束。战争的结果,清廷战败、北洋水师全军覆没。战争给中华民族带来空前严重的民族危机,大大加深了中国社会半殖民地化的程度;另一方面,战争使日本国力更为强大,得以跻身世界列强。

虽然,许多人把满清看作是外来政权,许多人极力否认和满清的历史联系。但是,历史毕竟还是历史。

无论怎么否认,那些绵延至满清以后的中国人,只要不是移民进来的,其祖先都在满清的治下做过顺民,都曾受过满清政府的统治,这一历史事实是无法割裂的。

无论满清对汉人做过什么,无论怎么不认同满清政府的所做作为。我都会坚决承认,满清是中国的历史朝代,满清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

正因为满清是中国的历史朝代,所以,我们学习中国历史时,学到满清与日本之间的甲午战争,都会为之痛心。

想来,这种痛心,凡承认自己是中国人的,都会有同感。

那么,清人关于甲午战争,其痛心又是如何呢?

清人汪诗侬的笔记《所闻录》中有《甲午余痛》一节,将甲午战争之后的余痛,总结成了三条。本篇,我就依此为据,说说清人关于甲午战争的三个余痛。

余痛之一:

清廷与日本刚开战的时候,日本作战的舰队还在朝鲜的仁川港(现在的仁川港是韩国第二大港,是韩国西海岸的最大港口,也是韩国首都首尔的外港。)。当时,丁汝昌致电清廷的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相当于外交部吧),请求封锁仁川港。就丁汝昌的请求封港一事,在战端已开,情势危急的情况下,总理衙门的官僚机构习气仍然未改,竟然花了两天时间讨论,才得出结论。两天才回复丁汝昌,让他见机行事。战事过程中,时间就是生命啊!战情瞬息万变,两天的讨论,然后回复,贻误了多少时机,可想而知。

两天后,丁汝昌得到总理衙门的复电之后,马上统领军队赶往仁川,准备封锁港口。日本军队当然不会坐以待毙,他们也懂得获取战争的先机。丁汝昌还没来得及封锁仁川港,日本舰队早已经出港了。

日本军队出港之后,见清廷的部伍姗姗来迟,他们大为欢欣,非常庆幸。

官僚机构积习已久,议事缓慢,贻误战机。此余痛一

余痛之二:

战争过程中,因为日本军队抢占了先机,所以,清廷的北洋海军就吃了亏,被围困在威海港之内。尽管如此,但是,清廷还有转圜的余地,那就是,陆路炮台还没有失守。炮台的战力如果全部发挥,也可有大用处。另外,离山东荣城三十里处有一座小山,是军港后路的要地。如果此处有重兵把守,也还可以阻断日本军队前进的道路。可惜的是,时任山东巡抚的李秉衡(此人后在义和拳运动爆发时,被召进京城,继续主战,准备在通州抵御外国联军,不战而溃,服毒自杀身亡。)就派了一个小官吏,仅仅带了二十名兵士守卫。战略地位这么突出的军港后路要地,竟然认识不到,竟然如此轻忽,真是不可思议啊!

日本军队探知情况后,就带领军队登岸,从这座小山处推进行军,一路行进,没有遇到强力的抵抗,通行无阻,丝毫没费力气。

日本军队由此进军后,轻松夺取了陆路的炮台,然后,他们就用清廷的炮台,攻打清人的航船、舰只。北洋海军全军的最终覆没,可想而知。

忽略己方之长,不用地利之便,导致日本军队以清廷炮台,攻击清廷船舰。此余痛二。

余痛之三:

清廷海军定远舰的管带是邓世昌(谥壮节)。

话说邓世昌身材短小,头发早秃,因为其外貌特征,军中都叫他“邓小辫子”。

邓世昌平日里不苟言笑。他有一只钟爱的猎犬。

清廷与日本黄海大战,定远舰被击沉。定远舰的管带誓与舰船共存亡。定远舰沉没,邓世昌落海身死。

邓世昌死时,他的爱犬也跟着跳入海中,叼着邓世昌的“小辫子”,欲救主人,一同殉难。等到邓世昌的尸体被打捞出来时,它那死去的爱犬还死死咬着它的“小辫子”,没有松口。

想想那些不顾朝廷安危、民族存亡而争先恐后逃命的士兵、官员,真是让人纳闷:怎么万物之灵的人,还不如一只猎犬呢?

邓世昌与船舰共存亡,其钟爱的猎犬至死不弃主人,为何人竟不如一只猎犬。此余痛三。

(全文结束)

【原创】甲午战争的三个余痛:读清人笔记

 

收起全文

史遇春之尘境心影录

关注

【原创】假道学要得要不得?清代理学名臣文正公汤斌(三)

【原创】假道学要得要不得?清代理学名臣文正公汤斌(三)

作者:史遇春三有一年,汤斌的属下官吏上报,说是这一年的菱角和芡实成熟,且是丰收之年,按照惯例,必须为此而向民众收税。汤斌对属下官吏的上报很不以为然,甚至嗤之以鼻,他反问道:&眼下,您看到今年的菱角和芡实有些收成了?明年呢?您知道明年会是什么情况呢?&&您说按照惯例收税,那明年呢?还要不要按今年的惯例实施呢?&&我倒是想问问您,就算今年的菱角和芡实成熟,今年算... 阅读全文

作者:史遇春

有一年,汤斌的属下官吏上报,说是这一年的菱角和芡实成熟,且是丰收之年,按照惯例,必须为此而向民众收税。

汤斌对属下官吏的上报很不以为然,甚至嗤之以鼻,他反问道:

“眼下,您看到今年的菱角和芡实有些收成了?明年呢?您知道明年会是什么情况呢?”

“您说按照惯例收税,那明年呢?还要不要按今年的惯例实施呢?”

“我倒是想问问您,就算今年的菱角和芡实成熟,今年算是丰收年,可是,这长在水里的东西,没有固定的数量,民众又能收得多少?朝廷又能让这菱角和芡实有多大出息?我们为了自己的一点奔兢之心,给民众增添原本可以避免的不必要负担,我们又有多大出息?”

“话说好听点就是这样,说不好听点,你们为人父母官,不想着让民众多点糊口的进项,却总是琢磨着如何刻削百姓,不让他们有一点喘气的机会,你们才高兴。你们也不想想,如果民众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了,你们身上的肉,够民众吃几口?”

因为汤斌的一番言语,吴县的菱角和芡实就没有被收税。此后,曾经的援例收取芡实与菱角税的临时性政策,也都免除了。

有一天,汤斌看日常饮食物用的账单,发现账单上写着:

买了两只鸡。

看完账单之后,汤斌大大地吃了一惊。他自己寻思着:

“自从我担任管理民众的职务以来,平常的饭食,连肉都没敢吃过,更不要说吃鸡了!怎么账单上赫然写着:买了两只鸡。这是什么情况啊?”

于是,汤斌马上将负责后厨的杂役叫了过来,诘问他:

“买了两只鸡。究竟是怎么会事?”

后厨的杂役回禀道:

“这是公子吩咐买的!”

汤斌立即将儿子召了过来,责备他道:

“你不用心读书,不知道世间的艰苦;你动不动就想讲豪华,难道你以为苏州的鸡比河南的鸡便宜吗?”

发完火之后,汤斌命令儿子跪在庭院之中,诵读《朱子家语》,作为对儿子的惩罚。

当然,后厨的杂役也被汤斌狠狠地训斥了一顿。

汤斌的夫人,直到五十岁时,她还不曾放弃织布,她也没有穿过绫罗绸缎。

汤斌高升,进入内阁理事,离开苏州时,家里还穷得叮当响。所有的家当,只装了几个竹箱;余下的,全都是书籍,可以装满一车。

汤斌死后,被清廷谥予文正。这也是满清二百六十八年之间,少有的几个文正。

后人有诟病汤斌的,指责他是假道学。

笔记作者清人汪诗侬慨叹道:

“就算汤斌真的是所谓的假道学吧,那么,就让今天的官员也像他那样,假道学一下,今天的官员果真能做到他那假道学的份上,那么,大清王朝的江山也不至于倾颓到这样的地步吧!”

行文至此,可告一段落。

关于道学,究竟是真是假,自己判断!

关于汤斌,究竟是真道学还是假道学,自己判断!

关于假道学,要得还是要不得,自己判断!

另,文中关于汤斌的记述,我简单和清史稿中汤斌传对比了一下,事迹或未错谬,但是,时间、人物多有龃龉。对历史有兴趣的读者,请以正史为主,笔记仅做参考。

也请不要和我纠缠史实辩证的问题。我写此文,既然是以笔记为依据,那么就只能要求自己尽可能忠实于笔记原文了。

(全文结束)

【原创】假道学要得要不得?清代理学名臣文正公汤斌(三)

 

收起全文

百姓眼

关注

快递行业之霸王条款几时休?客户合法权益谁人负责?

明确告知顺丰公司接件人,自己的电脑是影视后期电脑,有很多重要数据千万不能出事,而顺丰接件人员告知邱先生,如果想要更保险,就要购买一定数额的保价,于是,邱先生在顺丰公司收件人的建议下购买了8000元的保价。但是,为什么顺丰公司在整个售后理赔的过程中始终不提8000元保价的问题,如果按照顺丰公司所提1300元的金额进行赔偿,那么,邱先生购买的8000元保价又算什... 阅读全文

明确告知顺丰公司接件人,自己的电脑是影视后期电脑,有很多重要数据千万不能出事,而顺丰接件人员告知邱先生,如果想要更保险,就要购买一定数额的保价,于是,邱先生在顺丰公司收件人的建议下购买了8000元的保价。但是,为什么顺丰公司在整个售后理赔的过程中始终不提8000元保价的问题,如果按照顺丰公司所提1300元的金额进行赔偿,那么,邱先生购买的8000元保价又算什么?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313890438708316#_0

收起全文

史遇春之尘境心影录

关注

【原创】假道学要得要不得?清代理学名臣文正公汤斌(二)

【原创】假道学要得要不得?清代理学名臣文正公汤斌(二)

作者:史遇春二接下来,进入正题,说说清朝的理学名臣汤斌。本文以清人汪诗侬《所闻录》中的《汤潜庵》一节为依据,想让大家看看清人的记述,看看所谓的假道学,要得,还是要不得?汤斌是河南睢州(今河南睢县)人,号潜庵,字孔伯,又字荆岘,生于明熹宗天启七年(公元1627年),卒于清圣祖康熙二十六年(公元1687年),享年61岁。清世宗顺治九年(公元1652年),汤斌参加... 阅读全文

作者:史遇春

接下来,进入正题,说说清朝的理学名臣汤斌。

本文以清人汪诗侬《所闻录》中的《汤潜庵》一节为依据,想让大家看看清人的记述,看看所谓的假道学,要得,还是要不得?

汤斌是河南睢州(今河南睢县)人,号潜庵,字孔伯,又字荆岘,生于明熹宗天启七年(公元1627年),卒于清圣祖康熙二十六年(公元1687年),享年61岁。

清世宗顺治九年(公元1652年),汤斌参加清廷的会试,中式,入选二甲进士,时年26岁。

顺治十三年(公元1656年)),汤斌被清廷授予翰林院编修。

任职翰林编修期间,汤斌负责撰修史书。自古以来,对于写史的人,中国都以“直书”为最高、最严的标准。汤斌在撰修史书的过程中,对于明朝那些坚守节操、尽忠好义的人士,对于那些为明朝殉节的诸位臣子,都照实写来。应有的褒扬,他没有因为自己在清廷仕宦而有所曲隐;他也没有因为明朝臣子对抗的是自己现在的主子而有所贬损。这一点,除了汤斌的个人性格因素外,其读书人的气节也是缘由所在,无论如何,这都是很让人非常钦佩的。

不论汉人仕清值不值得争议;横跨明清两代,生于明而仕于清的事实该不该被检讨;仅就汤斌撰修明史过程之中的坚持与直笔,他直笔书史的行为就让后世的很多人汗颜,也让有史以来很多软骨病患者的卑劣渺小清晰可见。

汤斌直书,无所顾忌,除了对忠臣义士的褒扬外,对于投降清廷的明臣,他也未曾刻意回避。因为这样,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满。时任内阁大臣的金之厚、冯铨两次上疏,参劾汤斌。

金之厚未详其人。

冯铨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贰臣。

猜想,汤斌的秉笔直书,肯定是刺痛了金之厚与冯铨,所以,他们才会两次上疏参劾。

收到内阁大臣的奏折之后,清顺治帝福临召来汤斌,并将金之厚与冯铨的原奏交给他,让他自己看。这种将大臣参劾奏折交给受参劾人的行为本身,在某种意义上看,就是皇帝对受参劾者的信任与荣宠。当然,这在礼法和制度上,是不容许的。福临的意思很清楚,他就是在暗示汤斌,这两位内阁大臣脸上挂不住,你的明史修撰,内容可以斟酌修改一下。除了暗示之外,福临还怕汤斌不明白自己的意思,他还温和地慰问并口谕汤斌,希望他不要那么直接,可以委婉一些,最好是顾及一下当事人感受和颜面。

汤斌直脾气,或者,他就是坚持自己的信仰,信仰自己的坚持。此后修撰明史的过程中,汤斌依然按照直书的标准,继续实写。

汤斌修撰明史,没有因为内阁大臣的参劾而曲意改道,没有因为皇帝的亲自过问而曲笔遮掩。这种坚持,如果是所谓对“道学”信仰,倒是有必要让那些摇尾乞怜的写史人认真学习学习!

汤斌在江宁做巡抚时,清顺治帝福临南巡,为了迎接圣驾,江苏的督抚曾打算拆毁民众的屋宇,修筑御道,以表忠恳。汤斌力争,认为这事做不得,最后,在他的坚持下,拆毁民屋修筑御道的事最终作罢。

福临到达江南之后,知道了相关情况,认为汤斌的意见合理,曾称奖汤斌道:

“汤斌的做法是对的,没有因为要修御道而毁坏民众房屋,这与朕爱民的本心是一致的!”

因为此事,福临在江南时,还撤下御食,赐给汤斌,以示褒奖和恩待。

猜想,大概那个时候,清朝的政权才刚刚建立,江山根基尚不稳固,福临的做法,其中有几分是出于真心诚意,尚不得而知,但是,他借助此次事件,收买、结纳民心的意图是十分清楚的。

其时,苏州城的上方山(上方山是七子山的东北支脉,位于苏州市西南郊,石湖西北,地处虎丘区横塘街道。)有五通祠。这个五通祠有些邪门,是地方上一大祸患。五通祠里,经常掳掠周边的妇女,进行侵害。据传,五通祠的神棍能够用妖术迷惑人心,能够以妖术祸害人,所以,当地没有人敢触它的霉头。

汤斌在得知五通祠胡作非为、危害百姓的情况之后,进行了严厉的处置,他命人用火烧掉了五通祠,并将五通祠的神棍们全部收捕,并按律定罪。结果呢?也没见那些所谓的妖术对汤斌有什么损伤。

因为钦慕范文正公仲淹、周忠介公顺昌的为人和德行,所以,汤斌多方集资,为二位建祠。他还组织修建了吴太伯庙。

虽然有修祠建庙的行为,但是,这都是对先贤的崇敬与仰慕,与鬼神之事无涉。当然,就汤斌的个性行为看,他也从来不会去媚神祷鬼。

作为地方官长,汤斌对鬼神之事的态度,也大大影响了当地的民众,苏州那些个巫师、神婆逐渐都绝迹了。此前妇人崇奉的玄妙观,后来都很少能看到女子的足迹。曾经因为庙观寺院风盛而造成当地的奢侈淫靡的习俗,也随之大大改观。

(未完待续)

【原创】假道学要得要不得?清代理学名臣文正公汤斌(二)

 

收起全文
人人小站
星期天读书会SRC
顶尖小站
文心读书会
顶尖小站
羽赤凌寒
顶尖小站
天津商业大学知行读书会
顶尖小站
国学
顶尖小站
city bird
顶尖小站
生存的介质
顶尖小站
清醒纪
顶尖小站
陕西师范大学秦风诗社
顶尖小站
实验室里的寒鸦
顶尖小站
X 人人网小程序,你的青春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