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2013的我继续加油,以更好的姿势来跑

希望2013的我继续加油,以更好的姿势来跑

   康 夏

          @ 参差计划 的发起人

          浸淫了四年阿尔巴尼亚语。

          没浸透。

          现在英国浸淫传媒研究。

          Follow my Blog

          Follow my Weibo

 

1、2012年即将过去了,有没有留下什么遗憾?

答:2012年是我格局全部推翻重建的一年。地理位置上,我从东经116度走到东经2度,横跨二分之一个地球;人生角色里,我不再是可以少负些责任, 多讲 求浪漫的大学生,就连飘在天上的梦想都有了务实的排期表; 人事变迁下,我失去了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我的奶奶苑希芹,重新认识了很多我曾经忽视的人,与更多精彩和有趣的人结为好朋友。对我失去的一切,我不止觉得遗憾。可是当一个人遭到完全的摧毁之后,才可以一无所有地轻装狂奔。我还没有遭到摧毁,只是有不可衡量的得与失而已,如果说遗憾,我只恨自己在过去的一年里还没有彻底燃烧尽身上的火焰,祝下一年的我竭尽全力去奔跑,淋漓尽致去燃烧。

 

2、 2012年,中国发生了很多变化,哪件事给你留下最深印象或者你关注程度最高、最了解?你如何评价?

答:2012年9月4日,香港爆发反国民教育大游行,有九万人走出家门,举办嘉年华,集会,示威。这是我在英国的第3个月,我对祖国的消息来源大多来自于微博。这一天,新浪微博上是连篇累牍的消息,爆炸式的评论,网路上几乎切肤之痛的表达方式和神经相牵系的刺激情绪,是反身联想之后的代入感,导致不满的情绪从香港穿过海穿过山纵贯大陆。我生在大陆,长在大陆,对大陆人给香港和台湾的热情和关心只觉得既合于情亦合于理,虽然只是中国无数个地区里的小小两个,包含香港与台湾字样的新闻,甚至都更可以得到更多的点阅率,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我身边香港的同学们都很关注这场大游行,可是关注的程度竟然比不过大陆人。把这件事讲给和我同住的台湾同学听,他回答说,「如果我们有一点不想要回归的念头,就是不想要台湾变成香港这样子。现在两岸的状态很好,就一直保持现在这样也不错喔。」

听到这样的话,你会点头认同,还是会激烈反对呢?我感到程度很深的自责跟愧疚,这是一种作为中国人,尤其是,作为大陆人,却没有试图让我生长的土地变得更好的自责,这样的自责,你也有吗?这场九月四日的香港游行,是在2012年点燃的小小火苗,这支小火苗,是学术独立和学术自由,去官僚化,去政治化,去商业化,是对顾准的击节,向蔡元培的呼应,与刘道玉的握手。我生长在这个时代,看到这个国家和领导这个国家的政党在发生着历史上都不曾有过的巨大变化——好的变化。同时我也相信,这火苗在点燃着旧的中国,试着烧掉它身上not cool, not fashion, not interesting的枯燥气质,让它繁殖出一个新的盛唐。

 

 3    、 能否用一个词或者一句话来总结自己过去的这一年!

答:Running

4、 这一年有没有什么事情令你最难忘或记忆深刻?

答:在年末认识一个新的朋友叫做Bill,听到他的励志故事,在复杂家庭关系,疾病缠身,经济条件有限制的困难里,活得像一想起我认识的David,Martin和Spencer的励志故事,就会觉得这个地球上有无数的人都在像《当幸福来敲门》里威尔史密斯饰演的Chris一样,在艰辛与困难里笑得格外大声,走出一条光明到耀人夺目的路,他们的故事各不相同,但都有走过一段漫长的黑暗,与之抗争,甚至与之共存,在漆黑里投映出温暖的光。他们都让我看到世界上积极的那一个部分,把我的生活照射得更加美好。

 

5、 一年过去了,感觉自己身上最大的成长或变化是什么?

答:我有变得更务实。以前在学校里,听惯了外人对北外的一片赞美声,很多同学讲到母校的缺点,会说「北外过度重视语言教育,往往导致很多学生综合人文素养跟对社会事务的关注低,要么陷入功利主义,要么陷入工具主义,要么甚至干脆让自己变成工具,扮演翻译机器」。我一直很不以为然,自我感觉很好,觉得自己不是「很多学生」之一。

这种不以为然,我后来想,大概就因为我涉世太浅,读书太少,无论从现实存在的值得学习的前辈们,还是存在于书里面的思考者们,都太欠缺沟通,自我封闭太久,就会一直都像一只蹲在井底的青蛙,井盖盖得严严实实,抬头看都看不到天。

我很幸运能来到拉夫堡。你肯定知道,我几乎以一切的方式在表达我的喜悦感和新鲜感。我的兴奋其实最主要的来源,就是我开始看到天。在这儿读书的每一天,我都看到井盖打开一点点,天的蓝色跟阳光都挤进我眼里,几乎在摧毁我的世界观——原来我的井根本不是整个世界呀。被人以为和传媒密切想福安的我,是一直到今天,才知道怎么做内容分析跟文本分析,SPSS该怎么用,alternative media和independent media有什么区别,Victorian的报纸都是怎么把Irish和Anglo-Saxon的成见给刻画出来的。这些对于学新闻的人来讲可能特别熟悉的内容,对于我来说,陌生得让我激动。

除了我要读的书,要看的视频和网页,我还不知道怎么读散点图,不知道怎么用Visio,我在和人聊天的时候讲不清楚东印度公司,对福柯跟法兰克福学派的了解大概比维基百科上的一百字概要还要少。比方说,上课的时候我不知道英国的great famine到底是怎么引起的,事实上我都不知道这个great famine具体发生在什么时候,班上又帅气又温和的荷兰人气定神闲地说,「老师,你讲的是18世纪在爱尔兰发生的那一场吧?引发这场famine的原因就是potato」,完胜,下午讲课的时候教授用Frankenstein做形容词,代指一部分保守党眼里打算从英国独立开来的北爱人做例子的时候,怕大家不知道Frankenstein是什么,结果好像很多同学都知道,一个姑娘回答说that is a novel written in the 18th about a human created monster by a female writer…她想不起来了,我急功近利想要表达我也知道,赶紧搭腔说yes and she is….

She is Mary Shelley,大一的时候我读《弗兰肯斯坦》两遍,专八的时候背诵Mary Shelley这个名字至少有十遍,可是我还是彻彻底底给忘记了,18th也忘记了,最终也没想起来,一脸窘迫,最后又被荷兰人气定神闲地做了完美摁钉,「she is Mary Shelley」啊。

在我蹲在我青蛙住的井里的时候,我只要知道在阿尔巴尼亚语里,Makina是汽车,阿尔巴尼亚的总理是贝里沙就好了,可是现在井盖外头这一小块圆圆的天,让我无数次经历这样的时刻:为无知而困窘,为幼稚而羞耻,为语言上的不能准确表达而愤怒,又为知识上的不知如何表达而沮丧。我把每一个这样的时刻都记住,再加把劲,让自己知道得多一点儿。

这就是我现在的生活,我的肾上腺素分泌得比在北外要多出一倍,我感到幸福的程度要更大,但又几乎一刻不停地感到焦虑、紧张、压力。可是我不觉得太烦恼。对这个世界我还想要知道得更多一点,如果我的梦想可追,那我就无愧于心,如果以后的日子又出现更多岔路,那我也愿赌服输,只盼望自己也做得到纵谈天下事,也「气定神闲」的那么一天。

 

 6、 你希望未来的中国变成什么样,在哪方面有所变化?

答:在《新闻编辑室》的第一集里,新闻主播Will McAvoy,这个剧的主角,在剧中的一场电视访谈里讲了这段很有名的演讲:

It’s not the greatest country in the world. That’s my answer.

The NEA is a loser. It accounts for a penny out of our paycheck, but he gets to hit you with it any time he wants. It doesn’t cost money, it costs votes. It costs airtime and column inches. We are a member of the worst period generation period ever period, so when you ask what makes us the greatest country in the world, I don’t know what the fuck you are talking about.

We sure used to be. We stood up for what was right, we fought for the moral reasons. We passed laws, struck down laws for moral reasons; we waged wars on poverty, not poor people. We sacrificed. We cared about our neighbors, we put our money where our mouths were and we never beat our chests.  We built great big things, made ungodly technological advances, explored the universe, cured diseases, and we cultivated the world’s greatest artists and the world’s greatest economy. We reached for the stars, acted like men. We aspired to intelligence. We didn’t belittle it. It didn’t make us feel inferior. We didn’t identify ourselves by who we voted for in the last election and we didn’t scare so easy. By great men, men who were revered, the first step in solving any problem is recognizing there is a problem.

America is not the greatest country in the world anymore.

有一天,我们的朋友,我们的知识分子,我们的新闻工作者,我们的官员和我们的政府都不惮讲出这样的话的时候,中国就是一个更好的国家,我们就是一群更好的人。

 

 7、 说说2013年你的新年愿望吧!

答:有好几页纸那么长的愿望清单,总而言之,希望2013的我继续加油,以更好的姿势来跑。

 

8、 青年之声旨在打造青年发声和交流的影响力平台,一直致力于呼唤理性的声音,理性的思考,您是否有话想对我们说?

答:中国大陆的独立媒体凤毛麟角,有越多的人在不倦尝试,中文独立媒体的成熟结果就会有越多可能。《青年之声》就是这其中很棒的一次尝试,我   相 信它跟创办者刘思宇一样,都会以自己的方式,对呼唤青年理性声音提供更多更好的思路。

来源:作者授权       责编:胡钰雪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青年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