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站会根据您的关注,为您发现更多,

看到喜欢的小站就马上关注吧!

下一站,你会遇见谁的梦想?

小站头像

默子

一片黑与白之间,两沫昼与夜之中 
岁月像文字一般静静的躺着,生活如画面一样缓缓地散开 
用心的方式寻找着平淡的美,携意的样子承载了世间的味 
                                              默子@   文艺默者   
                                                                      

RSS 归档

站长

8人关注
2017 / . 12 / . 21

无题二则——默子

无题二则——默子

        那些若有若无的暧昧

        再痛也不愿遗忘

        全世界都被你笼罩着

        无边的梦魇

        沉默在深海

        暗夜里思念着谁

        孤独在蔓延

        是那无止境的思念

        残缺的翅膀

        撕扯着伤口

        走不出你给的牢

        逃不出  挣不脱  枷锁

无题二则——默子

        也许有过去,也许只有、在回忆里才能再见你

        红尘如泥,而我在最深的红尘里、与你相遇

        又在风轻云淡的阳光下,匆匆别离

        也许我还是我,也许你还是你,也许有一天

        在乱世的红尘里,还可以闻到彼此的呼吸

        那时候,我答应你,在最烟火的人间沉迷

        并且,再也不轻易说分离

2016 / . 06 / . 28

沈园 那一场伤感的相逢——白落梅

                    沈园  那一场伤感的相逢——白落梅

    黄昏总是自作主张,在你不经意的时候到来,它不需要跟任何人商量,因为它没有出轨的权利。而人,却可以把自己的出轨,当做是生命里一次恍惚的远游。其实心已经走过千山万水,但依然痴守在她的窗下,郑重地说,我不是一个背信的人。多么坚定的话,就这样不假思索地说出口,就像往一个空杯子,瞬间倒满了水,连感动也是潮湿的。曾经的盟誓,是为了将彼此的心栓牢在一起,可最后,拴住的,却是空芜的梦。明明是一路赏阅风景,可其中一人,几时悄悄离开的,都不知道。

    “雨送黄昏花易洛”,其实下的是一场花瓣雨,在风起的黄昏,那么多的花瓣,决然离开枝头,纷纷落下,不肯回头。因为,他们始终坚信,花瓣离了枝头,才可以散发更幽韵绝俗的芬芳。就像许多人,用死亡的方式,只为了让深爱的人永远记住她。在死之前,往往凄美地说一句:我要你永远忘不了我,我要你负罪一生。两个人的故事,因为其中一个人的离开,是否还能继续?我从来都相信,一个人死去,就可以带走一切纷繁,尽管这世间,有许多人还不够慈悲,他们不肯轻易地放过那些存在过的人和事。可死去的人,如灯寂灭,他连自己都忘记,你还指望他记得什么?花洛了,那干净的树枝,好像在问你,是不是要听一段新的故事?

    没有人会忘记,在宋朝,在沈园,一个满城春色日子,有过一段伤感的相逢。她是唐婉,文静灵秀、才情横溢。他叫陆游,风流倜傥、满腹诗文。这两个熟悉的名字,因为他们的故事,而不简单。他们本是青梅竹马,情投意合,有凤钗为媒,有感情作聘。本是一段美满的婚姻,而且婚后也的确有过一段美好的日子,二人鱼水欢谐,情爱弥深。所谓慧极必伤,情深不寿,用在他们身上,在合适不过了。唐婉绰约的风姿和出众的才情,让陆游整天沉溺于温柔乡,而软化了雄心,忽略了工功名。这是陆游母亲最不能忍受的。她一心盼着儿子金榜题名,光耀门楣,如今看着这个像妖精的儿媳妇,蛊惑陆游,她强逼陆游立刻休妻。

    迫于母命,陆游将唐婉送回娘家。一段感情,到了至深之境,反而不能长久。他们没有彻底放弃,陆游另筑别院安置唐婉,二人得以鸳梦重续。这样的日子,没能维持多久,陆母察觉后,严令二人彻底断绝往来,并为陆游另娶一个安分的王氏为妻。无情和深情也只是在旦夕之间。他们有心同梦,却无缘同床,是现实的刀刃将他们的斩断,一个流血不止,一个负伤而走。此后,一对曾经海誓山盟的爱人,携着悲痛,奔赴各自的宿命,又被辗转的流年,弄得下落不明。

    下落不明,这让有情之人看了心慌、无情之人看了解脱的四个字。茫茫人海,潮来潮往,每一个人就是一枚尘沙不知道要在佛前跪求多少年,才可以换来一次擦肩,缓一段邂逅,换一世同行。这样难觅的缘分,被他们轻易地丢弃,任何理由都不可原谅。他们几乎都不曾想过,还能在风雨多年后重逢,因为奢望也要付出代价。我们一定也错过许多人生的缘分,甚至痴傻地以为,把爱情写成经文,设置好密码,有朝一日,只要兑现诺言,给爱人讲解,这样就不算是背叛。却不知,活着的人会死去,热情的心会冷落,诺言也会在风中飘散。就连沧海都会化作仓桑,更何况,渺小如尘埃的你,又禁得起几多岁月的轮回?我们是时光的旅人,只能用薄弱的心,来背负一路沉重的故事。

    在没有奢求的时候重逢,是命运所给的恩赐。这个因为一段伤感的相逢,而生动了千年的园林,至今仍有人去追寻佳人的身影。陆游和唐婉就是在千年前,那满城春色的柳畔邂逅,不曾有任何的准备,突如其来的际遇让人措手不及。他们用多年光阴,努力尘封的情感,就在刹那,奔涌而出。那本就不牢固的心提,也在瞬间倒塌。有惊喜,有心通,有感叹,有无奈,就在这些无味杂陈的心绪下,陆游在沈园的粉墙上,提笔写下《杈头凤》。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愁,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廋,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唐婉后来的丈夫是一位豁达之人,他知道自己的妻子和陆游有一段刻骨的情缘,所以给以他们倾谈的机会。可唐婉明白,曾经沧海难为水,如何还敢奢望太多,这一次相见,是永别。她知道,这条飞絮缤纷的幽径,已经无法同行。他们之间,言语已是多余,这样干干净净地相看一眼,就足矣。曾经那样轻易别离,如今,再不要轻言相守。转身之后,那一地,落满的都是叹息。

    这首《钗头凤》刻在了唐婉的心里,最后,也是这首《钗头凤》夺去她美好的生命。她本可以遗忘,和赵士程过完以后平凡的人生。可她是红颜,痴心的红颜,注定了,她要薄命。她将所有的思念,所有的悲哀,所有的血泪,填成一首《钗头凤》,为了纪念她的爱情,哀悼她的人生。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魔尝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与其过那种咽泪装欢的日子,不如自我了断,只有死,才不需要给任何人交代。而活着的人,却永远也忘不了她,陆游就是这样,在愧疚中怀想她一生的。没有背叛,没有辜负,她给自己挖好坟墓,用落叶裹着爱情,一起葬下。春天开始的故事,必定是在秋天结束。她应该,死在秋天,因为她尊重落叶,尊重死亡。

2016 / . 05 / . 08

所有的相遇 都是久别重逢

 

          所有的相遇  都是久别重逢

 

        所有相遇

        都是三生石上的旧梦前缘

        久别重逢

        都是前世的慈悲种下的善果

        佛说

        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

        我们都是被前因那支令箭击中的人

        批过了宿命

        所以有了今生注定果

        走过红尘道场

        愿看莲花次第开放

                                   ——白落梅


        无人伴你看日出

        无人问你安好

        无人找你在何方

        无人懂你深情


        可你不会错过日落

        懂得照顾自己

        孤单却不悲伤

        相信爱情并等着

                                   ——关东野客

2016 / . 04 / . 25

最爱平凡生活里的那一份真

 

                    最爱平凡生活里的那一份真

 

平平淡淡,悠悠闲闲,随意笑,随意嗔,

无须别人深沉的仰视,静静地迎送每一天的朝霞与夕阳。

谁说这是平凡?这是韵律悠长的生活,这是生生不息的生命。

这所需要的仅是一点点耐心与坚持,只要亲自实践,

你我都能让平凡的生命绽放出美丽的花朵,

领略到常人难以体会的人生妙处。

                                                                    • 无名氏

 

    每逢腊月,就想起那句父亲常挂在嘴边的老话:“大年三十搂(意为打猎)兔子,有它没它,一样过年。”他说话时的神情历历在目,真是达观兼乐观,豪气加豪情。对于生活中的许多事,都应有这样的心态。浮云世间事,薄于云水,“竹影扫阶尘不动,月轮穿沼水无痕”,原本也无须看得那么重。

    所以说,得过且过,得闲且闲。似水流年的光阴里,有一种静致温婉的美。波澜不惊的节奏里,有一种悠悠的动听。没有紧迫而逼仄的目标,没有外来强劲的压力,这是我的日子,淡而有味,徐而不疾。匆匆忙忙的,从从容容的,都是日子。宁可选一份恬静悠悠的诗意,鉴赏生活的醇美滋味。“泛若不系之舟”,是一个极美妙的譬喻。想想看,轻轻地荡在水波之上,随波而游,顺流而下,自在而去,河的方向就是前行的方向,河的速度就是前行的速度,沿岸风景从两侧划过身旁,逍逍遥遥,清意何惬。牵绊与困顿其实都是自扰,想得明白时,有些事其实不用那般在意。人生了真正的关卡,说到底,无非是有关过关。

    尽力让每一天都更快乐一些。今天将成为明天的回忆,昨天的温暖。点点滴滴都是珍贵,在这易流逝的瞬间,遇到快意的,何妨开怀,淡茶一盏,或浓酒一杯,尽享这一晌良宵。遇到伤怀的,也不妨泪下,酸甜苦辣,都是人生百味。

    古人云:“闲,天定许。忙,人自取。”所谓忙里偷闲,应偷取那些属于自己的片刻辰光。“闲来无事不从容”,要紧的不是大把空闲时段,而是这万事从容的恬淡心境。闲时易求,闲境难求。                              

                                                                   ——《庭训》黎武静

                                                 

2016 / . 04 / . 17

竹子上学——铁凝

 

      竹子上学——铁凝

 

   三十年前,听朋友讲起他的老农民父亲。这位父亲一生赶牛车、赶马车,没有坐过汽车、火车。后来,在城市读完大学又找到工作的儿子决意请父亲坐一次火车,并告诉父亲要坐快车。房间才知道,原来火车还分快慢,就问儿子快车票便宜还是慢车票便宜。儿子答,当然是慢车票便宜。房间惊奇地说,坐慢车的时间长,怎么反倒便宜?那时我们一边听朋友讲,一边笑,笑那老父亲的天真。

    三年前在新加坡,读到一则有关跑步的故事。一个青年和一个老人清晨在公园跑步。青年矫健活泼,老人廋弱迟缓。本来跑在老人后面的青年,很快就冲到了老人的前边。他优越感十足的回头叹道:“咳,你们这些老人啊,到底是跑不快了啊。”老人并不生气,边跑边对超过他的青年说:“年轻人,你的前面是什么呀?”青年说:“是路啊。”老人又问:“路的前边呢?”青年说:“还有一座桥。”老人说:“桥的前边呢?”青年说:“是一片树林。”老人说:“树林的前边呢?”青年说:“也许是山吧。”老人说:“山的前边呢?”青年说:“我看不见,恐怕就是生命的尽头吧?”老人说:“那你跑那么快做什么呢?”我心里一惊,感受到一种苍凉的智慧。

   三个月前我走进江南中的一片竹海,请山民教我认新竹老竹。要知道,世间植物唯有竹子长得最快。据说,一个小学生放学回家,将书包挂在一棵竹子上,坐在竹林里写作业,写完作业就够不着书包了。真是俏皮!我仿佛看见一棵挎着书包的新竹正蹿入云霄去天堂上学。

    今天,我们生活在一个世故的快时代。我忽然想起朋友的老农民父亲。当年轻的我们笑他天真时,怎知他早就洞悉了慢的昂贵,就像公园里那位慢跑的老人。但当我想到那个跑步的故事,却也不打算责怪那位心怀优越感的青年。如果青春用来挥霍的,他的确拥有快跑的资本。

    连快跑都不敢的青年,岂不是枉费了青春?于是我的眼前不断闪现出那棵挎着书包的翠绿新竹。它的速度令我恐惧,可它挎着书包的样子又让我开怀大笑:挎着书包的竹子毕竟不那么老谋深算,它是去上学吧。是去做人生的学徒吧。

    去做人生的学徒,这又让我想起很早以前看过的卓别林主演的一部电影——《舞台生涯》,卓别林扮演一位名叫卡维罗的喜剧演员。我记住了这部电影里的一句话:当卡维罗历经艰辛终于以他精湛的技艺博得观众狂热地喝彩时,女友激动地对他说,他的表演使同台的那些演员都成了票友。对此,卡维罗严肃地答道:“不,也许我们都还是票友,要在艺术上真正有点造诣,人生是太短暂了。”

    卡维罗的谦逊和“上学”的竹子让我感到艺术的艰辛和生命的局促。我写作,与其说是为了要告诉读者什么,不如说是在向文学讨生命。艺术和写作恰可以盈满我们的精神,放慢我们生命的脚步。假如人生似一棵绿竹,以我这并不年轻的生命,仍愿做背着书包的那一棵,急切努力,去做人生的学徒。

2016 / . 04 / . 10

我们如何相遇,有如何作别——六神磊磊

           我们如何相遇,有如何作别——六神磊磊                  我们如何相遇,有如何作别——六神磊磊


    我来讲两个侠客相遇的故事吧。

    清朝乾隆年间,在洞庭湖畔白马寺镇,一个偏僻的村落里,一位刀客遇见了一位村女。

    刀客上前问路,村女却说:“你去挑小半桶粪,加满清水,给我把花浇一浇。”这真是一句疯话——我只是向你问路,怎么竟叫我浇花,将我当作你家雇工一般?没错,原著里金庸也是这么说的。

    刀客只略一迟疑,就去挑了粪,浇起花来。他想的是:“这姑娘生得廋弱,要挑这两大桶粪当真不易。我是有一身力气的男子汉,帮她挑一担粪又有何妨?”

    另一个故事发生在元末,在安徽女山湖畔的蝴蝶谷,一个少年遇到了一对母女,他们素不相识。

    “我快死了,求你送她去昆仑山找她爸爸吧。”小姑娘的母亲说。少年点了点头说:“好。”这是一句傻话。昆仑山在万里之外,他们两个孩子如何去得?没错,原著里金庸也是这么说的。

    少年答应了。他真的带着小女孩,跋涉千山万水,经历重重艰难险阻,在昆仑山找到了他父亲。这位父亲打算好好感谢他:“你随我回去,我传你几门天下罕有敌手的功夫。”这位父亲的武功很高,名震江湖,少年不是不知道。哪怕学到一招半式,也大有好处。

    可少年去没有答应。他一定是想:我说好了送你女儿的。既然送到了,那我就走了。

    侠客们的相遇,常常是一种简单模式:既然送到了,那我就走了。

    而今天我们的相遇,常常是另一种模式。握手之际,我们脸上堆笑,心里却飞速盘算:他会求我什么?我能要他什么?人人紧捂着自己的包裹,反复揣度这对方的动机,唯恐被他觊觎。

    现实中,人人怀揣侠客梦,但人人一张路人脸。所以我们发现,越来越难见到有趣 的陌生人。

    相遇和作别有很多种,最棒的莫过于温暖一笑,急人之难,临去时挥一挥手,道声再见。“既然送到了,那我就走了。”这大概是最好的告别。

2016 / . 04 / . 03

你会想念你自己吗——张小娴

         你会想念你自己吗——张小娴

               真正能证明你是谁的,只有正在做的事和正爱着的人。往事只是往事,不再刻有你的名字。


    当青春走到尽头,你会想念你自己吗?多年以后,突然明白,蓦然回首,在灯火阑珊处的那个人,也许不是别人,正是那时年轻的自己。最深的爱、最痛的恨、最甜蜜的希望、最苍凉的失望,从来不是对别人,而是自己对自己的。我们与之周旋一生的,原来是自己。

    柏拉图在《柏拉图对话录》中说,人本来是雌雄同体的,被分成了两部分,终其一生,我们都在寻找遗失的那一半。真的是这样吗?抑或,我们寻找的另一半,不是别人,而是自己?人生的漫漫长路,我们都试图去了解真正的“我”到底是个怎样的人。虽然痛苦,却也要学着去面对和接受那个既熟悉也陌生的“我”。唯有认识自己,生命才是完整的。

    千山万水,只为遇见那个不一样的自己。

    千帆过尽,不管爱过几个人,蓦然回首,你终将发现,人与之苦恋一生的,原来是自己。唯一能够阻碍人追寻幸福的,是自己。人生最难跨过的一关,是自己那一关。

    我是如此爱你,可我总想成为一个最优秀的自己。在世间的无常变幻里,做最好的我。

    回首往事,真不知道是恍如昨日还是已经太遥远了,抑或两种感觉都对?时间多么不可思议。恍惚之间,如梦如幻,记忆的春天总会重来,红颜弹指老。到底是生命虚妄还是时光虚妄?不管浮世多么苍凉,我多想带着你的爱同行。等我们都老了,一起想念曾经的自己。

    多希望一路上有你。课谁知道这爱是否可以永恒,直到死亡把我们分离。谁都可以没有谁,路还是要走下去。人生的路,难道不可以独自走完吗?是啊,有些东西,没有也可以,譬如陪伴,譬如牵挂,譬如爱和温暖……可是,有的话,人生会不一样。唯愿这一辈子,你会看到最好的我。我并不那么想跟自己苦恋。

2016 / . 03 / . 27

静时书有痕——黎武静

               静时书有痕——黎武静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一本书在你面前悠然走过,相识一场,总要留个念想。

    所以,古往今来,爱书的藏书人建起了藏书楼,画出了藏书票,刻出了藏书章。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藏书票被人们称为“版画珍珠”“纸上宝石”“书上蝴蝶”“微型艺术”,这其中最引人遐思的便是“书上蝴蝶”四个字。这多像一幅隽永的画,定格了最美丽的瞬间。蝴蝶轻轻落在书页上,当然有离开的时候,它只是偶然飞过,就像在茫茫人海中,路人与路人的缘分只是擦肩而过。但这个相遇的瞬间,值得深深珍藏。

    顽童年纪,也曾就地取材,拿了橡皮与刻刀刻出简单图样,蘸了墨水就可以在扉页上钤出水墨天地。

    张大千自撰自刻的藏书章中有“不负古人告后人”,又有以诗词入印者:“南北东西,只有相随无别离。”可谓爱书人的深情表白。

    清时藏书家吴骞曽有一印,曰:“寒无衣,饥无食,至于书不可一日失。”爱书至此,不可谓不痴。

    藏书章虽小,镌刻其上的文字却写尽了人间百态,世间风情。“得之不易失之易,物无尽藏亦此理。但愿得者如我辈,即非我有亦可喜。”痴迷中自有一份清醒,看破红尘,却又温情处之,藏书心语情理兼备,可谓爱书人的智者之思。

    某爱书人作书铭:“宁人负我,毋我负人。宁存书种,无苟富贵。”将爱书心事直白于天下:“富贵荣华如浮云,但见书中日月长。无情何必生斯世,有好终须累此生。”书痴者,原为书累。所谓痴者,乐此不疲也。

    某爱书人的日记曰:“每念此物,流转无常。日后不识落谁手?雪泥鸿爪,少留因缘,亦使后世知我名。”惴惴心事,读来亦是百感交集。

    想来世间事多半如此,天地万物,有多少我们可以真正拥有?所谓拥有,不过是偶然的相遇,一时一地的缘分。白云苍狗,物换星移,这一本书,这一个人,相遇是多么奇妙的缘分。

    “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雪泥鸿爪,翰墨因缘,所有风中流传的故事,曽有蝴蝶轻轻飞过,在那些美丽的春天。

    如何不爱,静静时光,书香有痕。

2016 / . 03 / . 19

莫忘初心——连岳

莫忘初心——连岳

 

   “初心”一词,我是从铃木俊隆的书中看到的,在日文里意思为“初学者的心”。我觉得,引申为“初始者的心”“起初的心”都可以,一见就很喜欢。

    从禅师的角度,铃木俊隆认为修行之目的就是“保持初心”。刚开始打坐的乐趣,第一次听到真理的欣喜,随着时间流逝,你将失去感动,忘了初心,仿佛失去了坐标,找不到位置。

    有人拿到第一份工资时,非常开心;终于可以自食其力了!再过三五年你再看他,收入增加了好几倍,生活质量也不低,却闷闷不乐。他忘记了经济独立的初心,在与他人的攀比中觉得自己“应该有更多钱”。他永远觉得自己穷,别人的钱,他也想拿一点。

    查理•芒格举过一个生动的例子:

    一个大资本家有一栋大楼空置着,于是他将其无偿提供给无家可归者居住,其中有不少年轻人。可以想见,他们得到免费住处时的快乐。

    多年以后,资本家要拆除大楼开发新项目。预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住在其中的一个大学生鼓动住拒绝迁出,他不仅否认自己是无赖,反而像正义的复仇天使,理由是:这人富得有大楼可以闲置数年,我们却无家可归,现在,他竟然忍心把我们赶到大街上!

    把受人恩惠的初心忘记后,就是难以抑制的嫉妒与仇恨。我不止一次听人痛斥自己的朋友,理由惊人地相似:他这么有钱,还催我还钱,真是毫无人性!

    芒格的例子一点也不极端,反而体现出人性的弱点:条件合适,95%的人会变坏。

    走得远了,容易忘记出发地;活得九了,容易忘记自己是人。

    忘记初心,能让一个人面目皆非。跟别人比,觉得不足时,想想自己最初得到时的快乐,或许,嫉妒与仇恨就会消失大半,变坏的可能性也将减小。


X 人人网小程序,你的青春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