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父——你将无法拒绝的条件

每当我试图去谈论男人,去谈论责任,去谈论忍耐,去谈论果断与残酷,去谈论睿智与冷静,去谈论凶猛澎湃的钢冷,或者似水柔情,我总会想起《教父》,想起那部褪去了香港古惑仔中荷尔蒙械斗,并非莽撞粗糙与意气用事的,关于“男人”的电影。
每当我试图去谈论男人,去谈论责任,去谈论忍耐,去谈论果断与残酷,去谈论睿智与冷静,去谈论凶猛澎湃的钢冷,或者似水柔情,我总会想起《教父》,想起那部褪去了香港古惑仔中荷尔蒙械斗,并非莽撞粗糙与意气用事的,关于“男人”的电影。
教父——你将无法拒绝的条件
没有人能逃过宿命的追截,亦没有人将会永远无辜。
没有人能逃过宿命的追截,亦没有人将会永远无辜。
十年前我能对付他吗?就在这个床头上,正躺着一位手握屠刀的绅士,他曾让人脑浆涂地,曾让人胆寒心惊,即使他现在虚弱,但却仍然庄重威严。
十年前我能对付他吗?就在这个床头上,正躺着一位手握屠刀的绅士,他曾让人脑浆涂地,曾让人胆寒心惊,即使他现在虚弱,但却仍然庄重威严。
“你们居然这样对待我的儿子。”
“你们居然这样对待我的儿子。”
当呐喊已经远去,旗帜也变得殷虹,优雅的绅士背上了太多责任,无法再次手握玫瑰向你展示屠刀了。
当呐喊已经远去,旗帜也变得殷虹,优雅的绅士背上了太多责任,无法再次手握玫瑰向你展示屠刀了。
所以,请原谅吧,可爱的小伙子,这次父亲不能再陪你一起飞了。
所以,请原谅吧,可爱的小伙子,这次父亲不能再陪你一起飞了。
任何拥抱都只是暂时的停歇,循环往复的复仇或许才是悲剧中的唯一真相。
任何拥抱都只是暂时的停歇,循环往复的复仇或许才是悲剧中的唯一真相。
永远不要觉得死亡它太过遥远。
永远不要觉得死亡它太过遥远。
女人、孩子可以粗心,男人却不行。
女人、孩子可以粗心,男人却不行。
就在这个相视中,时代正在悄然转变,一个家族的命运从此转交到了新生一代的手中,但教父永远是教父,他总会是一盏睿智的灯。
就在这个相视中,时代正在悄然转变,一个家族的命运从此转交到了新生一代的手中,但教父永远是教父,他总会是一盏睿智的灯。
就在此时,亲切的柔情,才是一个男人最动人的部分,而家庭正是那个能让铁血的汉子放下坚强外壳的温柔的避风港。
就在此时,亲切的柔情,才是一个男人最动人的部分,而家庭正是那个能让铁血的汉子放下坚强外壳的温柔的避风港。
就在那片阳光明媚的林子里,维托·柯里昂阁下,您给了我们一个温情的谢幕,最后英勇、柔情、睿智连同传奇一起逝去了,只剩下远处的风依旧固执地吹个不停。
就在那片阳光明媚的林子里,维托·柯里昂阁下,您给了我们一个温情的谢幕,最后英勇、柔情、睿智连同传奇一起逝去了,只剩下远处的风依旧固执地吹个不停。
“你弃绝虚伪吗?”“是的。”“是你做的么?”“不。”
“你弃绝虚伪吗?”“是的。”“是你做的么?”“不。”
最后凯还是嫁给了迈克,而这张照片也成为了一张名至实归的全家福。
最后凯还是嫁给了迈克,而这张照片也成为了一张名至实归的全家福。
教父——你将无法拒绝的条件
当马龙·白兰度不再是《欲望号街车》里面的年轻小伙,阿尔·帕西诺也从阴沉、冷酷的Michael Corleone走向了闻香识女人踱过人世沧桑的中校,那些行走在影片里的人们最后还是被光阴带走,却留给了我们许多镶嵌在影片中的美妙传奇。
当马龙·白兰度不再是《欲望号街车》里面的年轻小伙,阿尔·帕西诺也从阴沉、冷酷的Michael Corleone走向了闻香识女人踱过人世沧桑的中校,那些行走在影片里的人们最后还是被光阴带走,却留给了我们许多镶嵌在影片中的美妙传奇。
那些浓缩在时光黑白相册里的欢快与哀愁,承载着一代人的回忆,在更为广阔的时间里编缀成一曲美丽的舞蹈,那些优雅的舞姿带着属于他们的故事飘散在了过往的风中
那些浓缩在时光黑白相册里的欢快与哀愁,承载着一代人的回忆,在更为广阔的时间里编缀成一曲美丽的舞蹈,那些优雅的舞姿带着属于他们的故事飘散在了过往的风中
而时光,它最终给了我们一个无法拒绝的理由。
而时光,它最终给了我们一个无法拒绝的理由。